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末世特效药 > 第17章 监军恪飞
    艾拉紧紧抓住萧夜的手,急切的问他要去哪。

    萧夜一脸懵逼:“我回家啊。”

    “不~不~不是~~那~那我~~我~我呢?”艾拉真的急了,双眼都快哭出泪水来了,不是这样的,童话里不是这样的,骑士怎么可以就这样抛下公主走了,骑士不是应该在救了公主后一直陪着公主,然后快乐的生活在一起吗?

    萧夜更懵了,他两个月前也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宅男作家,他两个月前还是生活在这个没事遛遛狗,见面点点头的水泥森林里,规规矩矩普普通通的一员。他真的不习惯这种去人家里串个门,还能把主人都打包带走的行为。

    姑娘自己一个人也过得挺好的,所以给她留了这家房子的物资作为答谢,然后拍拍屁股就走,他有他的计划,真人投注:姑娘继续宅在家里吃肉松饼喝小牛奶不好吗?自己带着儿子女儿继续艰难的进化与求生之路,歪果妞继续宅在阳台看表演,当一对守望相助的好邻居,这不是很正常吗?怎么?末世流行一言不合就同居吗?世道变得这么快吗?好事啊!太好了!赶紧跟叔叔走。

    可惜萧夜是真的只敢想不敢做,他结结巴巴的说道:“你,你回你的家呀。”

    艾拉真的崩溃了,末日明明说是2012年来的,但谁也没想到原本只以为是个谎言的东西,就好像怀孕一样,做好一切准备等它到来时偏偏不出现,以为它不会来了的时候它又跳了出来,非要给大家一个惊喜,更应该说惊吓。

    她本来也只是一个米国普通家庭出生,普通环境成长的女孩。带着点米国人都有的渴望自由的情怀,带着点对外祖父的追思,带着能和父母在一起生活,所以选择了来到这个神秘又不陌生的国度生活。

    谁知道,父母去上个班就再回不来,自己发个烧昏昏沉沉了几天醒来后,末日就已经发生。就像歌里唱的那样‘没有一点点防备,也没有一丝顾虑,你就这样出现在我的世界里’两个多月来,她一直躲在家里,一直依赖着母亲给自己说过的童话故事幻想,支撑着让自己有活下去的希望和勇气。

    谁知道……似乎是自己骑士的家伙出现了,似乎是骑士的家伙原不是骑着白马的金发王子,是个带着一条大白狗的色狼的黑发华夏人。这她也忍了,起码对方符合了骑士必须带着一个白毛的大型动物,在这见鬼的末日也没办法要求太多,要求能低点就低点吧。

    可但是,但可是,自己忍了,接受了。这家伙却不接受自己,二话不说丢下自己就要走。也好像那首该死的歌里面后几句:‘带给我惊喜,情不自已,可是你偏又这样,在我不知不觉中悄悄的消失。’

    崩溃,一切都是假的,还是跟另一首歌里所唱那样‘童话里都是骗人的!’艾拉憋了两个月的泪水终于再也忍不住爆发了:“你怎么可以这样,你怎么可以抛下我,你不是我的骑士吗?你不是来拯救我的吗?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这么不负责任就走了,呜呜呜~~~”

    看见艾拉哭成这样,萧夜都以为自己不知何时对她做过什么始乱终弃的事了,手脚都不知道该放哪,说道:“艾~艾~拉小姐,我~~我没对你做什么吧?我又没上了你,怎么就不负责任了?”在他脑里对不负责任的指责,第一反应就是吃干抹净转身就走才对,所以顺口就说出来了。

    什么言者无心听者有意?艾拉现在就是那个有意的听者,她还以为萧夜是暗示自己刚不让他吃豆腐,暗示自己想寻求庇护都不肯给出自己仅有的身体作为代价,所以现在才要宣称离她而去,让她乖乖就范……

    然后……艾拉就扑了上去。你不是要吃豆腐吗?我给你吃!

    然后……艾拉就把比萧夜更大的嘴印了上去。你不就是要占有我吗?我让你占!

