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我的女神是狐妖 > 第71章 梦里不知身是客(四)
    哑巴女孩将蒋飞带回了她自己居住的地方。

    一个破旧的小土屋里!

    蒋飞看着四周连遮风避雨都做不到的小屋子,真人投注:看着自己动弹不得的身体,他无比希望,这也是一个梦境。

    到了晚上,蒋飞发烧了,那种无比真切的切肤之痛,以及那种挣扎在生死边缘的无力感,让蒋飞很多时间都觉得下一秒就会死去。

    他甚至看到了天开一线,仿佛要将他灵魂拉扯进去。

    但是突然,凉意传来,蒋飞迷迷糊糊中感觉一点点液体顺着自己的喉咙到了自己的胃里,然后自己的灵魂被一点点拉回身体。

    蒋飞努力的睁开眼,但他只只能睁开一点缝隙,他隐约看见,这哑巴姑娘一次次将自己的嘴凑了过来。

    她在用嘴给蒋飞喂药!

    好一会儿,他沉沉睡去。

    再一次醒来,果然依旧在小土屋里。身上依旧是被布缠着,动一动就会痛。

    这次,他再也无法从这个梦境里醒过来了。

    “操,死老天,耍我吗?”蒋飞躺在稻草堆上,有些绝望的怒吼。

    那哑巴女孩儿正端着一碗水准备走过来,却被蒋飞吓到了。

    怯生生的,有些仓皇!

    哑巴女孩儿还是小心翼翼的喂蒋飞喝水,又去煮了很糊很糊的粥,喂蒋飞喝下。

    可能想到昨晚的事,她的脸一直红红的。

    “你一个人住的吗?”蒋飞一边喝着哑姑娘的粥,一边问道。

    哑姑娘红着脸点了点头。

    蒋飞没有再问,即使他再蠢,也不会问“你爸妈呢”这样的话。她爸妈要不就是死了,要不就是她被遗弃了。

    但接下来蒋飞问到这里的地名,问到时间,那哑姑娘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手里比划了几下,但蒋飞却不懂这是什么意思。

    蒋飞只好放弃了。

    再后来,蒋飞在哑姑娘的照顾下渐渐好了许多。

    蒋飞经常看着四面矮墙,看着残破的天空,屋子外一群蚂蚁再拖着一只苍蝇,钻进了一个小小黑洞,门槛下还有一朵小小的花朵。

    时间过得很快。

    现在的他除了还不能下床,其他的诸如自己吃饭,已经没什么问题了。

    只是,每天都是一些没有营养的粥让蒋飞瘦了许多。

    蒋飞发现,这哑姑娘每天一早就不见人影,然后中午会匆匆回来一次,给他煮一些吃的,然后要到晚上才会回来。

    这哑姑娘的衣服,像极了五六十年代那时候农村里的服装,而且,这土屋里,没有任何现代工艺品的痕迹,连一张胶纸,一个易拉罐都没有,难道……

    自己穿越了?

    而且,除了这哑巴女孩儿之外,蒋飞在这里没见过任何其他的人。

    那这女孩儿又是如何生存的呢?

    早出晚归又是在忙活啥?

    到了晚上,蒋飞跟着哑巴姑娘,依旧吃着清淡的白粥,蒋飞用木勺子舀了一勺子白粥,嘀咕了一句,“要是有肉吃就好了,好久没吃肉了。”

    蒋飞本来是自言自语,哑巴女孩儿却低下了头。

    第二天的中午,蒋飞终于在粥里,看到肉丁,蒋飞看到肉的神情显得十分激动,而哑姑娘只是浅浅的笑了笑,然后有些不好意似的低下了头。

    哑姑娘是安静的,当然她也没法不安静。虽然没法交流,但她总是默默地替蒋飞煮着粥,替他收拾着满是稻草的床铺,替他换药。

    每天都是这哑巴姑娘悉心的照料,渐渐地蒋飞突然觉得,她虽然不会说话,也不是很漂亮,但是越看越顺眼。

    比之前心存爱慕的所有女生,都顺眼。

    但是,在这个中午过后,到了晚上,哑巴姑娘却没有回来。

    蒋飞等了一夜,她也没有回来。

    一直到第二天,哑巴姑娘回来了,被两个穿着中山装的中年男人抬了回来。

    她已经昏迷了。

    这两个人是蒋飞来这里之后除了哑巴女孩之后,看到的唯一的人。

    看他们的装束,果然不是现代人。

    但现在蒋飞顾不得这些,他挣扎着站了起来,一脸焦急的朝哑巴女孩挪了过去。

    “她怎么啦?她怎么啦?”蒋飞大吼道。

    那两人看到蒋飞,脸上闪过一丝惊讶,他们将哑巴放在地上,其中一个淡淡地说了一句,“自己作死,明明自身体质奇差,供血不足,还去卖血……生死由天吧!”

