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最强武神兵王 > 第13章 江湖救急!
    今天的婚礼聚集了不少名流,但还称不上最高级别,比如千氏和慕容集团就没人来。

    落秋语是高中时代的校花,她一出场,立马吸引无数目光。

    不少同学将她围在中间问东问西,顺带着把她的“男朋友”江寒也从头到脚看个底朝天。

    “秋语,这是你男朋友?”

    “是啊,我的男朋友江寒,和我一样,在千氏集团工作。”

    “唉,陈风来了,秋语,陈风从高中时就暗恋你,听说前阵子你们交往了?”

    “呵,那是过去的事了。”

    陈风其实老远就看到江寒了,看到他们出双入对,心里暗骂一声狗男女。

    但他在江寒手上已经吃过两回亏,晓得动手的话自已没任何胜算。

    本来想躲开,又被看到了,现在走掉太没面子。

    他灵机一动,大步流星地过去,皮笑肉不笑道:“秋语,你也来了?哟,江寒也来了。”

    陈风作势看着手表,这表手表市价几十万,还是限量款的。

    不少女同学的眼睛直冒光,男同学更是羡慕嫉妒恨。

    “怪我,怪我,来晚了。”陈风炫富成功,鄙夷道:“江寒,你好歹也是千总裁的保镖,怎么连块像样的手表也没有?”

    江寒觉得好笑,打不过就想用这种招数?

    “也是,就算是年薪百万,一块六十万的手表也够呛呀,是不是,秋语?”陈风皮笑肉不笑地看着落秋语,越发地得意了:“我们秋语花钱厉害着呢。”

    另一名男同学也曾经暗恋过落秋语,此时附和道:“唉,年薪百万在江北来说不过是小蝌蚪,至少也要达到陈风的程度才能配得上我们的校花吧?”

    众人附和不已,江寒不为所动,但落秋语气血攻心,该死的陈风,没事找事!

    “原来我们秋语花钱这么厉害吗?”

    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众人抬头,宛若天仙下凡一样的千若凝就在不远处!

    她一袭白裙,清纯可人,长发飘飘,宛若女神现世!

    “是千若凝,她怎么会来?”

    “就是,一点交集也没有的,怎么会来这里?”

    “天,她太美了,气场好强……”

    一时间,落秋语的这些同学们议论纷纷,就连陈风的眼睛也直了!

    “若凝,你怎么会来?”落秋语无来由地松了一口气。

    千若凝环顾四周,漫不经心地掏出一张卡交给江寒:“陪女朋友出门,怎么忘记带这个?”

    环球通行的无上限黑卡!

    “下不为例,自已的东西好好保管。”千若凝冷若冰霜道:“顺祝新人幸福。”

    哇,一张黑卡再度引起波澜,这种卡全世界拥有的人不超过五百!

    陈风脸上的肌肉抽搐了好几下,他没想到江寒还留有后一手!

    千若凝像一阵风飘来,又像一阵风,冷冷地离开了。

    看着她的背影,江寒若有所思。

    千若凝已经走出去老远,突然停下脚步,拍自已一下,你到底做了什么呀。

    今天晚上她约人在这里吃饭,出于好奇才过来看看。

    正好听到陈风对落秋语和江寒大放厥词!

    她心里突然来气,今天这口气他们俩忍得了,她不忍!

    就算陈风家里有点底子,在江北也轮不到他们家。

    那张代表着身份和地位的黑卡足够秒杀他!

    “可是这样,他会不会多想?”千若凝自言自语道。

    她就是受不了曾经有如魔王降世,高高俯视人间的江寒要受人奚落!

    她更知道凭江寒的能耐,想要封住陈风的嘴轻而易举,只是他还有克制。

    今天是别人的婚礼,他在忍耐,这是礼数!

    越是看明白江寒的用意,她越替他觉得委屈,罢了,他要是误会,随便吧。

    “真想不到一个千氏集团的保镖居然可以拿到黑卡。”

    “是啊,这可比陈风的名牌手表牛多了。”

    “今天没有白来,可以亲眼看到千氏总裁的风采,值了,嘿嘿。”

    “不过这位总裁居然亲自给保镖送卡,稀奇。”

    听着众人的议论,落秋语轻抿嘴角——若凝她,对江寒另眼相待!

    为什么?

    论外貌和家世、能力,前有慕容海和秦风。

    江寒虽然有着卓越的外表和能力,但只是一名退伍军人,更没有显赦家世。

    更何况,千若凝什么时候对一个男人这么上心过?

    今天主动出现给江寒解围,落秋语想着想着,真人投注:心情也复杂起来。

    “有什么了不起,做保镖的都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陈风依旧不爽。

    “江寒,卡要收好了,省得让有些人小瞧,狗眼看人低!”落秋语不失时机地说道:“这张卡,想刷多少块名表都可以,我们走。”

    陈风哑口无言,江寒一道凌厉的目光过来,他吓得双腿一软!

    昨天晚上江寒的狠厉还在眼前,他紧张地干笑几声,离他们远远地。

    “幸好若凝过来解围,这个陈风太不老实了。”落秋语提到他就来气:“要不是今天是大喜的日子,我真想你出手收拾他。”

    俗话说得好,宁拆一座庙,不拆一桩亲,在别人欢天喜地的时候闹事最烦人。

    江寒和千若凝找到位置坐下,屁股刚挨着椅子,他就腾地站了起来!

    刚才的老头!

    那个老头看自已的眼神不对劲,就跟见了鬼一样!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老头的呓语响在耳边,有什么不可能的?

    不可能有人帮忙,还是不可能有人白送钱,还是自已不可能救他?

    “江寒,你怎么了?”落秋语看他这么大动静,心都怵了:“你没事吧?”

    “没事。”江寒想着现在出去找老头已经来不及了,说也奇怪,现在冷静下来想到那个老头的反应,有太多值得深究的东西了,但愿是自已神经过敏吧。

    他重新坐下了,立马有人过来和落秋语搭话,他就安静地听着。

    看他这么安静,落秋语更觉得与众不同,以往的男人总是过度表现,生怕不引起注意。

    他倒好,更多的时间想让自已泯灭于人群,但他根本不知道自已有多醒目!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