    然后……艾拉就把舌头顶进萧夜的嘴里。你还想要做什么?我的身体吗?都给你!来啊!!死色狼!!你还想要什么?

    第一次被女生强吻,居然是个歪果妞,还是一个长得很符合自己审美观的歪果妞。别说,萧夜心里还是挺爽的。只是,能不能别那么粗暴啊!人家是第一次,会痛的。粗暴,非常粗暴!艾拉的舌尖都快把萧夜的门牙顶掉了!萧夜都觉得自己才是受害者了!歪果仁真是太热情了……

    萧夜只享受了一会,然后就意识到不妥。对,没错很不妥!!恪飞正叼着他的裤腿使劲往后拉,想把他拉离‘狐狸精’的怀抱。

    无奈的松开手上撬棍,萧夜刚扭动两下,想把对方推开。谁知刚挣扎两下,艾拉抱的就更紧,一副不把自己吃掉誓不罢休的态度。萧夜知道自己现在力气有多大,他怕弄伤了还是个普通人的艾拉,只能尽量控制好力度。

    扭动中,他的手臂、前胸,不可避免的和对面两个饱满成熟又富有弹性的半球体产生摩擦、碰撞。两个多月的禁欲之火让身下的小小夜瞬间抬头,抗议大哥在这段时间无视它的需求。要不是脚下不断被恪飞撕扯,他就真的要听从小弟的劝告兽性爆发,然后不顾一切将面前纠缠不休的歪果妞给就地正发了。

    一个在前面又亲又抱,一个在脚下又拉又扯。还有小小夜在下面高高昂着头,不断呐喊着‘上!上!上!’

    以上种种加起来,就是萧夜很不爽!!上路虽然看着很香艳,但极其量只算乱啃!不爽!中路小小夜也烦的他不爽!下路被恪飞拉扯更不爽!他不爽的后果就是要教训两个始作俑者!脚下用力往后一踢,把恪飞甩开。嘴上獠牙找准时机,想要制住那条在嘴里冲来撞去的香滑小蛇,他的本意是给艾拉一点点小教训,让这陷入狂化的歪果妞清醒一下。

    只是萧夜还是低估了一些事,他低估了那只新长出来的虎牙锋利程度,他低估了艾拉发起疯来的疯狂程度。

    虎牙只是轻轻一磕,艾拉就觉得自己的舌头先是一热然后痛感传来。这样的痛感让自己的舌头本能收缩回自己嘴里,紧接着就有大量腥甜的血液流淌进入她的口腔。血腥让本已失控的她更加疯狂,你喜欢这样是吗?你喜欢血是吗?你喜欢咬来咬去是吗?你以为就你厉害?你以为就你有牙?来啊!互相伤害啊!

    艾拉一发狠咬在了萧夜的下唇,完全没留力,完全就是奔着咬下一块肉的心态咬了下去。来啊!!你个死变态!!你喜欢重口是吧?你要出血是吧?本姑娘奉陪到底。

    虽说经过多次进化,肉体强度增加不少。嘴唇毕竟是人体最柔软的器官之一,萧夜更没有练铁布衫,经不起歪果妞这么野蛮暴力的凶猛撕咬啊!

    结果萧夜也被突如其来的痛楚搞的有点暴躁,就你会咬人是吧?看我收拾你……然后,两个人的血液就被混在一起,分别流进了双方的肚子!

    萧夜心中感叹……自己这样非常规的第一次,还真见红了,量还很大,一张绣帕都不够染的吧。

    被一脚踢飞的恪飞始终还是有点怕萧夜的,知道他现在真的有火,不敢造次再上嘴拉扯,只能在旁边不断吠叫:“汪!!汪汪!!”企图用叫声把爸爸从出轨边缘拉回来。

    真是个尽职尽责的好儿子,好内奸!好狗腿!

    不知道是累了,还是发泄够了,或者是被恪飞唤回了神志。艾拉终于肯稍停下来,大嘴主动离开了萧夜的双唇,改为趴在他胸口,不停的哭泣、抽噎。

    萧夜心里吐槽,这歪果妞干嘛?不就是交换了一血吗,干嘛很吃亏的样子?我的一血才是大头好不好?

