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最强武神兵王 > 第18章 这就是劲!
    在老头的指点下,江寒几乎没费什么功夫就掌握了这一招,只是有肘击甩臂的时候,只能听到隐约的脆响,并不像老头那么清脆。

    看江寒失望的表情,老头暗骂一声,他才练了半小时就可以发出声响,劲快差不多了。

    这家伙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江寒练得十分起劲,眼看着已经凌晨两点,老头叫停道:“来日方长,你先回去吧。”

    “师父,您叫什么名字?”

    “你叫我一声师父,我就知足了,在江北,我是个无名氏,没名字。”老头打个哈欠道。

    江寒一寻思,手刚碰到钱包,老头就冷冷地说道:“给钱的话,咱们之间岂不是成了买卖,你直接去秦氏武馆学不是更好?”

    江寒的手松开了,这个老头人不可貌相,性子也不一样。

    说什么去秦氏武馆学习,现在自已已经成了秦风的眼中钉,和那边是绝缘了!

    “明天再来,给我带点酒和肉,回吧。”

    江寒点头走远了,目送江寒离开,老头喃喃念道:“像,太像了。”

    江寒念着身法,连车也忘记打,直接步行回家,经过一条街的拐角,隐约听到哭声。

    他循声走过去,只见白雪站在一条街巷的后面,身边围着一群混混。

    “小美女,你卖酒才能赚多少钱,不如陪哥哥一晚上,给你五万,怎么样?”

    为首的胖男人脸上直冒油光,伸手就挑着白雪的下巴。

    白雪惊得直往后退,手里还提着两提啤酒。

    “我只卖酒,你们想喝酒的话再说,我还有事,先走了。”

    白雪转身要逃,却被那帮混子拦住了去路!

    她的寒毛竖起,刚才在酒吧里面就被这群人找了麻烦,借着取货的空当跑出来,还以为可以甩开他们,结果他们追到这里来了。

    这里一般没有什么人来,才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回!

    “擦,跑到这里来卖酒还装什么清高,呸,脱了衣服不都是一样,你识相一点,哥哥给你多点钱,不识相,嘿嘿。”

    胖子狞笑着靠近,白雪提起手里的酒用力砸过去。

    哗,酒砸了一地,酒水流了一地!

    胖子吓了一大跳,避开后眼睛瞪得红了,被一个小姑娘当众打脸,瞬间觉得掉了面子。

    “他妈的,敬酒不吃吃罚酒……”

    胖子的嘴里突然被塞了一大砣垃圾,腐臭酸味一起涌进喉咙里!

    “呕。”胖子胃里一阵翻腾,一转身就大口地呕吐!

    剩下的人看着突然杀出来的江寒,不约而同地围了过去:“哪来的小子不想活了?”

    “嘴巴脏,最适合吃这个,好吃吗?”江寒冷冷地说道:“不够再来点。”

    这点食物是他顺手从路边的垃圾堆里掏出来的。

    胖子吓掉嘴里的残渣,恼羞成怒:“他妈的,给老子打!”

    是他!白雪看着有如天降的江寒,莫名地有些感动,又是他。

    就像自已的救星,每次都在自已遇到危险的时候出现!

    她还记得他的名字——江寒!

    江寒冷冷地看着这些人。

    今天正好学了一手,这些人好死不死送上门,正好成自已练习的靶子!

    江寒一手抓住胖子的左手腕往下压,左脚向左前斜上步,右掌向上肘击对方关节,尔后手掌撩起,直击对方的命根子!

    胖子还没看清楚对方的来路就被打中,撩阴掌的身法加上江寒本身过人的力量,胖子嚎得像要被杀的猪:“尼玛的,要死了!”

    男人的老二被称为命根子不无道理,那里是最娇贵的地方,也是最脆弱的地方!

    江寒在军营里锻造里的一身力量结合撩阴掌的威力,威力加倍。

    刚才这一掌,胖子的蛋都要碎了!

    对手不是在左,就是在右,虽然只有简单的身法,但江寒却有种融会贯通的感觉。

    敌人在左,要怎么出手,敌人在右路,要怎么撩掌,完全一气呵成,无一失手!

    抓腕有力,搬肘有武,撩裆又快,推胸要狠!

    江寒所到之处,那些小混混接连倒在地上,终于瞧出这不是他们可以惹的角色。

    “滚。”江寒喝道:“再让我看到你们,见一次打一次!”

    以胖子为首,这回连狠话也没有扔,就落荒而逃了。

    毕竟再这样下去,老二不保,铁定断子绝孙!

    群人慌不择路,逃走的时候还撞翻了一边的垃圾桶!

    只是简单的几个身法,就能将这群人打得落花流水,而这只是最简单的身法!

    江寒看着自已的手掌心,这就是劲!

    此时,白雪看着一地的玻璃瓶碎片,长叹一声,唉,这些酒钱全部得自已赔了。

    “以后不要再来这种地方打工了。”江寒说道:“你已经是千氏集团基金的受益人。”

    白雪有苦难言,真人投注:叹道:“话虽然如此,但基金会那边也要走程序,要拿到生活费和下学期的学费没那么快,对了,我记得,你叫江寒。”

    白雪穿着啤酒妹的紧身制服,身材更是凹凸有致,再加上这张略施淡妆清纯无比的面庞,在这个鱼龙混杂的地方太扎眼了!

    “是,千氏集团的保镖,江寒。”看着兄弟的血亲,江寒胸中激荡起复杂的情感!

    白战,这是你的亲人,你最疼爱的妹妹!

    想到兄弟,江寒愤懑地握拳,只有将修罗集团连根拔起,才能一解心头之恨!

    可惜,自已远离影子军团,怎么样才能对付修罗集团?

    现在只能在江北一路闯出名堂,才能借自已的力量支持白雪,直到她真正独立!

    江寒取出钱包里的所有现钞塞到白雪手里,白雪惶然,不知所措道:“你这是做什么?”

    “千氏集团的补助基金没有到位,这些是我先借给你的。”江寒说道:“你放心,明天我会向总裁进言,希望她推进资金尽快到位,白雪,不要再来这些地方打工了。”

    看着手里的钞票,白雪眼泪汪汪,不知道怎么地,心中浮现大哥的身影,她心旗荡漾,突然抱住了江寒的腰,头也埋在他的怀里:“呜……”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