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我的女神是狐妖 > 第80章 真相(4)
    除了街坊邻里的非议,还有周近真的愤怒。

    但周近真对这件事的怒火,烧的比李道和想象中小一点。

    他甚至做好了被周近真撕了的准备。

    但周近真只是发了几天火,就渐渐平息了下来,而且,大有放任他们自由的意思。

    这让李道和大喜过望。

    这说明自己会点文化,还是对上了老爷子胃口。

    李道和对周近真的感激和敬重,又多了几分。

    得到周近真默许的俩人很高兴,虽然村里很排斥他们,但他们自己两个人很幸福。

    虽然两人目前最多也就限于拉拉小手,抱一抱。有一次,李道和意乱情迷之下,手想往周稚芙衣服里伸。却被周稚芙一把推开了。

    不过,为了补偿,周稚芙在李道和的脸上亲了一口。

    这让李道和激动的一个晚上没睡着。

    周稚芙喜欢读诗。李道和就给她念诗。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

    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这首《卜算子》和白居易的《长恨歌》,是周稚芙最喜欢的诗。

    但李道和却不怎么喜欢,因为这两首诗都很悲情。

    但架不住周稚芙喜欢啊!所以经常会念给她听。

    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这不就是除夕夜周稚芙对李道和表达爱意时说的话吗?

    只要我喜欢的你也喜欢我,我就嫁给你。

    “长江头尾两端远吗?”

    “真的会有长生殿吗?”

    这是周稚芙问得最多的啥问题。

    但被这些傻问题难住时的李道和,是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而幸福的事不止如此,终于有一天,周近真将两人叫到了跟前,提起了两人的婚事。

    “本来这事儿该你开口的,怎么的,感情老子嫁女儿,还得我自己开口来说,合着求着你娶我女儿?”周近真一脸愠怒的看着李道和。

    周稚芙一直低着头,不由得掐了掐李道和的胳膊,低声骂了一声“呆子!”

    李道和这才反应过来,赶紧跪了下来,恭恭敬敬的叫了几声爹。

    这是他发乎内心的,比起自己丧尽天良的亲生父亲,李道和更愿意这样称呼眼前这个人。

    接着谈到结婚时的准备,在谈到李道和的家人时,他眼神暗淡了。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都死了。

    周家父女也许早就猜到了,所以也没在多问。

    周稚芙握紧了李道和的手,含情脉脉的看着他,意思很明确,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我就是你的家人。

    事情敲定之后,周家也没有什么特别需要准备的地方,该忙活啥还是忙活啥,李道和跟周稚芙最亲密的相处,也是发乎情止乎礼。

    在他心里,这个即将成为自己老婆的姑娘,给他天仙都不换的。

    农家人的婚礼不需要大张旗鼓,请人吃个流水席,拜个天地,便是风风光光的了。

    周稚芙每天都很开心,嘴里哼的小曲一直没停过。

    而且要求李道和每天念一遍《卜算子》和《长歌行》。

    这两首无比悲情的诗便镌刻在了两人的生活中。

    杨逸作为旁观者,看到这里,也是很替这两个有情人高兴的,他们的爱情并不轰轰烈烈,有的只是相遇相知相爱一步步的平淡。

    但每每听到那两首悲情的诗,杨逸总有一种怅然若失感。

    仿佛生命中有着某样重要的东西,真人投注:注定会失去一样。

    临近快要结婚的日子,周稚芙便经常悄悄的拿出红嫁衣出来看看,久久出神。

    也许在自己心爱的人面前穿上红嫁衣,是最幸福的吧!

    但李道和却不这么想,在他的记忆中,娶媳妇儿是要花本钱的,至少得给人打一副手镯项链或者二环,试问哪个女孩儿不喜欢首饰呢?

    周稚芙没要,周近真没提,因为知道他没有。但她还是义无反顾的嫁给了自己。

    李道和思索再三,终于决定,小小的使用一下自己的异能。

    他发现,这个村子没有人养蜂,也就是没人能采蜜。他决定养蜂采蜜,这样可以从集市上换取一些钱粮。

    李道和用木头制了蜂箱,又进山里,引来的蜜蜂,开始养蜂。

    周家对李道和这项本领惊奇不已。

    但李道和却在心里失笑,要是让他那个死去的父亲,九泉之下知道他将李家的虫蛊术用在养蜂上,不知有什么感想。

    跟这些虫子打交道的事,李道和太熟悉了,很快就采到了第一桶蜜。

    李道和将他带到集市,不到一个上午就买光了。当天回来,他就给周稚芙带了一块印着牡丹花的丝巾。

    周稚芙看到丝巾的那一刻,虽然有些嗔怪他乱花钱,但从她的眼里,是抑制不住的欢喜。

    后来李道和便专心的养蜂,采蜜。每次从集市回来都能给周稚芙带点小物事儿。

    而这些小物事儿可以换取香吻一枚,李道和乐此不疲。

    他还会时不时给自己准岳父周近真带回来一些酒,或者带着下酒的牛肉。

    一家三口,其乐融融。

    可是终于有一天,李道和一起床发现,自己蜂箱里的蜜蜂全死了。

    地上铺满了蜜蜂的尸体。

    虫蛊一派,一直将这些虫子作为自己的伙伴,就像赶尸派对待自己炼制的尸体一样,是废了心血的,是注入了感情的。

    所以看到这么多蜜蜂都死了,李道和非常心痛。

    其实,能造成这么多蜜蜂一夜之间全死的事情,也就只有下毒了。

    这事儿不难琢磨,周稚芙退婚,最让人记恨的是谁?村长家的儿子啊!这事儿十有八九是他干的。

    周家除了他,也没得罪别人啊!

    李道和当时一脸戾气,就想去找人算账,却被周稚芙拦住了。

    “咱们对不起人家在先,你连人家老婆都抢了,人家使使坏,就不要追究了!”周稚芙俏皮安慰了一番李道和,并在他脸上留下的浅浅一吻。

    这瞬间熄灭了李道和的怒火。

    罢了,再一次去引蜂,重新养蜂采蜜吧!

    可这一次,所有的蜜蜂又死了。

    接连两次,李道和奔溃了。

    就连周家父女都有了怒气。

    李道和决定不养了,他不忍心再看到自己引来的蜜蜂一批批的死去。

    终于有一天,李道和无意间听到一段对话,才知道,原来这些蜜蜂不是被村长儿子张允和下毒弄死的。

    他也知道了,人性的恶。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