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末世特效药 > 第8章 飞、鸟与虫
    看着大厅中间的油画,萧夜发了好久的呆,恪飞也乖乖的蹲在他脚边一起看着。

    老太太在末日来临前已经去了,她的黑白相片就放在油画下面神龛里。老头子是独居在此,因为房间只有一个。另一个本来是房间的地方被打通了,做成了一个挂满油画的展览墙。

    难不成,又是一个千金小姐嫁给农村小伙的狗血…呃口误口误,是浪漫故事?

    萧夜过去在神龛下面抽出三根香,点燃插到香炉里,说道:“贸然闯入打扰了,但是念在我昨天帮您老伴彻底解脱了,希望您不要介意,末日来了我也是没有办法。希望您俩老在另一个世界可以团聚。”

    聊表心意后,萧夜第一时间就是冲进了厨房开始搜刮战利品。打开冰箱,一股腐烂气息扑面而来,我夜屏住气息迎难而上。双手翻飞不停,熟练地在一堆烂菜叶子中挑选还有用的东西。

    花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终于把屋子里可用的物资收集完,除了一条咸鱼、几箱挂面、半瓶煤气和两桶山泉水这些必需品,最让萧夜高兴的是让他在衣柜顶上找到一把气枪。

    一把很旧款,每打一颗铅弹都要压一次气,在七八十年代农村家里很常见的那种。气枪用的铅弹还有一盒,大概两三百颗的样子。应该是老头子年轻时拿来打野味用的,那时候国家刚开发,人民都处于刚能吃饱阶段,不到过年都吃不上一顿肉。更没有那么多保护动物法例法规限制,人人都会在农闲的时候上山打一些山鸡、麻雀、兔子、野猪等野味开开荤。

    吃过晚饭,萧夜抱着恪飞躺在床上,想着接下来该怎么办。他不可能一直住在这里,哪怕有整栋楼可以供他搜索物资,哪怕有天台的可以的蔬菜园子。这里没水应,该说没有水源,桶装水和天台水箱里的水都不多了绝对熬不过两个月,即使能把整栋楼所有住户的家门口撬开也是不可能长久的。很多家庭喝桶装水都是一桶一桶的叫水站送来,人多一些的会叫两桶,那也不顶用。

    一个月!再过一个月时间,到时候不管身体能进化到什么程度,都必须离开。

    去哪里?怎么去?这就是萧夜接下来这一个月里要研究的东西……

    每天白天照顾蔬菜、训练,晚上琢磨逃离方向和路线,这就是萧夜末世生活的主旋律。

    用家具拆出来的木头做篝火照明,萧夜趴在地上左边是一张大地图,这张地图还是张雪挑的,放在她的背囊里。一面是国家地图,一面是他们所在的百越省省份地图。有这样心思缜密、计划周详、富有行动力的老婆真好。

    右手边是几张A四纸,萧夜正在其中一张上凭记忆画着羊市的交通路线图。幸好,他是纯纯的本地人,幸好他年轻的时候没有这么宅。

    经过连日观察、思考,他发现由于末日暴风雨的关系,四周的公路路况非常好。虽然达不到羊市过年时候那样,路上久久难见车辆,办公区几乎空城的情况,起码在他能观察到的公路上四车道总有三条车道能走。除了最多人的市中心、道路最小的旧城区和车最多的写字楼区,其它地区可能会点有不同,也不会差太多,还是有很多路线可供车辆穿过。毕竟丧尸化的时候大家都窝在家里,即使有一部分人想开车走,都走不出已经变成了泽国的停车库不是?

