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末世特效药 > 第26章 鏖战金刚(下)
    父子两和黑金刚鏖战超过两个小时,真人投注:渐渐出现疲态。

    萧夜先捉住机会,率先暂时脱离战斗。站在黑金刚背后,顺了一会气,然后小口小口的嘬着水。等他喝够了,又多吸几口吐在地上,然后才提着黑斧重新冲入战团。换下恪飞。让他过去刚那里,歇息一下喝点水。

    这车轮战也是无奈之举,只有这样才能最长时间的保持父子俩的战斗力。是在杀戮微笑状态消失前,能够想到最后一个方法。没办法,连续的高强度战斗,让大脑已经开始缺氧犯晕,大脑已经不能再维持绝对冷静了。

    打了这么久,黑金刚来来去去也只会扑、冲、挥、踩、踢几招,萧夜对它的攻击套路早已铭记于胸。趁它再一次扑空,黑斧用尽全力瞧着那一截只剩黑骨的大腿砍去,不求能把骨头砍断,能弄出条裂缝也好。

    变故就在这一刻发生了,黑金刚经过多次中招,似乎终于知道了要保护自己这跟被劈过多少次的大腿骨,居然把前扑变成了双腿弯曲跪在地面。

    萧夜全力一击落空,黑斧直接砍在沥青马路上,斧面深深陷入其中。

    还来不及把黑斧从韧性十足的马路面抽出,黑金刚扭腰转身挥出一记后摆拳,打向萧夜低下来的脑袋。这势大力沉,虎虎生风的一拳要真打中了,萧夜的脑袋估计和西瓜没多大区别,他可没有对方的不坏金骨。

    恪飞还在旁边喝水,想救援也来不及。

    劲风扑面而至,萧夜临危不乱,学着之前黑金刚那样跪倒地上,顺带着把安装了锰钢锥的斧柄迎向了黑金刚的拳头。

    黑铁一般的拳头撞上了斧柄,犹如一把拆房大铁锤砸下,把斧刃再次砸进地面几分,整个斧面被锤的完全插入到沥青公路里面。被冲击力撬出来的黑色沥青顿时碎屑纷飞,在萧夜脸上、身上打的啪啪作响。他的鼻子和脸只有薄薄一层面巾,哪能抵挡得住如此强横的冲击力,脆弱的鼻梁骨更是受不了,接连的酸痛令他眼泪鼻涕直流。

    伸手飞快的抹了一下眼泪和鼻涕,看了看手背除了以上两种液体居然还有红红的血液,不用想都知道,此刻自己那帅气的脸蛋,恐怕已经变成了麻子。幸好一直带着作战眼睛,要不然除了麻子,还会成为瞎子。但是他又不会天音波和回旋踢,更不会听声辩位,怎么当瞎子?更大的可能就是成了一只被砸扁的死虾。

    萧夜在抹眼泪的时候,恪飞已经奋不顾身的扑到黑金刚身后。此时黑金刚不知为何还跪在地上,臀部把受伤最严重的大腿挡住,没办法攻击。而恪飞也没有犹豫,用尽全力一跃而起,就像一道白色闪电从黑金刚伸出的左手前掠过,嘴巴用尽全力在它手掌上一咬一扯,除了血肉还咬下了一小块东西。

    “呃啊!!”

    听见黑金刚似乎跟之前都不一样的叫声,萧夜赶紧抹干净阻碍视线的眼泪,重新带好护目镜,看向黑金刚。这才发现黑金刚的左手掌居然钉在了被拍的有点弯曲的黑斧斧柄之上,而且原本蒲扇大小的手掌现在竟然缺少了尾指。想必是刚才黑金刚那一拳太过用力,打在斧柄尖锥上,将自己的指骨都打碎了一小节。

    不知道黑金刚是痛,还是因手指少了一根而愤怒。黑眼死死盯住一击得手就远遁的恪飞,左手胡乱甩动,好不容易抽离了插在地上的斧柄,站起身来。仇恨值满满的它不再看萧夜一眼,直接就奔着恪飞追去,恪飞这次可算是把黑金刚惹出真火了。

    萧夜趁此机会不顾脸上火辣辣的疼痛,以最快速度飞奔到长枪处,重新捡起长枪。黑斧斧面被打进马路,斧柄也弯成弧形,不能再用了。

    发狂的黑金刚一直嗷嗷叫着,追在恪飞身后。恪飞也感觉到它的愤怒,没有再试图攻击,就是引着它不停的攻击自己。还会专门引它去砸那些路灯墩子、消防栓、花坛等坚硬的物体,希望借此让黑金刚的攻击对自己身体造成更大伤害,谁叫丧尸是如此的悍不畏死呢。

    萧夜看得是心花怒放,恪飞真是个聪明带孩子,居然还懂得举一反三。儿子这么聪明,自己这个当爸的难道就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去消灭敌人吗?这可不行!

