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跨界修仙真人秀 > 第10章 神虫发威
    青蛙大仙开始讲述这些天发生的故事。

    当时青蛙大战五只蝗虫,唯独留下了眼前这只之后。

    青蛙并没有放弃对其他蝗虫的绞杀,像一个战神一样,所到之处所向无敌,一路斩杀蝗虫无数,修为也迅速攀升,而且还开了灵智。

    那只被他放走的蝗虫也没有闲着,也不知道跑到哪位大仙那里,偷吃了几颗仙丹,修为也突飞猛进,同时也开启了灵智。

    两只大虫在一次偶遇中狭路相逢,大战数百回合也不分上下,最后发现都有了灵智,还能说话交流,就开始谈判,最后在某些方面达成了共识。

    两只虫子知道了自己的前尘往事,也知道自己是徐飞创造出来的,于是乎,他们相邀一起来报恩。

    然后就在今天,一起出现在了徐飞的面前,故事就这么个故事,没有巧合,一切都是因果循环。

    此时此刻。

    看着一左一右站着两只神虫,卑微的徐飞感觉自己立马高大上。

    俗话说得好,否极泰来。

    人不可能永远倒霉,运气来了,山都挡不住。

    这是真人秀,不是狗血剧,所以不会留太大的悬念,让观众太揪心,也不会让嘉宾被虐半死,才让神宠出来救火。

    徐飞心里乐开了花,暗想:“尼玛的狗屁仙子,赶紧来啊,老子等着收拾你丫的。”

    他甚至把土地大仙和食神在心里骂了狗血淋头:“丑老头,见死不救是吧,亏老子给你吃给你住,还给你讲故事;孤独加寂寞的装逼食神,你也给大爷记着,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们跪舔我xx!”

    徐飞已经被压抑太久了,内心承受的压力已经达到极限,如果再找不到宣泄口,即使不被彼岸花仙子弄死,他自己也会崩溃而亡。

    徐飞注视远方,两条大虫也把目光投向远方,徐飞站起身,两条大虫也跟着站起来,这画面令人不禁感到很温馨。

    在凡间,人与人之间尔虞我诈,在仙界,仙与仙或者人与仙,同样也是少有真情,唯独宠物和人永远都是忠诚无二,不论在任何地方、任何空间都如此。

    这也是为什么人喜欢养宠物、仙喜欢养神兽的缘故。

    良久。

    一朵七彩云从正南方飘来,云彩上站着一位白如雪的仙子。

    尽管如此熟悉,尽管如此美丽无瑕,但依旧令人心生厌恶。

    当仙子飘然落于跟前时,她的那双眼睛摄人心魄,仿佛多看一眼就会万劫不复。

    “期限已到,自行解决吧!”彼岸花仙抬手一指徐飞身后的化粪池,冷冷的说道。

    徐飞很淡定,看了看青蛙,又看了看蝗虫。

    “等会不要手下留情,尽管上去弄她!”

    徐飞发了令,两只大虫也迅速进入了战备状态,一前一后把徐飞护在了中间。

    “呵呵,卑微的凡人,你以为弄两只害虫过来就能救你的命?简直是不把众仙家放在眼里。”彼岸花仙有些愤怒。

    要知道这些所谓的大仙,都是高高在上的存在,弄两只虫子去和他们战斗,不管输赢如何,对于他们来说都是羞辱。

    徐飞在凡间从来不看小说,也不爱看电视剧,总觉得里面的剧情太狗血,太拖拉,他觉得真正的战斗就应该直接开始,废话太多浪费表情。

    “青蛙大仙,何在?”

    “哇哇,微臣在此。”

    “蝗虫大仙,何在?”

    “唧唧,小的在,请主人发号施令!”