    在萧夜的估计,路况最不好的必经之地就是羊市东南西北几个出入口。毕竟能离开的车都会击中在这些地方。但是都这时候了,那还能想这么多?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最终决定离开家后,第一个要去的地方就是附近不远的‘九州租车’,这家租车公司是全国连锁的大型企业。近两年主打低碳出行的理念,租的都是油电混合动力的车,萧夜有车牌但买不起车,好几次去那里租过车,算是熟客了。

    是的他要搞一辆车,搞一辆行驶时噪音最小,尽量不引到丧尸的混合动力车。‘九州租车’门店里面就有一款最符合这个要求的车—不充电唐。还有一个原因让他必须选择这辆车,就是这辆车拥有双向逆变充放电技术,只要有油,它就可以充当移动发电站,发电量相当不小的那种。

    拿到车,第二个要去的地方就是旁边的超市。感谢末日暴风雨,现在超市里的丧尸估计也不会多。到超市除了拿物资,还很可能会遇上幸存者,真人投注:如果还有幸存者的话……

    日子就是这样一天天过去,生存大逃亡计划也在一天天落实……

    可是……计划永远及不上变化快。

    第十七天,萧夜放弃了天台种植计划,甚至觉得是否应该提早实行逃亡计划。

    菜青虫……进化菜青虫……

    次奥,萧夜原本打算可以在今天收获一波蔬菜,然后再进化一波,长高一波,真真正正踏入长腿高人门槛的。

    谁知道,早上打开暖房一看,都没了……

    他的所有农作物被十几条不知道躲在哪里,一直没被发现的超级大虫子吃光光了。十七天的努力,一夜之间化作虚有……好气啊!!!

    忽然萧夜狠狠地拍了下自己脑袋,难怪前两天恪飞对着旁边种花的那片又是吠,又是扒土的。原来它们都藏在那里,可惜当时自己没放在心上,还嫌恪飞捣乱把它踢到暖房外面不许进来,悔不当初啊。

    看着在他面前悠闲地吃着菜的大青虫,足有他手臂粗,半米多长,跟现在的恪飞差不多。萧夜真的是又气又怒,气自己粗心大意,气自己不相信儿子。怒的是这些该死的大虫子(人啊,都喜欢把责任往外推),拔出柴刀就给它来了个一刀两断……

    次奥!!!!神奇的一幕又发生了,那半条虫子还在吃……

    “丫的,让你吃!!”萧夜红了眼,横着又是一刀,把它开膛破肚,青色白色的浆液流了一地。这一下虫子死了,真真切切的死了。

    祸事也来了,不知道是不是虫子们有什么特殊联系?那条虫子死后,其它之前一直在吃,当萧夜是空气的虫子忽然一顿,然后齐齐昂起头‘看’向了萧夜。

    从没见识过这么诡异的事情,萧夜被十几条虫子吓得寒毛直竖,拿着刀的手也有点哆嗦。

    紧接着邪恶的一幕出现了……

    那十几条要为兄弟报仇的大虫子同时对着萧夜发动了攻击,‘噗呲’声不断,从满布细牙的圆形口器里喷出一条条不知道是什么鬼的粘液柱,拇指粗二十多厘米长,青白色粘液状的液体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直扑萧夜而来。

    在这一刻,萧夜只想到一个很黄很暴力的词‘*****’!!

    次奥……我堂堂悲情逗比作家,难道就这样被猥亵了吗?

    不存在的!!要真是萧夜自己那条独眼虫子喷出来的东西,还有美容护肤的功效,眼前这些是什么鬼都没搞懂,谁知道是它的功效是美容还是毁容?想射我一脸,做梦去吧。

    萧夜向着左边一个侧翻,顺手一扯腰间的狗带,恪飞也很机灵的跟在老爸身后,躲避漫天液体。

    萧夜落地的同时,左手捞起茶几作为盾牌,只听见有不少打在茶几上的清白液体发出‘哆哆~’的声音。

    这穿透力,要真是那个柔软之地,恐怕会被射穿吧!!(不许想歪,我说的是脸蛋)

    面对大虫子密集的喷射,萧夜一时间没有对付的办法,只好把藤椅也架在茶几上,抵挡有可能从头上落下来的攻击,谁知道这些鬼东西会不会有毒或者腐蚀什么的附加伤害。

    他可不想自己和儿子好不容易长出来的寸头和白毛成了癞痢。

    早知道把老头子的气枪带上来就好了,起码还有个对射还击的机会。正当萧夜苦思不得其姐~~解时,一声清脆的名叫从天上传来,紧接着是塑料暖房被撕裂的声音。

    萧夜抬头看天,只见一只翅膀宽达半米,羽毛在阳光下呈麻黄色,鸟嘴金黄,双爪如钩的神骏大鸟乱入暖棚。幸运的是这只神鸟的攻击目标不是自己,它的身形闪电般一个起落,就见金黄利爪之间就多了一条青白相间的大菜虫。

    好一个鸟兄,这是援军啊!!

