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末世特效药 > 第22章 忍无可忍
    萧夜装得很高深莫测,什么都懂。其实要不是一进来他就看见靠在自己这边的第三面墙上,挂着一堆多功能防御棍配件,他也没那么快猜到。

    要说专业,被他杀了的老板才是真正玩这个的行家里手。

    右面墙上一共有十几件配件,其中五把不同大小和作用的铲头,有登山专用,有森林专用,就连挖野战坑专用的铲头都有。

    两把斧头,大斧头另一端就是萧夜最喜欢的尖刺,中型斧头和手斧一样是榔头。

    四个枪头,一个是普通菱形枪头,一个是中间留有血槽的中空锰钢枪头,一个是蛇信形状的蛇矛头,最后是一个鹤嘴弯头。

    一根合金链子,把它们安装在随意两截棍子上就能变成双节棍,嘢~~~就是那个哼哼哈嘿~的双节棍。

    其它剩余的就都是一些短小的特殊功能,和损耗类备件。林林总总加起来,随随便便都能拼出四五把长两米的武器。这次带艾拉这个专业人士来,发现这个宝库真的赚大发了。

    萧夜无比激动的把密室里所有东西装进背囊,临走前在艾拉建议下,他还是从善如流的在外面陈列柜里挑了两把匕首绑在裤腿两侧,作为救命武器。即使觉得暂时用不上的,也都全部打包带走。

    回到艾拉家里,萧夜急不可耐的就把自己最理想的武器拼了出来。

    最终,萧夜的主武器是一把枪,全长一米八左右,枪头是长30cm的中空枪头,没错就是那个的带血槽的凶残枪头,也是最简单、粗暴、直接的枪头。中间内藏武器选的是一把多功能直刀和可弯曲成镰刀的鱼叉,防止枪头损坏可以替换。把手镁条无法替换也不用替换,底部加装钨钢头尾椎。

    拿着这把至今为止最趁手的武器,萧夜信心大增,觉得自己可以单挑一百个丧尸。

    再次出门的时候,他除了手上提着的长枪,还把大斧头挂在背囊和后背中间,多功能裤兜里放着一把弹弓,还有在右侧大腿帮了把40cm的匕首,左侧小腿库管里也有一把小匕首。真真正正的是鸟枪换炮,武装到牙齿。

    本来是极度想带上偶像的武器双节棍的,可惜,咱们已经转职为枪兵的前不知名作家不会玩,也玩不转。

    到水站副本的通关之路真没什么可说的,直到攻入水站,一共也就遇到三十来只丧尸。有不少还是萧夜觉得不过瘾,故意从远处引来的。

    一开始他还很认真的双手持枪,然后一板一眼的用他那点微末的使枪知识,一只一只、一板一眼去数着戳。等戳了十来只他就不甘于现状,因为实在太简单了。锋利的枪刃一伸一抽就是一只倒下,根本没有半点刷群怪的感觉。

    那感觉,更像是一个全套神装的战士回到新手村去虐低级怪,真的很没成就感。身旁还带着一只终极进化战宠,那攻击力丝毫不比他低。某个自信心泛滥的枪兵感觉不爽,然后就很无耻的把自己的战宠打发去引怪。引完还不许他打,让恪飞很无奈的在一旁看着,美其名曰警戒。

    我要是恪飞就把那堆宠物军团引来,让他丫嘚瑟。可惜恪飞是个好孩子,一次帮他引三五只,让刚拿到神装迫切想装十三的老爸尽情撒欢。

    有一句话叫实践出真知,还有一句话是好士兵都是杀出来的。

    每次同时对付三五只,萧夜确实从中领悟到一丝技巧。

    远刺、近拨、侧架、背用锥。

    进入长枪攻击范围的第一时间向着要害刺出一枪,刺入和抽出来的时候还必须手腕用力旋转,好带出更多的血肉,对敌人造成更大的伤害。到后期死在他枪上的丧尸无一不是头部开了被开出一个直径五厘米的螺旋纹枪伤。

    面对近身丧尸,枪头枪尾都顾及不上的,就只能把它拨开,踹开再寻找机会一击毙命。如果旁边伸来一些手手脚脚想触碰自己,那就用枪身把他们架住,再寻求反击机会。

    在身后的丧尸也挺好对付,只要把带着三厘米尖锥的枪柄往头上猛磕,就等于是用榔头砸了一下,不死也要让它脑洞大开。

    杀入水站之后,萧夜更是把斧头都拔了出来。毕竟长枪不利狭小空间战斗,斧头就成了近距离无敌的存在。左手斧、右手枪萧夜真的使得是越来越顺手,越来越有心得。有了这两件神器,日后横行丧尸界也将无敌手了。

