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末世特效药 > 第15章 Hello泥猴
    萧夜一直都知道自己进化后拥有了这种奇异的状态,这是一种会让自己精神处于极度嗜血、渴望杀戮,同时还会对丧尸有一定震慑效果的奇怪能力。就像玩网游开启了被动技能一般,所以,他也将这种奇怪的能力习惯性的命名为《杀戮微笑》,定位于被动技能行列。

    他还知道在杀戮微笑状态下,他除了会有以上的变态表现,脑海思维也更为清晰,分析形势和作出应对会比平时快上很多。这样的状态,在战斗时效果更为显著。唯一不足的就是,这个技能之前一直都是被动使用,自己试过好多次,都没办法控制它。

    傻笑不能让自己进入状态,真人投注:傻笑更不能代表杀戮。

    今天在这个要命的时刻,不是他想用自己和儿子的小命来试验能不能自主发动,而是在这种极度危机下忽然有福至心的灵感觉,像是提醒他真正掌握这个被动技能的时机到了。

    事实也是如此,他做到了。

    着急的情绪刚被压下,一股邪火不知道从哪窜了出来,占据他的脑海。紫红色的瞳孔里泛起淡淡的光芒,嘴角扯出一个妖异的弧度,露出那只同样泛着深寒光芒的虎牙。

    来吧!笑吧!杀戮吧!碾压一切该死的吧!

    根本不知道痛,不知道怕的二哈又一次扑来,这一次它的扑击有了一丝迟疑,有了一丝来自灵魂的颤栗,虽然很快被原始的进食欲望压制,始终也是有一丝的迟疑。

    对手的迟疑就是自己的机会,面对机会萧夜没有任何犹豫。手中撬棍快似闪电直刺而出,‘噗呲’声中,撬棍从二哈稍微抬起的下颚斜斜刺入,直穿到头盖骨顶部发出‘哆’一声才停止下来。

    一击毙命,抽手拔出撬棍顺势撇掉上面的血迹,向着恪飞飞奔过去。

    恪飞现在的状态很不好,正面和一只体型、力量远大于他的阿拉斯加丧尸犬架在一起,双爪互相钳制对方肩膀,头颅不断扭动,都希望能更快一步咬上对方。背上趴着一只小鹿犬咬住不放,脚下还有两只牛头犬在不断撕咬着他的腿。鲜血已经留到地上,幸好攻击到他的三只都是于小型犬,受到的也不是致命伤。

    来到被围殴的儿子身旁,萧夜没急着出手,饶有兴致的看了情况发出一声嗤笑。然后才发起攻击,铁锹准确的插入鹿犬丧尸牙齿和恪飞的皮肉之间,把鹿犬丧尸一口细碎犬齿打烂、挑落恪飞后背。同一时间他的右脚已经踩断了一只牛头梗的后背,左手盾牌顺势把另一只砸入地面,使其同样死于脊椎断裂。

    瞬间三杀!这就是杀戮微笑状态下的萧夜。冷静得可怕冷静得近乎冷血,必须保证出手就是给予敌人致命一击。停顿那一下不是不在乎恪飞生死,只是要找到最好的解决办法去帮助他,冷血只用在敌人身上。

    然而,当他想杀死阿拉斯加丧尸犬的时候,眼光余光看到了又有几只丧尸动物从宠物店走了出来。

    猫狗大军!!大至大白熊、金毛,小到吉娃娃、茶杯贵宾等,总数不下三四十只。

    这里真是一个刷怪点!!幸好附近几个小区没人养罗威纳、藏獒、杜高这些特别凶悍的犬类,不然的话管你什么微笑杀戮,什么致命一击,什么冷血无敌,通通咬死。

    就这么一刹那,已经有两三只速度特别快的丧尸动物冲到萧夜身前,那速度让视力提高了非常多的萧夜都只能看到一团影子扑向自己。连忙举起盾牌护在身前,啪啪两声响起,两只暹罗猫丧尸撞在了防爆盾上。

    拿着撬棍的右手也觉得有什么东西在上面咬了一口,抬起手看见原来是一只肥肥胖胖的波斯猫。让然保持着微笑的萧夜脑里居然出现了‘肥成这样,你也只能咬到手了’这种不合的时宜吐槽,真也是没谁了。

    幸好萧夜带着防刺手套,没有受伤。用力把肥猫丧尸甩在地上,毫不客气的在波斯猫丧尸萌萌哒小平脸补上一脚,让它得脸再平一些,更可爱一点。

    只有死敌人,才是好敌人。

    宠物店里有这么多宠物萧夜一点都不奇怪,因为这家宠物店还有寄养业务,高峰时期同时入住的宠物不下五十之数。然而最让萧夜讶异的是一只老板放在门口当吉祥物,见了人就会喊‘欢迎光临’的绿鹦鹉,也成了丧尸,一只会飞的丧尸!这下麻烦有点大了!

