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末世特效药 > 第13章 意外之喜
    萧夜再回到被点燃头部,成为人形蜡烛的现场。

    他惊喜的发现才短短几分钟,这个丧尸已经死翘翘的。还是在他过来前已经死了,丧尸不禁烧,这算是个好消息。

    这些天日日晴空万里,丧尸们又不会主动喝水补充身体里的水分,火势烧的很旺,就连浓烟里都夹杂着一丝烤肉香味。

    ‘烤肉!!会不会比牛肉好吃?’脑海里莫名其妙出现这样的想法,让萧夜胃部再起波澜,干呕连连。再狠狠地抽了自己一巴掌,骂了一声‘神经病’,压下心里乱七八糟的想法。拉上口罩快步走到火尸旁,用撬棍像打高尔夫球一样,将火尸体打到那个十多米外的恶心现场。又把大堂里面那具被他扭断脖子的尸体搬出来,用火去清理这些污垢和肮脏的皮囊。

    愿逝者安息。

    看看时间已到了中午,然后给自己找了个‘难怪饿了’的理由,带着恪飞转身回楼上吃完饭。是的,对于已经超越常人的家伙来说,35楼就跟走个3-5层楼这么简单。

    吃过午饭,逗弄了一下因为这两天少了很多时间陪她们,导致有点小情绪,一放出来就跳到它头上乱啄的画眉姐妹。直到她们又发出‘咯咯咯’那种像鸡又像笑的声音,这才带着恪飞再次出门继续进行宠物店攻坚战。

    这次出门没急着下楼,反倒是拿着撬棍把35-36楼全部扫荡了一遍,把里面的丧尸清理干净扔到楼下。一来省得污染自己生存的空间,二来制造动静把附近尽量多的丧尸聚集在一起,方便接下来的计划实施。

    把两层楼全部清理干净后,他才施施然开始四处翻找易燃物品。

    今天运气不错,一下午让他找到不少可用之物。

    意外惊喜也有,35楼有一家是把35-36两层都买了下来,打通后成为越层的住户。这位住户想必是位有小有资品味的老板。楼下改成三间房住人,楼上被改成宴会厅,摆放着两个红酒柜和雪茄柜。

    萧夜是有酒精过敏的,喝一杯啤酒就会觉得呼吸不畅,浑身起白点点还痒的要死。再多喝点就会脑部缺氧,不会死,也不会撒酒疯,只是很想睡觉,比安眠药还管用。

    但是,他喜欢抽雪茄啊。要不是没有那么多钱,他早就想不抽烟改抽对身体危害相对比较小的雪茄了。除此之外还有三个ZIPPO火机,其中一个正面磨砂雕刻着一只威武的蝎子,背后是天蝎座符号的限量版,被他马上加满油放进兜里。因为他是天蝎座的,也许刚被扔下楼的中年老板也是,现在这只珍贵的火机属于他了。

    最后又上了一趟院子里的老头家,在他的抽屉里拿出一台他都叫不出名字的播放器,就是那种像是收音机又像MP3,还带个大喇叭,不用带耳麦都能放很大声的东西。装好电池试了试,一首《凤凰传奇》的成名曲响彻36楼,想必是老人家换手机前拿来解闷听的,很好很强大。

    晚上,收获两层楼物资的他和儿子女儿们开了个小派对。听着音乐,吃着薯片、饼干、辣条等零食,抽了根包装最好,貌似最贵的雪茄。还破天荒喝了一杯以前觉得像毒药一般难喝,现在也仍然觉得是毒药的贵价红酒。

    有点晕头晕脑的时候,还喂了恪飞一杯,画眉姐妹几滴。

    最后35楼传出声声狼嚎和连串咯咯鸡叫,持续了好几个小时。幸好,现在的每人会投诉他们。

    萧夜不是疯了,也不是堕落了,只是需要以此为给自己减下压。降低发现丧尸也会进化后,心里产生的抑郁之情。

    亲,你在哪?我想让恪飞去打酱油了……

    次日起床,神清气爽,斗志昂扬。

    正是进行杀戮的最佳状态!

