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末世特效药 > 第19章 分开咬
    与艾拉相遇后的第四天。

    “啊!!!”一声超高音尖叫来自洗手间,来自艾拉。

    恪飞躺在地上瞟了一眼下洗手间,然后就收回,继续用双爪逗弄着在他肚子上蹦蹦跳跳的妹妹们。他对艾拉的表现很是不屑,谁没进化过?谁没掉过毛、掉过牙、掉过爪子(指甲),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萧夜端着一大盘切好的午餐肉和两只咸蛋,从厨房里走出来,皱眉说道:“别叫了别叫了,不是和你说过很多次了吗?这是第一次进化的必经阶段,过两天就会重新长出来的。而且不管头发、牙齿新长出来的都会更好更漂亮。”艾拉已经度过了最艰难的、最折磨人的阶段,期间都是萧夜不吃劳苦的守在她身边照顾她、劝慰她,帮她挺了过来。

    艾拉用毛巾把自己的光头包的跟印度阿三似得,双手还捂嘴没了牙的大嘴,从洗手间走出来,又问道:“真的吗?”歪果妞的发音本就有点别扭,现在说起话来还呜呜的漏风,不认真听还听不清楚。她经过两天最嗜血、最虚弱时期,今天醒来终于恢复了点力气,可以自行下床了。比起当初的萧夜全凭自己的毅力、意志还有儿子们才支撑过来,她幸运太多了。

    萧夜摆好碗筷,有点不耐烦的说道:“骗你干嘛?再过两天你就知道了。快过来吃饭,别叽叽歪歪的,信不信我把肉都给恪飞吃了。”

    来到餐桌前,她又问了句:“真的会更漂亮吗?”

    萧夜伸出自己的手臂,递给艾拉看:“真的真的~你看我的头发,看我的皮肤,以前很差的,毛孔堵塞,头皮屑多。现在多好、多光滑,人都年轻了十岁。你看我哪像三十好几的人?”他说完才忽然有种感觉,貌似自己有去当安利的潜质啊,多能忽悠。

    艾拉伸出手,摸了摸:“是挺光滑的毛孔也比我的更紧致,年纪也就二十多,但是好黑啊~”最后点点头,又摇摇头……

    萧夜翻了个白眼:“拜托,我皮肤黑是因为我是黄种人好吗?你外公不也是黄种人,哪怕比我白,我这也是健康的肤色,古铜色,不是黑懂吗?”其实萧夜的肤色天生就比较黑,没办法,DNA这东西,进化也改不了。他为了改变话题,用手指把嘴角撑起来说道:“看,我这也虎牙以前没的,进化后长出来的多好看。”

    果然,歪楼政策成功,艾拉一脸欣喜的道:“好看好看,我好喜欢,我也要长一只这样的虎牙。”

    “这又不是我说了算的,还吃不吃了?”这歪果妞真是……真是好可爱啊……好想一巴掌拍死她。

    艾拉作了个鬼脸,才扭扭捏捏的侧着身坐到萧夜对面,一手拿起勺子吃粥,一手还要捂着嘴。喝完粥放下勺子,才换成叉子叉块午餐肉再放进半掩着的嘴里。那姿势,那动作,反正就是死都不想让萧夜看见自己丑样。

    她越是这样,萧夜就觉得越别扭,最终忍不住道:“能不能好好吃?能不能别这样东施效颦的,看得我浑身不自在。”

    “东施效颦是什么意思?”

    再次压下想抽死她的冲动,跟哄孩子似得告诉她,吃完饭再跟她讲解成语故事,好歹是让她好好吃完了一顿饭。当然,艾拉依然是东施效颦的吃东西,改变的只有萧夜自己。艾拉的态度就跟他写书时,对那些喷子说的句话:‘喜欢看就看,不喜欢…出门左转。’

    吃过饭,艾拉就一直缠着萧夜给她讲解什么是东施效颦。萧夜花了将近三十分钟,又是引经据典,又是解释中文古文和现代白话有什么区别。好不容易给她讲解清楚了,脑回路异于常人的歪果妞居然兴致勃勃的追问他,有关于范蠡和西施的故事。

    萧夜叼着雪茄躺在大露台晒太阳,肚子上趴着两只吃饱了和他一起享受午后阳光的小画眉。见艾拉有兴趣,就当是开解一下被进化的丑态搞的有点几近崩溃的她,突发奇想的又讲了个西施和画眉的故事。

