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跨界修仙真人秀 > 第3章 彼岸花仙子
    徐飞自问也算是个正派人,不屑于那么猥琐,况且他目前身份卑微,即使有那个色心也没有胆量。

    看眼前这仙子的打扮,应该地位不是很高,最多也就是哪家大仙的侍女或者传信使,不管是什么背景都远远凌驾于徐飞之上,对他有绝对的生杀大权。

    就算是没有冒犯她,她都能随便找借口弄死徐飞,更何况是被人拿住了把柄,足够弄死徐飞一万次。

    “给你一次机会选择,是自己跳进仙粪池,还是让我帮你?”

    “死变态!”当然这话只能在心里嘀咕,要是发出声来,肯定是没好下场。

    “我还能有别的选择吗?比喻给一把刀让我自行了断?”徐飞宁可抹脖子自杀,也不想在粪坑里淹死。

    “你没有资格讨价还价,之前那个凡人就是被我扔进粪坑淹死的,你也休想逃得过本仙子的手心。”听这话的意思是,这位仙子真有点心理变态,估计是寂寞难耐久了,就偏好于拿凡人的性命取乐。

    说不定这仙子蓄谋已久,美其名曰是路过如厕,实际上就是来杀人取乐的,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徐飞恐怕难逃此劫。

    神话中的仙子都是美貌与智慧的化身,怎么可能会有这样恶毒的存在,徐飞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求仙子网开一面,再给鄙人一次机会吧!如果我死了,很难一时间找到取代我的人。”除了苦苦哀求也别无他法,说不定仙子会感动得突然改变主意。

    “呵呵,你死了还会有新人来,这个就不劳烦你这个低微的凡人操心,快点,快点去死,本仙子已经等得不耐烦了。”仙子好像很兴奋,很期待看到徐飞在粪坑里挣扎的场景。

    但是徐飞也不会甘愿束手就擒,转身就往楼下跑,即使逃不掉也要搏一把,作为大男人就是死也得死得有点骨气。

    “看你往哪里跑,就不信你跑得了和尚跑得了庙。”仙子并没有立马追下楼,而是坐在大厅等徐飞自己送回来。

    如果之前没有认识土地大仙,徐飞还真没任何逃生的希望,现在他并不是太绝望,只要仙子不穷追不舍,一旦自己逃到土地大仙哪里,或许还有那么一点希望。

    一口气跑到土地大仙的茅屋前,听里面有鼾声传来,他心里算是踏实了许多,即使这时候仙子追上来,也不敢随便在大仙门口造次。

    所以徐飞暂时是安全的,不用土地大仙出面,只要自己站在这里就够了。

    殊不知那位变态的仙子还在家里等着他,或许她认为徐飞这个新人没有靠山,逃不了太远,如果逃到了别的仙家地盘,也会死无葬身之地。

    一抬头,头顶的字幕刷屏了。

    “小哥哥,你真幸运能看见仙子如厕,就算死也值得。”

    “跑个毛啊,直接坐下来来谈判,大不了以身相许。”

    “楼上的说得没错,当男人就不能怂,直接上去睡了她,保证日后对你服服帖帖。”

    “作为黄金剩女的我就算是变态也有底线,应该先把小哥哥先睡了,再扔进粪坑也是物尽其用,不然就太可惜了。”

    “上面哥哥姐姐不要这么猥琐,小哥哥都快死了,你们也不帮忙想点对策,就知道幸灾乐祸。”

    ……

    徐飞就这样一直呆在茅屋门外,一等就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大清早。

    但是土地公还在睡觉,看来这老头也就这点爱好。

    问题是徐飞此刻不敢回去,万一那位仙子还等着要他的命,那他也是无路可逃,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希望能说服土地大仙出面保他。

    “丑小子,你今天还挺积极,好好表现,本仙绝对是不会亏待于你。”土地公还真是神出鬼没,前一秒还鼾声震天,此刻就已经站在了徐飞跟前。

    “土地大仙,丑小子我今天真没心情跟您讲故事,恐怕以后再也不会有机会,我是来给你辞别的。”

    徐飞很聪明,懂得如何渲染自己的重要性,如果直接开口请求帮助,那必然会令自己掉价。

    土地大仙若有所思的反问了一句:“你难道就不怕我惩罚你吗?”

