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最强武神兵王 > 第10章 想验明正身吗?
    千刃见势不妙,立马说道:“同学约我,我先走了,姐,江寒,再见。”

    现在单单剩下两个人,千若凝气到心脏抽搐,怒视着江寒。

    “江寒,你恨我直说,做小动作算什么男人?!”

    江寒冷冷地迎上去,气势逼人,千若凝不由自主地后退,抵到灯柱上……

    “总裁想验明正身吗?”

    “什么意思?”

    “你不是想知道我是不是男人?”江寒冷冷地说道,扯开了衣领!

    哗,衣服敞开,江寒步步逼近她,冷笑道:“还要继续一步吗?要不要……”

    江寒的手继续往下,千若凝按住他的手,这个混蛋!

    “你……”千若凝气得双手发抖,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这家伙才上班第一天,就把自己的生活弄得一团糟,从来没出过的丑,从来没有过的狼狈,全部上演!

    江寒的肌肉异于常人,千若凝挪开目光:“江寒,我命令你马上系上扣子!”

    江寒置若罔闻,冷冷地说道:“我今天的工作结束了,明天见,总裁。”

    他转身大步流星地离开,背影冷酷如死神。

    千若凝不由得咽下口水,这个让人捉摸不透的男人!

    虽然她刚才有些模糊,可是给自己温柔按摩小腿的人也是他吧?

    这一会儿的功夫,就像变了一个人,像一只疯狂的狼,随时都能咬上自己一口!

    江寒步行离开,独自走到街边的小店叫了一瓶啤酒,几盘小菜。

    他照例掏出三根香烟插进熟透的五花肉里:“兄弟,吃饭。”

    砰,一只拳头砸在桌上,刚刚插好的香烟倒了……

    江寒一看,一群黑衣人突然涌了进来,为首的这个家伙一脸狞笑:“你是江寒?”

    江寒不吭声,夹起一块五花肉扔进嘴里,大口嚼着!

    一看他这幅无所谓的样子,为首的男人怒骂道:“你敢得罪风少爷,也不掂量自己几斤几两,风少的女人你也敢抢?”

    风少?江寒知道了,就是那个跑去公司追秋落语的男人——陈风。

    陈风就坐在外面的车里,一脸坏笑道:“臭小子,让你知道知道江北的厉害,这里不是随便一只小猫小狗就能来混的!”

    江寒在众人的围堵下面不改色,迅速扒饭。

    老话说得好——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

    一看江寒这样,那伙人你看我,我看你,好嚣张的小子!

    “特么的,你是不是看不起我们?”为首的男人恼了,上手去夺江寒的碗!

    啪,碗直接扣在男人的头上,三根香烟塞进了他的嘴里!

    江寒最烦别人在自己吃饭的时候打扰自己,吃饭,和战斗一样重要!

    将一张钞票拍到桌上,江寒拎着那家伙的脖子,一路冲出小店!

    店老板的心放回肚子,要是在店里开打,自己就倒了血霉了!

    江寒揪着为首的男人衣领子,像拎小鸡仔一样把他扔到了马路上!

    陈风的能耐也不过如此,叫来的只是些小混混,不过,外面还站着不少人。

    猛地看过去,足有二十来号人!

    二十多人齐唰唰地站在马路上,个个手里拿着木棒,腰上别着刀!

    江寒冷笑,这些只是小混混而已,不是练家子。

    自己对千氏集团有所误解的话,陈风是不是也对自己有所误解?

    “落秋语是咱们风少的女人,你敢横插一杠子?”

    被扔在地上的男人爬起来,看看自己的众多兄弟,得意洋洋道:“现在跪下还来得及。”

    跪?江寒眼里泛起一道寒光!

    对方人手不少,看服装统一,袖子上面还别着一样的徽章。

    他打算收回刚才的判断,这些人不是街边随便找的小混混,等看到徽章上的龙形。

    “你们是龙爷的人?”江寒笑了。

    这伙人你看我,我看你,没想到暴露得这么快!

    陈风和江寒结下了梁子,想找人收拾他,没想到龙爷也是相同的想法。

    但有了上次的教训,这次准备低调一些。

    没想到江寒一眼看出,为首的那个男人破口大骂道:“他妈的,大家一起上!”

    这人话音一落,江寒夺过身边那人手里的木棒,像一道闪电冲进人群里!

    他挥手,木棒击向那些家伙的头部,每一下都没有落空。

    所谓气势如虹也就是如此了!

    这些人在江寒的狂虐中一一倒地,车里原本看好戏的陈风目瞪口呆!

    怎么可能,一对二十,他还能自由来去?

    江寒一腿横扫,又是一群人轰然倒地!

    “天哥,这家伙好像不好对付,怎么办?”剩下的人纷纷后退,不敢直视江寒的眼睛。

    他像一只恶狼,饥肠辘辘,他们只是他的口中餐,逃不过他的厉爪!

    江寒这辈子最恨别人打扰自己吃饭,一日三餐,必不可少!

    “混账。”江寒低骂道。

    剩下的人有种不详的预感,他们是龙爷精心挑选出来的,单挑不是对手,但这是群殴!

    不,现在是被殴的一群人!

    为首的那个黑衣人被叫天哥,他只能咬着牙帮子,这事办不成,丢了龙爷的脸。

    回了码头也没法交差,照样挨削,不如拼一拼!

    他一声令下,余下的人取出明晃晃的刀,一股脑地冲向江寒!

    江寒的身形在人群中自由移动!

    当当当,所有的刀落地,江寒终于停下脚步!

    好快的速度,这家伙还是人吗?

    陈风缩在车里,惊惧到瑟瑟发抖……

    那些人看着空了的双手,不可置信,他不像人,是野兽,移动的野兽!

    江寒解决了这些人,突然脚尖点地,纵身跳上一辆汽车后,咚!

    稳稳地落在陈风的前车盖上!

    突然对上江寒的脸,陈风吓得一哆嗦,将心一横,踩下油门:“老子撞死你!”

    咚!

    江寒一拳打在挡风玻璃上!

    不可能!

    陈风看着裂开的挡风玻璃,真人投注:这要多大的力量才可以办到?

    他四肢瘫软,原本踩在油门上的脚也放下了……

    江寒冷冷地看着陈风,跳下车,拍拍双手走进刚才的小店,看到桌子已经空了。

    店老板一脸愕然,结结巴巴道:“你,你还吃吗??”

    “刚才的菜,一模一样来一份。”江寒说道:“我饿了。”

    “好,马上,立刻!”店老板亲自钻进了厨房!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吃饭这件事大过天!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