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最强武神兵王 > 第21章 这是你应得的
    “你不求我?这辈子想救人怕是难了,那就放聪明点,现在回去把所有千氏集团的订单全部取消掉,我向龙爷说几句好话,以后还能好好地见面。”

    罗霸按着胸口,江龙不知道从哪里吸纳了这些心狠手辣的人,气人!

    这个江龙卑鄙无耻,正当竞争弄不过罗霸,就想出这种下贱的手段,还要逼着霸爷自已退单,承担违约责任,就算退了,也要赔偿一大笔钱给千氏集团。

    二来,一旦两大码头之一的罗霸不能再承担千氏集团的水上运输,千若凝就只能被逼着去找江龙,江龙这是准备等着千若凝亲自去求他!

    以那个家伙的德性,到时候不知道怎么肆意羞辱她!

    江寒想清楚江龙的用心,顿时怒不可遏!

    更何况俗话说得好,祸不及妻儿!

    江寒眼中喷出怒火,再看眼前的这些人,没有江龙那天带着的几个贴身保镖。

    所以也没有人认出自已。

    他懒得废话,飞踢起地上的一根钢筋,猝然出拳!

    钢筋被一拳打出去,直接撞在壮汉的脸上!

    这一下鼻血飙出,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江寒已经迅猛移动,瞬间来到他面前,接连使出三招,最后一掌撩阴!

    壮汉捂住自已的命根子,咬牙暗骂,这小子的速度怎么这么快,还有这一招撩阴掌,这力道比普通人要大了很多,这一掌下来,自已的蛋都要碎了!

    江寒一亮掌,立马有人呼喝道:“他妈的,他用这么损的招,大家一起上,掐了他的命根子,让他断子绝孙!”

    罗霸一看江寒吸引了所有的火力,交代道:“一会儿找机会把弟妹和孩子救出来。”

    再说江寒看这群人恼羞成怒,一股脑地涌过来,个个都攻向自已的下盘,暗想上梁不正下梁歪,江龙那德性的人也就够格带这样的手下。

    撩阴掌是阴,但这群人也配得上!

    说也奇怪,他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一个身法,他随心而动,向右微转身体,迅速重心下移,屈膝,摆右腿,弹膝,横扫!

    这一记三百六十度的横扫,一连放翻对方五六个人!

    江寒暗想自已这脑子是奇了怪了,只要到对阵的时候,总能想到化解的身法,就像脑子里有个开头,瞬间被人按下去。

    罗霸一看,江寒刚才使出来的不就是声名震震的扫堂腿吗?

    再说江寒一个扫堂腿扫翻对方五六个人,一稳住下盘,立刻一拳打出!

    这一记拳头直接打向领头壮汉的鼻梁上,啪哒,鼻梁折断了!

    怎么可能?

    其余人的动作突然顿住了,罗霸暗喜,一声令下,两名手下飞速地靠过去,连人带椅子,把母子俩一股脑地搬到地一边,赶紧解开绳子。

    被绳子缠得快透不过气,孩子赢弱的手臂都快被勒断了,罗霸心疼地按着,眼泪都差点掉下来:“小子,伯伯来晚了,对不起。”

    江寒听着这话,暗想罗霸样子粗糙,倒是个铁血柔情的人,和江龙是两种人!

    俗话说得好——擒贼先擒王,江寒抓住为首的那家伙,转身绕到他身后,扼住他的喉咙!

    剩下的一干人等立刻傻眼:“虎哥!”

    “虎哥?”江寒冷笑道:“我就先扒了这只老虎的皮,拆了他的骨头!”

    江寒的手像两只铁爪死死抓住虎哥的肩!

    “别,别。”虎哥吓得瞪大眼睛,惊恐地咽着口水,这男人身上散发的威摄力像一枚随时爆开的弹药,他两条腿突然就软了。

    江寒突然扳住老虎哥的头,冷笑道:“我还想尝尝坐老虎头凳子的感觉!”

    哗,虎哥档里一热,热流涌出,腥骚味儿飘了出来!

    虎哥的手下不知不觉地后退,此时,罗霸一声令下,手下人立刻出动,将他们围在中央,罗霸看着娘俩,一个箭步来到老虎哥面前,接连扇了他十几记巴掌!

    “不讲规矩的东西,江北什么时候轮到你们这样的东西做主了!”罗霸终于出气了!

    江寒提着老虎哥,拎到那对母子俩跟前,飞起一脚踹在他的小腿上,啪哒!

    老虎哥扑通跪下了,江寒按着他的头,咚,给娘俩叩了个响头!

    啪,啪,老虎哥惨嚎不已,这个恶魔!

    只是叩个响头就能结束的话就算了,这家伙居然折断了自已的双手!

    “我最恨欺负妇孺的人。”江寒狠狠地甩开老虎哥,声音冷冽如死神:“这是你应得的。”

    “我知道你是谁了……”老虎哥忍着痛,满头大汗道:“你是江寒,是不是,你就是江寒,你得罪了龙爷,你在江北是活不久的!”

    “我随时恭候!”江寒掷地有声:“哪也不去。”

    罗霸听到后呆住了,这家伙好强的气场,他到底是从哪来的?

    说他是练家子吧,除了扫堂腿和撩阴掌,其余的身法没有一点讲究!

    这小子要不是深藏不露,就是个天才!

    “走吧,霸爷。”江寒把老虎哥踢到一边,再看另一边,霸爷的人正和对方展开对战。

    “你会扫堂腿和撩阴掌,这两个一个是掌上功夫,一个是腿上功夫,你到底师从何人?”罗霸说道:“可是你的力量又有爆发性,奇了怪了。”

    “乱打的。”江寒回头一看,霸爷的人今天给力,把剩下的人全解决了。

    罗霸也暗自称奇,有个领头的冲锋陷阵就是不一样,江寒的表现大大激励了自已的手下!

    这小子还说自已是乱打的,罗霸哭笑不得,自已这帮手下在他的映衬下成了废物!

    江寒心里也觉得奇怪,为什么每次一到对战的时候脑子里就会浮现出不同的身法?

    这到底是为什么?

    硬要总结的话,只有在对战的时候才有这种感觉!

    “小子,这是你应得的。”罗霸奉上一张现金支票,笑嘻嘻地说道。

    “辛苦了。”江寒毫不客气地收下支票:“战场劳烦你们打扫了。”

    他正要走,那个孩子突然跑过来抱住了他的腿:“叔叔,谢谢你,你可以教我打架吗?”

    江寒转身蹲下,摸摸他的头:“去武馆学吧,我教不了你。”

    他昂首阔步地离开,转头就进银行把支票兑现。

    等走出银行大门,江寒握拳,这只是自已踏出去的第一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