    两人说完这话,就丢下看起来快要死去的哑巴女,头也不回的走了。

    走之前,还留下了一块二指宽不到一斤的猪肉。

    蒋飞看着扔在地上的猪肉,和昏迷的哑巴手臂上大大的针孔。

    如遭雷击!

    蒋飞拼命的将身子挪到哑巴女孩身边,看着她有些苍白的脸,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

    蒋飞泪已经流了下来。

    “傻瓜!”

    “活下来,你照顾了我这么久!以后换我照顾你,好不好?”

    “我不想吃肉了,你不要死好不好?”

    蒋飞仰着头放肆地痛哭着。

    “如果这还是梦,就算它不是一个美梦,就算它充满苦难,就算它寸步难行,就算它会扒下我一层皮。”

    “只有你一直在,我就不愿意醒!”

    蒋飞流着泪,在哑巴女孩耳边呢喃着。

    ……

    结界中的的林飞看着这个躺在地上如同植物人一样的年轻人,他的表情一会儿流泪,一会儿痛苦,而到了此刻,一会儿变得猥琐了起来。

    而此刻,却是满脸深情,泪流满面,令人动容。

    “徐卓,他这算是做梦,还是神游?”

    徐卓看着蒋飞,摇摇头,“他们的魂魄被困在幻境里,至于是什么样的幻境,我就不得而知了,但据我推测,这种幻境,出于被困者的内心。”

    不过看这小子,越陷越深了。

    一群人走出这间屋子,有来到下一个亮着灯光的房间,跟之前一样,都是一朵生长的彼岸花,加一个被陷入幻境的人。

    这些人都呼吸平稳,林飞还能感觉到他们的情绪起伏,似乎在经历着各种事情。

    只是醒不过来。

    在其中一个房间,一个女人也是如此,坐在板凳,手臂枕在桌子上,仿佛睡着了一样。

    徐卓已经放弃了解开他们幻境的动作,因为那根本就是徒劳的。

    这个女人很让人印象深刻,因为她有一头特别柔顺的乌黑长发。

    夏冰清。

    “宁老,既然结界打开了,为什么不将这些人运出去?通过现代医学,也许说不准能让他们醒过来吧?”一群人走出房间时,唐川问道。

    徐卓看着唐川,说道,“我来告诉你吧!彼岸花加上须弥幻境,这等于完全拘禁人的灵魂,你见过哪家医院,能够将灵魂找回来重新塞到病人身体里的吗?”

    唐川正准备反驳,突然林飞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寂静的这个地方,突然响起来乐器声。

    是二胡声!

    “杨逸……”小狐妖夕颜第一个冲了出去。

    宁怀远等人也紧跟着跑了出去。

    众人循着二胡的声音跑去,渐渐发现,这二胡声是从一个灯火辉煌的院子里传出来的。

    这院子很大,旁边有柴房,而柴房后面,还有一个精致的小屋子。

    更诡异的是,这院子四处挂着红色的彩绸。仿佛是谁的大喜之日。

    院子中间,摆满了桌椅,而且,桌上布满了鸡鸭鱼肉和酒罐。

    而院子中间,有着一根巨大的彼岸花。

    而院子中,半跪着一个身影。

    “杨逸!是杨逸!”

    夕颜焦急的朝着那个半跪着的少年喊到。就准备冲进去。

    很明显,杨逸此时,也没有意识。

    可就在夕颜踏进院子里一只脚,突然一直响起的二胡声猛然激烈了起来。

    一道闪电轰散砸下,夕颜赶紧闪过。落到了她脚下。

    接着又是第二道……

    但夕颜没朝后退,依旧朝着杨逸方向而去。

    杨逸,你等着,我来救你了!

    夕颜咬着牙。

    “是九天雷阵!快退回来!”

    宁怀远大叫。杜盛和柳木兰已经跃了出去。柳木兰一把抓住夕颜的肩头,向后飞掠。而杜盛抬手,他们头顶出现棱镜一样的东西,挡住落下的雷。

    配合默契。

    “轰”的一声,棱镜炸裂。

    “好强!”杜盛脸色铁青。

    “杨逸……”夕颜焦急的喊着。

    众人都站在了院子外,根本踏不进去。

    “宁老,怎么办?”

    杜盛转过头问道。

    宁怀远看着眼前的场景,突然吸了一口气,幽幽说道,“阁下不顾阴阳界限,不顾天道轮回,以彼岸花噬人魂魄,不怕上天责罚吗?”

    宁怀远声音虽然不大,但声音在这空间里回荡着,震得众人耳膜嗡嗡作响。

    语音落下,二胡声也停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