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末世特效药 > 第7章 院子里的老头
    天台上,萧夜想看看进化后的恪飞实力如何,放任它独自面对一只丧尸。

    结果很令人满意,恪飞以比萧夜更快的速度飞奔向老头丧尸。第一击没有选择动物最喜欢的扑咬攻击,中途折向跑到丧尸有点不灵便的左腿,一口咬在丧尸的脚后跟,用尽全力往后拖拽。丧尸失去平衡跌倒地上,恪飞趁机跳上它后背,一口一口的在它脖颈处撕咬起来。

    老头子可能是嫌弃恪飞没什么肉,也可能是恪飞的攻击力太小,没拉到足够仇恨。老头不管不顾,嗷嗷叫着继续爬向萧夜。

    萧夜觉得差不多了喊了声:“恪飞回来。”等恪飞离开了丧尸后背,他才慢慢的走到还跪在地上的老家伙身前,对着它支撑着想爬起来的双手踢了两下,让它再次趴回地上,这才出刀砍断了它的脖子。

    抱起恪飞,摸了摸它的头夸道:“乖儿子,做得好。”还不避讳恪飞刚才咬过丧尸,任由它开心的舔着自己的脸。

    基于3507事件,他完全不怕自己和恪飞跟丧尸有亲密接触。只要恪飞不吃丧尸肉,怎么方便怎么来。犬类不用牙咬,还想它能拿刀捅吗?重新把项圈扣上,萧夜抓起丧尸的腿把它甩到楼下,省得在这里碍眼。可老人家经不起折腾,尸体下去了,被砍断颈骨的头颅因为皮肤也断了,居然还留在原地。

    萧夜玩心大起,像踢足球似得用力一脚把惹人厌的丧尸头踢飞出去。

    正所谓多行不义必自毙,萧夜忽然觉得腰间一紧,完全没有准备的他,竟然被带着向前跌出几步,一直来到天台边上,双手急忙撑在护栏上,看着只差一步就是跌落小区花园,禁不住大骂出声:“次奥~你傻哔啊!!”

    小心翼翼的把为了追‘球’,而奋不顾身跃出36楼,顺带体验了一把上吊式蹦极的恪小飞拉了回来。确认了怀里的臭狗屎没有被勒伤,也没有撞傻,萧夜的火气一下就上来了。抬手就给它小屁股‘啪啪’来了两下狠的。

    “你神经病啊!?这里是36楼,摔下去会死的,知不知道?你以为名字里面有个飞字,你就真的会飞了?”看着怀里的臭狗屎一脸无辜加可怜的看着自己,萧夜火气顿时就消下去了,声音也温柔了许多,强撑着教训道:“那又不是球球,你追个什么劲?要追你也看看地方啊。”

    萧夜现在有点懊恼,从小恪飞就喜欢玩球,丢球球、踢球球、抢球球总之见了球就会发疯,不玩到筋疲力竭都不肯停下来。虽然进化后智力貌似也有点提升,但也没聪明到能压制心中的原始冲动。

    以后,还是得靠自己多加小心才行。

    看着因为刚才的拉拽,项圈上的铁扣已经有点松动,萧夜用两个快挂把它地换掉,再检查一下狗带,还是很坚固不用担心。

    忽然,楼底下传来一阵骚动,萧夜抱着恪飞趴在护栏往下看去。原来是被自己扔下去的无头尸体惊动了小区附近的丧尸,现在的小区花园里上百只丧尸围绕在尸体附近,熙熙攘攘的寻找着有可能存在的食物。

    看了一会,觉得没什么意思就不看了。

    想起老头丧尸是从暖房里冲出来的,萧夜好奇的从破洞往里面看了一眼,只见里面绿莹莹一片种满了植物。看来老头子真的很爱护他种的花花草草,成了丧尸还要待在暖房里陪着他的宝贝们。

    怀着好奇的心情,萧夜走进了暖房,只一眼,他就觉得幸福来得如此突然。感谢卖糕的佛祖,感谢刚玩过空中飞尸的老人家。

    暖房一共二三十平米,进门口摆着一张小茶几和一张藤条躺椅,旁边还有个角落摆放着花铲、化肥、驱虫药等杂物。茶几上摆放着一套功夫茶茶具、一本《天台种植指南》还有两盒药,是一盒退烧药一盒感冒药。看来真的如萧夜所想,老人家丧尸化之前,发着烧还坚持上来照看自己的宝贝们。