    柴刀出现豁口,再砍几下都要断了,主武器换成了昨天的大功臣撬棍,和登山杖分别插在背囊两侧,出门开始清怪行动。

    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

    绵绵的青山脚下花正开

    什么样的节奏是最呀最摇摆

    什么样的歌声才是最开怀

    弯弯的河水从天上来

    流向那万紫千红一片海

    哗啦啦的歌谣是我们的期待……

    艳阳高照的早晨,小区花园里一首国人耳熟能详的歌声回荡在空气中。

    要是周围有一群大妈随着音乐翩翩起舞,那就完美了……

    可惜,闻声而来的不是跳广场舞的大妈,而是一群歪歪扭扭、衣衫破烂、面容丑陋的丧尸。

    萧夜把那个体积不大但是声音足够洪亮的国产老人MP3(姑且这么叫吧),挂在路灯顶端,然后顺着绑在身上的伞兵绳荡到对面二楼阳台。坐在已经被撬开防盗网的阳台,摸了摸恪飞耷拉在身边的头,悠然的点起一根雪茄,看着路灯下面越聚越多的丧尸群。

    等到路灯下丧尸密密麻麻围成一个圈,粗略估计达到上百只。萧夜这才翻身下阳台,弯腰拾起一个用红酒瓶做成的燃烧弹,点燃引火布条,向着丧尸群最密集的地方用力投掷出去。

    ‘哄~~~’路灯下近百平米的路面早倒满了各种易燃物品,燃烧瓶砸在一个倒霉的丧尸头上,登时火花四散纷飞,火~瞬间引燃,弥漫全场……

    你是我天边最美的云彩

    让我用心把你留下来

    悠悠的唱着最炫的民族风

    让爱卷走所有的尘埃

    你是我心中最美的云彩

    斟满美酒让你留下来

    感受着远处传来的热浪,听着熟悉的歌声,抽着也许是巴西的雪茄。看着丧尸蜡烛一只只被燃烧,接着无力倒下。

    萧夜从阳台桌子上拿起一个高脚酒杯,今天里面装着的不是红酒,是可乐。跟随音乐扭动着身体,装模作样的喝了一口美~~~可乐,再给同样趴在窗台看火焰广场舞的恪飞倒了一小口。

    只要肯动脑子,原来,杀丧尸也可以如此简单……

    亲,你老公是不是很聪明?嘿嘿……快夸我……快亲我……

    对空作了个干杯姿势,一口喝掉杯里的可乐,带着恪飞转身离房间。这场火焰广场舞看够了,回家吃午饭。

    自以为潇洒转身的萧夜没发现,在小区对面马路,再拐个弯的另一个小区楼栋里,5楼的阳台同样有一双眼睛看着这场表演。

    她的眼里带着惊讶、兴奋还有一丝害怕……

    本还在床上睡觉的她,被歌声吵醒。循着声音兴奋的跑到阳台,就看到了滚滚浓烟。一开始兴奋的她大声呼喊,希望有人能回应并来解救自己,可惜叫了好久好久,叫到声音都沙哑了,还是得不到回应……

    她的声线本来就不大,距离又远,再加上歌声和丧尸的热辣舞蹈,种种声音加在一起,萧夜能听到有鬼了。失落的看完了整场表演,真人投注:看着烈焰行尸们一只只倒下,看着大火继续焚烧它们的身体。

    消耗大量体力的她,喝了一口小牛奶吃块肉松饼,最后再看了看窗台外面,那个人还是没有出现。无力的走回床上,抱过床上的大狗熊公仔,怀着那个人应该还会出现,下次就会发现并拯救自己的美好幻想,不知不觉的再次陷入梦乡……他会来吗?他会在自己食物耗尽,饿死之前再来吗?

    床头柜上摆着的半罐小牛奶和两块肉松饼,已经是她最后的口粮了。

    下午再次回到2楼阳台,火焰舞表演已经结束,表演者们累的趴在地上一动不动,路灯上的音乐也因为没电停止了。一切归于静逸,只有偶尔微风吹过时,尸体中传来噼啪响声。

    再次确认了到宠物店路上没有丧尸,萧夜带着恪飞就从阳台直接跳到地上。这几米的高度,对他们都不算事了儿了。

    走在熟悉的小区道路上,萧夜四处张望。他不是紧张,纯粹只是看看,看看有没有幸存者,看看四周的变化。要是花坛里或四周有潜伏的危机,身边的儿子会提醒他。

    是的恪飞是会提醒他,前面有危险的。

    还没绕过小花园,恪飞就挡在萧夜面前发出阵阵低吼,不是警戒吠叫,是如临大敌的直接炸了毛!沉肩弓背,张嘴露出一口细碎利齿,喉咙发出‘呃呼~呃呼~’的低吟,这是开打的前兆。