    徐飞同学无形之中就开始膨胀了起来,这和他之前低调的作风完全相反。

    最奇葩的是他随口就给两只虫子封了神位,这要是被玉帝或者太上老君听见,估计会气得直接一口老血喷地。

    “现在我命令你们,给我上去搞她,狠狠的给我弄她!”徐飞一直都是个文雅的男子,但是现在变得粗暴了,变得可能连他自己都不认识自己。

    改变不了环境就改变自己,这也是亘古不变的处世法则。

    徐飞的轮回品性本来就是九世恶人,好不容易被凡间世俗感化,做了二十多年的好人,现在又出现了这样的变故,只能放出潜藏在内心的恶魔,重新回归了本质。

    青蛙一跃冲天,直接就扑了上去,蝗虫也不甘落后,一蹬腿飞起来,两只大虫一左一右,把彼岸花仙左右路完全封死。

    开了灵智的大虫修为也是不可小觑,修为临近地仙一级,再加上他们的身体本身就是利器,战斗起来的实力不是一般地仙可以招架得住的。

    彼岸花仙见情况不妙,左右路又被封死,只能后退闪避。

    青蛙和蝗虫现在也算是久经沙场的斗士,战斗经验非常丰富,有勇有谋,总是能算准敌人下一秒闪躲的方位,提前抢位,让对手方寸大乱,毫无反击之力。

    徐飞也没闲着,一人饰演不同角色。

    “左边,右边,左右,对,就这样,用腿蹲她……”这是拉拉队球迷的角色。

    “青蛙大仙跑偏了,蝗虫大仙动作很到位,就这样,使劲挠她……漂亮,加十分……”这明显是裁判的风格。

    战斗并没有预想的那么激烈,但是场面却很惨烈,十几个回合下来,彼岸花仙已经是遍体鳞伤,胸部和臀部都被蝗虫挠花了,一览无余。

    俗话说得好,打人不打脸,可他们不仅打了脸,还打人家的胸和屁股,再继续下去,必然是惨不忍睹。

    这完全是在犯罪,赤果果的犯罪,放在人间,必然是要蹲监狱。

    一开始彼岸花仙还能勉强招架得住,偶尔还能反击一两下,只是她完全低估了这些虫子的抗打能力,他们的身体就跟铁打似的,摧枯拉朽的灵力击打在他们的躯壳上,最多也就是火花四溅,丝毫伤及不到他们的筋骨。

    到后面,彼岸花仙只能被动挨打,想逃都无路可逃。

    蝗虫放大招了,从天而降,直接就把彼岸花仙扑倒在地。

    蝗虫的腿多,牢牢锁住彼岸花仙的四肢,还有多余的,哪吒三太子三头六臂也不过如此吧!

    青蛙蹦过来,伸了几次腿,都找不到地,最后只能用舌头顶在彼岸花仙的脸上,也证明自己有用武之地。

    彼岸花仙就这样躺在那里,丝毫动弹不得,唯独两只眼睛还在不甘的眨呀眨。

    徐飞小心翼翼走上前。

    “你们给我按住啦,不要松开!”

    他清楚即使这花仙剩下一口气,也一样可以杀他于无形。

    “我徐飞也是有恩报恩有仇报仇的主,别以为凡人就好欺负。”徐飞边说边抡起巴掌往仙子的脸上抽。

    一连抽了几十个嘴巴才停手。

    “大爷我也从来不打女人,可你在大爷眼里连女人都算不上,顶多也只是个变态的怪物。今天落到了大爷手里,岂能就这样放虎归山,放心,大爷我是不会杀你的。”

    如果彼岸花仙稍微装一下可怜,也许他会一时心软,可是这位仙子死到临头了,还用充满杀气的眼神死死盯着他,令他感到浑身不自在。

    如果就这样把她给放走了,保不齐以后还会来找麻烦,到那个时候搞一个恶仙联盟过来,徐飞想不死都难。

    为了生存,他必须心狠手辣,彻底消除这个隐患。

    “那个蝗虫大仙,你说说如何能让她以后害不了人?”徐飞也不傻,不会因为一时冲动就怒杀仙家,这可是灰飞烟灭的死罪,他担当不起。

    “唧唧,我想吃了她。”蝗虫的口水早就洒了彼岸花仙一身,就等徐飞下令,他就立马下口。

    青蛙也抢着说道:“哇哇,我也饿了。”自从他把舌头顶在彼岸花仙脸上的那一刻,他就已经垂涎三尺,也迫不及待想要吃掉彼岸花仙。

    徐飞有些惶恐的质问道:“我还是你们的主人吗?”

    两只虫子异口同声的回应道:“是,永远都是。”

    徐飞吁了口气,道:“那就行了,我现在命令你们把她的修为给我废掉,而且要保证不把她弄死。”

    “是主人!”

    “……”

    徐飞下令之后,就转身背对着彼岸花仙,估计是不忍心目睹接下来会发生的一切。

    “啊……”背后传来杀猪般的惨叫。

    直到声音彻底消失,周围完全安静下来,徐飞才回头。

    彼岸花仙已经面目全非,整个身体完全扭曲,无法想象前一刻她受尽了怎样的折磨。

    前一刻还恨得咬牙切齿,这一刻,徐飞却心生莫名的怜悯。

    徐飞让两只虫子去废掉彼岸花仙的修为,只是这两个货完全不靠谱,一阵折腾后,硬是把仙子的经脉给全部弄断了,就差没把四肢直接卸掉。

    见彼岸花仙还在抽搐,两只虫子又蹦了上去,准备继续折腾,结果被徐飞制止。

    “已经差不多就行了,再弄下去要出人命的。你们两个该干嘛就干嘛去,只准在我的视线范围内活动。”

    徐飞见证了两只虫子的威力,多少还是有些后怕,任由他们肆无忌惮闹腾下去,必定会给自己带来巨大的麻烦。

    徐飞将彼岸花仙抱起来,往宿舍楼走去,快到楼下的时候,他又回头提醒了一句:“青蛙大仙,帮我看着点,不要让蝗虫大仙祸害了我的菜园子。”

    回宿舍后,徐飞把彼岸花仙放到隔壁房间的床上,还弄来清水帮她清理脸上的污垢,最后还丢了一些萝卜在彼岸花仙的床头,很体贴周到,忙完后他才回到自己的房间。

    他这样的行为着实令人不解。

    彼岸花仙一直想要徐飞的小命,现在落在了徐飞的手里,按理说他完全可以将其抹杀,以绝后患。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