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末世特效药 > 第12章 杀戮微笑
    恪飞就这样把小画眉吞掉了?连骨头都不吐的?

    怎么可能,真人投注:不到一秒钟恪飞把嘴巴张开,小画眉就安安稳稳的站在他下颚上。不知道是为了表达恪飞有口臭,还是想甩掉头上的几滴口水,小家伙抖动几下身体,然后一蹦一跳上到到了恪飞头顶,叽叽喳喳的催促着萧夜继续给她投食。

    恪飞把小画眉含在嘴里,只是他们之间的嬉闹,他怎么可能真的把妹妹吃掉,他们关系~好着呢。

    小心翼翼的把画眉姐妹放进纸箱,再撒了一把米,他温柔的说道:“你们自己玩会,我跟你们哥哥下楼打猎了。”

    穿戴好衣服装备,在大厅试了几个跑跳动作,确认没有问题。最后在试衣镜前拍拍自己的脸露出虎牙笑笑,转身拍拍恪飞的头,大步走出家门。

    萧夜准备开启逃离计划了,首先他要到小区下面的宠物店一遭,给两只小画眉找个方便带着一起走的包,还要给恪飞找粮食更换新装备。

    现在的恪飞体型堪比萨摩耶,攻击力也随之增加,灵活度更是只能用迅捷无比来形容,一点都没有看着的笨重,随随便便就能跳过萧夜的头顶。经过这段时间力量不断增强,萧夜有信心,面对十来只丧尸,他和恪飞也能轻松干掉。

    每下一层楼,他们都显得小心翼翼。下到开阔的楼道就停留几分钟,不停制造声音,吸引有可能存出的丧尸。这样不断重复,进度很缓慢且枯燥。放在以前,萧夜是不可能耐得住性子去做的。如今,哪怕实力抢了,萧夜也绝不让自己在同一个错误上犯第三次错。

    小心,小心,再小心。

    等两父子下到一楼大堂,时间已经过去了差不多四个小时。期间解决了两只在楼道巡逻的保安丧尸,四个打扫大楼卫生的清洁工丧尸,从保安身上收刮到两根战术手电筒和两串钥匙跟门卡。

    战术手电筒长约半米,前端是高硬度合金莲花攻击头,后面打开盖子是防卫电击枪。虽然现在两支都已经耗光了电,但是等萧夜搞到车之后也不失为一个很好用的装备。起码,十多种不同强度、不同变化的灯光,比现在带着的头灯好用很多。

    门卡和钥匙不用说就是开启保安室用的,他也不知道停电后门卡还能不能用,带着也是有备无患,一张卡片又不碍事。

    到了大堂萧夜就不敢再制造声音吸引丧尸了,毕竟外面起码聚集了百多个呢。那么多一拥而上的,即使能杀光,万一被咬了一下半下怎么办?他们咬丧尸没事,但没试过被丧尸咬啊,万一受伤后和电视、影视剧里面那样,也会被转化成丧尸怎么办?

    在大门口站了好久,一直只是在那静静的观察。

    直到傍晚,才转身回家。

    萧夜所在的楼栋大门是向东开的,宠物店开在小区南方。所以出了大楼要绕一段路,那段路经过他刚刚观察所得,起码有二十多只丧尸。加上小区和宠物店周围的百多只丧尸,这些他都要想办法全部解决,即使不能全歼也要把它们引到不影响自己进宠物店搜索物资。所以萧夜决定今晚好好休息,让身体保持在最佳状态,同时想一条万全之策。

    次日早上。

    穿着一身冲锋装,背着极地背囊,萧夜轻轻推开大门。末日暴雨后两个多月,终于踏出这栋大楼。可惜,没时间让他做个伸开双手,抬头望天,再发表几句感言。用预先准备好的砖头将大门卡死,防止它自动关上。这点很重要,因为现在大楼的门都是电子锁,没电情况下萧夜还真的不知道怎么从外面开启,毕竟他只是个文科死宅没有妙手空空的开锁技术,也没有一拳轰烂它的力量。