    徐飞一脸黯然的说道:“我倒是很乐意为土地大仙马首是瞻,只是天不佑我,很快我就会被丢进仙粪池淹死,恐怕只能来世再服侍你老了。”

    “哦,本大仙明白了,昨天没来得及提醒你,你能活着出现在本仙面前,已经算是你的造化了。”听这话的意思是土地大仙有未卜先知的能力。

    徐飞没有作声,继续等土地大仙把话讲下去。

    “你遇到的肯定是位美貌无比的仙子,此仙子是彼岸花仙,花仙中最恶毒的一位,有不少凡人就是死于了此仙子之手,估计你也活不了几天。”土地大仙有些幸灾乐祸的讲述道。

    徐飞始终不提请求出面的要求,哀婉叹息道:“那我只能认命了。”

    对于彼岸花这东西在人间本来就是毒花,又名曼珠沙华,花叶都有毒素,少量服用有治病疗效,摄入量过多会毒死人。

    此花本质都毒,再修炼成了精,自然是本性难改,被她锁定的凡仙都不会善终。

    只是徐飞搞不明白,仙界为什么会收录这样的妖怪,这和传说中的仙界完全不一样。

    见徐飞如此沮丧,土地大仙不但不安慰,反而继续恐吓道:“以这个恶仙的个性,不弄死你是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估计你是活不过今晚,不如趁现在多给本仙讲点人间的故事,回头我帮阎王爷说说好话,让你来世脱胎个好人家。”

    徐飞本来是满心的希望土地大仙出面,只是他不清楚土地大仙的处世风格,土地大仙修为很一般,之所以能在三界久活,就是因为他不爱管闲事,一遇到得罪人的事情就往地底下钻。

    “好吧,昨天给你讲了一些关于世界战争的历史,那我今天就给你讲讲关于人间神器的故事。”徐飞决定用故事来吊土地大仙的胃口,他就不信土地公不会主动出面保他。

    徐飞开始讲故事。

    从冷兵器一直讲到核武器的诞生,整个过程令土地大仙瞠目结舌,眼珠子都不眨一下,生怕错过了精彩的内容。

    讲到核武器的时候,徐飞就停了下来,不再说半个字。

    见徐飞起身要走,土地大仙忙起身阻拦道:“你先讲完再去投胎也不迟,不用那么急。”

    这位老大爷就是不肯上路,丝毫没有说要出面保徐飞的意思,令口干舌燥的徐飞恨不得一头撞死了事。

    “实在是抱歉,我都快要死了,根本没有心情继续讲下去,还不如早死早投胎。”徐飞不顾土地大仙的阻拦,夺门而去。

    徐飞边往回跑边回头看,只是这位老大爷始终没有跟上来。

    看情况是没戏了,仙界的生活还没来得及开始就要落幕了。

    当他畏畏缩缩跑会宿舍楼的时候,彼岸花仙子还坐在那里,连姿势都没有变过,只是身旁多了一个人,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土地大仙。

    两位大仙的脸色都很平静,但是眼里都充满敌意,这也是徐飞很期待的场面,二人敌意越强他就越有活下去的希望。

    彼岸花仙子突然指着土地大仙怒骂道:“你这老不死的,本仙子劝你最好不要多管闲事,否则,后果你是知道的。”

    土地大仙笑道:“多行不义必自毙,如果不是几位执法大神下了大狱,你这样的恶仙早就灰飞烟灭。”

    土地大仙完全变了个人似的,丝毫不惧彼岸花仙子的威胁,照这样下去徐飞还是有希望被他保下来。

    彼岸花仙子冷笑道:“呵呵,我只是拿个凡人开开心,你凭什么指手画脚,也不掂量掂量你这矮挫的德行,识相点就赶紧滚蛋。”

    徐飞听不下去了,因为二位大仙是在浪费唇舌,要是真给力的话应该真刀真枪干一架。

    但是徐飞不能干预,只能等待二人谈判的结果。

    站在一旁的徐飞很无辜,似乎成了二人的赌局上的筹码,真人投注:谁赢了就归谁。

    两位大仙僵持了很久,都丝毫不肯让步,当然都是过嘴皮子瘾。

    土地大仙突然一改先前态度,和言细语道:“其实咋们都是位列仙班的同道之人,犯不着为一个凡人撕破脸皮,你说是不是?”

    听到土地大仙态度转变得如此之快,徐飞有种恨不得冲上去揍他的冲动,没想到这些仙人都如此善变。

    彼岸花仙子也放下了强势的架子,语气稍微缓和了一些:“嗯,此凡人偷窥本仙如厕,毁我清誉,死上百回都难解本仙心头之恨,就算告到玉帝那儿,本仙也不惧。”

    大家心里都心知肚明,所谓的偷窥事件都是一场阴谋,是彼岸花仙子为自己实施变态行为找的一个合理借口,真如她所说,到了玉帝那儿,徐飞都百口难辩,更何况日理万机的玉帝岂会把一个凡人的生死当回事。

    “但是,请仙子给老头一点面子,让他多活十天半月,待我用完了再还你,如何?”

    “就让他多活一个月也无妨,只是希望你这老头别再挡了本仙子的道,否则,休怪我翻脸不认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