    忽然灵光一闪,想到办法了。奔跑几步跳上大巴车,走到车子最中间的位置,向恪飞喊了一声。见恪飞注意到自己后,对它又做出一个跨越车顶的动作,紧接着他把枪头向下,双手持枪高举头顶,做出一个猛力下插的动作。

    恪飞会意萧夜的动作,引着黑金刚拐了个弯,就向着萧夜所在的大巴车跑来。

    矫健的白色身形猛然一跃,从萧夜左侧飞快越过,落在大巴车后消失不见。紧追其后的黑金刚根本没把面前的铁皮疙瘩放在心上,不管不顾的就要凭着自身肉体和蛮力冲过去!撞烂它!

    在黑金刚撞上大巴车前一瞬间,萧夜双腿用尽最大力气向上跳去。这一跳高度足有五六米,厚实的铁皮车顶被他一踏之下,顿现一个大坑。然而这样的凹坑,也能算毛毛雨,大巴车更大的苦难接踪而来!

    ‘嘭’一声炸响。

    犹如一辆人形坦克的黑金刚从大巴车中间撞入,极大的冲击力,顿时把大巴车撞成了个V字形,所有玻璃窗同一时间爆裂成万千碎块。幸好这辆大巴分量十足、质量也过硬,没有被撞得完全翻侧,只有一边轮子离地,车身也没被拦腰折断,韧性十足的车身钢更像是一个超大夹子,牢牢把黑金刚夹在其中。

    身处空中的萧夜暗道,要的就是这个效果!!第一步完美达成,第二部就看自己的了。

    身体在空中通过扭动,不停调整手中长枪落点,最终直指黑金刚后背。落下、插入!锐利的枪头从黑金刚左侧没有骨头的后腰刺入,在腹部的位置把它钉在大巴车残骸上面,只有露出两截枪柄。

    没来的急看效果,萧夜撒开手一脚踹在枪柄上让它再尽量深入一点,人也趁势跳出黑金刚攻击范围。从背囊抽出很久没用的撬棍,毫不犹豫再次冲向黑金刚。这次撬棍平直锋锐的尾部选择的目标同样右侧后腰位置,没有任何骨头阻挠撬棍顺利刺入,然后从肚子穿出钉在大巴车底盘上。

    萧夜再次后退,看了一眼黑金刚趴在残骸中不停挣扎,双手乱挥乱打,把大巴内部打的碎片乱飞。但是身体两处被刺穿,周围更有不少车上的凳子、铁皮把它包围住,它越是乱抓乱挠那些尖锐的残害就会对它造成越多的伤害,越是令它站不起来,脱不得身。只有一双大粗腿,仍然留在车外乱蹬。

    第二目标也顺利完成!

    萧夜转身走到黑斧那里,双手出尽吃奶的力量,又撬又拔好不容易才把黑斧像拔萝卜一样拔了出来。看了一下,斧柄被砸弯成四五十度,斧面也有点儿变形,但是还能用。双手提着大斧,招呼一声已经绕回他身边的恪飞,再次跑向黑金刚!

    “上!咬住它,别让它乱动!”萧夜指着黑金刚屡屡受创的那只脚,向恪飞下令。

    恪飞应声冲上前去,一口咬在它脚踝,用尽全力往后拉。萧夜深知恪飞和黑金刚力量差太多,给他的时间也只有不到一秒钟,所以紧随其后,看准机会!弯曲的大斧向着露出黑骨的地方猛砍而下。

    噹!!

    一声金铁交击声传来,萧夜只觉得自己双手酸麻,恐怕手套里的虎口都有点崩裂开来。不过效果是有的,黑骨出现了一道斧劈的白色裂痕,虽然不深但是有效!!

    “饿饿饿饿啊!!”黑金刚也感受到自己大腿受到严重的伤害,大喝一声,伤腿发力把恪飞甩倒四五米高空之上。

    可恪飞就是灵活,早早放开了口,躲过被砸到地上的伤害。从半空调整好平衡,轻巧落下之后,又一次冲上去咬住黑金刚的脚踝,再来一次!!没错萧夜也是如此想的,完全不顾手上伤痛,黑斧再次劈下。

    噹!!

    恪飞再次被抛飞,萧夜虎口的血都流到了手套外面,黑金刚的伤口再加深一丝。

    然后,这对父子就是不肯放弃,默数一二三四再来一次!

    噹!!

    这一次恪飞再落地后没有再冲上去了,萧夜制止了他。不是已经把黑金刚的腿骨斩断,是因为他的手已经拿不住黑斧了。双手手腕鲜血淋漓,连简单的动一下手指都痛的几乎做不到,还怎么能拿东西?眼睁睁的看着黑斧就那样卡在黑金刚腿骨裂缝之中,就差那么一两下!萧夜有信心能把黑金刚这条腿卸下来。

    问题在于,已经真的没办法了!!

    经过连翻挣扎,一身没有打快点好肉的黑金刚也终于摆脱了困境,从大巴车残骸中颤颤巍巍的站直了身子。

    下一秒就要猛兽脱困,报复仇人!!

    三把武器都留在了黑金刚身上,即使有武器也没用,鲜血淋漓的双手根本拿不起任何武器。

    怎么办?逃?只有逃了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