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跨界修仙真人秀 > 第15章 手纸风波
    獬豸晃了晃狰狞的脑袋,吼道:“夜里发生的事情,跟本尊没半毛钱的关系,休得在这里嚼耳根子。”

    狗拿耗子的事情没人愿意干,而且还吃力不讨好。

    獬豸之所以很愤怒,是因为他和神兽梼杌不对付,两只圣兽一直以来,都是天敌,也视彼此为心头大患。

    梼杌是掌管黑夜的神兽,从来不辨忠奸,但凡黑夜中出没的物种,都会变成他的口食。

    所以在獬豸这个是非分明的神兽眼里,梼杌就是一个罪大恶极的存在,是獬豸最最想除掉的祸患。

    由于昼夜更替,职责使然,两兽很难见面,偶尔见到就会斗个天翻地覆。

    大家肯定会问,既然两只神兽都有矛盾,那么他们的主人之间关系肯定耐人寻味?

    难道是庞太师,庞籍?

    恭喜你猜中了!

    值夜大仙的前世就是庞太师。

    只不过他们二人之间并非是死对头,相反,他们是亦师亦友的关系,而且都是朝廷上的良臣。

    由于世人为了满足剧情的需求,故意美化了包拯,同时又无限丑化了庞太师,完全颠覆了真实的历史。

    话又说回来,只要不是脑子有病的,仔细想一想,以当时作为国丈的庞太师,身份地位远远高于包拯,如果真有杀子之仇,十个包拯都不够庞籍碾压。

    说到扭曲历史,再扯远一点。

    清朝的和珅就是个例子,和珅并非是大贪官,他起家的时候的确是有挪用公款的嫌疑,但是他富可敌国的财富都是靠自己赚来。

    懂真实历史的人应该知道,和珅懂八国语言,是个奇才,也是大清史上最德高望重的外交官,巅峰时期,他的生意遍布整个欧洲,单是个人的私宅就有三千多套。

    和珅的死并非是他贪腐,实际是因为他功高盖主,因为太富有,遭嘉庆皇帝的妒忌。

    当然了,为了名正言顺把人家的钱装进自己口袋里,必定会找一个合情合理的借口,不是吗?

    【汗颜!扯远了!】

    哼哈二将为了转移神兽的注意力,故意夸大其词的宣传有妖怪出没,只是没想到用词不当,遭到了神兽的怒斥。

    吃了闭门羹的二位,一本正经的挺直了腰杆,不再作声,继续站岗。

    獬豸就趴在旁边,时不时抬头观望四周,无时不刻不在搜寻目标。

    值日大仙包拯说是如厕,实际是不放过任何巡查的机会,硬是在厕所里里外外转悠了三圈,才肯脱裤子蹲坑。

    连上个厕所都如此严谨,还真不是一般人的作风。

    严谨的人往往会有犯低级错误的时候。

    这不,值日大仙包拯上完厕所,准备收工时,发现自己忘记了带手纸,这下算是糗大了。

    这样的事情已经在他身上不知发生了多少次,可他就是不长记性,反反复复在同一个地方摔跤。

    当然,他也会心安理得的借口说,自己日理万机,哪里会把这些小事放在心上。

    问题摆在眼前,肿么办?

    难不成用手来,或者直接穿裤子走人,当然肯定是不行,那得多恶心人啊!

    “厕所官何在?手纸何在?”值日大仙开始叫喊,声音之大如雷鸣般。

    如果单单是听见有人喊厕所官,徐飞肯定会下楼探个究竟,但是有人居然喊手纸何在,徐飞只会装作什么也没听见。

    丫的,你喊厕所官便是了,你喊手纸是几个意思?

    像这样的事情在厕所里是经常会发生,一旦遇到了,大多数人避而远之,谁也不愿意低三下四跑去给你送手纸。

    唯一的办法就是等待,等同行进来如厕,人家带够了也许会施舍一点,解一下燃眉之急。

    如果没记错的话,前几天中午,凌霄殿的一位宫女,火急火燎跑来如厕,也是忘记了带手纸,等了半天也没同行进来,最后急得不顾尊严的喊叫徐飞。

    徐飞听见有仙子喊自己送手纸,这样的事情,打死他也不会去干。

    首先是自己的颜面问题,然后是关乎到对方的清誉,还有彼岸花仙这个前车之鉴。

    最后还是因为有同行如厕,这事情就算是过去了。

    眼下又遇到这么一茬事,徐飞自然是不会理财。

    “厕所官何在?手纸何在?”值日大仙包拯天生就是大嗓门,喊叫起来,那真叫是一个雷声震天,整栋房子都被震得摇摇欲坠。

    为了尽快平息这杀猪般的喊声,徐飞把蝗虫喊了上来。

    “主人,你找我,不是要我去给他送手纸吧?”蝗虫抢先问道。

    值日大仙的嗓门太大,就差没让整个仙界的人都知道,自己上厕所忘记带手纸的糗事。

    “难道不可以么?”徐飞反问。

    “主人,不是我不可以去,你是不知道楼下那老头有多恐怖,我和青蛙大仙几次差点栽在这老头手里,现在让我们露面,等于是羊入虎口啊!”

