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我的女神是狐妖 > 第73章 八卦阵
    “当这些彼岸花的花径,缠向这些人的头部,那么这些人的灵魂将被完全吞噬,他们的灵魂就会永远存在那个幻想的世界,而且,永远不能轮回。”

    “到时候即使能救出来,也无济于事了。”

    徐卓看着眼前的一幕,喃喃说道。

    “宁老,快想办法啊!”杜盛忍不住提醒道。

    “必须先找到李道和再说,”宁怀远皱着眉,回头向林飞问道,“能确定李道和的方位吗?”

    林飞摇了摇头,“现在感觉我们依旧身处他开辟的道场,这个青石镇全是他的气息,这样的干扰下,我感知不到他!”

    “而且,我感觉,一旦他黄泉天怒的法术完成,这个空间也会随之崩塌,我们……也出不去了。”

    林飞的话,其实大家早都都想到了。

    “既然感知不到他的位置,也寻不到他的方位,我只有重新定义方位了。”

    宁怀远突然说道,“杜盛,木兰,给我护法吧!”

    说着,杜盛和柳木兰很快站在了宁怀远身后,严阵以待。宁怀远盘坐在地,而随之,他的身下,一个五行八卦图的虚影开始显现出来。

    “你能开辟大道场,我就在你的道场,另辟道场!”宁怀远咬着牙说道。

    看着宁怀远盘坐下来,开始双手不停结印,众人都感觉,四周的气流开始变了。

    林飞看着徐卓,徐卓说道,“任何幻术阵法,都逃不开阴阳五行。以乾,坤,离,坎,兑,震,巽,艮八卦为方位,对应开、休、生、伤、杜、景、惊、死这八门施术。”

    “只是一般阵法。都是占据生门施术,一旦对方入阵,无论八门如何轮转,自己始终占据生门,则立于不败之地。”

    “但黄泉天怒不一样,它既是幻术,也得依靠阵法,而且这是向死而生的术,施术者须占艮位,死门。”

    “但在这儿须弥幻境的道场中,时空,方位,都是有他控制,即使我们知道如何破阵,但也无法确定他的位置!”

    “宁老则在他的道场里,逆转五行,从内部重新开辟道场,一旦宁老八卦成型,则生门,就是他的死门,明白了吗?”

    徐卓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林飞终于听明白了。

    宁怀远这样做,就可以确定李道和的方位,而且,还可以打破他对这个时空的完全掌控。

    但是,开辟道场非一般人能做到。李道和灵气强大自不必说,也是借助彼岸花吸食人的灵魂才维持这个道场,宁怀远强行设下八卦阵,是不是有些勉强?

    林飞看向宁怀远,阵法的虚影略显雏形,已经开始慢慢成型,宁怀远的脸色已经变得极为难看了。

    果然,这事没那么简单。

    一旁的唐川居然拿出一把像是打鸟的火枪一样,正在一旁擦拭着,由于之前的事,都知道了唐川的灵气属于木属性,而且最主要的依靠是唐家的法器,那他手里的枪,可能是唐家改良过的危力巨大的法器吧!

    唐川看出了林飞和徐卓的疑惑,耸了耸肩,“别误会,这就是一把火枪,我觉得热武器挺好用的。家族比试,我赢不了的哥哥姐姐们,都是用子弹解决的,几百年前,唐家的暗器很出名,但这个时代,暗器还真不如枪好使。”

    唐川的话让两人大跌眼睛。

    而夕颜,也盘坐在一旁,闭着眼睛,一脸凝重,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林飞注意到了夕颜的不对劲,走了过来,他轻轻地拍了拍夕颜的肩,“喂……”

    话还没问出口,突然一股强横的地力量向他排山倒海的拍了过来。林飞的身子飞了出去。

    “噗~”地一声,夕颜一口血喷了出来,她转头看着林飞,脸上表情既是愤怒,又有颓败。而且脸上以一片惨白,毫无血色。

    徐卓赶紧将林飞扶了起来,两人看着夕颜的脸色,吓了一跳。

    “你……你没事吧?”

    林飞的声音都有些颤抖。

    夕颜咬着嘴唇,没有说话。

    宁怀远正处于画下八卦阵的关键时候,此时也无暇顾及,杜盛身子动了动,但柳木兰的眼神制止了他。

    眼下,护住宁老要紧。

    唐川凑近夕颜,疑惑的说,“来之前,听说你的灵气被封住了,你……你不是想自己冲破禁制吧?”唐川的眼神变得怪异。

    夕颜没有回答他,只是倔强说了一句,“我要救杨逸!”

    她说话的声音都有些无力。

    “那,看样子失败了?”唐川眯着眼睛问道。

    夕颜看了看他,点了点头。

    “嘶~”唐川吸了一口凉气,大吼道,“你疯了吗?你这样乱来会死的好吗?走火入魔,内丹爆裂,有什么后果,你是妖怪,难道不清楚吗?就为了一个杨逸,值得吗??”

    唐川作为资深异能世家,对于妖精的传说,一点也不陌生。

    其实唐川也是一番好意,夕颜这样做确实有着极大的风险。即使成功,真人投注:也会付出很大的代价。

    夕颜听了这话,抬头看了一眼唐川,唐川被她眼里的寒光吓到了。

    “我闭嘴,我闭嘴!”唐川念叨着,站在了一边。

    林飞和徐卓也大概知道了,夕颜做的事会有多大的危险,特别是林飞,他刚刚只是想试探一下夕颜在干嘛,没想到会这样。

    他一脸内疚,还没开口,就看见夕颜别过头,声音有些冷,“你别内疚,跟你没关系,我不怪你!”

    确实,夕颜刚才是想强行打破那道士设下的禁制,也确实失败了,但那跟林飞没关系,也就是说,失不失败跟林飞拍的那一下,没有关系。

    林飞还准备说什么,但突然瞳孔放大,“小心,它们来了!”

    “谁?谁来了?”徐卓问道。

    就在宁怀远八卦阵快要成的时候,就在这个乾坤方位快要覆盖到这村庄的每一处时,突然在天边,一条黑云压了过来。

    是满天飞虫。

    果然,湘西李家的控蛊术。

    林飞徐卓等人都傻眼了,之前在宁怀远的讲述中,对这遮天蔽日的飞虫没有概念。

    此时亲眼所见,才感到无比震撼。

    如同天边遮天蔽日的洪水,让人突然生出一股渺小之感。

    寄蜉蝣于天地

    渺沧海之一粟

    林飞甚至有些呆了。

    “护住宁老!”

    杜盛第一时间出声命令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