    确定稳妥后,紧了紧手上的柴刀,轻喝一声:“上”便带着恪飞冲向着闻风而至的几只丧尸。

    恪飞速度极快,来到最近的丧尸前飞身而起,把穿着顺水快递工作服的丧尸扑倒,不等它有任何反应,一口咬断了它的脖子。萧夜也挥刀把后面那只袋鼠送餐丧尸脑袋削飞,心说勤劳的小哥哥们辛苦了,安息吧。

    萧夜在砍中第七只丧尸脑袋的时候问题出现了,毕竟手里拿着的只是一把普通的柴刀,某宝货再好,经过两个月来这么多次劈砍,刀刃终于还是不行了。卷了刃的柴刀没有砍下面前这位长发飘飘的丧尸头颅,卡在了骨头里面。

    躲过一劫的丧尸发起反击,胡乱挥舞的右手拍中了萧夜的肩膀,将他拍的一个趔趄。

    萧夜大惊,连刀都没来得及抽出来,后退两步捂住发痛的肩膀,有点不解怎么这么痛?是这只女丧尸力气特别大?还是现在的丧尸力气也进化了?这问题很严重,必须尽快搞清楚。

    有了决定后,他不顾疼痛再次冲向怪力女丧尸。躲开对方攻击的同时一脚踢将它踢倒,毫不怜香惜玉的踩在那团本是丰腻柔软的神圣高耸处。双手握住脖子上的柴刀,就像锯木一般上下来回抽动,最终把那曾是青春美丽的头颅割下。

    看了眼附近已经没有更多的丧尸,剩下的七八只都被恪飞牵制在花园凉亭处玩躲猫猫。对,恪飞没有如之前那样进行扑咬。毕竟进化前只是小型犬的恪飞力量还比不上一个成年人来的大。扑咬是要依赖爆发、力量、身体三方配合的,对手太多太密集就不能再用这一招。

    所以聪明的恪飞在利用速度、体型、地利跟丧尸游斗,找到机会就去咬一口离他最近的丧尸脚,等它们失去平衡摔倒地也不急着攻击,继续溜后面的。因为他知道,自己一旦停下来,就会遭到围攻。

    亲,你知道吗?你儿子现在真的好聪明,比以前还要聪明、乖巧很多很多,真的长大了。

    萧夜把已经出现缺口的柴刀插回刀鞘,拔出背囊侧面的登山杖,走到那些被恪飞咬断了腿,只能在地上爬行的丧尸身后,踩住它的后背,把尖锐的登山杖从后脑和太阳穴刺入杀死它们。

    当丧尸只剩下三只的时候,萧夜召回恪飞:“恪飞,停,回来。”有必要留下它们做点实验,好解开他的疑惑,获取更多的生存信息。

    三只丧尸中一只是完整的,两只是被恪飞咬断腿,行动不便的。萧夜让恪飞在一旁警戒,他自己跑向那只完好的丧尸,费了一番手脚,用伞兵绳把丧尸双脚绑了起来,然后拖着回到大堂。

    萧夜同学捕获野生丧尸一只,他想搞什么研究呢?

    首先,萧夜给丧尸同志戴上了一个从消防栓里找来的防毒面罩,防止丧尸同志乱咬人,然后用布条把眼睛蒙上,保证它看不到东西。再从清洁工的杂物间里拿出一张折叠梯子后,他小心翼翼的解开了丧尸脚上的伞兵绳。

    丧尸刚恢复自由就迫不及待向萧夜扑去,显然,丧尸追踪猎物不是用看的,起码不全是依赖眼睛看到的。让恪飞在另一边叫了几声,果然就把丧尸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丧尸还保存着听觉。得到肯定答案,萧夜举起梯子,用梯子脚卡在丧尸胸膛,然后一人一尸就开始了顶牛。对,顶牛,萧夜就是要试试,看这中年人转化的丧尸到底有多大力气。

    经过数次进化,萧夜现在已经不知道自己超越了常人多少,粗略的估计他双手举起五百斤的东西是极限,垂直跳高能摸到到六七米,百米冲刺只需六秒三四。除此以外,耐力、恢复速度、筋骨皮肉也有相应加强。拳头打在水泥地上砸出一个两三厘米的坑,手也只是破了点皮,还能在睡一觉后就完全恢复了,疤痕都会不留。

    跟丧尸对顶了差不多五分钟,看着面前被挤压的有点扭曲的铝合金梯子,萧夜的脸色变得有点难看。他发力把丧尸振退几步,然后将梯子横在身前,看准机会将梯子推到丧尸挥舞的手臂下面。

