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末世特效药 > 第9章 杞人忧天
    华丽大转身!!

    画眉在表演华丽大转身!!

    当它发现虫子们的攻击时,双翼立刻向下拍打,收回并紧贴身上,借助那刹那振翅之力,流线型的躯体就像一颗狙击枪射出的子弹,高速旋转着向天空射去。粘液拦截网瞬间失去目标,徒劳无功地在几十米外空中力尽坠落。

    粘液喷射虽然没有半滴落到画眉身上,也总算是成功的阻止了敌人再次抓走自己兄弟。菜虫们也没再傻愣愣的不知所措,反而像向日葵一般,随时跟着画眉空中的身形而扭动。

    同时在动的还有第三方,萧夜悄悄的把手上的伞兵绳解开,对折后跟恪飞的狗带接在一起,估算了一下长度,伞绳十来米米加上狗带3米,作战范围足够有多了。经过上一次恪飞自杀式追‘球球’事件,萧夜在天台的时候是绝不会再放恪飞自由行动的。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不管恪飞和画眉哥如何不对付,此刻他们共同的敌人就是剩下的十来只大菜虫。

    恪飞进化后是越来越有灵性,知道什么是伺机而动,收起刚才暴躁的心,跟萧夜一起静静的趴在地上,一双淡红的大眼睛死死盯着目标!

    三方生死斗,一触即发。

    画眉展翅,不紧不慢绕着暖棚缓缓滑翔,寻找着菜虫的空隙。

    菜虫军团,齐齐蠕动下身肢体,仿佛十多枚高射炮炮弹已经推压上膛,就等敌机来犯。

    萧夜和恪飞同时猫腰曲腿,静待最佳时机。

    终于…一声尖锐却不刺耳的啼鸣,拉开了战幕。

    萧夜看着画眉选择发起攻击的地方,正好是让菜青虫部队背对着自己,忍不住轻轻赞叹一声:“漂亮!”接着一挥手,他和恪飞已经一左一右,分头摸向敌人。

    刚才观察画眉杀死两条菜青虫的时候他也看出了点门道,青虫的弱点就在于那一圈口器外围有一些黄色斑点,斑点上长着很多白色绒毛。画眉只是轻轻巧巧的把其中几颗斑点啄破,菜青虫就会死翘翘,那里有可能就是菜青虫的神经元,等同于人类大脑的存在。

    可能菜青虫军团记忆系统比金鱼好不了多少,所以早忘却了背后还有两个虎视眈眈的敌人。一直把画眉当做唯一目标,发现目标接近一个个就迫不及待的抽抽着身体,不停发射粘液子弹。

    画眉对射上半空这些粘液也显得很忌惮,一直在绕着圈玩旋转跳跃躲避攻击,实在躲不过的就振翅高飞,与它们保持安全距离。但离开也不会远,就是烦着你、缠着你,让你觉得只要稍微松懈,它就能马上下扑展开攻击的态度。

    要不是情况不允许,萧夜真的很想给它一个666作为奖励。同时也有点惴惴不安,画眉应该算是菜青虫的天敌了,连它都忌惮对方的攻击,真怕傻愣傻愣的恪飞会吃亏。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萧夜率先从菜青虫左后方发起进攻,希望能替恪飞分担更多的攻击。他高高跃起两米多,落下时柴刀就真的跟砍柴般把一条大虫子竖直的上半身破开两瓣。紧接着刀锋转为上撩,寒光画出一个斜向V字,第二条菜青虫口器被整整齐齐的斩掉,飞上半空成为一个O字。即使不死,也吐不出粘液了。

    瞬间双杀看似很厉害,另一边恪飞的进攻更为凶狠猛烈。这一次身体和力量不再是他的短板,躲在枯藤中的白色身影以比萧夜更快的速度扑出。一双前爪分别拍在两只菜青虫竖直的头上,一下子就把它们摁在土里。四只锐利的爪子深深刺入口器下方,把两只菜青虫钉死地上,抽出来的时候顺势把它们撕裂成几快碎肉,两条虫子死的不能再死。

