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最强武神兵王 > 第2章 女秘书的挡箭牌
    “你是不是对这个职位有所误解,真人投注:这个位置不是随便来个人就能坐的……”落秋话的话还没有说完,脸色一变,嘟囊道:“烦人,他怎么又来了。”

    江寒转头一看,外面又进来一个男人,一身端正笔挺的西装,手里拿着一束玫瑰。

    千氏集团门口停着一辆跑车,江寒一看,是辆保时捷。

    这家伙是个有钱的公子哥,他吊儿郎当地进来,立马单膝跪在落秋语面前。

    “秋语,我错了。”陈风掏出一个戒指盒:“我们马上结婚,嫁给我吧,我保证以后只对你一心一意,再不招惹外面的女人!”

    落秋语暗想自已眼瞎才看上这个风流货,刚和自已确定关系,就在外面乱搞,还弄大了别的女人的肚子。

    听说他还逼着那个女人去打胎,这样的渣男,自已要他才怪了!

    可没想到陈风死活不愿意分手,现在对自已死缠烂打,像块牛皮膏药一样。

    江寒面无表情地站在一边,现在发生的一切都和他没有关系。

    看到他,落秋语心里一动,这不是现成的挡箭牌嘛!

    “错?”落秋语冷笑道:“陈风,你别以为我落秋语离开你找不到好男人,喏,这就是我新交的男朋友,他,他叫江寒!

    落秋语抓住江寒的胳膊,偷偷掐了他一把。

    江寒楞住了,他进来只想应聘保安,这女人把自已当枪使!

    陈风上下打量了一下江寒,不屑道:“这个土包子是你新找的下家?你眼瞎了吗?”

    再看落秋语腻在江寒身上,骂咧道:“臭狗也想吃天鹅肉,不知道天高地厚!”

    江寒本来不想掺和,听到陈风左一个土包子,右一个臭狗,突然出手,掐住陈风的手腕!

    啪哒!

    清脆的声响响彻大厅,陈风吃痛,手里的花掉在地上!

    这家伙居然折了自已的手?

    陈风忍着痛,心里骂了一声,飞起一脚踹向江寒的心窝!

    自已堂堂的风大少,能让一个土包子欺负了?

    江寒握着落秋语的腰一转,轻而易举地避开陈风,反踢起一脚压在陈风的脖子上!

    他用力往下一压,陈风矮了一截,站都站不直!

    江寒冷笑一声,抱紧落秋语的腰,两人的身体紧紧地贴在一起,像连体婴儿一样!

    这下反而轮到落秋语惊讶了,这家伙看上去老实巴交的,好像没表面上的这么老实……

    江寒的手覆在她的腰上,冷笑着看着陈风:“狗?土包子?”

    陈风觉得不妙,但当着一楼大厅这么多人,咬牙骂道:“狗杂种,老子不会放过你!”

    他话音一落,江寒架在他脖子上的腿往下一压,扑通!

    陈风的膝盖好像不是自已的,双膝着地,结结实实地跪下了!

    落秋语一看,哈哈大笑,这个花花公子也有今天!

    大厅里的人窃窃私语,陈风的脸白了。

    今天的脸都丢光了,耻辱!天大的耻辱!

    “还不滚?”江寒冷笑道。

    陈风抬一看,江寒的眼神凌厉,就像一只发怒的猛兽!

    他心想今天碰上厉害角色了,不甘心地看着两人,咽下这口气,转身走了。

    等他回到车上,握着方向盘,才发现手腕疼得握不住方向盘。

    他怒骂一声,他记住那家伙的名字了——江寒,狗男女,以后走着瞧!

    打发走了陈风,落秋语翻个白眼,说道:“还不放开?”

    江寒一用力,将落秋语的腰搂得更紧,一提,两人险些鼻子碰上鼻子。

    “下不为例。”江寒冷冷地说道:“下次至少打个招呼。”

    他撇开落秋语,落秋语什么时候被男人这么对待过,脸一阵红,一阵白!

    江寒松开手,说道:“我要应征。”

    落秋语咬牙道:“行,现在给你安排,一报还一报,咱们两清了,哼。”

    外面那些人说的和实际情况相同,一共两轮选拔,按落秋语说,今年一共有十五名保安申请内部甄选,外来的应征者必须先打败这十五个人,才能挑战总裁的现任保镖秦风。

    “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秦风在这个位置上已经三年,这一百万,你还是省省吧。”

    落秋语在江寒这里碰了一鼻子灰,还被“警告”,心里复杂万分。

    一方面愤然不已,另一方面,又希望这家伙可以成功……

    落秋语安排好一切,就带着江寒走进应征的会场。

    和平时的应征不同,直接在一间空荡荡的房间进行。

    当江寒走进会场时,里面站着一排身穿千氏集团统一制服的保安。

    个个身材高大壮实,姿势挺拔,架势十足!

    江寒对千氏集团有一丢丢好奇了。

    把整面大厦外墙做成LED屏,财大气粗,保安的挑选也有水准。

    不过,江寒一进去,所有人的目光像冰刀一样集中在他身上!

    这也难怪,一年一次机会,内部还吃不饱,还有外来的狼来抢食。

    现在这群保安都看江寒不顺眼!

    这其中以保安队长赵刚最气愤,三年了,自从秦风当上总裁的保镖后,无人可以震撼。

    他连续参加三年选拔,只有一次勉强晋级,但在秦风手里一败涂地!

    一百万的年薪,明明近在眼前,却又触不可及!

    “队长,这小子看着一般般嘛。”

    “老虎头上搔痒,他的拳头肯定没有队长硬,这次保镖的人选非队长莫属!”

    “先解决了他,咱们自家人再说。”

    那头叽叽喳喳,江寒微闭双眼,置若罔闻。

    “江寒,军籍已除,从现在起,你不得再使用军体拳。”

    江天的话历历在耳,江寒睁开眼,这正是自已一试身手的好时机!

    落秋语轻咳一声,说道:“诸位,今天尽管大展身手,最后还站着的那个男人可获得与秦风交手的挑战机会,成功就能取代!记住——机会只有一次!六十秒后正式开始!”

    监控屏幕前,千若凝双手抱在胸前,淡定自若地看着画面……

    嘀……

    六十秒已过,笛声鸣响,十五人如潮水般涌向江寒,将他团团围住!

    他们对江寒的实力不知,但力保保安队长成为总裁保镖,以后就能吃香的,喝辣的!

    江寒早料到这种情况,不过不用军体拳,要用什么?

    脑子里突然浮现出一个身法,他像着了魔似地亮招——螳螂手,罗汉式,买根腿!

    这是无极拳,赵刚暗想这小子是个练家子!

    他立马喝道:“一起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