    当萧夜开着一辆电瓶三轮车,身后车斗装着二十桶还没开封的饮用水。你以为这就完了吗?非也非也。脑洞大开的萧夜还找来两根铁棍,用铁棍和绳子再绑了一辆同样的三轮车跟在身后,车上当然还有着二十桶水。

    此刻看着架在车头的长枪,还真有点枪骑士的感觉了。一时意气风发,嘴里自然而然的吭起了电影里超哥的那首主题曲。

    无敌是多么多么寂寞

    无敌是多么多么空虚

    独自在顶峰中冷风不断的吹过

    我的寂寞谁能明白我

    无敌是多么多么寂寞

    无敌是多么多么空虚

    躲在天边的她可不可听我诉说

    我的寂寞无尽的寂寞

    恪飞在后面那辆车的驾驶座上,好奇的打量着面前的玩意,听他老爸唱起了歌,居然也跟着昂起脖子:“嗷嗷嗷~~呜~~”这是传说中的共鸣吗?

    他们父子这么嚣张,就不怕被宠物丧尸军团听见吗?还真的不怕,萧夜现在巴不得那群不知何时,已经消失在艾拉楼下的狗东西出现,好让他们父子报一箭之仇。

    宠物丧尸军团就真的是消失了吗?当然不是,只是那群比人类和人类转化而成的丧尸更敏锐的动物丧尸早就集体搬迁了。因为它们察觉到有某个十分强大,强大到它们觉得恐怖的东西存在,并且正渐渐向着这边靠近。在它们所剩不多,本应只有吃一个字的意识里,居然产生了第二个字逃。

    为什么恪飞也没有察觉到危险逼近呢?恪飞可是比宠物军团更高级的进化动物,恪飞可是有着超强的听觉、嗅觉,为什么反而没察觉出危险呢?

    因为恪飞不是丧尸,恪飞相信他老爸是无敌的……

    不知不觉中,丧尸已经渐渐地再次发生变化……只是,某个正春风得意的前不知名作家,新转职枪兵还没察觉而已。

    远远的,萧夜就看见包着头的艾拉在阳台向他使劲的挥。

    等车开到附近,艾拉就乐呵呵的说道:“没想到你唱歌还挺好听的。”

    萧夜停下车,让恪飞继续警戒。自己则把饮用水一桶一桶绑在阳台垂下来的绳结上:“我们才认识多久,我的事你又能知道多少?”

    碰了个不软不硬的钉子,艾拉对楼下正为了自己泡澡大业而不辞劳苦的中国男人做了个鬼脸,转身就回屋子去了。

    一次绑五桶水,绑好萧夜就顺着绳子爬到阳台,然后把水拉上来,放在阳台边上整齐的码好。

    刚想翻身下楼,就见艾拉端着杯可乐来到他身边,轻轻地给自己拭去额头上的汗珠:“你辛苦了,先歇会喝点东西再搬吧。”

    萧夜心里想着这歪果妞,蛇精病不犯的时候还是挺温柔的。

    又听见艾拉轻声说道:“我还知道你喜欢喝可乐,有抽烟的习惯。最喜欢吃完东西马上抽,思考的时候抽,但是不会在吃着东西的时候抽。还知道你很有爱心,对小动物和我都很好。”

    没忍住手捏了捏她现在不太好看的脸蛋,反问道:“就没了?”

    艾拉没有阻止萧夜作恶,只是定定的看着他:“只要我跟着你,我会了解你更多的。”歪果妞始终未能完全掌握汉语,有点词不达意。

    萧夜更不会去继续这个话题,微微一笑翻身跳下五楼。他当然不是去寻死,只是他现在确实拥有跳下五楼毫发无伤的实力。以标准的阿诺州长出场姿势落到地面,他站起来后还得意的向着楼上,被他这一下吓得处于眩晕状态的艾拉作了个展示肌肉的动作。再微微一笑,露出帅气的虎牙。

    这个撩妹技能,能打十分。

    亲,你知道吗?你老公快成超人了,为了撩个妹可以随便跳下五楼。如果撩的人是你,那多好……

    来来回回十几次,终于搬完。

    在他搬着几桶水从阳台搬到浴室的时候,看见了放在沙发上拼装到一半的直拉弓,这歪果妞在自己去副本的时候也没闲着嘛。

    放满一个浴缸用了六桶水,艾拉在里面足足泡了两个小时。

    最后还是萧夜实在等的不耐烦,在门外又是哄又是吓的才肯离开浴缸。

    出来的时候艾拉又把自己包得跟个印度人似得,还用一副深闺怨妇的眼神盯着萧夜:“叫你来帮人家搓背都不肯,人家花了好多时间才把后背也洗干净了的。”

    幸好艾拉出来还是穿着睡裙的,要真是果体跑出来,萧夜还真不知道能不能忍住诱惑,不去深入了解白虎洞。

    用力的摇了摇头,赶走了满脑子关于白虎的幻想,萧夜没好气的道:“我都以为你泡在里面化了,你以为你是美人鱼吗?知不知道进化期间如果饿死了,是会转化成丧尸的?快吃饭吧。”进了浴室,往浴缸一看,萧夜真的忍不住开骂了:“次奥,你是白人吗?你敢说你不是黑人?这么脏的水你让我怎么泡?”

