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最强武神兵王 > 第17章 入门了!
    “这些你都说过了,真人投注:”江寒说道:“你昨天晚上提醒我张强是暗劲高手,你也是行家?”

    落秋语看着一本正经的江寒,噗嗤笑了:“我哪知道什么明劲暗劲呀,一个海归派,对国术一无所知,那个张强是陈风的酒肉朋友,喝酒的时候听他们讲的。”

    江寒若有所思,一脸疑惑地走开了,落秋语突然拦住他的去处,双手突地抵在他的胸口!

    “落小姐,还有何贵干?”

    落秋语暗自吐槽道,这男人真是不解风情!

    “之前的事情多谢你了,我要请你吃饭。”落秋语说道:“今天晚上,怎么样?”

    江寒摇头:“不行。”

    “为什么?”

    “我另有约会。”江寒还记得那个奇怪老头和自已的约定。

    落秋语心中不爽,自已好歹也是千氏集团三大美女之一,这家伙一点也不给面子!

    晚上十一点,北大街梧桐巷子口。

    江寒准点到达,老头已经坐在墙角等待多时。

    见到他,老头一言不发地在前面带路,直至将江寒带到一片空旷的工地!

    工地上满是残留的钢筋水泥,无数建筑垃圾堆成一座座小山。

    老头突然站定,转身之时踢起地上的一块石子!

    江寒暗骂一声,这老头是要恩将仇报吗?

    他亮出掌心,稳稳地接住石子!

    “看到没有,出手就是劲。”老头沉声道:“你先天有力,速度迅猛,天才!”

    出手就是劲么,江寒按老头的姿势,同样踢起一块石子,嗖!

    飞出去的石子狠狠地打在树干上!

    石子落下,树干上多了个坑!

    老头哈哈大笑:“你有这样的基础,可惜还停留在明劲起步的阶段,可惜了!”

    明劲起步,那就是说自已明劲都没成了,江寒暗想。

    “明劲,暗劲,化劲,化劲大成,就是一代宗师。”江寒说道。

    “形意,太极,八卦,通背,螳螂,八极,戳脚,洪拳,铁线,劈挂,弹腿,摔跤等许许多多的武功,都叫做国术,劲是力量,也是移动,肌肉要崩紧。劲有三个不同的阶段。”

    老头侃侃而谈,和那天落魄的样子截然不同!

    江寒暗道江北藏龙卧虎,一个路边的老乞丐也是世外高人!

    不过看他面对保安欺凌还假装不济,似乎并不想暴露自已的实力,来历成谜。

    “你现在的劲停留在明劲,以石头碰石头,强悍的一方虽然可以击碎对方,但力的作用是相互的,同样会反伤到自已,这种功法不可取。”老头双眼灼然:“你想练暗劲吗?”

    “想!”江寒这几天下来,已经意识到要在江北拼出一条血路,必须尽快融入并提升!

    “力是爆发,劲要快,慢,稳,沉,你现在头凌空虚顶,腰坐,腹鼓,一起一伏!”

    江寒脑子滑过一个画面,这不就是扎马步吗?

    他一气呵成,老头的眼睛亮了!

    老头突然一掌抓向江寒,江寒一侧身,老头回身,瞬间成了肘击,打向江寒的胸膛。

    江寒当然抬起手臂挡住,但听到啪嗒响,老头的肘击又成了一掌打在自已的小腹上!

    他吓了一跳,这个老头是怎么办到的?

    他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

    前面两下要么没有挨到自已,要么只是沾到衣服而已,但最后一下结结实实地挨上了!

    老头笑笑,朝空气肘击一下后小臂往后甩,啪地一下!

    就像有鞭子在空气中抽打!

    “看清楚了,这才叫劲。”老头说道:“你能练出这身响,明劲就成了。”

    老头说完,看到江寒始终保持着马步,脚下没有挪动半分,心里一惊,这家伙仅靠蛮力也避开自已两次,可见得天赋不一般!

    “那我要怎么样才能尽快练成明劲?”江寒问道:“明劲大成才能修暗劲?”

    老头以脚点地,在江寒的两脚中央画了一道直线!

    老头手掌轻点,江寒的手也跟着游动,一手按在肋下,一手竖起来后平伸出去。

    “人的身体中线其实就是脊椎,这里又连着人的后脑,武术不把气练到这里,终究不能集大成。想要有所修为,一定要炼气,可人一旦动起来,就会散热,气就跑了。”

    江寒听出一点意思,老头是让自已以脊椎为中线炼气,但又不能让气跑掉,岂不是只能封住毛孔?这听上去有些离谱了,这能办到吗?

    “并不是全封,而是将气集中在一个地方出来,比如双掌,比如腿脚,而不是全身都散,这样是没用的,小子,看好了。”

    老头突然提气转身,挥出一拳,嗖,离老头不远的那颗树干晃动,叶子落了一地!

    可他的手掌都没碰到树!

    江寒眼尖,看到老头在用力的一瞬间,头发都倒竖起来了。

    老头摊开手,手心里全是汗水!

    江寒瞬间明白了,老头是封住了其它的地方,只让气汇集到双掌里,瞬间击出,这就是气的威力了,也就是所谓的暗劲了!

    想到自已明劲都没成,要练成老头这样不知道猴年马月。

    自已见识了明劲,又见识了暗劲,他问道:“那化劲呢?”

    老头悻然道:“我活了这么大岁数,化劲也没有大成,想当初……”

    老头欲言又止,江寒问道:“有年纪轻轻就炼成化劲的高手吗?”

    “有,有一位二十五岁就化劲大成,假如他还活着,现在已经是宗师级别了,他是我见到的天才,绝顶的天才,可惜……”老头潸然泪下:“天嫉英才啊。”

    江寒一听,那位天才肯定是早逝了,才让老头这么感慨。

    “小子,你今天帮我一把,我把刚才的撩阴掌教给你,至于能不能暗劲大成,就看你的造化了,等你暗劲大成再来找我。”老头指着不远处的一顶帐篷,那就是他的藏身之处了。

    “师父,您一身本事,怎么会住在这里?”江寒皱眉道。

    “本事?”老头听到江寒到自已师父,突然热泪盈眶,感慨道:“一大把年纪,江北高手如云,我这算什么本事,好了,注意看好。”

    刚才老头打的是江寒的小腹,其实撩阴掌是冲着男人的老二去的。

    虽然才三招,但招招狠辣。和一般人都知道的猴子偷桃相似,都是攻男人的下盘!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