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跨界修仙真人秀 > 第11章 杜微
    徐飞最终还是没有痛下杀手,也许是有所顾虑,也许是良心未泯。

    回到自己的房间后,徐飞如释重负的躺在了床上。

    头顶一排排字幕如激流般袭来。

    “徐博士,你到底搞什么飞机,你不弄死她,她的同伙岂能绕过你?”

    “我赞同楼上的建议,直接把那个恶毒的仙子丢进化粪池,这是毁尸灭迹的好办法,保证不会被发现。”

    “我什么都不说了,一路走来,我们的小哥哥变强大了,可喜可贺,点赞送上!”

    “徐博士,你难不成要养着这个废物?”

    “这样的环境切不可怜香惜玉,美人有毒啊!”

    “人之初性本善,给人留条后路,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兄弟,你是想玩金屋藏娇吧?这个想法不错,挺你,点赞奉上!”

    “牛逼,真牛逼,拿萝卜感化她,让她以身相许,为奴为婢都行。”

    “擦,徐博士这是想玩禁忌手游啊,刺激,拭目以待!”

    “点赞奉上,小哥哥加油。”

    “点赞!”

    “……”

    短短一会的功夫,徐飞的点赞量飙升到了四十万,照这样的节奏下去,突破百万绝对是没什么问题。

    仙界的时间也过得很快,不知不觉又是一个月过去了。

    土地大仙自从那天离开后,就再也没见其踪影,至于为什么会这样,徐飞也懒得去关注。

    青蛙大仙和蝗虫大仙一直很本分,从来都只在菜园子周围活动,像两个忠诚的卫士一样保护着徐飞的地盘。

    彼岸花仙修为被废后,没过几天就能下地行走,情绪非常差,除了下楼上厕所就是上楼睡觉,和徐飞以仇人的身份同居了起来,从来不说话,擦肩而过也多瞧一眼。

    修为尽毁对于仙家来说,那就等于是失去了一切。

    重新被打回了原形,和徐飞一样只是一个凡人,而且还是一个身体残疾的凡人。

    她恨徐飞毁了自己,她想要报复,可是身体太孱弱,只能等待时机。

    徐飞的想法是美好的,他认为可怜之人自有可怜之处,只要有足够的时间,对其动之以情,总有一天会感化她。

    彼岸花仙以前有修为的时候,真人投注:对于吃喝没什么欲望,但是被打回到凡人后,她也会时常饥肠辘辘,对食物的依赖越来越强烈。

    也许正因为如此,彼岸花仙才貌合神离的,和徐飞同居了起来。

    半梦半醒间,徐飞感觉身上有异物,呼吸很困难。

    一睁眼才发现彼岸花仙子正趴在自己身上。

    她正用恶毒的目光盯着徐飞,还双手死死的掐住了徐飞的脖子。

    徐飞本能的用力猛一推,将压在自己身上的彼岸花仙子推下了床。

    没等彼岸花仙子爬起身,徐飞就用脚踩在了她高耸的胸脯上,令她丝毫不得动弹。

    “你以为你杀得了我吗?你这个恶妇,不是看着你可怜,早就把你丢进化粪池淹死了。”徐飞意料到会有这么一天,只是没料到来得这么快。

    之前为了预防这个女人对自己下毒手,房子里但凡能伤人的物件都被他藏了起来,他自以为这样就安全了,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敢趁着自己熟睡时动手。

    如果自己稍微弱点,或者这个女人稍微强一点,此刻的自己恐怕已经到阎王爷哪儿报道去了。

    “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彼岸花仙恶狠狠的盯着徐飞,嘴里反复不停的念叨着要杀了他。

    “从一开始你都想要我的命,可惜天意弄人啊,恐怕你连做梦都没想到,你这个高高在上的大仙也会有今天。”徐飞打小就没打过人,尤其是女人,更不要说叫他真的去杀人。

    但是此刻他真有想要杀这个女人的冲动,因为这个女人已经严重威胁到了他的生命。

    徐飞将脚移到彼岸花仙子的颈部,稍微用了一点力,对方就呼吸急促,只需要再加点力道,就可以彻底解除掉这个隐患。

    徐飞一阵犹豫后,最终还是收回了脚。

    “你想找我报仇,随时恭候,但是你也得把自己变强大一些才行。再警告你,没有下次,否则,我定然不会对你留情。”此刻徐飞心情很复杂,根本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想什么。

    “呵呵,凡间的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你要是个男人,就杀了我。”彼岸花仙这话的意味有点深沉,言语间流露出她曾经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而且一定是被伤害得很深。

