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最强武神兵王 > 第5章 一起去赴鸿门宴?
    千若凝点头,她动用了所有的关系才打听到牺牲军人的真实身份和家庭背景。

    “白雪……”千若凝默念着这个名字:“对不起。”

    夜深了,江寒独自躺在出租屋的床上,床边堆满了酒瓶,没吃完的盒饭里插着三根香烟。

    他的思维飘到了很久以前……

    “你好,江寒,我叫白战,大家都说你像狼一样快,我想挑战你。”

    “从今天起,我们就是朋友了,不,是兄弟!我服你,我要和你一起加入影子兵团!”

    “冥王,你是我们的王,哪怕我死了,也要拼死保护你!”

    “哎,你看我妹妹漂亮吗?等你们有机会见面,我介绍给你怎么样?”

    “如果有一天我死了,唯一放心不下的只有我妹妹了……”

    “真想和你当一辈子兄弟,一辈子战友!”

    和雪鹰的一切浮现在脑海!

    江寒闭上双眼,江北虽然大,但终有自己的立足之地!

    只有自己真正强大,才能庇护兄弟的亲人!

    天亮了,江寒换上西装皮鞋,打上领带,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不同的生活现在正式拉开帷幕!

    当西装革履的江寒走进千氏集团时,穿着保安制服的赵刚避到一边,心中暗骂。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那个土包子刚来就挤走秦风,扶摇直上成为总裁保镖。

    他一身西装,自己呢,还穿着这一身绿皮!

    江寒话不多,但身材板正,西装一穿和公司的高管们没区别。

    一群女职员忍不住议论纷纷。

    “好帅啊,真人投注:今年总裁的保镖颜值和身材也太高了吧。”

    “是啊,我觉得比秦风好看多了。”

    江寒在议论声里等到了下楼迎接的落秋语,一看到他,落秋语的眼睛就亮了。

    有句话叫人靠衣妆马靠鞍,江寒底子好,只换身衣服就大变样了。

    土包子成了俊秀青年,也就一眨眼的功夫。

    “要是换个发型就更好了。”落秋语自言自语道,突然回过神来:“上去吧。”

    电梯里,落秋语送上千若凝的行程表:“以后每天的行程表我会提前一天给你。”

    行程表上密密麻麻,江寒说道:“总裁一向这么忙?”

    妈呀,落秋语暗想这家伙终于问自己话了!

    “你是不是对千氏集团不太了解,江北最大的集团公司千氏!”落秋语瞪大了眼睛,这人都进来了,还稀里糊涂的!

    江寒嘴角浮起笑容,和煦得像阳光一样,落秋语无语,败给他了……

    “行了,我告诉你吧,千氏集团,江北的龙头集团,唯一能和千氏匹敌的只有慕容家族。”

    “慕容家族?”江寒没想到还有复姓家族崛起。

    “对,江北一美千若凝,江北一帅慕容海,千氏集团董事千山海,膝下一儿一女,女儿千若凝,就是咱们总裁,次子千刃。”

    “千刃,名字很有特色。”

    难得江寒愿意开口讲这么多话,落秋语解释道:“千刃年纪小,还不能担当重任。”

    两人刚进总裁室楼层,一名花店的工作人员上来叩门,落秋语习惯地接过来。

    她看也不看交给江寒:“正好,带给总裁。”

    鲜花娇艳欲滴,江寒也不问花的来历,接过去迅速走上台阶。

    落秋语不禁吐槽道:“这家伙,话也太少了吧。”

    千若凝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该死,才第一天而已!

    听到脚步声,她迅速坐下,打开文件,假装埋头处理。

    等听到开门声,看到捧着花束进来的江寒,心里一动!

    江寒高大的身躯挺拔,五官更像雕刻出来的。

    肩膀宽阔,西装被撑得有型有款。

    花束绽得正好,艳丽无比!

    江寒不苟言笑,反而让见多了油嘴滑舌花花公子的千若凝另眼相看。

    千若凝一套如火的艳丽红裙,和艳丽的玫瑰花倒挺衬的。

    不过,她一接过花束,取出卡片看了一眼,随手将花扔进垃圾筒!

    好一个冷若冰霜的女人!

    江寒没有多余的话,默默地站在千若凝身边,双手背在身后。

    千若凝暗自好笑,这家伙就像在站岗一样,一板一眼!

    此时,江寒扫过垃垃筒里的花束,卡片翻转,上面署名——慕容海。

    这个名字刚听落秋语提过,什么江北第一帅,和千若凝门当户对的男人。

    看这个女人的样子,对这个什么帅并不感冒。

    一整天下来,千若凝几乎是连轴转,不是开会就是处理各种文件。

    落秋语和她配合默契,两人的节奏十分合拍。

    江寒异常安静,有时候,千若凝几乎感觉不到他的存在!

    想必多年的军旅生涯已经炼就了他铁一般的纪律。

    原本千若凝担心江寒伺机报复,但一天下来他都没有任何动作!

    这么一来倒显得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眼看着就要下班,落秋语一脸凝重地走进来:“总裁,龙爷晚上有有约。”

    龙爷有约并不在行程表上。

    江寒记得住今天所有的行程。

    他看千若凝微皱了眉头,暗想她并不太愿意听到这个人的名字。

    “去吗?”落秋语说道。

    千若凝突然看着江寒说道:“江龙,人称龙爷,把持了江北一半的水路运输。”

    “另外一半在谁的手里。”江寒反问道。

    “罗霸,人称霸爷,两人势如水火,集团最近把不少订单转向霸爷。”

    江寒立马懂了,江龙这是摆的鸿门宴!

    这二位爷是恶龙碰猛虎,争得不可开交,千氏的货物运输是块大肥肉!

    给那边多了,这边能吃的就少了。

    吃的少的这边要夺回肥肉,是礼是兵,就不得而知了……

    没有别人在场,落秋语直呼总裁的名字:“若凝,这家伙不怀好意,我帮你推掉。”

    “不,”千若凝断然道:“龙爷有请,没有不去的道理。”

    “可龙爷手下一帮人不好对付。”落秋语不经意地看了江寒一眼:“人多势众。”

    “人多未必有用。”江寒冷冷地说道:“什么时候,地点在哪里?”

    哎,这家伙怎么还推波助澜了?!

    落秋语气得直翻白眼,行,就当验一验新保镖的业务能力!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