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跨界修仙真人秀 > 第9章 点赞才是‘道’
    如果不出奇招,估计这神器几百年都未必会说一句话。

    搞清楚状况后,徐飞一脸歉意的赔礼道:“多有冒犯,还请大尊开恩!”

    徐飞心里暗暗嘀咕道:“幸亏你说话了,再继续装逼下去,保不齐大爷把你扔进粪池,让你永不见天日。”

    心里不仅仅只是想想,前一刻,他真有这样的冲动。

    “刚才是哪个混账东西把我唤醒的?”神器又开口叫骂道,“扰本尊美梦不说,解个封印居然只解除了一半。”

    方天画戟身上的封印即使不是杨戬布下的,也必定是一位势力超凡的大神布下的,以食神这等修为的仙人根本不可能完全破除掉。

    封印被破除一半的滋味估计不太好受,就好比是帮病人如厕,裤子脱了一半就不管了,让病人尿也不是,不尿也不是。

    对于仙法灵器之类的,徐飞还是很陌生,毕竟没有自身体验过,但现在他可以肯定这把灵器暂时是不会伤害于他。

    神器和神兽一样依赖性极强,也好比是人类的宠物,一旦离开了人,这些东西就如同行尸走肉。

    他们要想成长,必须依仗主人。

    封印被解除一半的方天画戟,灵力很微弱,之前想吸收徐飞的灵力,结果发现只不过是个凡人,灵力微乎其微,也就放弃了。

    如果是完全破除了封印,方天画戟会有自控能力,必然会一飞冲天,去寻找自己的主人。

    现在神器只能仰仗眼前的这个凡人,让这个凡人带自己去吸收更多的灵气,以此来强化自己的神识。

    徐飞一直不语,以静观其变的姿态审视手里的神器,只有这样才能找出对方的弱点,才能出奇制胜。

    “你只需要带我去杀几个大仙,我就原谅你刚才对本尊的大不敬。”神器和人比起来还是思想上弱势一下,三言两语就道出了心里话。

    徐飞苦笑着回应道:“你也太看得起我了,我一个卑微的凡人,不可能操控你杀得了大仙,要杀几只臭虫倒是勉强可行。”

    徐飞的话虽然是一语中的道出了本质,同时也再次伤及了神器的自尊心。

    遥想当年,这神器斩杀恶仙恶神无数,那是何等的威武,何等的惊天地泣鬼神!

    如今沦落到要他去杀臭虫,这叫他情何以堪?

    周围死一般寂静。

    突然,徐飞手里的神器剧烈抖动了起来,接着就是‘当啷’一声脆响,神器脱手倒在了地上。

    如果是一个人,听到这样伤自尊的话,估计一口老血当场喷出来。

    连续捡了三次都被神器挣拒绝,直到第四次才勉强控制住这把愤怒的神器,也说明这神器威力远远不及当年。

    粪池下面也没有什么动静,一直守下去也是浪费时间。

    于是乎,徐飞扛着方天画戟,准备打道回府。

    相对来说今天还是收获不小,虽然这把神器不能完全掌控,但有一点是可以完全可以肯定的,关键时候这把神器能当武器使唤就行,遇到敌人的时候,总比手无寸铁要强一些。

    徐飞边往回走,边遐想。

    离和彼岸花仙子之约只剩下十天,到时候自己能不能仰仗这把神器?

    如果可以,那么又能挡几招?

    不管怎么胡思乱想,结果只能有一个,那就是被彼岸花仙虐死。

    “哎!”将神器放在墙角边,很不甘心的叹息了一声。

    走到床边,仰面躺下。

    他的一举一动都在观众的眼里,但是他的内心苦涩只有自己能体味。

    “小哥哥,你干嘛叹气啊?”

    “作为男人应该雄起,要学会不放弃不抛弃。”

    “楼上的说得对,人活着也就那么回事,要么在沉默中死亡,要么就在沉默中爆发,徐博士,我看好你!”

    “作为凡人,其实我很羡慕小哥哥。仙界虽然很残酷,但也好过人间的世俗与名利,在凡间没有身份地位、和金钱,还不如去死呢!”

    “楼上的话没毛病,我深有体会,作为一个穷屌丝的我,一直活在世俗偏见中,没房没车,没女人疼爱,说起来都是泪啊!”

    ……

    看到这些来自凡间的安慰声,徐飞心里多少也好受一些。

    不管怎么说,能以这种姿势成为主角,好过许多电视剧和长篇小说,那里面的主角基本都是唱独角戏,一不小心就搞出个狗血,或者误会,不被身边的朋友理解,甚至会让观众闹心。

    徐飞觉得自己很庆幸,虽然这秀场残酷了一些,但至少背后有那么多观众支持,还能得到来自他们的祝福,即使是死了也无憾。

    有了观众朋友们的祝福,点赞自然是不能少,有了点赞值就可以提升修为,这种模式还是相当人性化,何乐不为!

    但是,唯一不能越界的就是索要点赞,属于作弊行为,会被自然淘汰出局。

    之前有很多参演嘉宾就是这样:

    “哟哟,我是xx,我的秀场我做主,如果喜欢我的表演,请点赞支持!”

