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末世特效药 > 第30章 枪名夜阑
    黑金刚燃烧后,剩下的黑色粉末把萧夜他们包裹住,并慢慢的渗透进了体内。

    艾拉被吓得死死抱住了萧夜,偏偏又不敢乱叫乱喊,怕会引发更多不可思议的鬼东西。

    末世后萧夜和恪飞经历离奇古怪的事情不算少了,已经有了一定的免疫力,抱着艾拉轻声安慰:“不怕不怕有我。”轻拍着她后背,静静的看着发生在面前的诡异情况。一开始他同样是大吃一惊,只是又一直没发现身体被那些鬼东西侵入后没什么不良情况。

    两人呆呆的站了良久,倒是恪飞一脸镇定的趴在旁边,时不时伸出舌头填一下鼻子。倒是给了萧夜一些自信,觉得真没什么需要大惊小怪的,对于一个连丧尸都活生生咬死过的人来说,身体吸入一些骨灰算什么?末日病毒进入体内不同样没把他搞死?害怕这些被病毒转化的丧尸骨灰干嘛?就算他是进化丧尸又怎样?自己一家人都是进化人、进化犬,艾拉的包包里还装着两个进化二代呢。

    所以,他一边安慰着艾拉,一边闭上眼,再次仔细感受体内被黑灰入侵后有没有不舒服。确认身体并没有任何变化。到了这时候,他非但没有害怕黑灰会带给他什么不好的东西,反而隐隐约约有一种期待,期待这些黑灰进入身体后会给他们带来更大的好处。

    末日来临了,人、动物、丧尸都在不断进化了,经过这么多次进化,天性乐观的非知名作家有这种天马行空的想法也是很正常的。

    越想心中越是放松下里,萧夜轻轻推开艾拉。走到那根之前被黑灰掩埋的棍状物前,想看清楚这应该是他的长枪,但是又比长枪要短了一截,只有不到一米五的东西究竟是什么。

    弯下腰想把它拎起来:“啊啊啊!!次奥次奥,烫死我了!!”

    他的右手刚握住棍子末端就遭殃了,真人投注:看起来连烟都不冒的黑棍居然比烙铁还要热。只是轻轻一握一放的时间,萧夜战术手套手掌那一块厚厚的垫子已经被完全蒸发掉,旁边没被蒸发的居然都冒出了火光和青烟,吓得他赶紧把战术手套摘下来给扔掉。

    看一下手掌,好家伙,已经被烫的皮开肉绽,还传出阵阵焦糊肉香。血都没有一滴能流出来,炭烤肉十成熟,可以上桌了。

    艾拉见状,赶紧过来查看萧夜处理伤口,想给他处理一下。

    萧夜不以为然:“没事,烫了一下而已。这种小伤休息半天就痊愈了。”说着还拉下自己的面巾指着脸蛋说道:“你看,昨天受的伤现在都没了。”

    艾拉这才想起,昨晚睡觉前自己给他上药的时候,那一脸麻子般的伤口,果然全部都没了,一点伤疤都没有。早上萧夜下楼没带面巾,自己都忘了这事。现在被提醒马上追问道:“我~~我~是不是以后也会~~也会有这么强的愈合能力?”是个女人都爱美,在这随时都要拼命的末世,哪个女人不想拥有这样不会留下伤疤的超级愈合能力。

    萧夜不断挥动着手散热,便故作轻松的说道:“不知道哦,反正我和恪飞是这样的,你会不会也一样嘛~~”说道一半,忍不住又想调戏一下人家小姑娘,用手指在她白嫩的脸蛋上划了一下:“要不要划一刀,试试?”

    气的艾拉狠狠地踢了他一脚,转身在恪飞旁边蹲下,向小画眉和恪飞投诉他们爸爸欺负人。

    萧夜只是微微一笑,蹲下身去研究黑棍。

    他忽然想起打铁时用水浇在烧红的铁块上的情景,忍不住吸了一口水,然后把它吐在黑棍上,‘吱吱’声不断响起,水迅速化成一团白色蒸汽。

    锲而不舍的把整个背囊里的水都用光了,黑棍刚才烫过他手的那一小节才没有继续蒸发水分,这温度有够高的。

    拿过刚被丢弃在旁边的手套,萧夜把它放在应该已经冷却的位置试了试,果然没有把手套点燃。往黑棍没被冷却过的地方移动了不到5cm,手套就马上燃烧起来了……

    回家路上,电动车速度明显慢了好多:“艾拉你该减肥了!你看,车子都被你压的走不动了。”身边就一个会说人话的,萧夜不调戏她调戏谁呢。

    可能这些天的好吃好睡加上进化,艾拉真的重了,她先是像个被发现的小偷一般缩了缩头。等发现萧夜戏谑的表,这才知道自己被耍的。看了看三轮动车的电量,拍了萧夜肩膀一巴掌气道:“你胡说,是它快没电了,不是我!”

