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跨界修仙真人秀 > 第1章 带虫子飞升
    “恭喜你,徐博士。”

    “你现在是仙界秀场的一员,希望你能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有更多精彩的表现。”

    只听其声不见其人。

    徐飞一脸懵逼的爬起身来,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中。

    映入眼帘的是一高大的门楼,门楼上面赫然刻着‘南天门’三个大字,门楼下面站在两个手持兵器的高大门卫。

    徐飞一抬头,头顶右则凭空出现了一排字幕。

    参演嘉宾:徐飞。

    性别:男。

    年龄:25岁。

    户籍:凡间人。

    轮回品性:九世恶人转世。

    今世职业:凡间农科院博士生,昆虫学院士。

    修为等级:忽略不计。

    字幕很快就消失不见,很快头顶又弹窗出了一排字幕。

    男嘉宾徐飞的仙界秀场已正式开启。

    新职业:天庭公厕管理员。

    修为等级:破格飞升的凡人,等级继续忽略不计。

    任务:打扫厕所,获取凡人和众仙家的点赞。

    奖励:点赞兑换修为。

    备注:仙界等级划分,地仙【从一级到八级】,天仙【从一级到八级】,大罗金仙,大神,准圣人,圣人。

    针对这场盛大的真人秀节目,来自凡间和仙家的点赞可以和修为互换,一万个凡人的点赞相当于一个仙人的点赞值。

    从凡人突破到地仙一级需要一百万个凡人的点赞值,等同于一百个仙家的点赞值,地仙和天仙每个等级突破所需点赞值是一千万个凡人或者一千个仙家点赞值。

    友情提醒:执行任务的道路不一定很平坦,时刻会有变故和意外发生,参演嘉宾随时会被淘汰出局,结果只有两个,一是灰飞烟灭,二是被打入轮回。

    看着这一排排字幕,徐飞感觉自己精神有些恍惚,无法相信自己不是在做梦。

    前一秒徐飞正在农科院试验田里做实验,刚为自己拿益虫消除害虫的实验感到兴奋时,突然眼前一黑不省人事,醒来的时候居然躺在了南天门门外。

    唯一没有变的是自己的身着打扮,还有背上背着的实验用品,而且手里还攒着那只从田里随手拾起、没来得及扔的屎壳郎虫。

    人家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他是一人得道虫子跟着升天。

    看着手里还活得新鲜的壳子虫,徐飞随手一扔。

    “请不要随手扔垃圾!”也不知道是谁在喊话阻止。

    手里一直拽着屎壳郎肯定不爽,之前在田里捡起来就准备扔,只是没得及扔就飞升了,现在想扔都扔不掉。

    到了人家的地盘,必须得谨慎小心,只能乖乖把屎壳郎拾起来,等找到机会再扔也不迟。

    “你顺着南天门往右边走,一直走,你就会看到你工作的地方。”

    可以肯定说话的人不是门卫,因为他们嘴唇一直没动过,这声音应该属于引路官的,只是这位大仙太会装逼,一直不肯显露身形。

    刚想步入南天门,立马就被门卫拿兵器架住了,吓得徐飞连忙退了回来。

    还没来得及问为什么,耳边又响起了引路官的声音:“厕所在南天门外右则,你这厮太胆大包天,切记以后不许踏入南天门半步,否则,你必然会神形俱灭。”

    徐飞一阵苦笑。

    他没想到自己飞升竟然是沦落到如此卑微地步,人家悟空当年虽然是个弼马温,但也比他现在强几百倍都不止。

    心中即使百般不甘又如何?

    这就是命运,也是天意使然,只能默默承受。

    一直走了大约百步,一座金碧辉煌的两层琉璃屋出现在眼前,比人间的豪华别墅大好几倍。

    房子外面也有一个门楼,上面刻有‘仙家茅房’四个鎏金大字。

    看着如此富丽堂皇的厕所,徐飞惊呆了,他料想过仙家的厕所会很奢华,但是没有想到会如此金碧辉煌。

    进入门楼,一条走廊把一楼一分二,左边是男仙家厕所,右边是女仙家厕所,走廊尽头有楼梯直通二楼。

    二楼是三室一厅的格局,中间是豪华大厅,两边是住房,里面应有尽有,一看就是工作人员生活用房。

    这工作待遇在人间肯定是享受不到,就这工作环境,徐飞还是相当满足,只是这工作职位太令人寒心,要是能稍微高大上一点就好,哪怕是当个看门的也比扫厕所有档次一些。

    “以后这里就是你工作的地方,你的工作职责是时刻保持厕所清洁,你的所作所为会以直播的形式投影到凡间任何地方,如果表现良好,你将会获得观众的点赞值。如果你的表现不能让众仙家满意,后果自负。”

    “会怎样?”徐飞问。

    “之前的厕所官死法各异,有被贬下凡间当畜生,也有直接被扔进粪坑淹死的。”

    徐飞又问:“住的地方已经解决,吃喝该如何解决?”

