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我的女神是狐妖 > 第72章 入局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一个悠扬的声音从大堂里传来。

    然后一个身影从大堂显现出来。

    一个两鬓斑白的老人,真人投注:穿着一身大红袍,胸前带着一朵大红花。

    显然是新郎的打扮。

    “各位这么多人,齐聚青石镇,是来喝鄙人的喜酒吗?”

    那个老人勾了勾身子,朝着宁怀远等人微微鞠躬。

    “湘西李家,李道和?”

    宁怀远眯了眯眼睛,问道。

    那老人一愣,随即笑着拜拜手,“我是李道和,可不是什么湘西李家的人,我唯一的身份,是周家女婿!”

    “我没有李家的亲人,我只有两个亲人,周近真,和周稚芙!”

    李道和轻声说着,可语气里没太多情绪。

    宁怀远准备开口,却被夕颜抢先一步,夕颜望着李道和,指了指半跪在地的杨逸说,“你把他怎么了?我要带他走!”

    夕颜一边说着,一边朝杨逸走过去。宁怀远想拦住她,却被挣开了。

    李道和看着夕颜,眼前一亮,语气中有些意外,“九尾天狐?”

    夕颜就要走到杨逸身边时,这次没有惊雷落下。

    夕颜捧起杨逸的脸,他的脸色平静,和之前见过的无数人一样,好像睡着了。

    “你把他弄醒,不然,我就打死你!”夕颜看着李道和,说的很认真。身上的霓虹铠甲,颜色也鲜艳了几分。

    “呵呵,”李道和被逗笑了,“小狐狸,我看你也就最多能幻化三尾的形态,而且灵气还被人封住了,你打不过我的,口气不要这么大。”

    李道和接着说道,“而且,他们是我的贵客,现在都活在自己最希望的世界,你怎么知道,他会愿意醒了?”

    夕颜看着李道和,咬了咬牙说道,“我不管他在哪儿,我都要他醒过来!”

    说着便去扶住杨逸,准备将他搬走,可杨逸的身下,如同生了根一样,纹丝不动。

    “杨逸,杨逸,你醒醒,我们回家!好不好?”夕颜捧着杨逸的脸,轻声说道。

    李道和看着夕颜,眼里闪过一丝不可察觉的伤感,但很快被他掩饰过去了。他对着站在院子外的宁怀远等人,一摆手。

    “各位,既然来了,站在外面不是待客之道,院子里请吧!”李道和接着一拱手,“李某今日备下了酒席,希望各位赏脸啊!”

    众人闻言,都很踌躇,宁怀远一马当先,踏进了院子,这次同样也没有惊雷落下。

    柳木兰跟着宁怀远等人进了院子,李道和跟她想象中,有很大的差别,一个在新婚夜杀掉自己的妻子,又屠了一个村子的人,看起来,却是如此斯文有理。

    宁怀远找了一个位置坐下,“其实,四十多年前,我便来过这青石镇,而那个夜晚,恰好也是有人大婚。”

    李道和表情变了变,接着笑着问道,“噢,是吗?那个晚上热闹吗?”

    宁怀远点点头,“很热闹!”

    李道和慢慢走了过来,脸上依旧挂着笑,“有多热闹?”

    “多热闹?”宁怀远倒了一杯酒,拿在手里晃着,却没有往嘴里送的意思,接着一字一句的说道,“地狱门开,阎罗登场,赤地千里,白骨露野!”

    随着宁怀远的话一句句说出口,李道和脸上的笑容一点点开始消失。

    而站在宁怀远身后的杜盛等人,也觉得空气似乎开始变得寒冷了几分。

    “原来是当初的故人啊!”李道和望着宁怀远说道。

    宁怀远站了起来,说道,“是啊!四十年前,我们没法阻止当时的惨剧发生,而今日,看来劝你回头也不可能了!”

    “所以今天晚上,你必须要为四十年前一个村子的人命付出代价。”宁怀远语气突然狠厉了几分。

    “哈哈……”李道和笑了,儒雅斯文的形象变得狰狞了几分,“我杀他们,那是他们全都该死!他们全是披着人皮的禽兽,上天不收这些恶人,只有我替天行罚。”

    柳木兰忍不住站了出来,“那周稚芙呢?她犯了了什么错?她为什么也要死?”

    “住嘴!”李道和一听到这个名字,便发怒了,身子朝着柳木兰滑了过来,一只手抓向她。

    柳木兰慌乱间来不及反应,瞪着眼睛身子后退。

    杜盛赶紧抬手,一块冰幕挡在两人中间,而徐卓也合掌,准备施展幻术,可他看到李道和的眼睛那一刻,顿时胸口如遭重锤。

    唐川赶紧双手按地,地上顿时无数荆棘升起,缠向李道和……

    但无论是杜盛的屏障,还是唐川的荆棘,根本无法阻止李道和,那防御在他面前,一碰即碎。

    转眼就在李道和要抓到柳木兰的面门时,却被一只枯瘦的手掌握住了手腕。

    接着一正一反两股力道传来,李道和身子飞退了几步,轻飘飘的站定。

    “太极门人?”

    李道和有些意外。

    众人见宁怀远一招退敌,顿时信心大增。

    只有宁怀远自己心却沉了下去。

    他的太极云手已经修炼到了第八层,这已经超过了当初自己师父的修为了,可这李道和化解他的太极云手,却是如此的举重若轻。

    “不要提稚芙!”李道和看着对方众人一副凝重的模样,突然哈哈笑了起来。

    “今天,我就要和稚芙完成那四十面前没完成的婚礼。”

    “你们既然不请自来,就永远留在这里吧!”

    说完,一个闪身进了大堂,而这院子里的所有东西,桌椅,桌上的酒肉以及红烛,一瞬间全变成了密密麻麻的虫子。

    四周的院墙开始一点点消失。

    接着,整个院子都消失了。

    四处变成了一片荒土。

    “杨逸!”

    夕颜惊恐的声音传来,众人朝她看过去,只见杨逸的身体,突然也变成了密密麻麻的虫子,四散飞走。

    “大家别慌,这只是他的幻境!”宁怀远沉声提醒道。

    “杨逸不见了!”

    夕颜回过头,朝着宁怀远等人吼道。

    她一脸焦急。

    众人看着四周突然出现的荒漠景象,四处都是乱石和荒草,甚至还能看到白花花的枯骨。突然感觉一股凉意掠过心头。

    “不好!你们看周围。”林飞突然提醒道。

    这些人回头一看,哪里还有亮着灯的农户,有的只有一些破败崩塌的小土丘。

    几个人赶紧赶到最近的一个农家,只见破败的那些土丘里,妖艳的彼岸花已经缠向了躺在废墟中的那个人的脚踝。

    “不好,黄泉天怒开始了。”

    徐卓惊恐的说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