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跨界修仙真人秀 > 第13章 与贼为伍
    彼岸花仙被束缚了一天,直到傍晚,见她情绪稍微平稳一些,徐飞才给她解了绑。

    到第二个早上起来的时候,徐飞发现隔壁房间空无一人。

    徐飞找寻了片刻,不见其踪影,准备放弃时,附近传来婉转凄凉的歌声,于是就顺着歌声找了过去。

    窈窕风流杜十娘

    自怜身落在平康

    落花无知随风舞

    飞絮飘零泪千行

    青楼寄身非她愿

    有志从良配一双

    但愿金钗布裙去

    有幸识得意中郎

    啮臂三生学孟梁

    ……

    只见一身素装的彼岸花仙子,正迎风站在化粪池边。

    此时的她,满头蓬发,满面泪痕,看上去很凄惨,着实令人怜惜。

    尤其是她的歌声,时而起伏,时而高昂,时而悲愤,时而绝望,囊括了世间所有的悲欢离合,与爱恨情仇。

    完全是一首千古绝唱,不仅美,而且凄凉。

    徐飞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见彼岸花仙闭眼往粪坑里跳。

    出于本能的,一个快步上前,伸手一拽,拽住了彼岸花仙的衣角,但是由于惯性太大,徐飞又没稳住,失去了重心,二人一起往下坠。

    徐飞也没想到会出这样的意外,早知如此,他是绝对不会出手相救,可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无济于事,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被摔得粉身碎骨。

    以前这里是满满的一池粪便,现在是无底深渊,下坠的过程中还能感受到底下往上涌的嗖嗖阴风,感觉全身骨头都快凉透了。

    徐飞心里暗骂道:“算你狠,你赢了。”

    这个女人一直以虐凡人为乐,被她选中的人,几乎都是死于非命,当初就想要徐飞淹死在这粪池里,最后她还是实现了愿望,只不过代价有点大。

    不管怎么说,她还是成功了,徐飞却成了输家。

    化粪池究竟有多深,无从知晓,只是一直在往下坠落,好像永远都落不到地。

    坑不仅深,还漆黑无比,在这呆一秒,就会感到极度恐惧,更不要说经历漫长的坠落过程,普通人要是心理素质差点,估计没落地,就直接吓死了。

    徐飞也没好到哪儿去,没坚持多久就直接昏厥了过去。

    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躺在房间的床上,好像只是做了一场噩梦。

    为了证实是不是在做梦,他来到隔壁房间,发现里面空无一人,直觉告诉他,刚才发生的一切是真实的。

    徐飞一抬头,想要从凡间的观众嘴里得到答案。

    “徐博士,你也不要看我们,你昏厥之后,我的电脑就黑屏了。”

    “我这里也一样,手机突然掉线,什么也看不见,还以为徐博士死了呢,好令人揪心啊!”

    “我以为有线电视忘记续费,害得我又充了几百块钱,就为了看小哥哥死了没有。”

    “刚才怎么回事啊?你和仙子一起掉下去的,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了?”

    “……”

    自己懵逼,没想到,凡间的观众更懵逼。

    难道是一直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屎壳郎救了自己?

    当然,不是没有这个可能性。

    也有可能是食神来取食材,顺手救了他。

    想多了也没鸟用,只要自己还活着就行。

    至于彼岸花仙的生死,对徐飞来说,也无关痛痒,死了比活着更省事,正愁不知道如何安置。

    只要她最终的死和自己没关系,也就问心无愧,更何况之前自己还奋不顾身救过她,于情于理也算是心安理得。

    做真好人,要问心无愧;做真坏人,也要理直气壮。

    徐飞只想做自己想做的,至于好坏,任由世人去评说。

    眼下有一件一直挂在他心坎上的事情,他觉得自己无能付出什么代价,都必须要完成,那就是他心心念念想要一套餐具。

    “蝗虫大仙,你说说你最近都干了些什么坏事?”徐飞把蝗虫叫到二楼大厅,像审问犯人一样审问蝗虫。

    大蝗虫唯唯诺诺的回应道:“主人,本大仙一直勤勤恳恳,从未越雷池半步,何来做坏事一说?”

    作为两个神虫的领导,要想拿住他们,那不是一般人能办得到事。

    领导艺术讲究的是平衡下属关系,让他们之间出于竞争常态,同时又要确保内部不发生严重分化。

    要想了解一个员工的工作情况,有时候要迂回作战,从其他员工身上下手。

    这一点上,徐飞做得相当到位,叫蝗虫来之前,他就已经从青蛙那里摸到了第一手资料。

    “你就是一个贼,这要是放在凡间,你早就被关进监狱了,还不给我老实招来。”做领导还得有霸气,徐飞也做得相当到位,严厉的时候丝毫不给下属面子。

    蝗虫低头道:“小的知错了,请主人开恩!”