    接下来,蝗虫就开始吐苦水,开始讲述楼下人的身份来历。

    徐飞从蝗虫嘴里听到了很多关于值日大仙的事迹,以及值日大仙前世是包青天的背景,不禁也是一头冷汗。

    虽然从未谋面,但是各种小说,各种电视剧没少看,要是真得罪了这为刚正不阿的大仙,自己也不会有好果子吃。

    敢情是要踢铁板上了。

    尽管如此,徐飞依旧找不出给人家送手纸的理由。

    见徐飞一脸无助,蝗虫问道:“主人,还去么?”

    徐飞应道:“当然要去,此重任非你莫属。”

    大家肯定觉得徐飞有点矫情,有点故弄玄虚,实际上他是在坚持自己的原则。

    不能开先河,不能惯坏了这些所谓的仙家,不然,自己日后就真的会天天楼上楼下,跑断腿的帮他们送手纸。

    蝗虫最终还是服从命令,化作原始大小,扛着纸巾送到了值日大仙面前。

    值日大仙包拯有些恐慌的蹦了起来,但是随即又冷静了下来,慌忙拿过手纸。

    忙完后,值日大仙包拯,厉声道:“你这小小的虫子,敢来仙界作祟,无视天条玉律,该当何罪?”

    蝗虫听到这话,心里甚是委屈,也只是敢怒不敢言。

    值日大仙包拯又缓和了一下语气,道:“鉴于你送手纸有功,本大仙也不能赶尽杀绝,这就送你入轮回,让你脱个好人家,在世为人。”

    包拯在历史上是出了名的油盐不进,飞升到仙界任职后,骨子里的倔脾气依旧没有改变,不过话又说回来,在蝗虫送手纸这件事上,他算是法外开恩了。

    没等蝗虫回过神,值日大仙包拯就行动了,伸手一抓就把蝗虫抓在了手心,然后匆匆要离开。

    这时候徐飞把他堵在了门口。

    “大仙请留步!”

    “让开,不然,连你一块治罪。”

    值日大仙心里明镜似的,没等徐飞开口说什么,就已经猜出怎么回事。

    而且值日大仙包拯本来就有气,喉咙都喊破了,徐飞这个小小的厕所官竟敢不理不睬,本想找他算账,没想他居然自己送上门了,正好一起收拾,以解心头之恨。

    “天上地下都知道你包青天刚直不阿,也知道你包青天大老爷绝对不会冤枉好人。但是眼前这事情,你老似乎做得有点公报私仇吧?”

    如果是两个月以前,你借徐飞十个胆子,徐飞都不敢用这样的语气跟任何大仙讲话。

    但是徐飞现在不一样了,有骨气了,也不畏强暴了。

    说透点就是他已经把自己当了根葱,认为自己也是仙界的合法公民,也应该行使作为一个公民的合法权利。

    “好,那么本官问你,你私底下驯养虫子合法吗?要只知道,这仙界以前连凡人都容不下,更不要说是闲杂物种。”

    “大人要是这么讲话,那小的就得跟你好好理论理论。”

    于是乎,两人就你一句我一句,论辩了起来。

    徐飞:“以前是以前,仙界也没有名为规定,虫子不可以修炼,真人投注:再说这仙界的妖仙还少吗?”

    值日大仙:“本官说不行就不行,你再敢强词夺理,立马打你入地府。”

    徐飞:“刚才如果不是这虫子,大仙你恐怕现在还蹲在厕所里吧?大仙也是个讲道理的人,应该懂得知恩图报吧?”

    “在这里养虫子就是犯法。”

    “我什么时候说过这虫子是我养的?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

    唇枪舌战几乎到了白热化,幸好徐飞遇到的是值日大仙包拯,如果换成其他仙家,说不定就直接打了起来。

    包拯是历史上有名的脱口秀专家,极度善于辩论,但是徐飞也是理直气壮,再加上他本身也满腹才华,一阵辩论下来,还略占了上风。

    最后搞得包拯哑口无言,黑脸憋得发紫。

    包拯看了看四周,欲言欲止,八成是在找自己的神兽。

    前世在开封府当差,但凡是辩驳不过嫌疑犯,就会喊‘王朝马汉’出来解围,现在在仙界,他的风格也没有太大改变,他会直接喊‘獬豸何在,大刑伺候’,然后就严刑逼供一番。

    其实徐飞是自找麻烦,如果当时自己把手纸送过去,不仅能博得好感,说不定还能获得大仙发自内心的点赞。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