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我的女神是狐妖 > 第77章 真相(1)
    杨逸从众人目瞪口呆的眼神中走了过来,真人投注:他一把扶住夕颜,关切地问,“你没事吧?”

    夕颜嘴角还挂着鲜血,她赶紧抹了抹,摇摇头,强撑着说道,“我没事!你……没事了吗?”

    杨逸看着夕颜的神情,虽然她强撑着,但语气和脸色都表明,她已经极度虚弱了。

    “杨逸,你……没事儿就好,我……我先休息……休息一下。”

    夕颜断断续续的说着,然后歪着头,闭上眼躺在了杨逸的怀里。

    一旁的杜盛,自从杨逸出现,不,自从那把青色小剑破空而出,杜盛还以为来了什么了不得的高手。

    可怎么也没想到居然是这个小子,前两天见他,还不过是个刚会点异能的入门者。

    可刚才那股气势,那剑上的剑气,分明是一个非常厉害的剑道高手!

    难道,这么久以来,他一直藏拙?

    “小子,你小心些,对方的的控蛊术很厉害!”杜盛忍不住提醒道。

    “我知道!”杨逸淡淡地说了一句,然后将夕颜轻轻地交给柳木兰怀里,然后慢慢走向了李道和。

    有些事情,该有个了结。

    李道和站在棺材处,棺材上的红衣幻象一直在转动着。

    “小朋友,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破开幻境的,但不得不承认,你心志坚定,未来肯定是个做大事的人。”李道和缓缓说道。

    “不过,能够拒绝自己最幻想的梦境成为现实,该说你对自己狠心呢?还是愚蠢呢?”

    杨逸一步步走了过去,月光洒的青石坪上特别亮,杨逸看着李道和,没有搭腔,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

    “我全都看到了!”

    李道和愣了,“看到了什么?”

    杨逸一步步走过来说道,“看到了四十多年年前的事!”

    李道和脸色变了,“四十多年前?你究竟看到了什么?”

    杨逸脸色不变,缓缓说道,“我看到了一个被家族陷害的年轻人,看到了一个因为爱上远方而来的青年而退婚的勇敢少女,看到了一段诗酒趁年华的美好爱情……”

    “可也看到了一个人间惨剧。”

    杨逸的话,如同平地惊雷,让李道和的呼吸急促,眼睛发红,胸膛起伏。

    “够了!”李道和突然大声吼道。

    “不可能,你明明会沉迷在你自己的幻境里,又怎么能看到四十年前的事……”

    李道和摇着头,对着杨逸咬着牙道。

    ……

    就在这儿之前,杨逸确实如同其他所有人一样,掉入了无比真实的幻境之中。

    那里有他日思夜想的父母。

    杨逸看着自己的父亲母亲,当他搂住他们的时候,那种温暖,无比真实。

    陆雪莹拍了拍杨逸紧紧抱住自己的手,一脸无奈看了一眼自己的老公。她有些宠溺地问,“小逸,你今天怎么啦?”

    杨逸将头埋在陆雪莹的脖子里,摇了摇头。

    “你松开妈妈,我还要去收拾碗筷呢!”陆雪莹笑着说道。

    杨逸还是摇了摇头,固执的说,“不松!”

    由于杨逸另一只手抱着他父亲杨元丰,杨爸也打趣道,“是不是在学校闯了什么祸?怕挨骂,在这儿上演亲情戏啊?说,是不是谈恋爱了?哈哈……”

    陆雪莹白了自己老公一眼。

    杨逸还是摇了摇头,突然缓缓问道,“这些年,你们去哪里啦?”

    杨元丰和陆雪莹对视一眼,都有些莫名其妙,“我们去哪里了?不一直在家里吗?”

    杨逸却不理会他们,自顾自的说道。

    “你们知不知道,我很想你们?”

    “你们知不知道,我一个人过的很苦的?”

    “你们知不知道,我做梦都想见到你们?”

    “……”

    杨逸自顾自说着,或者是自顾自的在倾诉,他仿佛有着无限的委屈,不吐不快。

    陆雪莹虽然听得一头雾水,但母子连心,她似乎能感觉到杨逸心里的痛苦,不由得流起泪来,她轻轻拍着杨逸的肩膀,就像小时候,哄他入睡的那样。

    “小逸乖,爸妈在这里啊!别哭啦……”陆雪莹哽咽的说道。

    过了好半晌,杨逸似乎发泄够了,他松开保住父母的手,扯出一个很牵强的笑,“能再次看到你们,真好!”

    陆雪莹抹了抹眼泪,有些迷惘的看了看身旁的老公。

    “如果可以,我真想在有你们的世界一直待下去。”杨逸一边说,一边往阳台上退去。

    “可是不能啊!外面有人等着我,还有好多人等着我救,而且,说不准消失的你们,也会回到家里,我不希望他们看不到我。”杨逸流着泪说着。

    陆雪莹和杨元丰觉得没由来的心里一阵荒凉,但是杨逸说的什么“外面”“消失的你们”他们却听得一头雾水。

    杨逸已经退得背靠围栏,他抹了一把眼泪,调整了一下表情,微笑的对陆雪莹和杨元丰说道,“爸,妈,再见了!”

    “多谢款待!”

    杨逸笑着说完这四个字。

    说完,身子向后翻过围栏,向楼下坠去。

    他看到的他们最后一面,是两人惊慌的朝着他飞奔过来,接着听到了他们那绝望而又撕心裂肺的声音。

    真舍不得啊!

    在砸向地下的那一刻,杨逸有一种四分五裂的感觉,但分解的不是自己,而是这个空间。

    一睁眼,他仿佛没了身体。只有意识,在一片陌生的空间里游荡。

    他看到了一个病怏怏的年轻人,被关在一间石室里,躺在一个木板上,奄奄一息。

    这个年轻人杨逸觉得非常面熟,但是想不起来。

    一个穿着花花绿绿,头被布块一层层包裹着的男人走了过来,他直接穿透了杨逸的“身体”,走到了木板旁边,看着木板上的年轻人,面露厌恶。

    “又失败了,真的是废物!”

    说完,令人恐怖的事发生了,他将一直拇指大的可怕虫子放在了年轻人的额头,那虫子,居然钻了进去,钻进了年轻人的脑袋。

    而年轻人依旧眼神空洞,似乎一点感觉都没有。

    而惊奇的是,不到一刻,被那只虫子钻进去的血洞,居然愈合了。

    “这是万蛊虫,你要是能控制它,咱们也就能击败那群赶尸的,给你母亲报仇,也让世人知道,湘西李家,咱们这一脉才是正统。”

    “你若不能控制它,就等着被它吸干血脉吧!”

    说完,这个裹着头巾的中年男人,走出去石室。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