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末世特效药 > 第3章 诱惑
    萧夜最终有没有丧尸化,彻底融入这个见鬼的末日?

    没有,当然没有,要是有这本书就应该在第二章最后加上完结两字。

    此刻的他抱着两个儿子在嚎啕大哭,他用了此生最大的毅力,想起了和两个小家伙还有他老婆张雪这些年生活的点点滴滴,喜怒哀乐。他不知咬破了舌头多少次,流出了一滩染满枕边的腥臭血液。

    最终,亲情、爱情唤留下他最后一丝的人性,战胜了梦魇般诱人的进食欲望……

    也许,两个小家伙在咬他双手的时候,脑海里也是不断重播着这些画面回忆,才会放弃继续咬死他的吧。

    一切回归正常,他还有人性,小家伙仍然依赖他。

    人,究竟是多么奇怪的一个物种。

    这个瘫在床上的家伙,刚知道地球物种濒临灭绝,人类已经走到最后时刻。他就像鸵鸟那样,懦弱的躺在床上,连一丝求生的心思也没能生出来。自杀下不了手,只想乖乖等死,还希望能死的舒服点,不用承受太多痛苦。甚至在两个小家伙啃咬他手掌的时候,他仍然视而不见,更希望小家伙能吃快一点,让自己尽快脱离苦难,十足的孬种。

    现在知道小家伙们居然没有死去,没有变成丧尸犬,看着它们难受的趴在身边呻吟。他只要狠狠心,一口咬下去,就能够达到理想,在不用自己痛苦的情况下摆脱折磨,化为一只,只会吃~吃~吃~的丧尸。

    可,真到了这一步,他又心软了,他因为那一丝虚假的,没有半滴血缘的,甚至物种都不同的‘父爱’,让他又不生出了抵抗的心里,生出了求生的欲望!他又不再是那个等死的,懦弱的,只会摊在床上的萧夜了。

    萧夜长长叹了一口气:“哎~~~好吧,既然我们都还没变成丧尸,那我们就吃点什么吧。真的好饿。”空气通过干裂的喉咙就好像一把把利刃,不断的在上面来回切割着,只是一句话,就让萧夜身体剩余不多的水分,又流失掉一些。

    忍受着已经有点习惯了的痛楚,他的双脚用尽全力在床板上蹬踏,好让他那僵硬的腰椎能够顺着床头弯曲起来。每一度的弯曲都会让他领会一次何为痛出新高度,他那耳朵听到筋骨接连不断的发出嘎嘣嘎嘣的声音,真怀疑只要再弯曲多一点,他的脊椎就会断掉。

    能起来最好,腰折了也挺好。

    “呃~啊啊~~~~”在一声声不知道是要表达痛苦,还是让自己努力加油的怪叫下,萧夜终于把腰折成九十度,他终于坐起来了。

    呼呼喘着粗气,等痛苦稍微减弱了那么一点,他先把两个虚弱的小家伙放在一起。双手撑在床垫上,努力摆出一副天梯起重机那样子,重心放在双手和屁股下面,把直挺挺的双脚挪移到床边。下了床又是一个更艰难的挑战,就像是一个所有几件都锈蚀掉的机器人,第一次下地、行走一般缓慢的过程。

    从他想给儿子们弄点吃的开始,到他终于站在了地板上,往日只需几秒的简单过程,这一次花费了两个多小时。不得不说,末日真好,什么都没了就剩下时间。

    然而他还没站直,还没开始行走,机器人垮了……从直立在床边,到迈动右脚,然后趴在地上,只用了不到两秒。

    忍不住拍了几下地板,狠狠的骂道:“次奥!次奥!次奥!老子就不信了,我爬也要爬过去。”

    这一刻,这个有点中年肥的人,又变成了一个倔强、执拗的他。

    然后,他就真的开始了爬行。

    不是四肢着地的爬,是匍匐前进的爬。

    一步一步~~~不,是一肘一膝的向着朦胧的前方爬去,幸好房间门还是开着的,不然他还要遭受不小的折磨才能够到到门把,开的了门。终于他爬到了离房间只有三四米外的茶几底下,搬出了儿子们的零食箱,刚掉转头对着房间门口,忽然又折回身子。他想起要去饮水机那打点水,给小家伙喝,也给快成干尸的自己喝。