    “吃喝问题你自己解决,这也是任务之中的一个小环节,解决不了就等着饿死吧。”

    刚刚还看到一丝希望,瞬间就陷入了深深绝望之中。

    最苦逼的是徐飞是以凡人的身份飞升,没有半点修为,如同是仙界一只蝼蚁一般的存在,在这里任何活着的东西都能将他湮灭,除了手里的屎壳郎虫之外。

    他隐隐约约记得引路官说过他曾经是九世恶人,如果真是这样,他也只能认栽,安安静静做个厕所清洁工,为几世所做恶事忏悔赎罪。

    如果搞错了,被冤枉了,那也只能自认倒霉,老老实实把工作做好,能多活一天赚一天。

    放下肩上的背包,一屁股坐在大厅中央,看着大堂之上的那把古木椅,时而发呆,时而傻笑。

    人生在世被命运愚弄很正常,可以通过不懈的努力来改变,但是被老天爷愚弄就太苦不堪言,所有的努力恐怕只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徐飞才被手心里挣扎的屎壳郎挠醒。

    看着手心里差点被自己捏死的屎壳郎虫子,徐飞一脸黯然,仿佛和这虫子有些同病相怜之情。

    “屎壳郎先生,不对,你现在应该是屎壳郎大仙,以后就我们两个相依为命,你得好好活下去。”徐飞对着屎壳郎虫子说道。

    “你要是能说话就好了,咱们以后可以肆意交流。”

    徐飞就这样对着屎壳郎不停的说话,可惜这虫子根本就听不见,一直拼命用脚挠徐飞的手,它把徐飞的手都快被挠出血来,也无法从徐飞手里挣脱出来。

    “现在你就是我的左膀右臂,那么我这就带你去看看你工作的环境。”徐飞带着屎壳郎虫往一楼走去。

    25岁的徐飞不仅是农科院硕士,更是昆虫学博士,可以算得上是学识渊博,只是还没来得及艺展宏图就莫名其妙飞升仙界。

    对于各种昆虫的习性也自然是了如指掌。

    在自然界中,屎壳郎可算得上是一位环卫专家,它唯一的爱好就是粪便,粪便也是它赖以生存的根本。

    仙界的厕所和人间厕所设计差不多,都是通过管道汇聚到化粪池,只是没有人间厕所那么恶臭难闻。

    带着屎壳郎在女仙家厕所转悠了一圈回到男仙家厕所,随手就把屎壳郎往一便坑一扔:“好了,这里就是你的归宿,希望这些仙家粪便能给你带来好运气。”

    为了不被如厕的仙家们投诉,徐飞此刻不能有丝毫马虎,拿起扫帚就开始打扫各个茅坑,虽然不是奇臭无比,但味道迥异,还是无法忍受,唯一办法就是尽量屏住呼吸。

    带着一身疲惫回到楼上,才感觉到自己真的很饿,作为一个凡人,必须得找东西填饱肚子,这里除了粪便就一无所有,当然,作为人类的他就算是死也不会想到去吃屎。

    那么就得自食其力,自力更生,为了不被饿死,必须得尽快找到干粮。

    来的时候他看了一下四周,厕所周围是一片荒地,除了被云雾掩盖的青草之外,就什么也看不见。

    想找点野果都难,现在就只能寄希望于那些野草,看能不能吃下去,万一吃到毒草那就只能认栽。

    走在一片荒草地中,徐飞眼前一亮,双眼立马就滚出了泪水。

    这哪里是野草,简直是奇珍异宝,以他对草类的了解,很快就发现了许多珍贵的奇花异草,都是人间已经绝迹的物种。

    比如说本草纲目中的龙芽草和百灵藤,这些在古书中有记载,也有详细描述,只是在人间早就绝迹。

    这两种草药不仅能吃,还能治疗很多种顽疾。

    但是不能多吃,所以只能当零食享用,要想长久生存还得另外想办法。

    采了一些龙芽草和百灵藤,不管三七二十就吃了起来,先填补一下温饱再说,饿着肚子什么办法都想不出来。

    吃饱后,徐飞又带了一些回到宿舍楼,以备不时之需。

    当他走上二楼,看见躺在地上的包裹时,他再次留下了泪水,当然也是喜极之泪。

    因为这包就是他的百宝箱,除了休闲之外从来都不离身,包裹里又各种蔬菜和水果,以及谷类种子,还有许多虫类的卵……

    有了这些东西还怕生存不了吗?

    看来老天爷还是挺眷顾于他的,并没有绝路于他。

    “哈哈……”

    看着包里琳琅满目,徐飞忍不住狂笑了起来。

    仙界的气候分四季,也是昼夜更替,沿用了人间的农历计时。

    现在正值初春季节,正是万物复苏之时,也是耕作的最佳时节。

    连季节都如此眷顾于他,看来真是天无绝人之路。

    美美的睡了一夜,天刚泛白就爬起床。

    带着蔬菜种子急匆匆来到厕所后面的草地,然后就开始劳作垦荒,当然用手肯定是不行,幸亏他在二楼房间找到了之前厕所官私藏的一把方天画戟,虽然没有锄头好用,但也是挺顺手的农业用具。

    方天画戟很给力,用力一插一撬,反反复复,不到片刻功夫,一块菜园子就成型了。

    有了园子就必须得有水浇灌,当然,这里曾经是弼马温的放牧场,有草自然会有水源。

    不用费力去找,离园子不远处去就是一口水塘,用水是相当方便。

    洒下蔬菜种子,浇灌水和仙粪,一切大功告成,只等种子萌芽生长。

    当然这只是开端,要想长期生存下去,还需要不停的努力奋斗。

    “这是谁啊,竟敢打扰本仙休息?”一个高亢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吓得徐飞打了哆嗦。

    新书求各种支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