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末世特效药 > 第16章 你要去哪
    萧夜刚爬上阳台,看见歪果妞转身面对自己,同时也挡住了自己进入阳台的唯一入口。虽然心里有点气,但是想到毕竟自己需要暂借人家的地方避难,所以还是礼貌性的微笑着跟对方打了个招呼:“Hello,泥猴。”

    只是,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形象,到底到底有多吓人。

    歪果妞被他的鬼脸吓到再次惊叫出声,人也自然而然的退后几步,想离开这个恶心鬼的东西。小姑娘被深深的打击到了,从肉体、精神都遭受十万吨伤害。

    我的骑士不是这样的,他没有骑着白马,带了只白狗总的来说都是白的,而且体型也很大,也就算了,可以勉强接受(这是什么鬼逻辑)。他不是白种人就算了,呜呜~最起码不应该这么邋遢恶心才是。

    萧夜可不知道歪果妞的百转心思,见她退后让出位置心道正好。省得打烂旁边的玻璃窗,当下双手用力翻进了阳台。

    站在宽大的阳台,接过恪飞递来的撬棍,边重新把伞兵绳编成手环,边说道:“Can you speak chinese?”

    看到萧夜一进来就自己做自己的事,好像根本没在意自己,女孩有点莫名的情绪,自己还没嫌弃他呢,他居然对自己摆出这么冷漠的样子。

    骑士见到公主不应该单膝跪下,亲吻我的手,然后赞美我的美丽……

    歪果妞心是这样想,嘴巴却是很诚实的,听到询问就自然回了句:“啊?哦哦~可~可以的。”

    “可以就好,呵呵,我英文水平也只会那么几句。”萧夜平日也是个很有礼貌的人,刚在逃命顾及不了那么多,现在安全了赶紧先跟主人家道歉:“真的很抱歉,打扰到您,但是您也看到了,我们也是被那些鬼东西逼到没办法,才闯入您的家躲避一下的。”说完还用下把向着仍然围在楼下的宠物丧尸军团示意。

    可能是歪果妞的神经比较粗大,这是已经一系列惊吓和打击中恢复了过来,见对方如此有礼貌,还主动跟自己道歉,连忙道:“没关系没关系,对了,您的宠物受了伤,我这里有药需要帮它包扎一下吗?”

    原来歪果妞刚才慌慌张张的跑回房间不是被吓到,而是看到恪飞大腿的伤去找来了疗伤的药物和绷带。

    萧夜此时已经把伞兵手环重新带在手腕,连忙说了声:“非常感谢。”接过歪果妞手里的药箱放在地上,人也跟着蹲下来。从里面拿出碘酒、纱布、药棉、止血剂几样东西,最后让恪飞背对自己坐下,然后轻轻把他受伤的后腿架在大腿上,吸两口背囊夹层水袋里的清水,给双手和恪飞的双手都清洗了一下,开始进行伤口处理。

    歪果妞看着听话的蹲在地上,任由萧夜摆弄伤退的恪飞吃了一惊。现在的它和之前厮杀时的凶猛形象,完全不是同一人~~哦,不是同一狗,忍不住伸手想摸一下,又有点怕它会不高兴反咬自己一口,手伸到一半又缩了回去,问道:“你的宠物好乖,叫什么名字?”

    “他叫恪飞,是我儿子。放心,他很懂事不会攻击好人的。好人又美丽的女孩,更加不会。”萧夜的性格有点口花花,调戏小姑娘的事没少干。

    被夸美女艾拉士气大振,伸手轻轻搭在恪飞头上,说道:“哦对不起,恪飞您好呀。”她是为了刚才说恪飞是萧夜的宠物,然后萧夜重点说恪飞是他儿子说道对不起,歪果仁在尊重人家意愿这点却是比华夏人要好。

    没有像某些人给来句:‘有什么了不起的咧,不就是一条狗嘛,我们XX多得是,都是最贵的犬,你这条狗才多少钱得咧,咦,臭的很……’

    “喔呜~”恪飞轻轻叫了一声,算是搭理了歪果妞,表情有够高冷范的,仿佛就是说着大白妞算什么美女。

    “您好~我叫艾拉,您叫什么?”歪果妞又问道。

    萧夜有点莫名其妙,刚不是说了吗:“他叫恪飞,刚说过了,英文名是Kofi。”还以为人家歪果仁非要听英文名?所以连忙把恪飞的英文名说了出来,心里还庆幸,幸好自己有给儿子取个英文名,今天才没丢咱中国人的脸,芒果就没有英文名字。

    歪果妞被他的回答弄得一脸懵逼,只好又弱弱的说道:“我~我是问你叫什么?不是问恪飞。”

    刚还心里得意洋洋的不知名作家真想一巴掌拍死自己,丢死人了。连忙说道:“哦,呵呵~不好意思,忘了自我介绍,我叫萧夜,萧何的萧,夜空的夜。对了你知道谁是萧何吗?”合着他还打算给人家介绍一番汉初三杰是谁?欺负人家歪果仁不会中国历史吗?