    ‘咕嘟咕嘟~’猛灌一通,被饮用水滋润后每一寸皮肤、血管、器官,只觉得无比舒畅,前所未有的爽快。用湿润的双手,揉了揉一片猩红的眼睛,那红通通的油漆似乎淡了一点。从只能看见水机的轮廓,变成了模模糊糊能看到点样子。

    也许真的是水润万物,也许只是心理作用,喝过水后觉得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也随之减轻了不少,手脚也比之前灵活了很多。赶紧拿了个茶几上的水壶打了满满的一壶水,放在喂食盆上继续一肘一膝的往房间爬回去。还是每爬一步都很痛,还是站不起来,但爬行速度比来时快了不少。

    忽然,一个平日在大街上随处可见的乞丐模样,和自己重叠了。同样是趴在地上,一肘一膝,推着个饭盆爬行,这形象真有点可笑~可怜。

    “啊~~鬼啊~~”

    通过立在主卧和客房中间的全身镜,萧夜看见一个怪物。一个没有头发,五官渗血,面目狰狞,嘴唇紫黑,瞳孔赤红,浑身干瘪,外露的皮肤都披着一层红色黏状物的怪物。那怪物身前还有喂食盆,盆里放着一个装满水的水壶和一个装满犬类零食的饼干盒。

    咦?这个绝对比一切恐怖片里的妖怪更恶心的怪物,不就是自己吗?

    “哎~~~原来我都还没丧尸化,就比那个丧尸化后的女主播要丑。人家起码还有飘飘长发,自己咋就成了秃子呢?”亏他还有心情一边摇头自嘲,一边继续爬行,还是不看怪物了,看看儿子们吧,赶紧的,都快饿死了。

    也许,这就是项少龙说的故事里,为了一滴蜜糖,可以暂时忘却一切不幸的正解吧。

    好不容易爬回床边,抬头看了下又是一惊。透过红红的视网膜看着床上,除了两个变得光秃秃丑陋异常的儿子和它们的毛发之外,整张床垫、被子、枕头全被一层红到发黑,黑到发臭的干涸血液黏着在上面。

    心中暗自想到,我们爷三这是留了多少血?有老婆一辈子姨妈血多了吧。

    赶紧把俩窝成一团的小家伙抱下床,放到加满水的喂食盆边。还好俩家伙的意识还在,颤巍巍的伸出舌头喝水,估计它们承受的痛苦不自己小,真是苦哈哈的爷三。

    看他们吃得欢,萧夜用手去扣装着零食的饼干盒。可那平日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扣开的塑料盒子,今天居然异常难开,情急之下他用指甲插进缝隙里扣,‘咔嚓’一声响:“啊啊啊!!次奥次奥~~”右手食、中、无名三块指甲被夹在饼干盒上,生生拔出了手指。

    什么情况?自己的身体状况都差到连指甲也留不住了吗?

    指甲用不上,还有牙。

    ‘咯嘣’

    萧夜真的是欲哭无泪了,打开个塑料盒居然弄断了三指甲外加两颗门牙。这副臭皮囊,还有没有点什么鬼用了?在他又要灰心丧气,一心等死的时候,俩小家伙喝饱了水有了点精神,颤抖着爬到自己身边,用热热的舌头不停的舔着他的脸。

    似乎在安慰他:“爸爸,还有我们陪着你,不会嫌弃你,不会离开你。”

    抹了一下不知是血还是泪的液体,萧夜拍拍俩小家伙的头,爬到电脑桌打开抽屉拿出一个螺丝刀。漏风的嘴里喃喃道:“老婆说过,人和动物的最大区别就是,我要懂得利用工具。”终于把饼干盒敲开了。

    萧夜心里忽然想,我现在到底是丧尸还是人?如果我是丧尸,那是不是所有丧尸都能保留着意识?为什么女主播就只在直播间里会嗷嗷叫,趴在隔音门上不断的挠?或者是因为自己接触的雨水太少,病毒吸入量太少,只够把我和俩儿子的身体搞成这副鬼样子,没有能把智慧抹除?

    应该后者可能性应该比较大,毕竟因为自己不舒服,下雨的那些天根本就没出去过,儿子们也没去散步。

    那,自己还算是人吗?

