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末世特效药 > 第23章 仲夏夜话
    萧夜脱下衣服,狠狠地摔到恪飞头上,遮住他偷看的狗眼睛。双手一圈,就把白蛇精的细腰紧紧勒住。

    这一次,白蛇精想逃也逃不掉了!

    “我~我~我还是很虚弱。”白蛇精似乎终于知道了自己处境不妙,开始怂了,红着脸弱弱的道。

    说实话,艾拉的进化和恢复期比起萧夜实在是舒服的太多,好的太多了。可能是由于充足的营养加上有萧夜的照顾,她根本就没经历真正的折磨。只是虚弱一点而已,甚至都不用尝试为了生存下去,像动物一样过爬行的日子。

    漫漫长夜萧夜不猴急,抱着她缓缓把自己跟儿子们进化时所经历的都细细叙说一遍,最后补了句:“你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轻轻拍了拍她的翘臀,手就赖在那不动了,引起怀里白蛇一阵颤抖扭动。

    过了好一会,艾拉似乎认命了,似乎妥协了。轻轻闭上眼睛,在萧夜怀里抬起头,闭着眼,似乎等待着什么事情的发生。

    萧夜的手就那样慢慢的~没规律的,在艾拉臀部和后背间慢慢探索,慢慢游玩。玩了好一会,似乎玩够了玩腻了,才转移目标来到了有点偏瘦的长腿之上。

    白蛇颤抖的更加厉害了,只不知是享受?是害怕?

    侵略继续~~不满于那一层薄薄的布料阻隔,萧夜双手揪住柔软的睡裙裙边,一寸一寸逐渐向上翻起。

    裙子慢慢翻上了艾拉的细腰,再上一寸就会大白天下。她终于忍不住慌乱的想求饶:“我~我~里面什么都没穿。”却有点词不达意道。

    强硬却不失温柔的双手,没因对方的软语有任何停留,仍旧是慢慢的~轻轻地~一寸一寸侵入她的领地:“你是想让我也脱光吗?”萧夜的声音略带低沉而浑厚,轻轻飘落艾拉白皙光洁且敏感的额头上,令她汗毛都立了起来。

    他的手仿佛有着神奇的魔力,让白蛇浑身上下都开始感觉骚痒。他的声音就好像一个高阶催眠魔法,令艾拉感觉沉迷其中,恨不得听从他的一切命令。

    只是~自己真的要就此沦陷吗?

    双手捏着裙角,轻轻越过高山,却偏偏没有在圣女峰作任何停留。就像是一个无情的男人,潇洒掠过却丝毫没有留恋。

    明明早已打算不顾一切留住他,为什么又有点庆幸他如此无情离去?

    低沉的魔音再次撩拨着艾拉的耳朵:“不用怕,我会很温柔的。”

    到底是无情还是有意?这个男人为什么这么让人难以捉摸?

    瘦削的锁骨感受到晚风的凉意,仲夏的凉风从被男人打开的缺口缓缓略过娇躯。

    这感觉有点凉,有点羞涩,有点期待,还有点不甘。

    轻轻用点力,拉起被压在肩膀上的睡裙。恶魔想要诱惑美丽的天鹅:“美丽的小姐,请问您能帮我个忙吗?”

    再上一点就是天鹅修长的脖颈,肩膀就像是城堡最后的护城河。

    敌方大军上下夹攻,汹涌而来。己方全面败退,只剩一点挂在脖子上。

    稍微给他一点空间,将会全面沦陷……

    艾拉问自己,真的要把他放进来吗?他是好人,他是有能力照顾自己的人,但他真的是自己的爱人吗?在这末日,自己需要的是爱的人?还是爱自己的人?或者一个能照顾自己的人?这些人,又是否面前这个即将攻陷自己的男人?

    “你还在犹豫什么?”恶魔在发表总攻之前的最后通牒。

    “你在颤抖么?为什么?在怕吗?”轻声柔语,循循善诱。

    不知不觉中,艾拉把头藏进了男人怀里,声若蚊蝇:“有~有点~”

    萧夜没有表现出丝毫急色,嘴唇轻张问道:“为什么?”

    “我~我~还没好。”

    “你不喜欢我吗?”

