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末世特效药 > 第5章 开门!开门!(下)
    宅男终于要出门了。

    推开大门,先是把锅盖对着3507那边伸了出去,然后才是整个身体。果然,刚走出两步就有一只干枯、扭曲的手臂穿破3507的木门,伸到走廊上,扎满木屑的手臂不断在空中挥舞着。

    想要关上自家防盗门的萧夜被这一幕吓了一大跳,还好那只手臂离他的盾牌还有半米多。深呼吸一口气想要定定神,一股邪火不知道从哪窜了出来,占据心头。只见他张开已经转变为紫红的眼眸,瞳孔里一丝红光若隐若现,嘴角不期然扯出一个妖异的弧度。手中柴刀高高举起,用尽全身力气猛然挥下,手臂应声而落。

    邪火完成任务,瞬间退去。

    萧夜又惊又怒,忍不住骂道:“次奥,让你吓唬老子!那一只要是再敢伸出来,照样给你们剁了!”一个在太平盛世的法治社会里,生活三十多年的人,第一次砍下人手,心中哪能没有恐惧和犯罪感?

    即使明知道随着末日来临,什么国家、文明、法规都已随风而去。还没有习惯新形态法则的萧夜,只能用这样骂骂咧咧的话语来提醒自己,他砍的不是人是丧尸,他砍的只是一个想吃了它的怪物、尸体,就跟杀猪宰羊没有任何区别,一切都是为了能活下去。

    虽然多次在给自己心理暗示,萧夜仍然不敢多看一眼地上的断臂和门内嗷嗷叫的丧尸,小心谨慎的穿过廊道走到3505门口。

    隔着木门,萧夜静静听了一会,里面果然有动静。有用柴刀敲了几下木门,再细心观察,确认只有一只丧尸的动静,难道是只有刚生产完的老婆在?不管了,一只总比两只好是吧。

    萧夜抬起脚狠狠踹在木门上,‘嘭’一声巨响,木门没被如他所料被踹开。难怪人家敢只用一扇门,实木的!!不是那些样子货夹板空心门。这一脚,也不是完全无用功,锁头已经有点松动。退后半步对着锁头位置又是一大脚,巨响过后还是没开。TNND,这锁头也是贵价货!

    两声巨大的声响掩盖了另外的一些木头碎裂掉落的声音,声音的来源正是身后的3507。

    再来!!一是有了经验,二是看清了位置。萧夜很兴奋,通过灯光他清楚地看见两脚过后,锁头和木门虽然完好无损,但卡住锁头的门框裂了。第三脚用尽全力踹上去,木门应声向后大开,同样被踹飞的还有一只趴在厚重木门上的男性丧尸。男的!?居然不是女主人?虽然很想马上分别这男丧尸的身份,但自己小命更重要。

    趁着男丧尸被踹翻在地,萧夜迅速来到它右侧,左手锅盖死死压在丧尸脖子以下胸口位置,防止它双手抓挠,右手柴刀对着丧尸侧过头的太阳穴砍劈下去。

    “呀啊!!”一声暴喝,柴刀斜劈在丧尸脖子上,顶端弯钩破开太阳穴,挖出一股股红白相间的液体。

    让萧夜没想到的是,随着他一声大喝,挂着3508门牌的铁门被什么东西从里面轻轻推开。一只黄色的贵宾犬细小的身影出现在门隙,目不转睛的看着远处的萧夜。

    小芒果是听到爸爸的叫声,就想和往日那样跟出来看看他在干嘛,是不是在召唤自己。在小芒果后面,还跟着一只超小号版萨摩耶,那是哥哥恪飞,白色的博美犬。

    懵然不知的萧夜还在挥动着手中的柴刀,第一次杀丧尸不敢大意,闭上眼补砍四五刀终于把它的脖子劈断。又继续压住好一会,确认房子里没有别的丧尸,身下的这只也彻底死透了。这才把头灯射向丧尸的脸庞。怀着无限八卦看清了这只丧尸的身份,结果很失望,并不是神马神秘人或者隔壁老王,就是那个曾经尝试让萧夜生个孩子的男主人。

    “呜~~呜~~”

    “汪~~~嗷呜~汪~嗷呜呜~汪~~~”

    忽然间,楼道传来小儿子求救和大儿子警戒的声音。萧夜扭头看向十多米外家门口,透过微弱的灯光,他顿时被眼前一幕吓得妄魂大冒。

    它们怎么出来的?我没有关木门和铁门吗?

