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末世特效药 > 第18章 等我好了
    离开艾拉家后,萧夜脑里都是极度混乱的。

    一边细心观察别引到附近的丧尸,往家里赶。一边心里乱七八糟,想着有关艾拉的事情。

    两个月来,都是自己带着三个不会说话,没那么多花花肠子的小东西。和他们一起自己只需要满足食物、生存、进化三方面即可,很困难很累也很单纯。虽然艾拉只是一个人,一个完全没进化过的普通人,但她始终是人!!可恪飞不一样,恪飞再进化智商也就等同十来岁的人类孩子,而且萧夜坚信即使儿子能有成人的智商也绝不会背叛自己。

    人就不一样了,萧夜不是什么阴谋论者,也没有被迫害妄想症。但是他除了是个逗比和作家之外,还是进修过心理学,并拥有心理咨询师资格的!人与人的种种关系、人与人的感情瓜葛,思想演变,等等必修课他都学得不差。虽没有一眼辨忠奸那么牛,通过对话知道对方有没有心理疾病还是可以的。

    萧夜已经初步分析出艾拉的种种神经病似的行为是因何而发,一系列末日变故打击、近两个月的孤独、绝望等种种负面情绪导致心理几近崩溃。在极度渴望和需要一个救世主为前提,为了自我保护,为了让自己不发疯,潜意识给自己种下了一种心理暗示。那就是她妈妈从小和她说的童话故事里的王子、骑士,一定会出现并把她救走。这种支撑她的强烈暗示经过发酵,渐渐的就成了她的信条,一定会有王子骑士来拯救她出苦海的信条。

    顺理成章,萧夜在偶然和没有其它选择的情况下,成了她幻想的这个骑士,也就是她能活下去的一切。

    问题就处在这里,这种依赖情绪会很不稳定,好与坏将会是两个极端!

    好处就是,萧夜将错就错,成为她的骑士,成为她的信条,成为艾拉的一切,艾拉的天,艾拉的神。以后的日子别说千依百顺,斟茶递水,暖床叠被什么的这都是毛毛雨,哪怕把她调教好,当成那个什么奴都是……,呃这个太邪恶了,萧夜只敢YY一下,真下不了手。

    赶紧默念几句清心净咒:‘南无阿弥陀佛,不要告诉我老婆。’

    坏处就是,艾拉会随时黑化,没错黑化!别以为这种情况只有在影视剧和动漫小说才会出现!至于什么情况会引发她的黑化?萧夜不知道,除了艾拉也没人能知道。起码短时间内,萧夜没办法知道。因为这个问题的根本,要看艾拉的黑化点在哪里。

    也许是骑士只能保护她这个公主,只要这个本该专属自己的骑士稍微关心别人(包括恪飞、小画眉)更多一点,她就会触发。这个触发点,就要看艾拉的嫉妒心有多大。

    也许是骑士不能花心,骑士只能有一个老婆,童话里不都是只有一个公主的嘛。这个触发点,就要看她的占有欲有多强。

    也许是骑士不能对公主不好,必须要为公主鞠躬尽瘁,言听计从。这个触发点就要看艾拉的公主病有多重,别说艾拉可能没有,她绝对有,几乎所有现代女性都有,只是看病的重不重。如果没有,她这个幻想中的骑士就不会出现。

    诸如以上,等等……

    也许都不会有,也许都会有。

    萧夜最理智的做法就是,敬而远之……

    好吧,不管他到底想怎样应付艾拉这位公主。回到家里就要先应付更让他头痛的事,第一时间先把画眉姐妹放出来,喂吃吃给喝喝,还要乐呵呵的让她们在自己头上乱啄乱跳,发泄憋在箱子大半天的不满情绪。

    果然,很头痛。其实,这两位才是萧夜心中真正的小公举。

    趁着小公举们玩够了,肯安心吃东西,萧夜拉出老婆的背囊,把最迫切需要的东西一件件收拾到背囊里面。

    这一趟必须安全的把画眉姐妹接走,所以要带的东西不能多,起码不能影响灵活性。一条虫肉干、一直腊鸟、两罐奶粉、十几根雪茄、户外急救包、逃跑路线计划、电脑硬盘这些必须带走,最后见书包还有点空隙,鬼使神差的塞进去一瓶葡萄酒。

    家里剩下有用的东西不少,充气橡皮艇、防潮垫、帐篷、户外餐具炉具、户外净水器这些暂时用不上的可以先不带。

    亲……我已经决定要搬去艾拉家了。她叫我上她,嘿嘿~她长得也很有个性,是我喜欢的类型,怕不怕?就算有你儿子监督,我也怕忍不住偷吃!对了,我忽然想到一个很狗血情节,我上了她然后再去找你,然后你就出现了,回来了!啊啊啊!然后就是各种三角恋!宫斗剧!各种虐!这个剧情怎样?你来配合我演一下不?求你了!!