    当一直担心它的萧夜完成双杀扭头看过来时,恪飞已经再次扑倒一条菜青虫,并张开细齿满布的嘴巴咬断了它的脖子,呃~如果菜青虫口器以下算是脖子的话。

    看到儿子如此强悍,萧夜由衷发出赞叹:“儿子帅,再来!!”不断挥刀劈砍,把一条条傻虫子当成镰刀下的稻穗来收割。

    暖棚里一共还有十七条菜青虫,萧夜拿了第一次六杀(手游里从来没拿过五杀的人),恪飞更多连杀九条,是的儿子比老爸更猛,多杀了三条。

    画眉哥被抢了这么多人头……虫头,有点急了眼,不管不顾的扑下来把剩下两条带走,扔在水箱顶上。貌似这位无意中搭救了萧夜父子,免却他们被射一脸之危的好同志很有品,把身无一物的菜青虫尸体当成了战利品,懂得战利品归击杀者所有。

    画眉在水箱上急着给菜青虫补刀,萧夜一看恪飞顿时急了:“次奥,你傻哔啊,吃这么恶心的东西。”

    正在忙着补充蛋白质的恪小飞同学,闻言抬起满脸青白色汁液的头,撇了无知的老爸一眼,低头继续享受虫虫刺身。

    忙着吃呢,别打搅我。

    萧夜双眼一翻,恐吓道;“不洗干净别亲我,不,洗干净了也休想,真恶心……”

    恪小飞不理他逗比老爸,继续低头猛吃。

    补刀完毕的画眉没有马上开饭,不断原地拍打翅膀,发出‘咕~咕~咕’的戒备态度。看来,画眉哥也觉得不吃虫子的人都不是好人。

    萧夜腹黑的骂了句:“扁毛~~畜生,不通人性。”想了想,忍住恶心,弯腰拾起一条虫子尸体,向着画眉头上空抛了过去。

    对,他在示好。这家伙对所有他觉得可爱、有灵性的动物一点抵抗力都没有。除了沟渠老鼠和某些长的特别恶心的昆虫,小至金龟子、大到金毛狮子统统都喜欢,统统都想养。可惜他没有钱,要不肯定会和那些产油地区的土豪一样,自己弄个花鸟鱼虫动物园。

    平日看见大街上的流浪猫、流浪狗都会有收留的冲动,养不了也没少偷儿子们的粮食去喂它们。

    小时候羊市城市建设还没那么好,他家住在老城区,为了消灭鼠患,家家户户都会养猫。喵星人精力又太过旺盛,每逢春天到了的时候,晚上就会跳上屋顶私会小情人,做一些不能描述,只能‘嗷嗷叫’的事情。加上繁殖力还超强,一窝平均下来会有四五只出生。一年能生两三趟,严重超生造成了很多家庭送不完不想养,狠心的主人就用个鞋盒子,把刚出生的可怜小猫咪遗弃在街边。

    萧夜家里最多同时养七只猫,全是他捡回家,用眼药水瓶子灌进牛奶,一只一只养活过来的。

    亲,我又想收养小动物了,是一只很漂亮的画眉鸟。这次你不能阻止我了,也应该不会阻止我的,它这么漂亮可爱声音还很好听,刚还帮了我和恪飞。其实我更希望你能来阻止我,哪怕只有一个你懂的那种眼神……

    萧夜连续抛上去三条虫子,都被画眉在半空中稳稳接住。直到恪小飞吃完一条半,打着饱嗝想过来蹭裤腿卖萌,被他一脚踢飞。

    画眉直直的盯住萧夜,看了一会,可能确定他是真心不会抢食物,就抓住两条虫子尸体振翅飞走。

    萧夜看的不明所以,这傻鸟抢了这么多,拿两条就走了?什么情况?恪小飞又屁颠屁颠跑回来卖萌,再次被他嫌弃的踢飞,说道:“别靠近我,回家拿东西给你洗澡,真恶心。”