    是的,他两扇门都没关。木门是因为长时间没有开关,锈蚀住了。铁门却是因为被3507的那只断臂丧尸吓了一下,让萧夜只是把门掩上没有卡死。

    如果仅仅是这样,也没什么大事。把俩小家伙赶回家,关上门就好了,偏偏巧合就是喜欢在人最意想不到的那一刻,接二连三的出现。

    3507那只丧尸被砍断手臂的同时,身体也失去平衡。断臂上的衣服被挂在破洞,身体就侧躺在地上。站不起来的它就用完好的左手不断拍打抠挖。三合板制成的垃圾门门,居然就被它不怕痛不怕伤的硬是挖出一个豁口。

    一时大意的结果就是……

    萧夜大声呼喊着就朝3507飞奔过去:“不要!!放开它!!!”

    芒果被抓住了!!芒果被丧尸抓住了!!芒果被丧尸捉进3507了!!

    次奥,为什么丧尸还有两只手?刚砍掉那一只还在地上呢?哪来的?

    哪来的?等萧夜冲到3507门前,里面的阳光透过破烂的木门照射出来,让他知道3507里面不止一只丧尸,四只丧尸七条手臂,现在正把呜呜惨叫的小芒果抓来抓去。

    恪飞在手臂触及不了的地方不停狂吠,它不敢靠近,它怕一旦靠近了,自己也会像弟弟那样被撕扯的血肉横飞。怕死是生物本能,谁也怪不得,也怪不得它。

    要怪就怪萧夜!!

    萧夜急了,顾不得危险在铁拉闸的空隙处踹开几个大洞,右手柴刀伸进去一番乱劈乱砍。嘴里不断地叫着:“放开它!!你们放开它!!”两个靠近的丧尸被劈中好几刀,只是没用,它们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痛,什么是受伤,它们纯粹只想着吃。

    ‘呜~~’随着一声哀嚎,芒果被吃了……

    它最终没能逃离丧尸的魔爪,头、腹、大腿、后背各被一只丧尸咬上、撕扯、分裂,刚长出来的金色绒毛在阳光下飘扬,鲜红温热的血液四散纷飞……

    萧夜满脸是泪,柴刀胡乱的劈砍:“不要~~~你们不能这样~~~你们这些该死的东西!!”不管他如何声嘶力竭,他也挽救不了芒果的命运。

    自责、内疚、愤怒等等心情冲击着他的心灵。

    芒果不是很纯的贵宾,它比一般贵宾腿要长,鼻子要尖,更像是一只卷毛小土狗。他的前主人是萧夜一个普通朋友,那朋友的老婆嫌弃长大后的芒果长得太丑,所以萧夜收养了它。张雪也不怎么喜欢它,因为它从小没教育好,不会给主人叼拖鞋,喜欢乱吠乱叫。

    恪飞是买回来的,是萧夜和张雪特意挑中的,从几个月开始就教会了各种技能。除了有人在门口附近经过,它会不停的示警吠叫,直到那人离开。除了这点有些烦人之外,几乎没有缺点,所以张雪最喜欢的是它。

    芒果还有最不讨人喜欢的是它为了和恪飞抢地盘,总是四处乱嘘嘘。这就算了,还喜欢在他们俩的窝里嘘嘘,然后马上在窝里面滚来滚去,留下自己的气味,结果就是弄得一身臭烘烘的尿骚。

    但是它最粘的就是萧夜,真人投注:因为萧夜总是不嫌弃它。一开始到家的时候不习惯,恪飞也欺负它,萧夜就天天抱着它写东西,保护它,它不喜欢玩捡球球,就教简单的,它臭了就给它洗澡。久而久之,芒果最喜欢粘着萧夜。

    萧夜睡觉,它会偷偷跳上床抱着一起睡。萧夜写东西,它就趴在脚底下睡。萧夜上厕所,它都会跟着一起去。

    两夫妻还戏称,恪飞是张雪的亲儿子,芒果是萧夜的亲儿子。

    其实,萧夜两个儿子都喜欢,都亲。

    异常愤怒导致萧夜完全失去理智,连刀都撒了手,双手抓住铁闸前后上下摇得哐当哐当响,嘴里无意识的乱叫着:“放开它!!放开它!!你们这些畜生!!怪物!!开门!!开门!!开!!给我开!!”