    “老铁们,没毛病,你现在看到的我就在天上,我给大家唱首新歌,喜欢请点赞!”

    “……”

    然后就没有然后,这些嘉宾都没有后来,被无情的淘汰出局,是生是死也没人知晓。

    徐飞一直秉承着自己的处世之道,从不索取,做事先做人,认真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情,证明自己存在的价值。

    正因为如此,徐飞在凡间,年纪轻轻就能获得双学位,这都是和他的勤奋努力分不开的。

    有人肯定会说,嘉宾不能开口索要点赞,应该可以暗示一下啊?

    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这样也不行。

    这里所需要的点赞是虔诚不容亵渎的,是一种精神力的演化,也是‘道’的另外一种诠释,要得‘道’就得先悟‘道’,最后方能修成正果。

    不知不觉中,真人投注:徐飞就进入了梦乡。

    现在是下午,一般这个时间点,他是不会睡的,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最近些天老是犯困。

    也许是受土地大仙的感染,土地大仙能一睡三天三夜不起床,不得不令人佩服。

    也许是最近实在是太累,白天要提防蝗虫,晚上要警惕厕所里面的怪物,如此强压之下能不累吗?

    每次沉睡到某个时刻,他能隐隐约约听到万马奔腾的声音,甚至感觉整个楼摇摇欲坠,然后就是带着一身冷汗的从梦中醒来。

    醒来的时候,周围并没异常。

    他觉得自己精神压力过大,长此下去,非得搞出精神分裂不可。

    为了分散精力,调整好心态,只能靠劳动。

    给菜园子施肥浇水,去池塘边看看小蝌蚪和小鱼苗的发育情况,顺便采集一些奇花异草,久而久之,心情自然就得到了放松。

    不知不觉十天过去了。

    这漫长的十天对于一般人来说,是极度难熬的,抗压能力弱点的人恐怕早就疯掉,可是徐飞却把控的很好,并没有因为死亡的临近而沮丧,一如既往的照常工作生活。

    看着满园子的蔬菜,唯一遗憾的是没有能享受到一餐香喷喷的佳肴,实在是有点可惜。

    今天土地大仙也起得比以往早,见房间里没人,就杵着拐杖来到菜园子,见徐飞还在园子里拔草,深深叹了口气,然后默默的转身离去。

    没有人知道这大仙心里怎么想的,说他不近人情吧,好像也不对,能在徐飞赴死之前来看一眼,足以证明这老头还是对徐飞有感情的。

    土地大仙离去的方向并不是宿舍,而是自己曾经的茅屋,看样子是要一去不复返。

    或者是不忍心看着徐飞被弄死,而自己去又无能为力,只能选择眼不见心不烦。

    园子里杂草被收拾得干干净净,徐飞有些疲惫的随地而坐,顺手拔了颗大白萝卜,随手擦了擦萝卜上的泥土,然后就往嘴里塞。

    虽然是凡间的种子,到了这里成果之后,味道更美,不仅香甜可口,吃完后还觉得浑身充满力量。

    吃完萝卜后,徐飞发现周围有情况。

    正前方一只大青蛙正盯着自己,后面还有一只大蝗虫也远远的看着他。

    是来落井下石,吃他的吗?

    也许可能。

    当然徐飞并不这么想,反而会心一笑的认为,他们是来给自己送终的。

    大青蛙一连几个蛙跳就到了徐飞跟前,几乎是同时,身后的那只大蝗虫也蹦到了眼前。

    徐飞心想,被两只虫子吃,也好过被一个女人虐死,所以表现得相当淡定从容。

    把双眼闭上,就等着两只虫子下口,可一等半天没动静。

    睁眼一看,两只虫子一左一右,趴在身旁,像两只宠物,很温顺可爱的样子。

    看到这一幕,徐飞感觉脑子不够用了,完全是懵逼的状态。

    首先这青蛙和蝗虫是天敌,青蛙并没有对蝗虫下杀手,本身就不符合自然法则。

    徐飞没有半点修为,面对两只虫子,完全没有反击之力,按照实力来讲,两只虫子不可能诚服于他。

    “哇哇,主人今天好像很沮丧啊?”

    “唧唧,主人今天是很沮丧。”

    青蛙和蝗虫居然能开口说话,这个意外还真是够惊人的。

    尤其是当他们口口声声称呼徐飞主人的时候,徐飞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短短数天时间内,这些大虫竟有这样的变化,实在是令人振奋不已。

    “你们现在是成精的神兽,我何德何能做你们的主人?”徐飞表面很镇定,其实心里早就是翻江倒海,根本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眼前的状况。

    青蛙:“如果不是你,也不会有我的今天,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的主人。”

    蝗虫:“当初不是你,我肯定也不存在,这个恩一定要报。”

    既然两只大虫如此情深意切,徐飞也不好辩驳,再加上自己如此境地,见好就收还来不及,更没有理由拒绝。

    “我很好奇,你们怎么站在了同一个阵营?”徐飞很好奇的问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