    恪飞的状况已经很不乐观,右后腿伤的很严重,看着血肉模糊,动起来也有点吃不上力。不能再打下去,再拖下去他们父子都会死的!冷静的头脑给出的最佳方案就是逃!或者说是暂避锋芒、战略转移什么都好,离开这个刷怪点,保存性命再图后计。

    举起防爆盾,萧夜把自己当成一台推土机,用尽全力撞在正和恪飞撕咬在一起的阿拉斯加侧面。把它撞飞倒后对着恪飞说声:“闪!”

    闪?能闪去哪?他们回家的路被丧尸动物们堵住了,硬冲过去那是找死。

    怎么办?萧夜守在行动有点不便的恪飞身后,不断用盾牌抵挡住大大小小的动物追击。寻了个空挡用撬棍指着一个方向:“去那边”一招仙人指路,为恪飞指明了逃跑的方向。

    恪飞进化后力量并不是很明显,虽说现在体型、外貌都萨摩耶没什么区别,毕竟只是一只小博美。但是本来就很好的速度和弹跳能力得到了最大的提升,哪怕现在有一条腿受了伤,跑起来的仍然不是那些身体僵硬的宠物丧尸能媲美。

    抬起头,向着那个希望所在的地方。

    怎么办?同样一个问题也出现在萧夜身后远处的5楼,那个一直看着他战斗的女孩身上。

    心目中的骑士和他的战宠正处于危险,他们在浴血奋战。女孩非常紧张,大狗熊的耳朵都快让她咬烂了,心里问自己,除了尖叫和看着急眼,还有什么可以帮他吗?自己能为他做点什么吗?正在心焦时,她看见骑士的手指向了自己的所在的方向。

    是的,她的骑士发现了她的存在,她的骑士正指挥着他的白马~呃白狗,向自己跑来。她呆呆站在阳台,脸上露出了惊喜。她在心中自己的骑士并不是狼狈的逃跑,而是为了营救自己而向着这里飞奔。

    忽然她想到了自己能做些什么,轻声说了句:“我的骑士,等我!”说完就抱着大狗熊转身回到房间,被童话故事安利的可怜孩子,哎……

    萧夜现在当然没空去管那个消失在阳台,看着有点神经兮兮的金发女人在想什么,他早就从那一声超高音知道了有幸存者的存在。只是,当时正处于战斗中,没空去管那么多而已。现在让恪飞向那边跑,也只是因为那是唯一的生路,就是这么简单。

    从宠物店到女孩所在的小区楼下还有这四五百米距离,萧夜边跑边用盾牌把追到身后的宠物丧尸砸飞,头上有鹦鹉丧尸穷追不舍,脚下要防备几只速度特快的猫丧尸,真的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幸好,那些大型动物丧尸行动都比较僵硬迟钝,让萧夜父子有了逃生的空间。

    萧夜现状绝对可以用丢盔弃甲来形容,手斧丢在宠物店门口,战术眼镜被该死的绿鹦鹉抓掉,头顶靠左侧被它抓出三道不浅的口子,温热的鲜血不断从耳朵流过,滴落肩膀。冲锋裤裤腿早成了柳絮状,左脚靴子后帮还有一只吉娃娃钓在上面。就连防爆盾牌都已经被咬得缺了几块,正面也有道道白痕。

    好不容易跑过了马路,萧夜没选择翻过只有两米多的大铁,进入女孩所在小区,铁门可不是密封的,除了能拦住阿拉斯加和大白熊那么大块头的,其它宠物丧尸都能轻易穿过。还有,鬼知道大门附近有多少个保安、工作人员、快递小哥丧尸在等着他自投罗网。