    “喜~喜欢,你是好人。”这是真心话,萧夜确实是个好人,艾拉回答的没有丝毫犹豫。

    萧夜继续循循善诱:“还有呢?”

    一个人,只要肯说一句真心话,那隐藏的更深的话也会被引诱着说出来:“你是我的骑士,能保护我。”

    放开了退到脖颈的睡裙,放弃了把敌人全部剿杀。

    萧夜的手再次环在了艾拉的腰间,这次没有任何阻隔。轻轻地加一分力,艾拉就会向着自己怀里更近一份:“所以,你愿意把自己给了我,不是吗?”

    无力拒绝,无力拒绝,只能任由萧夜把她拉入怀中,占有一切:“是~是的。请温柔一点。”城门大开,只等待她的新主人进驻。

    萧夜第一次主动的吻上了艾拉,轻轻地柔柔的的亲在了她的额头上:“傻孩子,你可以不用这样的。”感觉到怀里的娇躯剧震,萧夜加大了一点环抱她的力量,给予她安全感:“你在变强,我也会帮助你变强。我不会丢下你不管,因为我也需要你的帮助。”

    似乎在绝境中看见一丝曙光,能够保存自己最后一丝底线的曙光,艾拉略带惊喜又有点疑惑的问道:“你~真的需要我的帮助?”

    “当然,我也只是一个人,我也需要有可以信任的人帮助我。”要获得被治疗者的信任,除了套她的话,最重要是要和她同化。

    现在的艾拉已经完全放下了白天的娇媚和诱惑,脱去一切伪装,清纯的就跟一个未经世事的小公主,小姑娘:“那我应该怎么做,才可以帮助你?”

    开导教育,最重要的不是教育,而是开导:“这个问你自己呀,你是个很有自己主见的姑娘,你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是吗?”

    “我~我~我这几天只想着怎么诱惑你,只想着怎么让你喜欢上我,让你不要抛下我自己一个。我是不是很不要脸~~”艾拉终于肯坦白自己的心声,说着说着更是双肩耸动,马上就要哭了。

    萧夜心下松了一口气,这个课题终于攻陷了:“傻孩子,我今天看到的是有个好姑娘不辞劳苦的帮我找到了武器密室,看见了一个很坚强的好姑娘不顾劳累,练习组装弓箭,看见了一个姑娘打着瞌睡还坚持帮我的画眉姐妹洗澡。”

    艾拉终于彻底沦陷了,她的倔强,她的坚持,她的那点被末日吓出来的小心思,统统被萧夜攻略,没有让这位姑娘走上以色从人的不归路。

    其实,萧夜脱下T恤,把艾拉睡裙拉到脖子上行为,都是为了这一刻坦诚相见而铺垫。

    艾拉的眼泪、口水、鼻涕不用钱似得落在他的胸口:“呜呜呜呜~~~~~”真的是哭天抢地,歇斯底里,毫无保留。

    腹黑狡猾的前不知名作家偷偷拉起艾拉的睡裙,放到小姑娘的眼前:“哭吧哭吧,哭够了就睡吧。明天,我们一起努力。”

    趁机,还在人家光滑白嫩的身体上偷瞄了一眼,哇塞~~真的好白,真的好大(废话,白人不白你白?)。

    亲,我终于把歪果小姑娘的心结打开了,她是个善良的姑娘,相信我们以后会相处的很愉快的。当然,应该有的考验我肯定不会手软的。谢谢你,教会了我那么多关于女孩子的心思,谢谢。

    爱你……夜

    艾拉一直在撩拨萧夜,原来是出于留住他,迷住他,控制他……

    萧夜一直配合她又何尝不是在试探她,观察她,引导她,透露自己的心思呢。

    防人之心必须有,害人之心看情况。不经过时间的印证,一切看着好的关系都不是真的好。秉持这样的心态去对待每一个认识的人,这才是我们的前不知名作家天蝎男萧夜。

    ——————————————————————————————

    同一个夜

    36楼楼顶暖房,铺洒地上的泥土不断翻腾涌动……

    不久后,一条条蚯蚓大小,晶莹如玉的白色虫子破土而出……它们互相用口器触碰,发出细弱蚊蝇的吱吱声,不知是交流还是……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