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最强武神兵王 > 第9章 你是故意的!
    千若凝眼前迷蒙一片,身体无力,说也奇怪,随着江寒手指的按压,疼痛消失了。

    江寒其实按压的是她的胫骨内侧缘后方。

    那地方可以益气,缓解这种内在的痛苦。

    江寒抬头,发现千若凝面色绯红,半梦半醒。

    他摇摇头,再坚强也只是一个女人,高高在上,有苦闷也只能藏在这里发泄。

    “姐!”

    门突然开了,一名年轻人走进来,看到江寒握着千若凝的小腿,立马喝道:“你干什么?”

    江寒没来得及解释,年轻人一记勾拳打过来!

    年轻人满以为这一拳稳稳当当,却被江寒直接一掌化解了!

    看着自己的拳头在江寒手心里,年轻人傻了眼!

    “你就是千刃?”

    “你怎么知道我名字?”千刃痛骂道:“无耻下流的东西,敢碰我姐?”

    奇怪,江寒听龙爷话里的意思,千若凝现在只是给他人做嫁衣裳。

    到时候全要便宜她弟弟千刃。

    但看两人这意思,不像为继承权翻脸的样子。

    “我是新来的保镖江寒。”

    江寒甩手,真人投注:千刃的拳头松了,但人也被甩出去好几步!

    好厉害!

    “千刃……”千若凝这才艰难地坐起来:“你怎么会在这里?他只是替我按摩。”

    “按摩?”千刃瞪大了眼睛:“姐,你最讨厌男人碰你……”

    话只说到这里,他立马闭嘴,咳嗽了几声掩饰尴尬。

    千若凝面色绯红,千刃说道:“姐,我听秋语姐说龙爷找你麻烦,怎么样?”

    这个落秋语,嘴太快了!

    “有江寒在,没什么事,千刃,你最近少往乱七八糟的地方跑,龙爷心机深,我怕他对你下手。”千若凝扶着头,好痛!

    看千若凝这样,千刃看着江寒:“你还楞着干什么?送我姐回家。”

    江寒这回真楞住了,终于拦腰抱起千若凝,千若凝迷迷糊糊地抱着他的脖子。

    她整个上半身紧紧贴在江寒的怀里,头靠在他的脖子上。

    千刃跟在后面,三人一起走出了会所。

    车子刚开走,后方不远处的一辆劳斯莱斯汽车里,沈浩指着消失的车子说道:“表哥,你看到了吧?就是那个小子,居然还敢抱我未来的表嫂!”

    沈浩两条胳膊都上了夹板,气怵怵地说道:“他就是把秦风踢走的人,叫江寒。”

    沈浩身边的男人相貌堂堂,端坐在车上,双手交叉在膝盖上,神情安逸。

    “表哥,那小子太欺负人了,你看看,把我的两只手都折断了!”

    慕容海懒洋洋地挑眉:“你又惹事生非了?”

    “我没有,我就是追同校的一个女生,他跑出来管东管西的。”沈浩眼珠子一转,说道:“表哥,江寒和千总这么亲密,你就不怕吗?”

    啪,沈浩目瞪口呆,他,他打自己?

    慕容海揪住沈浩的衣领子:“不要在我面前耍心机,我要对付谁,不是你说了算。”

    “是,表哥……”沈浩心惊胆颤,后悔不应该耍小聪明!

    自己面对的不止是表哥,他还是江北慕容集团的总裁慕容海。

    传说中一定会和千若凝结婚的江北第一帅,自己从小到大父母嘴里别人家的孩子!

    慕容海掏出雪茄在手里把玩着,说起来秦风也是自己的对头。

    放着世袭的武馆不打理,跑去给千若凝当贴身保镖,是个不折不扣的情种了。

    可惜,三年时间,千若凝公事公办,一丁点机会也没有给他!

    千若凝是女神,冰女神!

    她不喜欢男人对她献殷勤,更不喜欢男人对她动手动脚。

    刚才却让江寒抱着她,她还搂着江寒的脖子!

    慕容海眼里泛起一抹寒光,江寒!

    此时,千若凝坐在汽车后排,躺在弟弟的腿上,闭上眼不舒服地翻来翻去。

    千刃一边嚼着口香糖,一边大大咧咧地说道:“江寒,一会儿我姐醒过来,千万别说是你抱她上车的,她刚才晕晕乎乎的,醒来可不一样。”

    “是吗?”江寒觉得自己好人没好报,看她痛成那样才出手帮忙。

    自己铁骨铮铮的汉子,刚才还勉为其难给她买姨妈巾,打出生头回干这事!

    “我姐讨厌男人,尤其讨厌好色的男人!”千刃打量着江寒:“你真把秦风挑下马了?”

    “不然我怎么会坐在这里?”江寒反问道。

    千刃虽然才二十来岁,还没大学毕业,但他和自己想象中的二世祖不一样。

    看上去青春活泼,大大咧咧的,和普通的大学生没什么区别。

    “我去,秦风是北派武馆秦氏武馆的少东家,精通腿法,尤其是戳脚,你把他打败了?”

    戳脚,北方的戳脚被称为北腿之杰,是腿脚功夫为主的拳术。

    所谓拳打三成腿打七,说腿功比拳头更重要也不为过。

    千刃好奇地问道:“你用的哪一门的功夫?南派,北派?”

    “什么门派都不是。”江寒皱眉,奇怪,上次莫名其妙地想到一个身法。

    就在对阵赵刚的时候!

    刺溜一下冒在脑海地,身体下意识地做出反应!

    当时他听一个保安嘀咕了一句,说那是太极拳,可自己从来没在军营里练过!

    “秦氏武馆很厉害吗?”江寒问道。

    千刃傻眼了,这位大哥什么都不知道就收拾了秦氏武馆的少东家?

    “秦氏武馆是江北最大的武馆!秦风就算不当保镖,也可以混得很好。”

    车子平稳地停在千若凝的公寓楼下。

    千刃一动不动,江寒无语,抱着千若凝下车。

    她身子软绵绵的,闻到陌生的气息,她突然睁开眼!

    两人大眼瞪小眼,千若凝猛然清醒。

    “放我下去。”千若凝冷冷地说道。

    江寒立刻松手,千若凝直接掉到地上,摔得屁股生疼!

    千刃一看傻了眼,这个保镖是不是傻,他得罪的可是自己的金主!

    千若凝气傻了:“江寒,你是故意的!”

    “总裁让我放,我哪敢不放?”江寒冷冷地说道。

    千若凝的酒彻底醒了,她挣扎着爬起来,一个踉跄冲到江寒面前:“过分!”

    他还在恨自己害死战友,所以看上去正儿八经,其实一找机会就刻意报复。

    “千刃可以作证——是你让我放下的。”江寒面无表情地说道。

    千若凝扭头,千刃脱口而出:“姐,你刚才是让他把你放下……”

    “我是让他把我放下,不是把我扔下去!”

    千若凝几乎要喷出一口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