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最强武神兵王 > 第8章 出人意料的保镖
    江寒看着千若凝,进入千氏集团工作名义上是“代价”,其实是照顾才对!

    作为江北最大的集团公司,应届毕业生能被聘请的机会微乎其微!

    白雪才大一,就已经预定了工作机会,围观的学生已经羡慕不已!

    落秋语要带白雪去校长办公室办手续,白雪走到江寒面前,轻轻地鞠躬:“谢谢。”

    目送白雪离开,千若凝扶着小腹,默默回到车上。

    “我替白雪的哥哥谢谢你。”江寒上车后说道:“但一码归一码。”

    千若凝没有吭声,江寒扭头,她额头有汗,手捂着肚子,绝美的五官纠结在一起!

    “你怎么了?”

    千若凝暗骂一声,好死不死,大姨妈来了……

    “不关你的事,开车,回公司。”千若凝暗想来不及等落秋语了。

    江寒一言不发地启动车子,千若凝咬着嘴唇,极力控制呼吸……

    车子突然在路边停下,江寒下车,头也不回地走了!

    该死的东西,他肯定是报复,纯心的,故意的,千若凝几乎要崩溃了!

    不过,这个像铁块一样的男人应该不懂自已为什么这么痛吧?

    那他去干嘛了?

    时间从来没有过得这么缓慢过,千若凝坐在车上寸步难行,生气也会让血流涌动!

    车窗打开,一包东西扔进她的怀里……

    看到熟悉的包装,千若凝寒毛倒竖,江寒居然去买了姨妈巾?

    这男人就像深渊,让人看不到底!

    “车外看不到车里,我转身,一分钟内可以搞定吗?”江寒说完转身靠在车上。

    千若凝顾不得回答,脸红红地迅速“搞定”。

    根本不需要一分钟,千若凝得救了……

    江寒悠闲地看着四周的高楼大厦和人群,真人投注:直到千若凝叩车窗:“好了。”

    上车后,江寒慢条斯理地说道:“我的嗅觉很灵敏,总裁不用大惊小怪。”

    千若凝好不容易调整好的表情又崩了,这回连耳朵根子都红了!

    他是闻到车里浅浅的血味判断的!

    看千若凝还是痛苦难耐,江寒说道:“下腹部,脐下4寸处左右,旁开正中线3寸的距离各一点,双手食指、中指按压住两旁,试试吧。”

    千若凝还在迟疑,江寒反问道:“总裁想让我亲自服务吗?”

    “不需要!开车!”千若凝感觉后背冷汗直流,肚子绞痛,还是按着他的方法照做。

    揉了好一会儿,酸胀的感觉一起来,肚子神奇般地不疼了!

    想不到他一个当兵的,看上去冷酷木讷,还对女人这种事了如指掌。

    “总裁别误会,我平时爱看一些中医学的书,现学现卖,管用就好。”江寒透过后视镜看到千若凝的脸色好了不少,眉头也没有纠结在一起了。

    “谢谢……”千若凝埋首:“回公司吧。”

    车里还有一股淡淡的腥味,千若凝脸上保持镇定,默默地打开车窗。

    至少这样她心里舒服一些……

    江寒看她表面上刚强,天不怕地不怕,但面对女人痛一样是个普通女人。

    尤其今天龙爷所说的话,好像对千若凝的打击不小。

    现在她虽然掌管着千氏集团,但底下还有个弟弟,家业迟早有一天是弟弟的。

    千若凝的手机突然响起,她接起来:“爸,是,龙爷约过我,这么快就向您告状了?“

    “是他们先动手的,今天要不是有江寒在,我会吃亏。”

    “爸,龙爷一再加价,不是我不选择他,而是他推开我们。”

    “是,我知道,我会注意平衡,相亲?和慕容海吗?爸,我……”

    千若凝的话还没有说完,电话就断了!

    千若凝怅然所失地闭上双眼……

    原本绝美的脸庞上现出一抹失落,江寒居然感同深受,懂得她的感受。

    这种拼命要证明自已,获得别人认可的事情他也做过!

    但对千若凝来说,要跨域的还有性别这座大山!

    “江寒,不回公司了,去夜色酒吧。”

    夜色酒吧是江北排名第一的酒吧,千若凝自然不会在外面的大厅消费。

    到达地方后直接去了她专属的VIP房。

    诺大的华丽包厢里只有他们两个人,服务生送来酒水和小食手默默地退了出去。

    千若凝倒酒,正要喝,江寒抓住她的手腕:“不可以。”

    “你凭什么管我?”千若凝双眼微红,推开他的手,一饮而尽!

    江寒暗想女人任性起来连身体也不管不顾了,退到一边,冷眼看着。

    千若凝接连喝了三杯,才恨恨地站起来,来到江寒面前:“你是不是在看我笑话?”

    “笑话?”江寒说道:“笑话只有你愿意,别人才有机会看到。”

    “江寒,我知道你恨我,你现在时冷时热是故意折磨我,是不是?”千若凝吃吃地笑了。

    才三杯酒,这女人就醉了?

    江寒闻到她身上浓烈的酒味,再看桌上的酒,是洋酒。

    怪不得,洋酒的劲大,来得快!

    “我,千若凝!我是江北最有名的总裁,为什么?因为我是女的!”

    千若凝狠狠地揪住江寒的衣领子:“你说,就因为我是女的,就不能继承千家吗?”

    “你的家事我不便评论。”江寒说道:“总裁,适可而止。”

    生理期喝酒对身体的伤害很大,就连他都知道,难道她本人不知道?

    “小刃是我弟弟,我最爱的家人,我对他没有半点私心,只要还在千家一天,我就会尽其所能为他打好基础,可是,我真的不甘心,真的,不甘……”

    千若凝突然皱起眉头,刚才才好转的腹痛因为几杯酒又绞痛起来!

    美艳的脸庞因为疼痛再度纠结,额头上的汗珠滚落……

    江寒眼里寒光闪过,将她拦腰放起放在沙发上,喝斥道:“别动。”

    “你,你好大的胆子……”

    说时迟,那时快,江寒蹲下身,握住了千若凝的光滑有如凝脂的小腿!

    “你!”千若凝虽然微醺,但神智还算清楚,江寒这么造次,她抬脚就踹!

    她脾气虽然火辣,但身手也就这样。

    江寒抓住她的脚腕,说道:“不许动!”

    千若凝的酒意上来了,任由江寒的手指在她的小腿上滑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