    萧夜本来就是作家,口才又十分的好,末世前他就常常把自己写的故事当做睡前故事,说给张雪听。

    歪果妞听完果然也着迷了,缠着他要继续听更多范蠡和西施的故事……

    萧夜哪肯跟她讲故事打发时间,去九州租车提不充电唐的事,已经被她硬生生的拖后这么些天了,今天必须要做好所有准备,明天起行。

    被拒绝了的艾拉也不生气,蒙着脸又贴坐到看着计划的萧夜身边,抚摸着已经到了她手上的俩小公主说道:“小可爱们还没有名字,给她们改名字吧!有了名字才是一家人。”

    萧夜一脸嫌弃的把她推开,说道:“不行。”他斩钉截铁的说道,甚至没有解释为什么。

    经过这几天的相处,艾拉对萧夜这个人也有了不少的了解。终于相信了萧夜并不是一个随时都想占她便宜的大色狼。顶多也就是个在照顾自己的时候喜欢占点小便宜,偷偷看着自己傲人身材流口水,又或者忍不住会在口头上吃点豆腐,但不敢真的对自己做出什么不轨行为的胆小鬼而已。

    所以,现在萧夜越是对她不客气,她反而越发对这个据说大自己一轮,但是看着实在不太像的‘帅叔叔’有兴趣。米国女孩喜欢一个人是比华夏女孩主动很多的,要不是因为现在这个鬼样子,艾拉肯定会继续去撩拨他,看看他既享受又畏缩的小男人姿态。

    一直在想计划的萧夜忽然开口询问道:“你有电瓶车吗?自行车也行。”

    艾拉正看他皱眉认真思考,看的有点范花痴。被突然问道,有点做贼心虚的被吓了一跳,老实的回答道:“没有。”想了想又补充道:“我知道哪里有,你要自行车干嘛?”

    萧夜很认真的想了想,觉得艾拉虽然有末日综合症(萧夜给她的病命名),脑回路又异于常人。但经过这些天的相处和观察,觉得她内心性格还是很纯真、开朗、善良的。从她对小画眉和恪飞也很亲近,没有因恪飞咬杀过丧尸而敬而远之,这两点上证明了她是很有爱心、懂好坏的。这样的人应该可以相交,可以信任的。所以他决定把自己的提车计划告诉她:“告诉我哪有,我想踩车从大马路过去九州租车,这样比较快捷和较安全。”

    听完了计划,艾拉也觉得可行,知道萧夜想去找的是一辆可以充当移动发电站的车,更是有点兴奋:“四楼就有一家户外用品店,就在我拿食物的零食店旁边,我记得那家店墙上挂着有几辆山地车。”想了一下,她又说道:“不过我有更好的提议。”说到这,她就停下来不说了。

    很多人在认真做事的时候脾气都会不太好,萧夜也是这样,特别是在他思考和写作的时候,催促道:“有更好的办法快说啊,卖什么关子。”

    不知道为什么,艾拉就是想逗一下他。嘟起没了牙的大嘴用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我~要~奖~励。”

    终于,萧夜还是愕然的抬起头,看着一脸作怪的歪果妞特腻歪,不耐烦的道:“要什么?你说。”

    这明显敷衍的态度让艾拉很不满,本来只是想说要亲一下脸蛋的,临时又改变了:“么么哒”指着没了牙跟个七老八十老太婆般皱褶的大嘴,说出来的一刻恐怕她已经忘记,牙都掉光了是有多丑,丑的跟菊花一样。

    看着面前这副从眉毛到牙齿都掉光了的白种人脸蛋,萧夜有种东施都要瞬间溃败的恶寒。然而,心念电转,好胜之心顿起,我堂堂大老爷怎么可以丢华夏人的脸?亲就亲,谁怕谁?再说她进化前的模样还是很有看头的,不吃亏!闭上眼就在她丰润的菊花嘴上飞快的点了一下。

    艾拉愣住了,她以为这胆小鬼会跟之前一样退缩,然后跟自己解释什么他不是色狼云云…没想到…啊,他竟然不嫌弃我现在这么丑,不嫌我……

    歪果妞现在倒是记起她‘吃藕’了……

    萧夜亲完了,张开眼看见艾拉张着没牙大嘴成一个大大的O形,呆呆的发愣,脸也是红扑扑的一片,更忍不住再刺激一下她,冲口而出道:“据说没牙,咬的时候会很舒服哦,要不要验证一下?”

