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末世特效药 > 第1章 三天三夜
    某医院

    一名病人紧张的等待着医生的体检报告,他心里一直在祷告,希望医生千万千万不要对自己说出多次在影视作品的话语。千万千万不要是那个梦魇般的病,他才不到四十,想去旅游的国家好几十个、有着爱他的亲自,有着亲爱的家人。

    他是一个很随性的人,从小没不爱计划未来,真人投注:很多事都不能持之以恒。

    二十多年就读,十几年不断换工作。至今仍然从一无所有,没买房娶了个妻,没买车没打算生孩子。从公司新人,到如今家里蹲,靠着写作,赚取生活费用。

    他没有长远的计划,只想过好每一天。住着租来的房子,想着诗和远方。

    “医生,请问~~我的病情严重吗?”忐忑的心情,让他生意都带着颤抖。

    医生皱眉,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说道:“你的病情……”

    完了,这样的语气,这样的眼神……完了完了。

    “就是一般的亚健康人事常有的症状,你说你们这些年轻人,生命在于运动知不知道?你没有持续的每日做日常运动吧?一直坐在电脑面前,都不带挪一挪的吧?”看着病人呆呆的点头,医生继续喷道:“你的颈椎、腰椎都变形了,压迫着神经。再这样下去,别说咳嗽、低烧、腰痛、头痛、心痛,心肌梗塞都会被你坐出来知道吗?必须每日保持运动,不能……”

    听着医生苦口婆心说教,那更像是亲人的关爱的不客气话语,萧夜连连点头,三十多快四十的人了,表情像是个三四岁的孩子。

    困扰自己好些天的病痛,实在坚持不下去,才被老婆半强迫着来看医生,还以为是什么不得了的大病,原来只是亚健康。还一副得意洋洋的拍了拍老婆的手,说道:“看看~都说没什么大事,让你别那么紧张。”

    妻子张雪又好气又好笑的拍了下某不知名网络作家的头,谢过医生拿了药,才扶着浑身都不舒服的他走出了医院。

    张雪穿好衣服,喂好家里两个闹腾着要吃早餐的小东西,亲了口还趴在床上哼哼唧唧的小胖子嘱咐道:“我去上班,你还发烧不能吃零食,我煮了白粥,泡菜和咸蛋你知道在哪的。乖乖的在家趴着,不许起来写东西,别忘了吃药。”还指着黄色的小家伙,对萧夜说道:“不许趁我走了就偷偷放它们上床抱着睡,知道吗?”

    “好的,保证不放它们进房间。老婆拜拜。据说今天有台风,路上小心,么么哒”快四十的人了,还是改不了小孩子性格,跟老婆卖着萌。

    张雪甜甜的笑了笑,拿起手上的雨伞,回了句:“我还巴不得台风来快一点,如果放假我就尽快回来陪你,要是今天烧退了给你做好吃吃。”

    ‘嘭’

    大门关上,萧夜在房间抱着偷偷溜进来的再睡了一会。呃,他却是没有放俩小家伙进房间,只是偷偷的把房间门打开一条缝,让一白一黄俩小家伙自己推开门进来的。嗯,他坚信,不是自己放它们进来的。

    继续昏昏沉沉睡到了中午,吃过老婆煮的粥,他拿起了水和药,皱眉看着那一颗白白的东西,心里不断的斗争着,吃?不吃!!

    这是一颗特效药……

    雨,连续下了两天两夜。

    夜,萧夜拿着手机轻声道:“嗯,我知道了。没事,我都说已经退烧了,现在能自己泡面吃。放心放心,一天半天饿不死的。”手机对面传来一阵张雪嘱咐,等停下后他继续道;“没有没有,没有抱着儿子们。哎,别闹,跟妈妈打电话呢。走开走开,你们又不会说话。”呃,一白一黄听到妈妈提起,正趴在他怀里,使劲的往电话凑,舌头也不断舔在手机和他嘴上。

    连续台风暴雨,羊市这个临海城市从第二天下午就被雨水覆盖。一些排水不良的街道,迟雨水已经满到腰间。某些地铁口都成了水帘洞,公路基本能够划船,正府部门宣布台风级数为红色,所有学校、公司停业停课,让市民尽量减少外出,静待风平雨静。

    羊市,华国百越省省会,常住人口近2000万。拥有全国最大机场,最多国外航班流量,肩负南方最大通商外贸港口,等等优越地理位置的一个城市。被当下看惯了脚盆国动漫的年轻人戏称为,帝都、魔都、妖都中的第三个。

    如此重要的一个城市,要下达这样一个令所有公司企业、民生经济都陷于停摆状态的政令,其情况有多么恶劣,可见一斑。

    张雪公司在市中心,下午时,公司下面的公交车站出现了外置电箱和车站电线漏电的严重事故,已经有不少路过的人因触电受害遇难。电力局切断该区域所有电路,在完全修复前,整个区域数十栋几十层高的上班族都无奈被困高楼之上。

    没有办法回家,担心身体不舒服的老公不会做饭。怕他饿肚子的尽责妻子只好通过电话,传达思念、关心之情。

    由于是沿海城市,羊市每年都会有大大小小的几个台风掠过。也因为地理位置优越,每个台风都只是打打擦边球的形式走过,不会停留太久、造成太大伤害。所以,一般市民对这种情况有点不以为然,总想着明天就过去了,然后一切归于平常。