    ‘啪嗒~’梯子从中间被砸弯,外面这些丧尸的气力,起码超过了室内丧尸两倍。

    萧夜脸色更加难看了,面前这只青年丧尸虽然比之前打到自己的怪力女丧稍微弱一点,但也正是因为这一点,足以证明室外的丧尸也在通过什么渠道而持续变强。是什么让它们变强?是接触那次带来末日的雨水?不,这个可以否定,如果是雨水,那两个巡楼的保安接触得绝对不会少。那是什么呢?食物?空气?可能性太多了,萧夜只能暂时选择放弃去思考这个问题。

    唯一肯定的就是,他和恪飞走出这栋大楼之后,将会越到更多更大的危险。一个不慎,会死的不只是他们父子俩,还有家里的两只小画眉。

    想着丧尸本就数量巨大,想着它们还会逐渐变强,想着还有那些同样在不断进化的野兽,想着自己一家堪忧的前景……

    一股邪火不知道从哪窜了出来,占据心头。紫红色的瞳孔里泛起淡淡的光芒,嘴角扯出一个妖异的弧度,露出那只同样泛着深寒光芒的虎牙。

    被梯子顶在墙边的丧尸从萧夜泛起那诡异微笑的那一刻,不知为何居然停止了挣扎,然后仿佛再没有攻击萧夜的欲望,并停止了喉咙中一直发出的‘呃呃’声,到最后身体都在颤抖。是的,死人转化而成的丧尸居然会颤抖。它在怕什么吗?怕死吗?怕萧夜吗?怕他的微笑吗?

    不知道,也没人能知道了,因为下一刻它的头已经被萧夜扭断!!

    与丧尸脖子被扭断的同一时间,一直在旁边警戒的恪飞似乎也发现了什么不妥,对着萧夜吠叫起来:“汪~汪汪~”

    萧夜脸上的诡异笑容瞬间敛去,随之而去还有那狂躁嗜杀的心:“乱叫什么?打你哦。”

    “呜呜~~”恪飞走到他身边,站起来讨好的想舔他的脸。

    萧夜推开它的头,一脸嫌弃的说道:“走开走开,你咬过丧尸,还是咬腿。刷牙前都不要亲我,真恶心。”

    推开还想粘着他的恪飞,萧夜又走进了杂物间。出来时左手拿着一瓶松节水,右手提着一根刚找到的撬棍,直接走向大门。

    门外,两只断腿丧尸早已恭候多时。

    打开门,两位客人早已等的心焦不已,嗷嗷叫着就想往里面爬,被萧夜一脚一个踢回门外空地。

    再次用砖头卡死大门,开始对付起两个残废丧尸,先是用撬棍把丧尸四肢打折,彻底废掉行动能力。把一整瓶松节水全部倒在其中一只的头上,掏出打火机点上一根烟,同时把已经空了的烟盒点燃,扔到丧尸头上。

    确认丧尸已经变成人形蜡烛,他走到另一只丧尸旁边,举起撬棍用没有弯曲一端狠狠地刺入丧尸左胸心脏,丧尸没死。再举起,刺入右胸,防止万一这位的心脏异于常人长在这里,还是没死。肚子,还不死。用弯钩把肠子全扯出来,丧尸哥就是这么刚,仍然没死。

    场面实在太血腥加太恶心了,干这种等同虐杀的事情,已然超过了两个月前还是宅男的不知名作家忍受极限,肚子里好一阵翻江倒海。

    连忙跑到旁边,撑着身旁树干揭开口罩,哗啦一声把早餐全吐了出来。

    真浪费……

    萧夜做这么恶心的事情目的只有一个,现在已经达成了。丧尸如影视作品说的一般,除了头部没有任何致命的弱点。既然已经肯定了,那位丧尸哥也就没存在的必要了,轻轻说了声:“不好意思”一棍插入它的脑袋,愿安息。

    然后走向另一只试验品,那只人形蜡烛又会有怎样的下场呢?

    希望各位喜欢本书的童鞋,能够给小弟留个言、投个票什么的,好让夜寒知道自己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谢谢,祝大家世界杯开心。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