    任谁看着一池近乎墨水,上面还有一块块黑的、红的、白的不知道什么鬼的东西载浮载沉。别说要自己泡进去了,看多一眼都想吐。况且这些水还是萧夜拼死拼活的从丧尸手上抢回来的呢,虽说水站起码还有两三百桶,那也要人去搬啊。什么鬼一个泡完另一个泡,一池水全家都可以泡,还能洗衣服冲马桶~屁!!恐怕马桶都会嫌它脏!!

    最后,萧夜还是狠着心把水放了,放水的时候萧夜还生怕那些鬼东西会把排水口堵住。幸好这样的剧情没有发生,怒气满满的萧夜再用了一桶水和大量清洁剂、消毒液把浴缸刷洗了两遍才放下心来。

    咬咬牙,再放了一池水,萧夜终于可以好好泡个澡了。这大夏天的,出了一身汗,泡个澡确实还是很舒服的。

    抽了口雪茄,萧夜躺在浴缸边对趴在地砖上的恪飞有一搭没一搭的说道:“儿子不急,等老爸再泡一会,我泡完就让你泡。”看了看自己身下也变得有点灰灰黄黄的水,虽然没艾拉那池夸张,其实也差不多了,连忙补充道:“我一会给你再放一池,水站还有那么多水不怕浪费。”

    恪飞终于开心的抬起头,舔了舔他的脸,这儿子真聪明。

    就在这时候,浴室的门被人扭开了,艾拉抱着两只小画眉笑嘻嘻的站在了门口。

    幸好萧夜耳朵好使,听到开门声的时候已经一手拉过毛巾,把自己的金箍棒给挡住:“你神经病啊?你是偷窥狂吗?”

    “不是不是~我只是又发现了你的一些事。”歪果妞一点都没不好意思,真人投注:反而饶有兴致的打量着萧夜某处,就跟之前她洗完澡,萧夜盯着人家看的眼神一模一样:“我发现了你不会煮饭,来来去去都是面条、腊味饭、最多加几片午餐肉。所以,我决定明天开始我给你做饭。嘿嘿。”说完,一转身潇洒地走了,不带走~是~~不带上浴室门。

    刚以为可以解除警戒的时候,艾拉再次出现在门口:“对了还忘了说,一会重新放了水叫我,我要先给画眉公主们洗澡,她们洗完才轮到脏脏的恪飞洗!”再一次,成功把萧夜气的七窍生烟。在他忍不住要出手之前,白蛇精扭着小腰真的溜了。

    可怜的画眉公主,落在蛇精手上被当做鸟质,希望她们不会被吃掉。

    亲,你知道吗?艾拉说以后要给我做饭,她想抢你的位置!我们说好的,你负责进口,我负责出口。现在她要给我做饭,我该怎么办?

    当五好爸爸给儿子洗完澡搽干身子,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幸好恪飞的新毛还不长,又没有电吹风,还真不好干,他可不想和浑身湿漉漉的儿子一起睡觉。

    偷偷看了下艾拉的房间静悄悄的,心想今晚应该可以好好一个人(儿子不是人)睡了吧。

    然而……

    “你知不知道,因为你,我现在睡觉都要穿着衣服了?我以前可是习惯裸睡的!!”

    穿着粉红睡裙的白蛇精娴熟的从床尾爬了上来,讨好似的拍了拍习惯睡在萧夜右面的恪飞脑袋,自己躺在萧夜左面,恬不知耻的钻进被窝:“没事啊,你可以裸睡的,我不介意。哦,我记下了。”

    昨天艾拉就非要赖着自己一起睡,还很有理的说这是她爸妈的房间,爸妈的床,她小时候怕黑都是和爸妈一起睡的。人家说的那是一个理直气壮,萧夜能说什么?

    面对着歪果妞一次一次的挑逗,萧夜真的,真的~是达到了婶婶可忍,叔叔不可忍的地步!这一天都忍她多少次了,难道不知道哥现在就是个炸药桶吗?还敢来撩拨自己,真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忍无可忍就无需再忍!萧夜三下五除二脱掉了自己身上的T恤和短裤!!

    大战,一触即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