    不管怎样,双方刚才交换过一血,他又不是什么铁石心肠,怎么好意思就此甩手离去?手掌轻轻在她后背拍动,轻声安慰道:“好了~好了,不哭了。我不抛弃你,我不会扔下你不管,别哭了好吗?”

    恪飞似乎也明白了什么,停下叫唤,蹲在了萧夜脚下。

    艾拉不管不顾,仍然埋头在哭泣。

    要不说女人都是水做的呢?一哭就是差不多一个多小时,终于可能是哭累了,发泄够了,艾拉才止住哭泣。然后第一句话就又让萧夜摸不着头脑了:“我想洗澡。”

    “大白天的洗什么澡?”这哪跟哪?这是什么鬼?

    “嗯,自从半个月前水停了,我就没洗过澡了。”过了一会,仿佛下定什么决心的抬起头用那双红肿的眼睛看着萧夜:“我想和你上床前先洗个澡。”

    萧夜此刻真的有种鼻和口同喷鲜血的冲动,双手把这个思维异于常人的歪果妞推离自己:“我什么时候说要和你上床?”一血不够?还要拿双杀啊?有这么便宜的好事?

    “你不想吗?”歪果妞就是直接。

    萧夜现在真的懵,有个外国美女,起码萧夜认为她是很吸引自己的那种美女,先是投怀送吻,然后问要不要滚床单。这样的好事谁不想?柳下惠死了几百年大家就不要打扰他了。

    我坦白,我想。

    这时候萧夜的嘴,比他脑回路更直接:“想!”他是想紧接一句‘但是不能这样。’来矫情一下的。

    可艾拉不给他辩解机会,一副你果然是个色鬼的表情白了他一眼:“所以我想先洗个澡。”

    这极具诱惑的一眼,真的把萧夜电晕了:“不~不是这个意思~~~啊!!次奥!你个臭狗屎咬我干嘛!”萧夜还没来得及感谢上苍,恪飞已经忍不住在他脚上狠狠咬了一口。

    萧夜只听过一哭二闹三上吊,从没听过一闹而哭三上床的,难道歪果妞的思维和我们国家的妞就真的有这么大的不同?米国真的这么开放?他把艾拉推开一点,让她自己站好,省得恪飞这个监军二五仔又来咬他屁股。

    可能是艾拉刚哭了这么久,加上末日以来一直担心害怕,食不果腹,身体实在虚弱的紧。萧夜的手刚放开,她就身体发软整个人又向前扑倒萧夜怀里。萧夜刚收回身前的双手下意识就想把她推开,然后……他的手就变成了一双龙爪手,稳稳的扣在两个起码C级的半球之上。

    之前是手臂的刮碰,感触还没有这么大,这么直接。现在双手清晰的把几个要点传输到大脑,第一:此女不可一手掌握。第二:手感极好,弹力十足,没有下垂迹象。第三:T恤下面没有塑形之物,完全真材实料。第四:……

    “次奥,恪飞你又咬我!!”

    监军恪飞再次挺身而出,爸爸是妈妈的!!誓死维护妈妈的领土不被侵犯。

    喂,张开你的狗眼看清楚,是你老爸的禄山之爪侵犯了米国人的领土好吗?

    虽然真的很不舍得,但是有恪飞时时刻刻在提醒自己,萧夜只好再次装起正银君子。双手把已经浑身发软发烫的艾拉横抱起来,走到大厅,将她放在沙发上。

    然后深呼吸一口气,理了理已经堪比乱麻的思绪。然后才蹲在艾拉面前,轻声说道:“首先我答应你,不会抛下你就走,OK?”得到艾拉肯定的点头,他才继续说道:“但是,我必须要回家一趟。”艾拉眼眶一下又红了起来,挣扎着想要坐起来抱着他。

    萧夜按住她肩膀说道:“我家里还有两个女~呃是两只很可爱的小鸟。我回去把它们带过来,我出来大半天了,它们还没吃过东西,再不回去它们会饿死的。”已经照顾两个小公主了,再多一个大白妞貌似也差不多。

    亲,我真的不是想占人家小姑娘便宜啊,这不是,末日了人类应该互相关照互相扶持嘛。你也知道,我心肠好嘛对不对。

    艾拉闻言终于冷静了一点,没有急着投怀送抱,但还是将信将疑的看着萧夜,嘴里弱弱的道:“真~真的吗?不是骗我的?”