    当他提着洗漱用品和恪飞上到水箱,发现虫子尸体又少了两条,这才明白画眉哥是要分批搬运。不禁在脑里想要不要给拿着袋子把虫子装起来,让它打包带走了?讪讪一笑,觉得自己也是想太多了。随手把剩余的虫子扔回开了个大天窗的暖房里。现在天气这么热,冰箱又没电,想保存给恪小飞吃也办不到,便宜画眉哥,结个善缘吧。

    这时,真人投注:他想收养画眉哥的心思就已经没了,毕竟人家是拥有强悍生存能力,蓝天白云任翱翔的野生飞鸟,不是需要他养活的小猫小狗。

    “拿去拿去,我们吃不完,你喜欢全拿走,别浪费。”正在给恪小飞洗澡的时候,大自然的搬运工果然又飞回来了。

    它站在一堆白花花的虫子尸体上,有点不解的看着萧夜,过了一会又绕着暖房摇摇摆摆的走了几圈。

    萧夜微微一笑,继续给恪小飞洗澡,懒得理它。

    过了一会,画眉又飞走了,还是空着爪子走的。难道是因为绕了几圈都没分别出哪只是自己杀的虫子,所以干脆一条都不要了?还是想表达哥可不是那么容易被收买的?真是一只高傲的傻鸟。

    画眉哥这次可能真的走了,直到萧夜给自己也洗完澡都没再回来。萧夜还是没舍得虫子就这样把虫子尸体浪费掉,用柴刀把一条最肥的剁成几段,留给儿子继续进化。

    经过一番折腾,暖房肯定再不能种东西了,谁知道那些化学物品都杀不死的进化版的菜青虫有没有被消灭干净?他觉得暖房的土壤里可能还有很多菜青虫的虫卵,随时都期待着破壳而出吃光一切。

    想到这,他顿时觉得毛骨悚然,恪小飞可是吃了一条半下肚子的,该不会把虫卵也吃下去了吧?次奥,它们不会像异形那样,长大了就破肚而出吧……我身上不会也已经被虫卵寄生了吧?我不会也被破开肚子吧,咦,那场景……想想都恶心。(你丫也知道恶心?恶心你就别想啊!!什么?你控季不住你自几?真恶心!!)

    伸手把腰间的狗带拿远一点,一脸嫌弃的对儿子说道:“次奥,恪小飞你今天不许亲我,不,你没证明自己没被寄生之前都不许亲我。今晚不许抱着我睡……走,快点回家,药箱里还有肠虫清,希望那东西对虫卵有用。”拖着一脸茫然的恪飞飞奔下楼回家,找药吃去了,要不要拿两颗药上来给画眉吃呢?

    这位想太多的逗比,是该吃药了。

    当天晚上,吃过药的恪飞果然开始发烧了,而且还挺严重,比起上一次症状更加严重。体温最高峰达到快60度,真是怕他把脑子给烧坏了,呃~~不坏也没好多少,这个不重要了。除此之外,还有抽搐症状也严重了很多,连呼吸都很困难的样子。害的萧夜一晚上又是拿水给他擦身子,又是扇风,又是泡了杯牛奶喂他喝,忙前忙后,直到天蒙蒙亮,恪飞症状有所平复,萧夜才抱着他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真是一个二十四孝老爸……

    谁之前还说让儿子别抱他睡觉来着?

    睡梦中,萧夜感觉到有一条热乎乎、湿漉漉、砂纸一样粗糙的东西在他脸上舔来舔去。没睡够,起床气正大的他身手就捏住那条捣乱的舌头,还没开骂,就看到恪飞无力的趴在他身边,张大嘴‘呃~呃~呃’的低声抗议。吓得他顿时睡意全无,什么气都烟消云散,儿子还处于进化后的虚弱期呢。

    看了一下时间十点多,看来儿子是饿得不行了。菜青虫看来真的是大补啊,要不要把那条菜青虫煮了给恪飞吃呢?想想还是算了吧,他现在这么虚,万一虚不受补挂了怎么办?谁陪我儿子?谁陪我在这人都没有的末世活下去?没了恪飞自己活下去又有什么意思?

    脑海里忽然又想到画眉哥,担心他会不会飞着飞着然后开始发烧进化,然后抽搐、然后就摔死了呢……(此人脑袋有坑,想得太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