    菜虫们都呆了,一时间齐齐停止攻击,抬头看着大鸟发愣。

    大鸟捉了一条虫子没有走远,轻轻拍打这翅膀落在萧夜身后水箱顶上,金黄色鸟嘴对准菜虫头部上下啄动几下,刚才围射萧夜时不可一世的胖家伙已经瘫软在地。

    又一条兄弟被杀,这次菜虫们没有立马对神鸟发起攻击,只是摇摇摆摆的发出:“吱吱~”的声音。

    TNND,这些该死的蛆虫,欺善怕恶啊!!

    ‘咕~~咕咕~~’,神鸟得意的引吭高歌,似乎在对脚下的生物炫耀自己的神威。

    还别说,这鸟鸣声清脆悦耳,婉转动听,真的很有炫耀资本。

    萧夜这才看清楚,神鸟双眼之外还有一圈银白色绒毛直拖到脑后,就好像画了长长的眼线。记起来了,这只神鸟应该是画眉无误。

    画眉鸟是属于野生的鸟类,栖息在山野之中,它的活动范围,多在人迹罕至之处,故其性野。是羊市常见的鸣禽。鸣声洪亮,婉转动听,并能仿效多种鸟的叫声。最机灵的还会学人话,猫狗叫,笛声等各种声音。性机敏好斗。羊市在80年代也有很多老人家喜欢养画眉,只是萧夜见的画眉大多只有不到20CM长,这一只显然也是经过进化的。

    “呜~汪~~汪~”不知道恪飞是看这只嚣张的大鸟不爽,还是咋滴,居然不理刚还攻击他们的菜虫,转头对着变异画眉直吠。

    “谷~谷~~谷”变异画眉也被恪飞挑衅的很不爽,在水箱上不停转圈。

    萧夜怕这个虫子克星会先给儿子打起来,连忙道:“恪飞,停!”

    恪飞听话的不吠了,但还是摆出一副防备的模样。比起那些只会不停‘噗噗噗’的肉虫子,它似乎更在意楼上的扁毛畜生。

    然而,中国有一句谚语叫做:‘襄王有意神女无心’

    神鸟也是如此,见恪飞被喝听,它一声清啸再次冲天而起。半空中用它修长俊美的身体画出个优美的抛物线,镰刀般的金色利爪再次降临菜虫头上。

    这一次菜虫们还是反应慢了,再次被画眉捉走一个兄弟,它们醒悟过来时只能徒劳的对着画眉的背影‘噗噗噗’几下,送走自己的兄弟。

    “呜~~呜呜~~”再一次回到水箱上,画眉哥那真是得意的笑。从它圆眼余光一直落在恪飞身上,连萧夜都觉得这家伙有点跟儿子示威的样子。

    萧夜悻悻的身手摸摸恪飞,弱弱道:“小不忍则乱大谋,就让它得意一会,我们要下一盘大棋。”

    恪小飞没他老爸办法,一声呜咽,趴在萧夜鞋面上,要多颓废有多颓废。你继续安慰自己,不就几条菜虫,要不是你个逗比,老子早几天就把他们扒拉出来吃光光了。

    就在两父子互怼的时候,画眉哥再一次腾空而起,又要有一直虫子遭殃了吗?

    虫子这次显然也有所准备,一排口器就跟防空导弹似的分成几排,先后发射,进行撒网式拦截。

    这次虫鸟攻防战,到底鹿死谁手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