    萧夜却是一个劲的摇头:“不是不是,低电量不会影响车速,就是你太沉。”

    艾拉说不过他,转头欺负他不会说话的儿子:“恪飞,你吃最多最沉的是你!啊,我知道了,是因为它!”扭过头捏恪飞脸蛋的时候,看见那根已经冷却的一端被萧夜固定在车斗,剩下温度还是很高的一端垂落在马路面,因与地面的不断摩擦和撞击,掉在车尾发出哆哆声响的黑棍。

    终于摆脱嫌疑,又看见萧夜那种‘你是猪吗’的气死人表情,那还不知道自己又被耍了。

    电动车慢悠悠的开到水站附近,终于因为没电罢工了,还是萧夜这个苦力推着一家人到的水站。掏出备用车的钥匙,让恪飞护送艾拉回去拿车。他走进水站,搬出几桶水,也不打开直接把水桶放在黑棍上,自己赶紧躲得远远的。他刚才当了一次炭烧猪蹄,可不想真的变成蒸全猪。

    ‘啪~啪~呲~~’一阵阵塑料收缩、融化然后是水分被蒸发的声音传来,果然黑棍的温度还是热的吓人。又是花了五桶水,才终于让黑棍整体降温。

    不到一米五,整体黑得发亮的黑棍,不~或许应该改叫它黑枪。刚被拖在马路的那一头,可能经过不断的磕碰,已经从圆头被硬生生拉出一个长约15cm的不规则多边锥形。

    “萧,你看棍子上这些纹路像什么?”艾拉早就开了电动车回来,同样蹲在地上,指着棍身问萧夜。

    萧夜其实也发现了,认真的看着那些遍布棍身,既不是雕刻更不会是画上去的纹理。虽然同样是黑漆漆的,但那些由不规则的或针孔装、或丝线条纹理没有反映金属光泽,所以在阳光底下,特别是浇了水之后,还是勉强可以辨认。

    眉头皱成‘川’字思考了好一会,萧夜终于想到这些纹理是什么了:“这是骨头都有的问题,只是它上面的纹理比我们平常见的骨头紧密很多很多,所以才一时没认出来。”

    艾拉被他的话吓到了,向后挪了几步问道:“你的意思是,它~它~是一根骨头?”

    “要不然呢?”

    艾拉不信,反驳道:“它不是你的枪吗?怎么会变成一根骨头?再说,你说过那个黑金刚虽然有两米多高,也不应该有一根这么长的骨头吧?”

    推理大师继续发挥他的推理能力:“也许它是我的枪和黑金刚血肉燃烧后的结合体,你想想我们都能吸入那些黑灰,就不许我的枪也吸入一什么鬼东西,然后演变成这个样子吗?存在……”

    “存在即是合理,我知道了。”艾拉这些天早听萧夜说这句话N次,抢先说了出来。

    被抢了白,萧夜也不生气。估摸着这根古怪的东西温度应该已经降下来,再次伸出手握住曾经烫伤过他的那一头,想将它整根提起来看看。

    刚握上枪,一种很奇妙的东西出现在萧夜脑海。这根棍子不是金属又不像骨头,拿上去温温的暖暖的,手感也说不出的良好,除此以外还有另外一种很莫名的触动。如果非要用文字去形容这种感觉那就是‘契合’,没错就是契合,就跟它就是自己手臂延伸后的感觉。不用看都能感觉到它最长的一端能延伸到哪里,不用刻意命令手腕操作,它都能完成自己想要的动作,有点像传说中如臂指使的神奇感觉。

    而这种契合感最强烈的地方就是他的右手掌和枪身接触处,张开手掌看看刚被握住的地方,也是早前烫伤他的位置,萧夜看见了自己手掌的纹路居然被印在了上面。湿了点水,却发现怎么擦都擦不掉。

    滴血认主,这个字自然而然的出现在萧夜脑海。

    这末日,真特么的神奇。

    萧夜把枪端起来,走到空地挥舞起来。

    扎、刺、挞、抨、缠、圈、拦、扑、点、拨等等他会的基础枪法连续使出,一时间只见黑枪如龙,既无处不在,又无处可寻。最后萧夜以一个枪术表演常见的枪头拍地,准备结束表演。

    ‘嘭’

    这一下拍地,不只是正想鼓掌夸赞萧夜几句的艾拉吓到了。在一旁的恪飞和他背上的画眉公主们吓得愣住了。即使是拍出这一枪的萧夜,也吓到了。

    首先,吓到大家的是恐怖的声音,声音不大,只是跟闷雷似得。还是一个在你心里随着你的心跳爆炸的闷雷。

    烟尘散去,一米深约三十厘米,直径一米的坑出现在众人眼前。没有看萧夜出手的,还以为刚炸的是一个手雷呢。

    萧夜一脸汗水的看着收回手上的长枪,不是吓得冒冷汗,是因为这把枪其重无比,达到了差不多两百斤,现在他用起来也觉得有点吃了。

    但是这点重量,对比它的杀伤力,又算的了什么?

    大喜过望的萧夜端着枪哈哈大笑:“我宣布,它就是我的枪!枪名夜阑。”

    “啊!!萧~你的阑枪~它~它~它”艾拉忽然发出惊叫,手指着枪头的位置断断续续说道:“它烂~烂~烂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