    贸贸然跳进去,不如在这里和宠物军团决一死战。

    萧夜指挥着恪飞跳上一辆停在小区里面停车场,车尾紧靠着小区护栏的大巴车。大巴车高两米多,栏杆到车尾只相隔不到三米,这样的距离和高度恪飞哪怕受了伤,仍然可以轻轻松松的跳到上面。

    萧夜等恪飞在上面站稳后,挥手把撬棍抛了上去,恪飞会意微微昂起头把撬棍叼在嘴里。大力挥动盾牌把几只靠得最近的宠物丧尸砸开,然后空着的右手在栏杆上发力一撑,双脚就站在了镶嵌栏杆的水泥柱子上面,紧接着用立定跳远跳向几米外的大巴车顶。

    人仍在半空的时候,听到脑后有扇动翅膀的风声,是哪个该死的绿鹦鹉又追了上来。萧夜发出冷笑一声,半空中突然扭腰转身,右手一把捉住了惹人厌的绿鹦鹉丧尸。

    落地站稳,萧夜就把仍在挣扎的绿鹦鹉递到恪飞面前,恪飞低头把撬棍放下,满是血肉碎渣的大嘴一张一合一甩就把绿鹦鹉的头生撕下来。丧尸这样的腐肉,高傲的恪小飞不吃。他也懂老爸不是让自己吃,只是老爸腾不出手杀掉这讨厌的东西而已。

    萧夜抬起手,向着5楼那个去而复返的金发外国女孩挥动几下。

    那女孩先是楞了一下,然后才把手放在胸前挥动几下。

    女孩这个举动差点就把萧夜的杀戮微笑状态驱散,TNND萧夜摆手是让女孩子让开,不要霸占阳台敞开的玻璃窗,她还以为是跟她打招呼呢?这歪果妞,逃命呢你想啥呢?能长点脑子不?

    然而,这歪果妞还真的完全没有理解萧夜的意思,仍然傻愣愣的杵在那里和萧夜深情对视。

    萧夜这次真的被他打败了,脸部没有了表情,杀戮微笑失去作用。翻了个白眼,快步走到车头位置蹲下,把盾牌横着拿在手中。头一歪对还站在车位的恪飞说道:“恪飞,跳!”没那么时间管那傻妞了,希望恪飞把她推到的时候能轻点,别把她撞死。

    车身另一侧的恪飞收到命令,全速奔向萧夜,到了身前先是双爪搭在萧夜肩膀做支撑,后腿在盾牌使劲蹬踏。

    萧夜感受到盾牌的往下一沉的瞬间,用尽全力把恪飞向身后抛飞。

    没错,萧夜就是要以这种配合,把恪飞送上女孩子所在的5楼阳台。

    根本没反应过来的歪果妞顺利被飞进阳台的恪飞推到,再一次发出尖叫,能刺穿耳膜加灵魂的尖叫。幸好,恪飞还懂得怜香惜玉,后腿忍住伤痛分开踩在地面上,没有直接把歪果妞当成肉垫子。

    为了感谢歪果妞,还忍受着灌脑魔音,舔了舔女孩白皙的脸庞。只是,恪飞貌似忘了自己之前一直在跟各种宠物丧尸搏斗,前一秒咬断过一只鹦鹉丧尸的脖子,现在嘴巴边上的毛沾满了黑红腥臭的血迹。

    也许是被恪飞嘴巴的腥臭味熏的,歪果妞的魔音攻击被打断了,呆呆的张开了嘴巴,张开双眼。然后……她就看到更为惊悚的一幕,一根撬棍飞进阳台,撞上离她相差不过半米的水泥墙,然后当啷一声掉落在地。

    骑士,你是来救我,还是杀我的?童话故事不应该有这样的情节发生的!

    恪飞看见老爸的撬棍飞了上来,果断离开这个比妈妈还要白得多的女孩(恪飞可不会分黄种人和白种人),叼住撬棍就用力往后拉。

    女孩心理素质还算好,没有因此崩溃。见恪飞离开了自己,她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揉着有点发痛的肩膀,看见大白狗嘴里叼着那根差点杀死自己的撬棍,撬棍上还帮着一根绿色的绳子。

    绳子上绑着什么?

    “hello,泥猴。”

    “啊!!”女孩刚把头扭向阳台外面,就看到一个血迹斑斑的人头出现在自己面,被吓得再次发出了超高音魔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