    “你好,萧……”

    经过一番交流,双方也有了初步的了解。

    歪果妞全名Ella Jolie,米国人,23岁。父母都是在米国搞外交专业的,更因母亲是中美混血儿,因此几年前夫妻就一起被派到米国驻羊市总领事馆工作。她在21岁就完成了米国建筑设计学位,然后就从米国到了羊市和父母一起生活,并在附近的逸仙大学继续进修,主要研究华夏古建筑。

    艾拉对华夏和华夏建筑有特别感情是有原因的,因为她从小就在外公家长大,他外公是个纯纯的华夏人,到了米国后才取了她外婆。外公哄她睡觉时说的故事和她妈妈常说那些王子、骑士的童话完全不一样。外公说的都是自己小时候在西关大宅和街坊小孩一起玩耍的生活,久而久之这种特殊情感深深植入了她的脑海里。

    最后她说道:“我外公几年前去世了,我就想来华夏看看,来羊市看一下外公生活的地方。”小姑娘的普通话说得还挺溜,只带着一点点歪果仁的口音,萧夜和她交流起来起来没有任何困难。

    处理好恪飞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真人投注:这才有空认真的观察一下面前这位四分之一华裔。

    一头金黑相间的大波浪长发,鼻子不是一般的挺直,鼻尖还有小小的凸出。蓝色瞳孔的眼睛不是特别大,深深的眼窝显得双眼深邃、神秘又带着点灵动。她很爱笑,眼睛周围的笑纹把她出卖了。尖尖下巴上面是一双唇丰润的有点过份的嘴唇,唇角边几乎成直角的往上翘,即使不笑也像是在笑,看起来既觉得性感又带着点小俏皮。她的嘴除了嘴唇厚,还很大。其嘴巴之大,大到能吞进一个苹果。

    纯从审美观来说这四分之一华裔血统的歪果妞长得不是很漂亮也和难看不沾边,只是超有个性这一点能吸引别人眼球和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不喜欢的人会觉得只是比较个别,喜欢的人会很喜欢。

    她五官整体来说有几分像电影《海扁王》里面那个超杀女,科洛莫瑞兹。当初萧夜也是很迷这个暴力小萝莉。后来长胖了好多,脸也长残了,让萧夜大为惋惜。

    眼前这位跟萧夜现在个头差不多,身材偏瘦的白人美妞,更像是长大后的科洛莫瑞兹,或者说是萧夜理想中的科洛莫瑞兹。好久没见过女人(丧尸不是人)的爱萝莉中年大叔一时看的有点迷了,眼睛盯在人家脸上久久没能挪开。

    萧夜富有侵略性的眼光让艾拉心下有点小怕怕,她轻声说道:“那个~萧~先生。”

    “嗯?什么事?”萧夜被唤回神,自己也觉得刚才那样很没礼貌,连忙问道。

    艾拉低着头,有点不好意思道:“能不能给我喝一口水?”

    萧夜愕然,不知道为什么艾拉会提出这样奇怪的请求,想起刚才对人家那样无礼,又不好意思多问什么,想都没想拉起吸管,往前伸出去:“可以,随便喝。”可等伸出去后他就后悔了,背包水囊的水管才多长?最多只能伸出肩膀十多厘米,他这样不是要让人家抱着他或者趴在他肩膀才能喝得上吗?

    也许是真的是太久没见过异性,萧夜现在有点X虫上脑。没有杀戮微笑的加持,脑袋真有点秀逗了,完全忘了自己可以把背囊脱下来给人家喝。

    才刚见面就要这么亲密吗?艾拉当然不觉得他是真的忘了脱掉背包,这事说出来都没人信。还以为萧夜是故意想吃自己豆腐,白皙却有点粗的白脸顿时一红。要是在平时,哪怕萧夜的脸蛋长得还算可以,再加上那颗每次微笑都会显露出来的虎牙确实能加分不少,艾拉都会先给他一大巴掌再说话。

    问题是,艾拉已经有差不多十天没喝过清水了,真的很想喝上一口。

    “呜~汪!汪汪!”就在艾拉差点要为了一口水牺牲色相的时候,她的救星发声了。

    萧夜美人投怀送抱的幻想在达成前一刻被打断,脸色顿时垮了下来,身手就拍了恪飞一下让你小子多事!!

