真人投注 > 我的女神是狐妖 > 第70章 梦里不知身是客(3)
    “这车去哪儿?”

    蒋飞有些茫然的问道。

    还不等司机回答。

    蒋飞突然自顾自的说道,真人投注:“青石镇,是吗?”

    司机师傅笑了笑。

    杨逸看着车里仅有的他一个乘客,窗外各自忙活的路人,以及店铺里不停闪烁的广告牌。

    “还他.妈是梦,是吧?”

    蒋飞突然站起来叫到。

    司机回头看了一眼蒋飞,又回过头开车,嘀咕了一句,“神经病啊!”

    “下车,我要下车!”

    蒋飞气势汹汹地朝着驾驶室走去。

    “吱~”刺耳的急刹车的声音传来,蒋飞因为惯性,朝前扑去,结结实实的摔在了公交车里。

    “尼玛,这难道不是做梦,居然这么痛!”蒋飞趴在地上,痛苦的倦曲着。

    “你爱坐就坐,不坐赶紧下车!神经病。”

    司机有些不耐烦,将蒋飞赶下了车。

    下了公交车之后的蒋飞,在后面疯狂的对着这个飞驰的公交车竖着中指。

    但是,对着下车后陌生的地点,开始犯迷糊了。

    这是哪儿?

    究竟是不是在做梦?

    蒋飞“啪”地给了自己一个耳光。

    “嘶……”明明是感觉到痛的啊!

    “老天啊!如果这还是梦,让我醒过来吧!”蒋飞对着天空大喊道。

    “嘻嘻……”蒋飞突然听到旁边传来压抑的笑声。

    转头发现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女孩儿,站在红灯前,等着红灯,正捂着嘴偷笑,眼神似乎在偷瞄着他。

    蒋飞只是抬头扫了一眼,眼前一亮。

    这女孩儿虽然穿着宽容的白大褂,但蒋飞人肉扫描机的眼神也不是浪得虚名,这女孩身高165,三围分别是88,66,88。双腿修长,肤白貌美,关键是……

    白大褂。

    这可是制服啊!

    “你是在笑我吗?”蒋飞抹了抹头发,对着这女孩儿问道。

    这女孩儿捂着嘴,眼睛笑成了月牙,似乎笑得更放肆了。

    “对啊!这不是很明显吗?这就我和你两个人!”女孩儿笑嘻嘻的说。

    蒋飞点点头,看着女孩儿的白大褂,问道,“护士?”然后走了过来,抓起女孩儿的手,放在自己心口处,“我有些心律不齐,能帮我看看吗?”

    撩妹,是蒋飞与生俱来的天赋,并且,这么多年,从未放弃过修炼。

    女孩儿脸红了,抽出了手。低着脑袋摇摇头,说道,“不是,我是兽医。”

    “咳咳!”

    蒋飞被呛住了。

    “你这是要去上班吗?”蒋飞又问道。

    那女孩儿点了点头。此刻绿灯亮了,女孩儿扭头就要过马路。

    蒋飞紧跟在她身后,“我家里养着两条狗,还有八头牛,还有一只鸡,我可喜欢动物了,我能跟你去聊一聊……聊一聊……对,聊一聊母猪的产后护理!可以吗?”

    那女孩儿看着蒋飞,脸上挂着一副了然于胸的笑容,很明显表示蒋飞的撩妹方法太低端。

    不过,她没拒绝。

    蒋飞偷偷握了握拳。

    “老天啊,如果这还是梦,晚点再让我醒来吧!”

    ……

    接下来的事,都顺利成章了起来,蒋飞一路跟到了这美女护士上班的地方,女护士居然不排斥,任由蒋飞发挥着克制不住的聊骚技。

    肤白貌美,身披制服,性格温柔,没有对象又独居。

    似乎符合着蒋飞幻想的一切。

    剧情发展的很快,在夜深人静两人很快就坦诚相待,一丝不挂。

    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蒋飞已经意识到了不真实,这一切太顺利了。

    难道自己依旧还是在做梦。

    就在女护士面色潮红,快要到某个临界点时,蒋飞叫了暂停。

    “把制服套上!”蒋飞命令道。

    “讨厌~”