    说起彼岸花仙的故事,估计没什么人感兴趣,但是历史中的杜微,应该会有一些人知道,如果告诉你杜微就是杜十娘的本名,估计大家都知道。

    彼岸花仙上一世脱胎为凡人,只是命运不济,造化弄人,十三岁就被丢进了青楼,还破了瓜。

    因为她生得娇艳,深受达官子弟的宠幸,但毕竟只是捧场做戏,迫于生计。

    当时就遇上了一位风流倜傥的才子,此人便是李甲,他和杜十娘一见钟情,最后还一起筹钱把杜十娘赎了出来。

    二人乘坐船准备回家过日子,旅途中遇到了一个叫孙福的富二代。

    孙福因见杜十娘长得俊俏,不禁动了心思,于是就想用金钱和李甲做交易,谁知道这李甲经不起钱财的诱惑。

    后面的故事大家也都知道,杜十娘知道事情原委后,伤心欲绝,把自己压箱的万金财宝都丢进了江里,然后自己也决然投江自杀。

    杜十娘宁死不屈的气节感动了上苍,王母得知详情后,破格让彼岸花仙重归仙班。

    只是没想到,杜十娘的记忆并没有消失,她无时不刻不憎恨男人,背地里不知道害死了多少男仙。

    自从仙界开办了真人秀场后,彼岸花仙又找到了发泄的方式,变着法的谋害参演男嘉宾。

    万万没有想到,彼岸花仙会踢到徐飞这块铁板上,差点丢了命不说,还搭上了一身的修为,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一念成佛,一念成魔!

    徐飞可不想因为开荤杀个人堕入魔道,虽然自己是九世恶人转世,今世他决定一定要做个好人,不仅要做个好人,还得顺便把这个恶仙也变成好人。

    人活着总得有点追求,有点盼头,不然真就会成为任人摆布的行尸走肉。

    徐飞一把将彼岸花仙拽了起来,然后抱起来就往隔壁房间走,边走边说道:“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变得这样恶毒,但是从今天开始,你必须给我做个好人。”

    “你这个卑微的畜生,你想干嘛?不要……”彼岸花仙不停的叫唤着,听声音好像是受到了极大的摧残。

    大家别想歪了,虽说徐飞同学压抑很久,但他还不至于会乘人之危。

    徐飞只是把彼岸花仙送上了床,为了让她暂时消停,不得已才把她的双手绑在了床头上,怕因为尖叫声惹出非议,他还顺手把一只白萝卜塞在了彼岸花仙的嘴里。

    徐飞知道此时的自己已经惹来了无数争议,但还是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

    “胸弟啊,你枉为男人,装子弹都装了一个月了,是不是该打几枪啊,在这样下去,就算你的枪不生锈,老子肯定是要憋出前列腺来。”

    “就是嘛,小哥哥也不要那么压抑,生理需要,各取所需,就算你女友知道,也一定会体谅你的。”

    “老徐,你确定你的‘枪’好使吗?”

    “兄弟,别装纯洁了,好不好?你再这样,真不得不令人怀疑你的身体结构。”

    “我告诉你啊,你得给我憋住了,不许乱搞男女关系。”

    “楼上的一定是个妹子吧,你干着急也无济于事,保不齐等我们都睡熟了,徐博士早就把人家上了几百遍。”

    “擦你祖宗十八代,不许污蔑我的男神!”

    “楼上的敢留下真名吗?”

    “骂你了咋地?”

    “信不信我叫人上门去砍死你。”

    “我就住在SHxx浦东xx花园xx七号楼……有种你就来啊!”

    “你给老子等着,现在就上门灭了你。”

    ……凡间的那些观众都是冲着刺激来的,一言不合就开始对骂,如果不是隔着空间,估计他们早就扭打在一块了。

    看到如此激烈的唇舌之战,徐飞表面很平静,心里早就乐开了花。

    这就好比是鱼在水中看人,而人又在岸上看鱼。

    究竟谁是谁茶余饭后的笑柄?

    一时间还真不好妄下结论。

    在众位围观的凡人眼里,徐飞只是博眼球的笑料,但是在徐飞眼里,这些凡人又何尝不是被他牵着鼻子走呢?

    徐飞现在最想对观众朋友说的一句话是:你们眼里写满了精神上的空虚寂寞!

    看看时间也不早了,该起床干活。

    徐飞已经好久没有打扫过厕所,因为厕所一直都保持得很干净。

    有九成把握可以确定是有东西在作怪,而且很可能就是屎壳郎虫子,但是一个多月以来,从来都见不到任何踪迹。

    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既然对方不肯现身,也没必要刻意去理会。

    徐飞每天还是一如既往的去厕所检查一下卫生,如果需要他动手的,他会顺便处理一下。

    喜欢本文风格的读者,别太吝啬,伸出你的手,给点支持,请收藏、推荐本书!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