    接着蝗虫大仙就把自己最近所犯的罪恶,一五一十都招了出来。

    蝗虫凭借自身优势,能跳能飞,串个仙家的门,那是得心应手,来无影去无踪。

    去三清阁偷仙丹,去蟠桃园偷仙桃,到月宫偷玉兔的灵草……

    连徐飞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这只蝗虫都敢去干,而且是从未失手过。

    但是有一点令徐飞很欣慰,这只蝗虫自从跟随了徐飞之后,从来不偷自家菜园子里的蔬菜。

    这也足以证明,蝗虫忠心可鉴。

    “好了,逗你玩的,只要你不被仙家逮住了,你可以自由活动。”

    “请主人放心,就算被仙家逮住了,小的宁死也不会牵累于主人。”

    徐飞想要的就是他们的忠诚,至于如何约束,他目前也没有这个实力,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我现在需要一套餐具,蝗虫大仙可否能弄得到?”

    这才是徐飞审问蝗虫的真正目的,之前那些只不过是前戏。

    蝗虫点头道:“保证完成任务,请主人耐心等待片刻,小的去去就回。”

    话音一落,就一溜烟,消失得无影无踪。

    徐飞心情也是起起落落,真人投注:甚至开始质疑自己的行为,但一想这里是仙界,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心里也就释然了。

    大约过去了不到一个时辰,蝗虫就蹦跶回来了,还拖回来了一口箱子。

    不用想就知道,蝗虫凯旋而归。

    徐飞很兴奋很激动,迫不及待的打开箱子,顿时万道金光喷射而出,耀得他眼花缭乱。

    箱子里什么锅碗瓢盆,应有尽有,不是黄金做的,就是玉做的,随便一件都是价值连城的宝器。

    “这是拿的谁的?”徐飞硬是呆愣了许久才回过神来。

    蝗虫大仙卖了个关子,道:“小的不敢说,怕吓到了主人。”

    “你难道是偷盗了食神的?”在徐飞的意识脑海中,立马就锁定了食神这个人物。

    蝗虫大仙摇了摇头,不肯作声。

    徐飞有些心急,厉声道:“赶紧给我从实招来!”

    蝗虫大仙轻描淡写的说道:“我先去了趟凌霄宝殿,然后再去了一趟玉帝的后宫,然后就顺手找来了这些东西。”

    听到蝗虫这么一说,徐飞一脸惶恐,就差没有瘫软在地。

    徐飞背着手走来走去,几次想爆粗口,都因为找不到合适的词句,最终还是没作声。

    起初他鼓动蝗虫去捣鼓炊具时,就应该会料想到后果的严重性,但是怎么也不敢相信这虫子如此胆大包天,竟敢擅闯凌霄宝殿。

    现在说什么也无济于事,做什么也补救不了所犯的罪,既然如此,还不如顺其自然的面对现实。

    “主人,我表现得可好?”大蝗虫恬不知耻的问道。

    “你做的相当好,我很满意。但是,下次不许再踏进凌霄宝殿半步,如果被我知道,我保证让你变成青蛙大仙的口粮。”

    徐飞做自己力所能及的,说自己该说的,至于能不能约束得了他们,那就只能看天意了。

    大蝗虫点了点头,倒退着蹦了下楼。

    大青蛙也不是省油的灯,所犯的累累罪行多如牛毛。

    这只大虫不善于偷鸡摸狗,但他是个圣斗士,攻击性极强,见到活物就会主动攻击,哪怕是修为比他强的神兽,他都敢跳上去舔几口,实在是干不过就溜之大吉。

    青蛙每次回来的时候,身上如果不挂彩,那就不是正常现象。

    不久前一次夜里,青蛙拖着一匹御马回到后院,他和蝗虫美美享用了一餐,连骨头渣子都没留下,本以为做得天衣无缝。

    后来被蝗虫说漏了嘴,徐飞当时也是一阵惶恐不安,愤怒的他就差没拿方天画戟去砍青蛙,当然他也不是青蛙的对手。

    后来徐飞也想明白了,神虫和人一样,在这样的环境里,只有不断冒险,才能变强,才会立于不败之地,如果和土地大仙一样,一味的瞻前顾后,一味的苟且偷生,那就真的太没价值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徐飞从来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能约束一下就约束,尽自己一个主人的职责就行。

    再说了,两只活蹦乱跳的虫子,你一门心思想要束缚他们,那毕竟是不太现实。

    让他们发挥专长,让他们自由升级,这才是王道。

    他们的修为越高,徐飞的底气也会越足,也就不会被大仙欺负,甚至有机会做一些其他凡人嘉宾不敢想的事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