    萧夜微微一笑,把恪飞拉到艾拉面前继续道:“恪飞受伤了,不适合跟着我跑来跑去,我让他留在这里陪你,这样你信了吗?”得到肯定的回复,萧夜才站起来开始四处打量这间房子。

    谁知道艾拉也站了起来,寸步不离的跟在他身后。知道她还是怕自己会跑掉,解释道:“我在找有什么可用的物资,我和恪飞中午饭还没吃,你吃了吗?”

    后者坦白,低着头可怜兮兮道:“今天只吃了半块饼,没多少了不敢多吃。”

    其实萧夜凭自己观察到的信息和艾拉虚弱的体质,就能大概猜到艾拉过着是什么样的日子。恐怕是刚好在末日前囤积了大量零食和饮料,才让她熬到今天的。

    他轻车熟路的走到厨房,打开储物柜,一箱波纹面、几罐罐头静静的躺在里面。萧夜大喜,试了试煤气炉,发现这里是用的管道煤气,还能打的着火。再从外面还剩下小半桶水的饮水机接好水,放到锅里下面条。

    艾拉居然还强撑着跟他忙来忙去,偶尔还给递个开罐器,用最少量的水洗下碗筷什么的。

    萧夜心里暗赞不错,是个有自力更生意识的姑娘。怜惜之情油然而生,温声劝道:“要不你回去沙发上歇会,我弄好再叫你。”艾拉点点头,去沙发上逗弄监视她的恪飞。

    吃过丰盛的午餐,萧夜带着艾拉回到她家,然后把自己的背囊交给艾拉,并拿出一根手电想教她怎么用。但是,人家自己会,不用他教。

    把气枪插在腰间,然后又吩咐艾拉,自己走后会让恪飞在她家门口陪她,但是必须关好铁门。因为恪飞和自己都被宠物丧尸或咬或爪过,虽然已经过了一两个小时都没有任何异常,还是怕有个万一,所以千叮万嘱自己没回来前绝不能把铁门打开。

    其实,这也是萧夜刚才急于离开艾拉的原因之一,他不想自己万一丧尸化了还把人家姑娘的小命害了。毕竟,他和恪飞是借着人家的阳台躲过一劫,总算对自己有恩。

    一切交代完毕,又让恪飞乖乖守着艾拉,等自己回来。最后才背上一个粉红色女款背包出了艾拉家门。没办法,艾拉家里户外包包、手提包、双肩包都有,唯独这个大小最适合小画眉姐妹。

    让萧夜受不了就是背包拉链上还挂着个泰迪熊,就是电影《泰迪熊》里面那个色胚坏家伙。鬼知道这歪果妞怎么会这么喜欢它,家里的毛公仔几乎都是它的。还不让萧夜拿下来,还说萧夜和它都是她的守护骑士。

    真是好一对色胚骑士,谁骑谁?

    萧夜真想一口老血喷死歪果妞,自己有这么色吗?怕不答应,万一她又说出‘上我’之类喜闻乐见的言语自己不知道该怎么办,该不该办?实在太伤脑细胞了。只能随了歪果妞的意,怀着不知道怎样的心情,萧夜离开了这栋大楼。

    让萧夜意想不到的是,他刚安全的回到自己所住的大楼时,艾拉就昏倒在地上,然后身体开始发热、抽搐、五官渗出暗红血液……

    急得一门之隔的监军恪飞狂挠门……

    庆祝小编跟我联系签约,五千字大更一章。

    如果意外晚上还有一更!!希望喜欢的书友们多多支持!!!感激不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