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跨界修仙真人秀 > 第7章 蛙仙大战蝗仙
    不到几分钟的时间,真人投注:徐飞的点赞率迅速飙升,点赞数快破五万了,看来这些凡人都喜欢看自己作死的表现。

    也就是说要想点赞率高,就必须不停的作死。

    经过观众的这么一提醒,徐飞也意识到情况不妙。

    不禁想起了土地公如厕遇到妖怪的事情,可以肯定是和屎壳郎虫子有关,根据时间推算,这屎壳郎要早于青蛙和蝗虫现世,说不定这屎壳郎虫也已经成了精。

    正想回去看看情况,不料身后传来了怪异的嘶吼声。

    猛回头一看。

    巨大的青蛙正在跟五只蝗虫打斗,场面异常激烈,周边的花花草草被冲击得漫天乱飞。

    看到这场面,徐飞心里甚是着急,因为他担心事情闹大,自己脱不了干系。

    可也只能干着急,自己除了远远观战之外,什么也做不了。

    蝗虫有一对复眼和三只单眼,还有三对足,两对翅膀,除了背脊是褐色之外,全身都是绿色。在凡间体态小就没觉得怎么怪异,但是体型一旦变大就显得狰狞恐怖,不禁令人毛骨悚然。

    如果单单是陆战的话,青蛙绝对秒杀这些怪物,但是这些大蝗虫有自身独特的优势,那就是飞行技能。

    五只蝗虫一旦结成联盟,大青蛙也会感觉压力山大。

    好不容易逮到一只,还没来得及灭口,背上飞来一只,六只爪使劲戳青蛙的脊背,痛得青蛙只好丢掉口中的食物,回头去对付脊背上的蝗虫。

    后面四只蝗虫也从不同的方向夹击而来,搞得青蛙王子很是狼狈不堪,照这样下去不仅吃不了蝗虫,甚至可能葬送掉小命。

    一旁观看的徐飞为青蛙捏了一把冷汗,恨不得跑上去帮一把。

    徐飞记得自己只孵化了一粒青蛙卵,如果这只青蛙挂掉了的话,蝗虫必然会成灾,所以无论如何都得保住青蛙。

    可是凡人修为的徐飞也无能为力,只有默默为青蛙王子祈祷。

    或许这也是对青蛙的一次历练,如果青蛙不能战胜五只大蝗虫,那么青蛙的存在也显得微不足道。

    此时此刻,五只狗大般的大蝗虫,像狗皮膏药一样黏在青蛙的后背上,青蛙使劲抖动身子也不能摆脱,一跃而起在空中翻滚,以后背落地的姿势从高空往下坠落。

    看到这一幕,徐飞心里稍稍踏实了一些,说明眼前的青蛙是有智慧的。

    蝗虫的智商也不差,似乎意识到会被青蛙碾压,都迅速退避开。

    “呱呱!”青蛙的两腮开始有力鼓动着,肚皮也开始暴涨,身体好像大了一倍,看架势是要放大招。

    “呼……”一股飓风从青蛙口中喷射出来,超强的气劲将草地冲出了一条数丈远的渠道,力度之大令人震撼。

    被气劲直击的一只蝗虫瞬间毙命,尸身也被冲出了数丈远。

    “嘶嘶……”一击得手的青蛙突然转身,对着背后的一只蝗虫吸气。

    刚把体内的空气吐纳完,接着又开始回炉。

    大蝗虫想要跳开,但是已经来不及,青蛙的吸劲太强,周围十丈之内的物体纷纷被他吸进了嘴里,蝗虫几度挣扎也无济于事,最终还是进了青蛙的肚子里。

    突然,大青蛙朝着徐飞的方向飞奔而来,只是几息的时间就到了他的跟前。

    当徐飞再次近距离和青蛙对持的这一刻,徐飞吓得腿都软了,青蛙在凡间是很可爱的两栖生物,当变大之后就不再可爱,取而代之的也是面目狰狞。

    青蛙难道是要吃自己吗?

    徐飞不敢动,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因为他知道青蛙的习性,青蛙喜欢攻击活动的生物。

    但是青蛙并没有停止行动,突然张嘴,一条红色的舌头像一把利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正面袭来,舌头上的粘液像瀑布一样瞬间把徐飞身上染透了。

    只是徐飞还依然站在原地,青蛙嘴里衔住了一只大蝗虫。

    原来只是虚惊一场。

    青蛙是奔着躲在徐飞身后的一只大蝗虫而来,并非是想要吃掉徐飞。

    青蛙掉转头,要去对付剩下的另外两只,只是有一只已经不见踪影,只有一只畏畏缩缩趴在不远处瑟瑟发抖。

    但是青蛙并没有立即攻击那只大蝗虫,只是用舌头舔了几下,然后转身就离开了。

    难道是青蛙吃饱了已经没有胃口?也许吧。

    究竟为何绕过了这只蝗虫一命,也只有青蛙心里明白。

    看着自己浑身被粘液湿透,再看看还趴在不远处的大蝗虫,徐飞第一反应就是拔腿就往回跑。

    当徐飞跑到仙家茅房门楼下,突然又止步了。

    因为他小小的心灵再也经不起任何打击,很害怕厕所里跟观众预言的那样,再蹦出个巨大的屎壳郎来就真的是苦不堪言。

    虽然凡间的那些观众大多都是幸灾乐祸的态度,但是也有一部分是很用心观看节目的人,有时候也能给他提出一些建设性的建议。

    一抬头。

    “小哥哥,别看我们,我们也救不了你。”