    末日后,萧夜还是第一次见这样如临大敌。以前都是遇到有恶意的狗狗,他才会这样。顺着他的眼睛看去,对着的正是百多米外宠物店的方向。看来就是宠物店里有什么东西,让恪飞感受到极大威胁。

    思考着怎么办的时候,萧夜忽然看见更远处靠近小区大门口的地方。脑里灵光一闪,有了新计划。带着恪飞直接穿越绿化带和小广场,飞奔向物业管理中心所在的小独栋。本打算扫荡完宠物店后再去保安室找可用工具的,现在要提早进行了。

    跑了三百多米,顺手解决掉几个行动不便的丧尸,终于来到了物业管理中心。再把里面工作人员和保安丧尸解决后,终于在最里面的两个办公室看见了保安管理处和安保物资仓库的门牌。

    通过一块类似影视作品里审讯室常见的大玻璃,萧夜看到一排排的监控设施和两只保安丧尸。本来不打算进去的,但看到那几根反扣地上的战术手电和摆在旁边插在电源上充电的电池时,他马上改变了主意。

    尝试了几次终于找到打开办公室的钥匙,打开门在走廊上等丧尸自己走出来后,才和恪飞一人一只轻松解决掉。萧夜冲到战术手电那里,急不可耐的给手电装上电池,试了试电筒和电击功能,不出所料全部能用。

    视野更加明亮萧夜大喜,打开里面只放着气枪的背囊,把剩余的四根手电、四块电池和充电器统统收入囊中。左手握着留下的手电细细查看办公室,发现没有可取的东西后,带着不错的心情打开另一边的仓库门。

    保安室果然有不少好东西,特别是其中三套放在铁箱子里的崭新防暴装备,让萧夜眼前一亮。

    防暴盔、防爆盾、防暴叉、防暴背心、防暴棍、防刺手套。

    萧夜二话不说就把防暴背心穿在身上,把防刺手套换掉手上的过塑手套。这两件东西虽说防不了子弹只能防刀刺,可这就够了,丧尸又没有枪。活动了一下手脚,感觉好极了,一点都不碍事,除了热了点一切都很完美。防刺手套居然比过塑手套带着更加透气、灵活一些,这一点是他没想到的。

    有了战术手电,防暴棍就没需要了,防暴盔带上后也马上就给取下来了,这是个有面罩的全盔,很碍事。防爆盾还行,让恪飞试用全力挠了几下,只是多了几道划痕。用牙咬倒是给他咬下来一个角来,这也没什么,尽量别让盾牌边角被咬到就是了。

    最让萧夜失望的就是防暴叉,被叉住的恪飞只是使劲一扭身子,叉子就从丫字成了个字。很失望很失望,本来他还想用这个防暴叉钳制住潜伏在宠物店里面,让恪飞也十分忌惮的那只东西的。这也是他为什么会临时改变主意,先到保安室的根本原因。

    打算落空,萧夜泄愤似的把变了形的防暴叉扔到一边,防暴叉撞上一排杂物柜,扔东西的时候还控制好自己已经超于常人几倍的力度,一排木制杂物柜发出‘嗙’的一声响,然后是一连串哗啦哗啦的物品掉地声音。

    萧夜扭过头看了一眼,发现原来是那一排杂物柜被他砸烂了,装在里面的东西有不少掉了出来。

    “咦?”顺着灯光,看见一堆衣物、钱包中间有一把黑漆漆的东西,走过去拿起来看了一眼,他的心情顿时又好了。那黑漆漆的东西是一把浑身黑漆漆,长大约40CM,一面是斧刃另一面是锤子的手斧。

    可惜另一面是锤子,要是镐型的那就真的完美了。

    亲,你当初不是觉得这种手斧太凶残,太危险,不让我买吗?你知不知道,我现在终于有一把了。嘿嘿,不爽?你回来打我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