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我的女神是狐妖 > 第78章 真相(2)
    杨逸看着木板上的年轻人,真人投注:表情变得无比痛苦了起来。

    他甚至能看到那只虫子在皮肤下四处游走,这个画面,既让人觉得恶心,又让人觉得遍体生寒。

    杨逸就这样一直看着,他就是一个没有身体的意识。就连想移开眼睛,也做不到。

    杨逸隐隐觉得,自己看到的,是某个人的记忆画面。

    他看到那个年轻人不停喘息着,身体很快就干瘪了几分,让本来就瘦小的年轻人模样更是恐怖了些。

    看样子,是被那只万蛊虫吸食了不少血肉。

    杨逸有些不忍心看,刚刚那个头巾男是谁,为什么要用这么残忍的方法对待这个年轻人了?

    不多久,这年轻人突然爆发出一声巨吼,带着无尽的痛苦而歇斯底里,他血红的眼里,已经沁出了血来。

    难道是回光返照?

    而下一秒,杨逸眼前的画面陡然转了,他看到的是满天的火光,无数人的惨叫,已经那个两眼通红的的年轻人。

    他脸上印着火光,眼角的血迹还未干,身上好几处伤口正沁着血。

    而他的对面,那个缠着头巾的中年男人,正倒在地上,满脸惊恐的看着这年轻人,撑着身体,艰难的向后挪着。

    年轻人亦步亦趋,步步紧逼。

    而中年人则拼了命向后挪,一脸绝望。

    周围是火光,惨叫,以及房屋倒塌的声音。

    “李道和,你……你大逆不道,我可是你老子,你想干什么?”

    这中年人惊恐的声音传到杨逸耳朵里,他顿时心里一惊。

    李道和!

    这个年轻人就是那个拉二胡的老人,就是那个设下结界,让一百多人失踪的罪魁祸首。

    可眼前这个消瘦全身都是血迹的年轻人,又怎么会和那个看起来儒雅的老人联系在一起?

    难道这是他的回忆?

    “老子?”李道和笑了,笑出泪来了。

    “我长这么大,你有当过我是你儿子吗?没有!我就是你工具。我母亲,我哥哥,都是!”李道和一步步逼近那个中年人,咬着牙说道。

    “我母亲死的时候你来看过她吗?”

    “我哥哥怎么死的?你不知道吗?”

    “为了什么狗屁正统湘西李家的名号,疯狂的拿我们兄弟俩做蛊虫的实验,你是人吗?”李道和歇斯底里的叫着。

    拿着自己孩子作实验,杨逸听到这里,顿时忍不住心里发寒。

    那中年人咬着牙面露惊慌的说道,“你不能怪我,这是我们李家但宿命,注定只能存活一脉,不是我们死,就是他们亡……”

    “狗屁宿命!”李道和打断他的话。

    “你说我母亲是被赶尸一族杀害的!可为什么我在她身体里找到穿心蛊?你为了逼出我和哥哥的恨意,你连你老婆都能杀!”李道和吼道。

    “你……你怎么知道的?”中年人瞪大了眼睛,眼神里满是惊恐。

    李道和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四周的火光和那些逃窜的族人。脸上血和泪的痕迹已经结成了痂。

    “既然是你认为的宿命,那你就跟着这一族的宿命,一起消失吧!”李道和喃喃说道,向着自己的父亲伸出了手。

    从他的手心里,一个巨大的虫子破开血肉,钻了出来。

    那中年人看到这一幕,彻底崩溃了。

    “不……不……我是你父亲,你不能杀我……”他如同看见了死神,哭嚎起来。

    “你……你会遭报应的!”

    中年人绝望的大吼。

    周围开始聚集密密麻麻的飞虫,越来越多。

    李道和看着眼前的父亲,语气平静的说,“我的报应你不用管!”

    “但此刻,是你遭报应的时刻!”

    李道和手臂一指,那些飞虫随着他的指挥,瞬间淹没了那个中年人。

    “啊~”惨叫声传来,不过很快虚弱了下去,然后就没声了。

    杨逸旁观着这一幕,感觉头皮发麻。

    而接下来的一幕,更是让他差点叫了出来。

    飞虫过后,血肉尽去,只剩下一具白骨。

    杨逸想叫出来,但他发现自己发不出声音。他只能在一旁看着这一切。

    一个客观的视角,无论他冷不冷静,他都是一个旁观者。

    因为这是记忆,是历史,是无法被影响的。

    眼前的李道和跪了下来,仰着头大哭了起来。

    他有可能是在哭被自己杀死的父亲,也有可能是在哭被父亲害死的母亲和哥哥。

    也有可能,是在哭诉自己的宿命。

    天上下起了雨,这个宅子的火,很快就被雨水扑灭了。

    而李道和终于扑倒在地上,不知生死。

    但杨逸知道他肯定没有死,要不然也不会后来的事发生了。

    对于眼前的一幕,他没法做出评价,那个中年人,应该说是死有余辜,最后死在自己的儿子,或者说自己的棋子手里,也算是报应不爽。

    但是,为什么偏偏是李道和动手呢?

    亲手弑父,可能真的会有报应的啊!

    就在杨逸被眼前这一幕震撼时,眼前的画面又变化了。

    这次没有火光,没有暴雨,没有鲜血,没有杀戮。

    是蓝天白云,小溪流水,一个美丽的姑娘,正抱着一个木盆,哼唱着不知名的歌谣,从远方走了过来。

    这姑娘温婉漂亮,就像一朵山谷里含苞欲放的花。

    而她去的河边,躺着一个青年。

    杨逸发现,这个背影,就是李道和。

    理所应当的,这姑娘发现了躺在河边奄奄一息的李道和。

    更理所应当的,这姑娘被吓坏了。

    但受到了惊吓的姑娘,依然救下了李道和。

    并且将他带回了家,请来了医生,救了他的命。

    然后,李道和在这姑娘家住了下来。

    杨逸也知道了,这姑娘名叫周稚芙,一个很唯美的名字,即使是在杨逸所处的时代,也是一个很好听的名字。

    更别说这个时代,翠花都已经是算好听的了。

    李道和在这里重新开始了自己的人生。

    杨逸能感觉到,李道和有很强的重新开始生活的欲望,他想从过去那黑不见底的生活种脱离出来,他想做个普通人。

    而到了周家,李道和发现,这就是他想要的生活。

    而且,他发现,他爱上的周稚芙。

    但是,周稚芙已经有了婚约。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