    “玩真人秀玩到仙界去了,还不带强大的金手指,想要逆袭等于是白日梦。”

    “徐博士,你这是玩火自焚,那些虫子已经是妖怪了,不是你一个凡人能控制得了的。”

    “我喜欢这种节奏,把仙界搞乱最好玩。”

    “仙界如果不乱,叫我们凡人情何以堪。”

    “我个人觉得你还是去抱住土地大爷的腿,当然最好是能抱住食神美女的大白腿,只有这样你才能保一时性命无忧。”

    “楼上的建议不错,不过土地大爷不靠谱,生性胆小懦弱,要是能抱住食神美女的大腿就爽了。”

    “大家不要乱讲了,现在徐博士面对的极可能是屎壳郎,我建议徐博士应该进去看看,反正早晚都是个死。”

    “还是让徐博士自己做决定,我们的建议会打乱他的思路,万一他因为我们死了,我们谁也不会安心。”

    徐飞看完这些实时留言,脸上满是苦涩的笑。

    指望观众拿出点建议还不如自己想招,但并非这些实时互动留言没有作用,关键时候能让他紧张的情绪得到缓解。

    就好比是自己不管做什么事情,背后永远都站着一批围观者,他们每个人会因为自己的行为或喜或忧,能左右这些人的情绪也算是挺有成就感的。

    左右与被左右是一门艺术,反过来讲,如果徐飞被凡间的观众左右了,那么他就会变成一只任人摆布的玩偶,迟早会一命呜呼。

    徐飞25岁都能拿到双博士学位,自然是智力不低,更不会随便被别人左右,这些天之所以一直畏手畏脚,说到底就是底子薄,没底气,凡事都得谨慎再谨慎。

    “我治不了那些修为逆天的大仙,难道我还治不了你们这些小小的虫子?”徐飞边往里走边自言自语嘀咕道。

    徐飞背上的背包是从来都不离身,除了睡觉之外。

    走到厕所门口,他卸下背包,从里面找出一瓶他自己研究出来的灭虫喷雾剂,杀灭凡间的小虫子那是屡试不爽,至于这些成精的妖怪就另当别论了。

    拿杀虫剂灭妖怪,这还真是头一回,是很奇葩的行为,不用想就能知道此刻观众肯定又是一阵唏嘘。

    在生死存亡之际,他也没心思去顾虑观众的感受。

    不管有没有看见怪物,徐飞也会逐一往每个粪坑里喷洒一些,所有的粪坑都喷洒完也不见有什么妖怪现身。

    确定没东西之后,徐飞收拾背包上了楼。

    来仙界这些天衣服还从来没换过,就算想换也没有换洗的衣服,幸亏他背包里有换洗的内裤,不然这下就真糟糕透顶了。

    主办方还是蛮人性化,设计到个人隐私的事情会自然断线,也就是说徐飞不用担心自己身体被曝光。

    洗了个澡,换条干净内裤穿也是挺幸运,顺手把脏了的衣服也洗了个干净,不管能不能晾干,明天还得穿着出门。

    除了洗澡之外,上床睡觉还是会被投影到凡间。

    凡间的夜晚和仙界的夜晚是同步的,也就是说没有时间差,仙界此刻是夜里,凡间也是一样。

    凡间那些夜猫子也不会消停,通常会偷窥徐飞睡觉,偶尔也会留言。

    躺下,仰头看着天花板。

    “小哥哥,这身材不错,丢到仙界实在是有点可惜了。”这是来自凡间寂寞冷的少女赤果果的调戏。

    “靓仔,赶紧回来,我一定去找你处处,你没本事养我,我可以养你。”

    “楼上的骚娘们矜持点,别打我的男宠的注意,信不信我叫人灭了你。”

    “你们都别吵了,差点噎住了本小姐,本姑娘就喜欢边吃黄瓜,边看着徐博士睡觉。”

    每每看到这些来自凡间的、极具挑逗性的留言,徐飞也是浑身不自在,唯一的办法就是闭着眼睡觉。

    也许是太思念家人和故人,最近这几天徐飞老是失眠。

    说到家人,徐飞和普通人一样,也有爱他的父亲和母亲,虽然家里并不富裕,但一直生活得很愉快。

    说到感情,他也有一个大学还没毕业的女友,人不仅长得清纯可爱,而且还善解人意,双方约定好了等她毕业就嫁给他。

    算算时间,还有一年就可以和女友携手白头,可是命运弄人,偏偏把他选中,能不能活一年还是个未知数,更谈不上有机会跟女友再续前缘。

    快天亮的时候,徐飞才算睡着,刚眯眼不到一会,楼下就有急促的脚步声。

    脚步声越来越近,徐飞赶紧穿上差不多快干的衣服,拿起准备好的灭虫剂,准备迎战。

    没想到的是土地大仙一早跑上门来,这么早就起床根本就不是这老头的作风。

    看着土地公一脸惊恐的样子,一定是出了什么大事情,放下灭虫剂,问道:“大仙咋地了?”

    大仙吞吞吐吐的解释道:“真见鬼了,这仙界八成是闹妖怪,几只大虫把我的茅屋都给掀翻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