    和萧夜想的绝大部分是花和盆栽有点出入,这些只占了三分之一,剩下大约二十平米空间内,种的居然全是黄瓜、番茄、辣椒、豌豆、茄子等瓜果类植物。虽然经过这么久的时间,很多都因为没人打理而枯死或掉落在地,不过怎么说都应该有一些还能吃的吧。

    他还以为,只有张雪远在燕都京城的老爸,他的泰山大人喜欢种瓜多于种花的呢。没想到,在自己同一栋楼里就住着一位。

    久未吃过新鲜蔬菜的萧夜无比兴奋,也不管为什么豌豆没进化为豌豆射手,和老头子来上一场植物大战僵尸。他一头就扎了进去寻找着还有可能存在的新鲜食物,真感谢这位可能是老农出身的大爷,给自己这么大一个惊喜。

    心中还愧疚的为刚才一时脚养,对人家的头做出了那么不礼貌的举动。他理所当然的想到,自己和恪小飞同学也为此付出了有惊无险的跳楼‘代价’,就当打平了……

    只花了不到半个小时,萧夜把能找到的,还没完全坏掉的蔬果用一个放在附近的篮子装好,收获不算多只有一个巴掌茄子、六个小番茄、七颗朝天椒和一把豌豆,其它的都已经烂掉或者枯死了。

    收获了意外之喜,萧夜把菜筐放在茶几上就走出了暖房,来到水箱下面的时候看了看恪小飞,喃喃道:“看来有必要到楼下的宠物店给你找几套背带式狗带了。”恪飞现在用的是项圈式狗带,面对要越高爬低的情况很不方便。

    无奈下只好把恪飞塞进背包,抱着它一起爬上水箱。爬到半路,只露出一个白色小狗头的恪小飞觉得无聊,伸出舌头不停的舔萧夜的脖子,惹得萧夜怒骂:“臭狗屎,别闹。我要是摔下去,你得给我垫背,压不死你丫的。”

    萧夜骂骂咧咧的打开水箱盖子,发现里面还有三分之一水。摘下背包,把恪飞和水桶、冲凉液、洗发水、洗面奶、还有两条分别用密封袋装着的快干毛巾统统拿了出来。解开伞绳手链,把折叠水桶放下水箱,提上满满的一桶水。

    脱光衣服,两父子就开始第一次天台裸浴,蓝天白云下放飞小鸟儿的感觉还真不错……难怪有那么多人喜欢在大街上裸奔。

    洗完澡太阳已经快下山,萧夜再次回到暖房,就倒了点水把小番茄洗干净,当做水果和恪小飞分而食之。是的,萧夜喜欢吃生番茄,应该是喜欢吃一切可以生吃的蔬菜、瓜果。恪小飞也随他爸,喜欢吃他爸递过来的一切东西,包括肉、骨头、零食、蔬菜、水果、药……

    吃药这么傻的事,小芒果就比恪飞‘聪明’,会吐掉。除非萧夜用零食把药混在一起才行,其实也没聪明到哪……

    说到吃,萧夜就想起它们早已仙逝的大哥小白,他才是最聪明的,不好吃的一概不吃。什么药?水果?蔬菜?去你的吧!混在一起?它会把好吃的吃掉,蔬菜?药?还在喂食盆里。别说药这么重口的东西了,双汇火腿肠听过没?那东西据说有瘦肉精,小白也是不吃的,这才是真聪明。

    还记得没结婚的时候,萧夜还和老爸老妈一起住的时候,某天早晨起床,看见老爸在看报纸,就问他想吃什么包子?他去买。他爸说要吃生肉包,来几个。

    买回来后他爸轻飘飘的说了句:“你吃包子皮就好了,里面的肉给小白吃,他挑嘴。”