    恪飞一反常态,一点不怵陷入色鬼状态的老爸,反而更加恶狠狠的对着他龇牙咧嘴表达意见。

    萧夜想起什么,顿时没了脾气,这时他终于想到了脱下背囊,说道:“不好意思,平时外出一直背着,忘了还可以脱下来,你拿去喝。”然后把背囊塞到艾拉身上,蹲下来就捏着儿子耳朵,鼻子顶鼻子说道:“就知道帮你老妈盯着我,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只有我了,我不要你你就成孤儿了。要不,你去把妈妈找回来?”

    说到他妈妈,萧夜心情顿时就不好了,又狠狠地搓揉恪飞脸蛋,骂骂咧咧道:“还有,刚才要不是我救你,你就死了!你知道吗?死了!!哼,你个反骨仔,快躺下,装死!”

    恪飞不知道是真的怕了萧夜的威胁,还是见他吃小姑娘豆腐一事被成功打断,妥协了。闻言乖乖的躺倒地上,四肢向上伸直,一条后腿还学小强临死前蹬了几下。

    艾拉真的好久没喝过水了,抱着背囊就一直吸,丝毫不介意和色大叔来了次间接亲吻。静静的看着这对‘父子’的互动,也从他们的对话里知道了萧夜原来是有妇之夫。出于好奇,也出于对自己保护,问道:“您~您夫人呢?”

    萧夜抬起头,故作轻松的笑了笑说道:“末日暴雨的时候她被困公司,现在算是失联了吧。”

    亲,是吧,你一定只是因为没电没网络,所以没法联系我而已。我刚差点占了个歪果妞的便宜,可惜被你派来监视我的逗比儿子搅黄了。哼哼,算你厉害,你儿子都听你的。等我,再过一两天,我就能来找你了。

    “我觉得她一定在哪里等着你,你一定能和她再见的。”艾拉不笨,还很聪明,懂得用话语去套路萧夜。

    萧夜心里还在想着老婆,想着尽快搞到适合恪飞的装备,尽快去九州租车拿到那辆车。哪有精力顾及小姑娘心思,站起来只是笑着指了指背囊:“能还给我了吗?”

    艾拉没想到萧夜居然这么小气,一言不合就要回背囊。可人在矮檐下哪能不低头?喝了不少水,已经不是那么需要了,她就有点气鼓鼓的把背囊还给色狼大叔。

    背上背囊提起撬棍,他就从阳台穿过艾拉房间,走到门口:“请问外面丧尸多吗?”

    跟在身后的艾拉不知道他想干嘛,说道:“门口就有一个巡楼的保安。”

    萧夜点点头,刚把眼睛放在猫眼上,就看见那只保安丧尸也趴在门上看着自己。吓得他赶紧把头离开木门,生怕慢一点就会被丧尸亲上似得。

    艾拉被他的动作引的发出了噗呲笑声。

    萧夜把她当成了嘲笑,脸上有点挂不住。心里想着,很生气!很生气!找只丧尸消消气。打开两扇门冲出去,三几下就把那倒霉的保安丧尸敲成死保安。恪飞悠然的在后面警戒四周,这些小场面根本不用他出手。

    消灭完保安丧尸,在他身上除了一个不到二十厘米的强光手电筒,什么有价值的东西都没有。就一张门卡,连钥匙都没有。另萧夜很是不爽,装什么高大上,不就是比自己所住的小区高档一点吗?哼!还不是让自己收拾了。

    怀着点仇富的心情,拖着尸体走到离楼下宠物丧尸军团最远的住户门前,萧夜熟门熟路的用撬棍撬开了铁门,又在木门敲了几下,然后听了好一会,大概知道里面只有两只丧尸在等着。

    招呼一声恪飞在身后戒备,让艾拉躲远一点,然后一脚踹开大门,跟恪飞一前一后娴熟的冲进去解决了两个死宅丧尸。

    萧夜指了指房子四周,对艾拉说道:“里面的物资你随便拿,就算是今天您帮了我们的报酬。”说完,就向敞开着的主人房,把里面适合的大衣、裤子翻出来,编成一根粗绳子。打算先用衣服和恪飞绑好,从阳台放下去,这样就能静悄悄的不惊动那群宠物丧尸,然后偷溜回家。

    艾拉有点急了,连忙像抓住救命稻草似得,用尽力拉住萧夜的手,问:“你~你要去哪?”

    萧夜一脸懵逼,当然是回自己家啊,干嘛?难道你要跟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