    “没牙咬?咬什么?咬嘴唇吗?用什么咬?”下意识的想起了两人呼唤血液的那天,脸上更红了。

    萧夜心中暗笑,让你卖关子,让你嘚瑟,让你天马行空,这次被我大中华博大精深的文字艺术绕晕了吧。饶有兴致的等她干着急,好一会才把头凑到贴着她耳朵旁边说道:“中文的咬字分开怎么写,会吗?”

    空气静止了一分多钟,等艾拉终于想起来这个中文字拆开后的发音和含义,然后……萧夜就悲催了:“啊!!!!变呆~~你个大变呆~死色狼~”她先是发出一声攻击力堪比震撼弹的尖叫,随后整个人压到萧夜身上,双手在他头上、脸上乱拍乱抓乱挠。

    开始几下萧夜还觉得那双没有指甲的小肉爪子挠的自己挺舒服的,渐渐等艾拉反应过来变成拽他耳朵,扣他鼻孔,更可恶的是扣完鼻孔又去伸进他嘴巴里扣他牙……咦~~真恶心。

    萧夜受不了了,用双手控制住她的肉爪子,双腿也夹住她想乱蹬的脚丫。要不是还记得她处于第一次进化虚弱期,差点就把她芦柴棒一般的手手脚脚全掰断。

    摆出一张认真脸,真人投注:萧夜轻声道:“好了好了,开个玩……”

    谁知道歪果妞就是受不了他这一副嘴上吃完豆腐,又不敢付诸行动的痿光正脸孔,玩?玩你妹啊!!你说玩就玩,说完就完啊?把本公举当什么?手脚都被控制住,艾拉张开血盆大嘴,心里还想着,让你咬~让你分开咬~看我咬不死你!一口就咬在了萧夜也挺大的鼻子上。

    某位哲人说过,小丁丁和鼻子是成正比有关联的,这个貌似有点道理……

    萧夜闭着眼感受了一下,这没牙咬,还真的挺舒服。要不要就别让她长牙了……咦~~变呆,重口!

    说多错多……萧夜是真的只敢YY不敢再说了,手脚也是不敢轻易放开的,任由艾拉就那样扑在自己身上,以鼻子为连接的两双眼都近的能看清楚对方的眼屎,还有粗重的鼻息一下一下冲击在眼睫毛上。

    这种姿势真的太暧昧了……

    萧夜心中急念清心净妖咒:‘南无阿弥陀佛,不要告诉我老婆。’

    这样的暧昧,监军恪飞实在看不下去了,冲到两人身边使劲往他们中间钻……白蛇精给我听好了,快快放开我爸爸,爸爸是妈妈的领土,神圣不可侵犯!

    被撂在一边的小画眉们也耐不住寂寞,凑热闹般飞到萧夜头上开始乱啄。

    这一家子包括飞禽、走兽、人、妖,有够乱的,真可谓群魔乱舞……

    好不容易,真的好不容易,一切归于平静。

    艾拉拿着牛奶,慢慢喘匀了气,然后喝了口,静下心来说道:“我们小区的物业有自己的桶装水部,我的水都是他们安排送水的,他们有几辆电瓶车方便把水送到住户楼。”

    听见她的话,萧夜倒是沉不住气了:“是那种三轮的电瓶车?”

    “嗯,是三个轮子的,不是他们平常用的高尔夫车。”

    得到这个答案萧夜大喜过望:“太好了,桶装水部在哪里?告诉我。”他之前不是没想过在自己小区的那堆快递丧尸身上搞一辆,而是因为即使找到了钥匙他也不敢去。因为他们小区的快递车停放点,就在那个大型‘刷怪点’宠物店旁边。

    有时候真的不怪萧夜常常生出拍死艾拉的念头,这歪果妞的脑回路确实与众不同,只见她又嘟起嘴提出一个新的要求:“我想泡澡。”

    这样的转变,谁会没有伸出手掐死她的愤怒?

    萧夜冲口而出道:“信不信我咬死你?”

    艾拉活学活用:“要分~开~咬~哦”说完还自以为妩媚的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

    那形象,那媚态~~~活脱脱就是一条大白蛇,真妖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