    女护士的声调悠长而又魅惑……

    然后,蒋飞带着体内荷尔蒙的爆发与制服的视觉诱惑,以及对真实和梦境的思考,吼了出来……

    之后,俩人躺在女护士公寓房间的床上,俩人很长时间都没有说话。

    “我感觉想做梦一样!”突然女护士在蒋飞胸口画起了圈圈,轻声说道。

    “我也是!”蒋飞说的很认真。

    “如果这是梦,真希望永远不要醒来!”女护士幽幽说道。

    蒋飞惊出一身冷汗,但这次,这世界没有崩塌。

    女护士带着微笑的表情睡着了。

    蒋飞仔细看着女护士的脸,眉眼与轮廓,似乎很想好好记住。

    然后他就醒了过来。

    依旧在行驶的公交车上。

    但他下次什么都没来得及留下。

    包括对方的名字。

    “小伙子,在哪里下车啊?我们就要到站了。”突然响起了蒋飞熟悉的声音。

    “靠!”

    没完没了是吧!

    蒋飞突然怒了。

    但蒋飞还是在某一个地方下了车。

    蒋飞发现,他下车后,总会出现在一个莫名的地方,遇见一个莫名的人,发生一段似有似无的故事。

    他总是努力记住她们的脸。但是之后脑子里居然又什么都剩不下来。

    再然后,他又会从公交车上醒来,一切回到原点。

    每次醒来,这些发生的梦境,都会一点点消失,但依旧会留下一点片段。

    在重复了不知道多少次以后,蒋飞终于寻找到了规律。

    像那个失足美女,那是还是青春期时,蒋飞每个夜晚的幻想,漂亮,活好,给你指导,成人一路的完美导师。

    那个美好单纯的李小小,那是他对美好初恋的幻想,你单纯的喜欢一个姑娘,而对方我恰好喜欢你。

    接下来蒋飞还遇到了无数自己曾幻想过的对象,穿着白大褂制服少女,带着黑边眼镜穿着黑丝袜的严肃老师,甚至有带着长耳朵装饰的兔女郎等等等等。

    蒋飞在不同的世界声色犬马。那一张张被他强记下的脸,渐渐重叠了起来。

    她们既是那美丽的失足笑笑,也是梦中自己的同桌李小小,也是护士,老师等各种人。

    就像在他幻想的那样,在每个夜晚过后,他可以全身而退,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因为他会从那个梦境中醒了。

    可重复了太多次,他已经厌倦了。

    他仿佛睡到了自己幻想中的所有姑娘。但基于以前的幻想,他却始终不能停留。

    蒋飞突然想到了盗梦空间。

    是不是从高中落下,可以打破梦境,阻止这个梦中梦。

    终于,在又一次在公交车上醒来时,他没有大喊大叫。

    只是默默地走下了车,穿过人群,似乎走了很久,终于找到了一个悬崖。

    一跃而下。

    这次,终于没有在公交车上醒过来。

    他醒来时,躺在一个木板上。而木板,却缓慢的被拖行着。

    蒋飞想坐起来,却感觉全身疼得自己一动不能动。

    “啊~”

    蒋飞大叫了起来。

    蒋飞挣扎着看着自己被两只树枝绑着的腿,还有身上的血迹。

    蒋飞懵了。

    自己难道真的跳崖了?

    听到蒋飞的叫声,拖着的木板停了下来。大脑一片混乱的蒋飞,看见一个女孩儿出现在自己眼前。

    大概十六七岁,穿着满是补丁的碎花衣服,正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的看着蒋飞。

    这女孩儿并不是很漂亮,脸蛋圆圆的,有些婴儿肥,看起来有些可爱和纯朴。看着很让人舒服。

    衣服虽然破旧,但洗的很干净。她的脸也很白净。

    蒋飞确定,和他之前遇到的那些人的同样的脸,并不一样。

    看着模样,是她拖着蒋飞在走。

    蒋飞看着自己被摔得快要碎掉的样子,已经分不清现实和梦境的界限了。

    他虚弱的对女孩儿问道,“是你救了我吗?”

    女孩儿点点头,神情有些怯怯的,似乎不善与人交流。

    “谢谢你啊,这是哪儿啊?”蒋飞现在动也动不了,随便一动,身上都会传来钻心的疼痛。而且连说话都很费劲。

    但女孩儿没说话,只是用手比划着什么。

    居然是个哑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