    一抹妖异紫红乍现眼中,扭曲的嘴角扯开一个诡异弧度,似笑非笑令人畏惧。

    嘎吱~嘎吱~声响起,萧夜不知道哪来的巨力,坚硬的拉闸居然慢慢的被萧夜双手拉扯得不断弯曲变形,直至中间连接螺丝纷纷脱落,拉闸居然被他拆散了。

    “呃~~~啊!!!!死吧!”萧夜一声低吼,双手发力硬生生从拉闸扯下两根铁条握在手上,一脚踹开三合板木门,顺带踢倒弯腰啃着芒果的头和后背的两只丧尸。发了疯的他,就这样不顾一切的冲进3507,展开了复仇杀戮。

    ‘噗呲’两声,铁条分别插进了两只丧尸的眼睛和太阳穴,它们致死都只顾着吃嘴里的血肉。

    瞬间秒杀两个,萧夜又是一声:“去死吧!!”跳到另一只正躺在地上啃着芒果血肉的丧尸身上,一脚两脚三脚,几下就把它的脖子连皮带骨踩断,剩下一个仍在咬合的丑恶头颅滚到一旁。

    萧夜也因为最后一下踩了个半空,身体失去平衡扑倒在地,额头更是狠狠的撞在地板砖上面。只是他丝毫不顾及伤痛,连擦都没擦一下,连滚带爬的到了最后一只丧尸身前。先用双手死命的抓挠独臂丧尸的脖子,发现因为有手套,所以没用。根本不能对它造成任何伤害,双手就顺着丧尸脖子上下一撸,然后一大一小两张开嘴就咬在因进食而不断蠕动的喉管上面。

    小嘴是属于恪飞的,它终于战胜了恐惧,跟在爸爸身后,为弟弟报仇,口刃仇人。

    “吃我儿子!!呸~~吃我儿子~~呸!!让你吃我儿子~~呸!!”咬一口,撕下来吐掉。咬一口,撕下来吐掉。咬一口,撕下来吐掉…………

    不知究竟咬了多少口,吐了多少骨肉。反正,最终丧尸整个脖子连带骨头都差不多没有了,恪飞过来轻舔他血迹斑斑的脸颊,萧夜在温情和温热中恢复了理性,终于停下疯狂的举动。

    紧接着,萧夜张大嘴就是‘哗啦’一声吐了。丧尸的腐臭气味,修罗杀场一般的血肉翻飞,要多恶心有多恶心,正常人都得吐。何况,还要加上他刚才那撕咬丧尸的恐怖行为。也不知道自己在撕咬的时候有没有喝了点丧尸的血。一想到这,萧夜更是吐得厉害,简直想把肠胃都吐出来洗洗才好。

    等到实在吐无可吐,萧夜就哭了起来。不是嚎啕大哭,而是一手抱着恪飞,一手抱着勉强还能看出个大概的芒果的头颅,蜷缩在满是血水和呕吐物的地上不停抽噎。

    自责、内疚!!

    张雪说过自己多少次的粗心大意,为什么就是改不了?为什么自己被吓一下,就连门都忘了关?为什么自己这么胆小?为什么不先清空了3507?为什么要走出家门?为什么不多准备些食物?为什么要这么粘着我……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不知道过去多久,萧夜迷迷糊糊中,体温不断升高,神志也开始模糊。磕破了的脑袋,还有被拉闸剐蹭出来的伤口里渗出的血液慢慢向着黑红色转化。

    有这样变化的还不止萧夜一个,他怀里的恪飞也同时发起了高烧。

    他们一起咬死了那只独臂丧尸,这是要丧尸化了吗?这对苦命的父子,始终躲不开这一劫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