    好不容易把两位画眉小公举请进背包,途中当然又是各种不乐意加乱飞乱啄。幸好小画眉在闹腾的时候都刻意避开了萧夜头上的伤口,但是也把他不长的头发弄乱的跟鸟窝似得。最终玩累了够了,才乖乖的自己跳进黑漆漆的背包里面。

    萧夜怕她们在里面憋,用水果刀在背包对着自己面前的位置开了几条缝隙透气,也好让第一次离家出门的小画眉看到自己,能安心一点。

    胸前背着小画眉,背后背着老婆的背囊,萧夜远远的经过宠物店时纠结了好久,要不要去把黑斧捡回来。最后想了想,还是小画眉的安全最重要,忍住了没去。万一宠物店真是个刷怪点,又刷出几只来怎么办?万一宠物丧尸军团以为萧夜要偷基地,回来守家怎么办?

    当他临近傍晚回到艾拉家门口时,隔着铁门看见急躁的恪飞和瘫倒在地的艾拉时就当场呆住了。

    拿着钥匙的手久久没动,进去?不进去?

    不进去,带着恪飞离开这里,由她自生自灭,成为丧尸是自己最好,也是她最不幸的结果。要是成为进化者是她的运气,哪怕她会记恨自己,哪怕日后她会一直想杀掉自己。起码也认了,敌我分明,不用总是想着那些勾心斗角防这放哪的龌蹉。最多能够自保的情况下让着她点,希望能化解掉,实在不行到时候再杀了。好歹自己也近乎过这么多次,难道还怕一个小女孩?

    进去,之前设想的慢慢观察,逐步治疗她的心理病,让她恢复正常,恢复自立。这些设想,还能行得通吗?

    她要真成了进化者,问自己为什么会进化?自己要告诉她一切吗?告诉她喝进化者的血吃进化者的肉能够进化?她会不会为了进化成了进化者猎人?会不会为了进化时时刻刻想着吃掉自己?如果她知道吃进化者只会在第一次最有效,她会不会想着吃掉恪飞?吃掉小画眉?

    力量,真人投注:使人腐朽……

    现在就进去把这个定时炸弹杀了?

    萧夜终于把钥匙插进钥匙孔,慢慢的…慢慢的扭动钥匙……

    先让她进化,再把她杀了?

    铁门缓缓被萧夜推开……

    煮了,制成肉干,成为自己和儿子们的进化食物?

    想到这里,萧夜狠狠咬了自己嘴唇一下……

    难道自己也开始有心理疾病了?自己难道真的有被迫害妄想症了?这狗日的末日……

    弯下腰轻轻把艾拉抱起来,还要小心别压到怀里的两位画眉小公主。一步一步的把她送回床上,放下背包关好门窗,将小画眉放出来。

    先煮水泡了几杯牛奶,让三小自己去喝。

    先是用湿毛巾帮艾拉擦去脸上血污,然后拿着勺子一口一口的喂给她喝。

    还好,歪果妞迷迷糊糊中还会自己去吞咽,没有出现什么需要嘴对嘴喂食这种美好的狗血剧情,真可惜……

    害人之心不可有,那些黑暗和重口的东西,还是等有机会再写进自己那些没人看的小说好了……

    喂了大半杯牛奶,萧夜发现艾拉已经沉沉睡去,而且一双白皙的手不知道何时已经紧紧环抱在他的腰上,生怕一松手他就会跑掉的样子。看看在床下一直监视着自己的恪飞无奈一笑,把剩余的牛奶灌进嘴里,轻轻地抚摸着艾拉金色大波浪长发。

    亲……怎么办?忽然有种在照顾生病发烧时你的感觉啊,那是恋爱的感觉啊,怎么办怎么办?我开始有点沉浸这种感觉了,真的要演下去,我怕我会戏假成真,控几不住我记几……

    慢慢的,萧夜也闭上了眼睛……

    “怕怕~怕怕~饿”

    “爬爬~爬爬~饿”

    能发出如此既好听又萌萌哒声音的,除了两只画眉小公举还有谁?