    作为土生土养三十几年的本地人,我们的不知名作家,萧夜同志也是这样以为的。身体刚好一点的他趁着没老婆监督,再次很没有自律的故态复萌,打开电脑打开名为《葵花宝典》的文件夹,继续写着一本也许不会被出版的不知名小说。

    窗外打着风暴,萧夜今天脑袋也被带动着,刮起了风暴。

    往日一天写不出五千字,多扣除一点都比千年便秘还顽固的灵感居然爆发了。双手触碰到键盘的那一刻就开始舞动,故事发展就跟吃了炫迈一般,根本停不下来。下午写到晚上,晚上写到深夜,深夜也到次日清早。

    萧夜这一刻不是一个人在战斗,犹如某家三少和某个水果附身,一直在写写写~写写写……

    窗外的暴雨貌似要跟他比赛,一直下下下~下下下,都没有半分停歇的意思。

    有些令人震惊的事,也在整个城市,不!是整个地球之中悄悄地酝酿着。

    例如,不少人开始发烧感冒,他们只以为是因为淋雨着凉。所以他们的态度也跟某个只顾着写作,忘记喂儿子吃早餐的同学一样,不以为然。

    一白一黄扑到了它们爸爸的身上,用‘嗷嗷’凄惨的声音告诉着它们老爸:“再不给我们吃吃,我们就挠你~舔你~亲你~咬你!!”

    “哎哟,我次奥~~别咬我,好好好,我错了错了,马上喂,马上喂~”不知名作家,被儿子们啃得没办法,才终于肯撒开键盘,走到儿子们的喂食盆拿出狗粮,拾起忘却了的父亲义务,这是温馨的一幕。

    好不容易离开了电脑,萧夜一照镜子发现熊猫眼又出来了,随之而来的腰酸背痛、浑身无力、又饿又困的感觉涌上心头。好吧,他终于发现自己是该休息一下了。泡了个泡面,吃完抱着俩儿子倒头就睡了。

    然而……

    当他在呼呼大睡的时候,根本就不知道这一天,将是他平凡人生的最后一天。

    “啊,妈妈呀,救命,有人癫痫发作了。”

    “警察!?警察在那里?有人晕倒了!!”

    “啊,你发烧了,快去床上歇会。”

    “对不起,您的街道因连日大雨,我们的救护车过不去,要不我先……”

    “不好意思,我们的警察都派出去处理特急警情……”

    “报告区长,我们医院现在都是发烧、发热、癫痫一类症状的病人……”

    “哎哟,我次奥,你神经病啊乱咬人。”

    “老婆我要告对面的熊孩子,我刚找他妈借点酱油。他扑上来就咬了我一口,你看你看都出血了。好像我把他妈咋滴了……”

    “好了好了,谁叫你姓王。他孩子早提防着你了,一大老爷们的跟个不到十岁的孩子较什么劲,要告你也要等雨停了再说,哎哟真的咬得这么狠都流血了。来,我给你处理一下。对了,你不会真的对人家妈妈做了什么坏事吧?”

    “啊,老婆你干嘛,啊痛痛痛……”

    一觉好梦,萧夜脑海里回想着梦中自己的小说大卖,赚了钱、赚了书友……

    除此以外,他只记得睡梦中途老婆给他打过一次电话,说雨还没停今晚还回不来。

    萧夜睡眼惺忪的看了下手机,显示时间是6月9日凌晨2点,早就睡累了,又在厅里趴着的两个儿子闻声而至,一蹦一跳上了床,对着这个不负责任的老爸进行舔挠抓,誓要代表妈妈惩罚他。

    儿子们的惩罚,让他忽略了手机上面信号提示,两张卡居然都没有信号。

    起床后,听着还在噼里啪啦的雨声,拉开窗户一条小缝,外面仍旧风急雨骤。冷雨顺着风打在他脸上,让他精神为之一振:“你们也饿了?妈妈还没回来哎,这该死的台风怎么还没过去。”左右手挠着两个儿子下把,嘟嘟囔囔的不知名作家终于起床了。

    他租的房子在35楼,之前是一个乐队的练歌房,从门到窗隔音特别好。只要关上门窗,外面的声音几乎传不到房间里面。所以至今宅在家里的他,还不知道这个世界在这个黑漆漆的夜晚,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喂完儿子,终于想起了医生和老婆的嘱咐,做了一些简单的运动。再给自己煮了个速食汤,填饱了肚子后打开电脑,继续写着他的小说。

    这一坐下来,就到了早上9点多。他决定给老婆打个电话,问问情况。在准备按下拨出键的前一刻,他终于发现了没有信号。拿起家里座机拨打,座机没问题,提示老婆张雪的手机无法接通。又翻出老婆的名片,给影视公司的座机打过去,连续打了五六次,没人接听。

    用电脑登陆QQ、微信,都给老婆发过信息,久久没有回应,急了!

    打开网页,看一下新闻……终于,萧夜慌了,各种在影视上,末日片里看到的剧情出现了。网上的新闻铺天盖地,全是关于这一次席卷整个东亚,还有向着四周扩散迹象的台风带来的发烧、发热、癫痫、咬人、传染、丧尸……

    呆坐电脑前,看着全是代表着丧尸袭来、世界末日信息的萧夜,完全没发现刚还趴在脚底下的两个儿子,此时已经在大门口恐慌的冲着外面狂叫狂风。

    这一场改变地球命运的狂风暴雨,下了连续三天三夜……

    终于停歇!!

    新人新书,希望大家喜欢,做做支持,谢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