    真的是坑爹的儿子,坑儿子的爹……

    萧夜躺在藤椅上抽着烟,回忆着美好的时光。那时候,大家都在多好……

    随手拿起盖在茶几上的书准备看一看,拿起书之后发现原来下面还有一串钥匙和一台老人手机……

    萧夜看到钥匙只有两条,醒悟过来这肯定是家门钥匙后,身手就拍了几下头,看着恪飞说道:“你老爸就是粗心,杀怪之后怎么就忘了看看有没有掉落物品呢?”确实是该打,要不是老人家嫌麻烦,没把手机和钥匙装在衣服兜里,萧夜就会错过了进去老头家搜索物资的机会。

    别忘了,他至今还是没办法打开坚硬的铁门的。

    记住!!杀了怪一定要搜尸,拾取所有战利品……

    抽完烟,把茶几上原本属于老头的钥匙、书、两盒药还有一小罐茶叶放进背包。收获颇丰的萧夜左手牵着恪飞,右手拿着菜篮,开开心心把家还。

    晚餐是很丰富的,一盘黄瓜茄子豌豆炒腊肉,一碗酱油泡朝天椒就米饭。酱油辣椒泡饭,那是一个开胃,那什么鬼炒腊肉,那是一个难吃……

    本着有福同享的不浪费精神,萧夜把半盆什么鬼炒腊肉用水泡去油份之后,当成了恪飞的晚餐。

    亲,要是被你知道我又偷偷地把不喜欢的吃吃给恪小飞,你会打死我吧。我想你,我想你做的菜,想你炸的酱,想你煲的汤……

    第二天去老头家串门的计划搁浅了,悲情逗比父子又发烧了。

    老头的菜有毒……(老头的声音从天上传来:你才有毒,你做的菜有毒,你全家都有毒,逗比。)

    好消息是,悲情逗比父子这一次‘病情’又比上一次好很多,低烧、疼痛等症状只持续了半天,过程也没有辣么让人欲仙欲死,也没准真是痛着痛着就习惯了……

    还有发病的环境也比前两次好很多,起码这次不用在血泊中睡觉、不用在腐肉里打滚。有席梦思可以睡,有充足的食物和牛奶补充营养。

    第二天,恢复了精神的萧夜第一时间就是给自己量了一下身高,哟哟~~果然,他又高了两厘米,估摸着再弄点什么病毒雨或者病毒水果,自己就能突破一米七五,进入高人的门槛了。

    发烧会长个子,古人诚不欺我。

    喝完牛奶,他就兴冲冲的带着恪飞又上到天台,这里空间够大,适合做训练。除了练身体、练刀法、用登山杖当枪和棍练。还有就是绕着天台练跑酷,没错就是跑酷,不是花架子好看那种,是模拟在城里是被大群丧尸追的时候,该怎么利用一切有利障碍迅速逃跑。

    除此之外,他还决定要接替老头的工作,在这段时间替他好好打理暖房里的蔬菜。

    从早上到中午,按着指南书里教导松土、施肥、浇水、除虫忙的不亦乐乎。

    真的有虫,还很大。中指长拇指粗,足足有十几条。全躲在腐烂的蔬菜和瓜果里面养膘,那牙齿也不是一般的锋利,塑胶手套都几乎被咬烂。看来这些菜虫没少进化,幸好发现的早,不然这一暖房的宝贝蔬菜都得被祸害了。

    忙活了一整天,真人投注:趁着太阳还没下山,他回家煮上晚饭,又马不停蹄的再次带着恪飞踏上征途…呃应该是寻宝之旅。在三十六楼小号那边试了三家,终于在3602……没错,萧夜就是喜欢倒着来,怎么着?还不许人倒着来吗?我喜欢,我……不就是多试了一次吗,呱唧呱唧什么?

    萧夜很有礼貌的,坚持进门先敲门,确认有没有主人或者主尸在家。有怎么办?凉拌,是人好好说话。是尸就一个字,杀!!

    老头子的家没有其它人或尸,很好可以进门了。

    打开挂着3602大门,映入眼帘就是一张大大的油画。画里的背景是一个种满了各种蔬菜、瓜果的院子,比楼上暖房大多了,左侧还有一个只容得下一张茶几的八角亭。院子中间画着一个老头,老头儿正弯着腰在劳作。油画下方作者署名—梁丽,正上方写着《院子里的老头》—金婚日,赠老伴辉平。

    亲,你还好吗?我也好想能够和他们那样,到老了各自做自己喜欢的事,伴着爱的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