    应该是吧,我这不是会使用工具吗?

    丧尸就一定不会使用工具吗?也是啊,自己又没和更多丧尸沟通过,那就当自己是半尸人好了。

    乱七八糟的想着,被夹掉三块手指甲还往外渗出红黑液体的右手从饼干盒抽出一包肉干,用螺丝刀划开封口,放到俩小家伙面前。

    小家伙们确实是饿极了,艰苦而坚决的把嘴凑到肉干前啃咬起来。萧夜现在也是同样饿极了,闻着那据说是纯天然晾晒的宠物鸡肉条,他也很想~很想~很想放一条进嘴里。就在他挣扎着要不要跟儿子抢吃的时候,小家伙已经吃完了。一边一个又扭过头来舔他的手,变得丑陋不堪的狗头上一双同样红彤彤的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他,表示还要吃。

    萧夜干脆把整包鸡肉条倒在地上,又继续把盒子里的饼干、磨牙棒、肉粒等等一股脑的全部拿出来撕开倒地上。就让俩小家伙尽情的吃吧,反正也不知道还能吃多少顿了。不知不觉中,他自己的手也捏着一块饼干,放进早已饥渴难耐的嘴巴里咀嚼着。

    狗饼干早就吃过很多次,手势也自然而然的。饼干顺着咽喉下到饥肠辘辘的肠胃,终于有一些东西让它们消化,可惜分了实在太少,一种补充养分的渴望传达到主人的大脑……饿!!吃!!吃东西!!吃很多东西!!吃更多补充能量的东西!!肉!!肉食是最好的能量!血能让你更强大!!

    渐渐变得狰狞,血红的双眼顺从着欲望,看向了身前啃着肉块的两个小家伙,吃……能量……

    “啊啊啊啊啊啊啊!!”

    萧夜挣扎着拍打自己头部,似乎这样就能把恐怖的想法从脑海里驱赶出去。这一种进食的诱惑一次又一次的挑战他的坚持冲击他的意志,不可以!!不可以再这样下去!

    不能吃自己的儿子,那就吃能吃的东西好了。

    看着儿子们吃的那么欢,萧夜又转身爬向厅里的冰箱,下层是急冻不能吃,起码不能拿出来就吃。上层有火腿肠、熏肉,这些可以。幸好,因为自己懒,老婆买了不少这一类方便食品。

    老婆……你还好吗?你是不是已经从一个喜欢吃~吃~吃~的吃货,转化成一只只想吃~吃~吃~的丧尸了?

    亲,我真的好想你……

    把思念化成力量,萧夜依靠着冰箱,艰难的攀爬站立起来。拉开冰箱门找到了一排火腿肠,双手撑着冰箱艰难的保持直立,只能用嘴把火腿肠叼出来,扔到地上。关上冰箱门,人也顺势趴回地上,在旁边茶几下抽出剪刀,剪开包装迫不及待的抽出一根香肠塞进嘴里。尽力控制住大口咬下去的欲望,细细咀嚼起来,他可不想因一时之快,再崩掉几颗摇摇欲坠的牙齿。

    想到牙齿,他就担心起两个小家伙起来,它们的牙不会已经掉光了吧?边吃边爬回房间,在地上细细摸索,果然……两个臭屁前面有几颗尖锐的犬齿掉在地上,哎~真是不懂爱惜自己的家伙。看来,要是还有以后,也只能给它们吃软饭了。

    吃完了一包火腿肠,他觉得还是很饿,又艰难的爬去冰箱,从零食柜里挑选容易咀嚼的高能量零食。他记得还有半包卤牛肉和半盒金莎巧克力,对!!巧克力是高脂高热食品,军人最喜欢吃它。

    找到了食物,他又爬回房间。边吃,他边从旁边衣柜下面扯出一张换洗的被子,铺到稍微干净一点的地上。床上,实在睡不下去了,血迹、毛发、腥脏臭实在有够恶心的……

    既然一时还没丧尸化,真人投注:那就尽量活的好一点吧。

    吃着喝着做着,疲劳和困意涌上心头,慢慢的他放下了手上的火腿肠,闭上了血红的双眼…………

    再醒来,不知道他还会是人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