    萧夜张开惺忪的眼睛,有点懵的看了看四周,看了看窗外灿烂的阳光。想了好一会,才回忆起来这个陌生的、充满少女心的房间是艾拉的家。

    昨天可能因为先是连场大战,受了不少的伤,再加上跑来跑去,实在太累了。所以喝完那一杯牛奶后,自己就那样睡了过去。哦对,还是抱着~被人抱着睡过去的。

    “So cute……”艾拉弱弱的声音,从萧夜怀里传来。

    萧夜真的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从坐在床边,变成了半躺在床上,更不知道艾拉什么时候到了自己的怀里,自己的手还很自然的搭在她消瘦的腰间。

    萧夜有点欣喜,又有点心虚的看了看说话的艾拉,问了句:“你也醒了,好点没?”得到艾拉点头示意,萧夜摸了下她光洁的额头,发现体温确实降下去了。只要等她度过十天八天重生期和虚弱期,又是一名进化者诞生。

    没想到自己也有成为唐僧的一天,当然不是因为他帅!!只是他的血和肉吃了会进化,会被觊觎。

    萧夜用空着的左手轻轻指了下腰间说道:“能不能……”

    艾拉看了一下他指的方向,白脸瞬间就红润了很多,甚至体温也再度攀升。

    萧夜还没搞懂是什么情况,就听艾拉用非常细小而羞涩的声音说道:“我~我还很虚弱,能不能等我好了再……”

    “什么?”萧夜再次懵逼,什么鬼?做什么需要等你好了?等你好了做什么?我只是想让你松开手,我去给大家做早饭。这歪果妞的脑回路是怎么构造的?怎么总是能说出让自己莫名其妙的话来?往日都是自己一语双关,把别人绕晕过去的,什么时候自己变蠢了?

    艾拉还以为因为自己拒绝了他,他又不高兴了,连忙补救:“我,我可以用嘴,不过能请你轻一点吗?我还没试用嘴给……”

    “停!!别再说了!!你误会了!!”萧夜也发现了问题所在,他指着的是腰间环抱着他的手臂,人家顺着他手指看到的是那根每天早上都会高高竖起,学术名称为‘晨勃’的万恶之源小小夜!!经过一番折腾它更显的精神勃发,大有破裤子而出的势头,如此突出,难怪人家会误会。

    萧夜无奈捂脸,心中呐喊,我真不是色狼!!又心虚的看了看脚下,还好,恪飞没聪明到能听懂这么隐晦的语言交流。心里忽然又涌起了一个念头,次奥,既然你都把我定位为色狼,还这么说了不如我将错就错……

    终于在心里默念了好多句‘南无阿弥陀佛,不要告诉我老婆。’才好不容易压下心中那股‘破罐子破摔’的堕落思想,跟艾拉解释清楚,自己只是想去做早饭,并不是急着和她滚床单。

    咦?为什么是急着?那不急又是怎么着?

    艾拉应该就是这么想的,所以她抱着那个巨型泰迪熊,把头塞进去的时候还轻飘飘的来了句:“等我好了~~”

    听得萧夜差点没一头摔死。

    这歪果妞真是……真是……太开放……太好了。

    离萧夜所在南方几公里外……

    一个丧尸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游荡着,它没跟普通丧尸那样趴在阴暗的角落,等着食物的出现。它一边前行一边翻动着周围的东西,偶尔还会抬头看向天空,它似乎在寻找着什么,等待着什么。

    它除了行为怪异,外貌也和普通丧尸有些不同,他的身上没有普通丧尸经过两个多余的风吹日晒的干瘪和伤痕累累,黝黑的皮肤有点近乎活人的弹性,肌肉更加强壮、虬结,就连眼睛也更加灵动。

    终于在他不断的翻腾中,一只躲在垃圾堆里的硕鼠被惊动,慌慌张张的就想逃窜到阴影处继续躲藏起来。

    只是,那只丧尸眼里忽然闪过一丝亮光,就像一个推土机般撞翻一切,直扑硕鼠,捉住它,然后跟吞掉那只从半空中掉下来的黑鸟一样,吞噬它……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