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末世特效药 > 第31章 尸肥
    夜阑这样就烂了吗?拜托!它只是刚出现啊。难道就真的烂了?还有这样的操作?真的吗?这么搞笑?难道萧夜是武器毁灭者转生吗?怎么什么武器到它手上都存活不了多久?夜阑这把出场如此神秘又拉风,还吸了它的血印上了他的掌纹,达到传说中‘滴血认主’的黑枪,就这么烂了?这是要破纪录了?它是属烟花的吗?还是,定位本身就属于一次性用品?

    搞这么多噱头,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装哔被雷劈?

    烂了,确实是烂了。

    无哭无泪的萧夜看着从枪头掉下来一颗颗不规则的碎块,心痛的蹲下身,数了数一共九块。最小的不到两厘米,最大的有尾指粗……

    再从枪头上的破洞看进去,真人投注:忍不住暗骂一声‘次奥’,枪身居然还是中空的。透过这些不规则的空洞居然都能看到阳光……原来真的只是一根有点长有点沉有点神秘感的骨头而已。

    心痛、惋惜、悲哀,萧夜看着破破烂烂的夜阑。心中的失落感就越大……希望越大失望越大,莫过如此。虽然它枪柄还是没遭受太大的损伤,只不过敲哪哪掉几块出来,敲一下又掉几块的,能经得起几次折腾?

    亲,你要是在多好。还记得吗?以前玩手游都是你给我做的武器……

    心中不断想起自己曾经有过的武器,不是不够锋利就是重量太轻,用着不顺手。以后的日子,黑金刚这样的进化丧尸肯定不会是唯一,难道就只能凭自己一双手去和那些凶残的怪物肉搏吗?

    越想心情越差,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发泄般大吼一声,用尽全力把夜阑掷了出去。一心只想丢得越远越好,省得见一次心烦一次。

    ‘呜~呜~呜~~~~~~~’夜阑犹如一条被主人误会、抛弃的黑蛟,带着低沉的悲鸣,穿过一栋一栋大楼的外墙,远走他方……

    身后还有一条血白色修长的狼影紧随其后,似乎要把黑蛟追回来。

    “汪呜~汪呜~”恪飞一边追还一边吠叫,给萧夜留下追寻的定位。

    依旧沉浸在失望和失落中的萧夜此时脑袋里有点转不过弯,还以为恪飞又想玩追球球。反倒是艾拉身手一拉他的袖子:“萧,快上车我们去追啊。”

    不明所以的被拉着坐在电动车上,萧夜还是有点懵:“追?追什么?那破烂,丢了就丢了有什么好追的?”没等他问完,艾拉已经迫不及待的发动了三轮车,全速朝着恪飞的叫声追去,差点把傻愣愣的萧夜摔下去。

    艾拉被他气得忍不住,用握着车把的左手给了他一肘子:“你还没恪飞聪明……”

    “他聪明?我扔什么他都去捡,上次我踢一个丧尸的头他还奋不顾身的从36楼跳下去。怎么聪明了?我这次丢一根破枪,他又去追?他怎么聪明了?”

    这次艾拉真是词汇量不太够,一时不知该说什么了,被气的:“不是!你~~哎……”心想这人的反差怎么就这么极端呢?刚在立交桥展现出了的极强观察和分析推理能力怎么就不见了,现在就跟熊孩子上身似的。干脆不理他专心开车,追上恪飞找回夜阑看看才是正经事。

    夜阑先后穿透了艾拉住的那个小区两栋并排楼,出了飞过马路时穿透了一辆停在路边的公交车,穿过对面银行的整个铺面,最后力尽插在银行后面街道上,整段飞行轨迹,直线距离大约一百多米。

    当艾拉开着电动车兜兜转转来到斜插在地的夜阑旁,萧夜几乎是飞身下的车,他双手激动的紧握夜阑枪柄,用力把它拔起,坚硬的地面只剩一个深达半米菱形深坑。

    看着依旧是黑不溜秋、破破烂烂的外形,却让反应过来的萧夜欣喜若狂!什么叫不可貌相?什么叫洞穿一切?什么叫怼穿墙?这就是真正的怼穿墙!!其穿透力别说步枪,即使巴雷特也没那么牛的!

    这哪是破烂啊?这就是宝贝!神兵!一把和自己有着血肉联系的绝世神兵。

    转念一想,今天大喜大落几次了,还是有点疑神疑鬼。该不会耍两下又掉一地渣了吧?想着就挥挥手,让恪飞和艾拉退后几步。

    再次试枪,萧夜没有耍什么招式,每一次都是拍向墙面、车子发动机这些硬物、尖锐物体。他就是想试试除了锋锐无比之外这把枪的坚硬程度,说白了还是怕会掉渣……

    ‘砰~砰~砰~’的打砸噪音中,夹杂着丝丝‘嗡~嗡~’之声,有点像蜂鸣,有有点像华夏古乐器陶埙发出的声音。

    这些声音,萧夜听在耳中只觉美妙动听之极。不停的挥舞着夜阑,不停的破坏着眼前的一切。枪头砸完枪尾戳,好好的一堵墙、一辆汽车没几下就被推到、砸扁。觉得不够尽兴,他跨过破墙冲进了银行!曾经代表着一个走投无路的人最为向往的地方,也是一个生活区域防守最为严密的地方,如今却无人问津的地方!!

    防弹玻璃~敲炸!柜员机~跳起来砸碎!防爆门~一枪捅烂!金库门~戳穿,砸扁!无数曾经让人生死相搏的钱币、黄金、白银,在萧夜一番乱砸下,四处翻飞随风飘扬。

    现在萧夜五官都是扭曲的,狰狞的双眼只能用凶残两个字来形容。他需要发泄,发泄昨天被黑金刚打得没脾气,只能用诡计坑死对方的憋屈。发泄知道了丧尸也在不断进化,自己现在拥有的力量并不足以保证自己和亲人们安全的憋屈。需要发泄三个月过去了,自己仍然没能拿到车,还没能力去找她的憋屈!!

    就这样漫无目的打砸着发泄着,直到远处几十上百只丧尸被引了过来。暴走中的萧夜二话不说迎上去,花了不到五分钟把它们通通消灭。

    最后,萧夜抱着经过一番折腾仍然毫发无损、乌黑发亮、滴血不沾的夜阑。跪在满布丧尸尸体和血肉的地上仰天长啸:“啊!!!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次奥!次奥!次奥!!尼玛逗比!大傻哔!”

    神经病一样的嘶吼,持续到到他完全没气了,嗓子沙哑了,眼睛红肿了,这才停止下来……

    不知道他为什么忽然变得如此疯狂,不知道他为什么会仰天大骂,不知道为什么他会流眼泪。恪飞和艾拉就是冲了上去,抱在了一起。两只小画眉也在书包里为他唱着希望能快乐起来的曲目……

    在这个该死的末日,大家不抱团取暖,难道还要互相杀戮吗?

    运气,似乎在萧夜得到夜阑后真的开始变好了。

    第二天他们一家子再次全家总动员,顺利的到达了‘九州租车’。消灭了百来只丧尸后顺利的得到了两辆不充电唐,其实要不是恪飞不会开车,还有一辆的。

    在加油站加满了油,艾拉开一辆打头,由恪飞坐在副驾保护。萧夜自己开一辆,两车并排着一起往家开回去。

    “萧~萧~艾拉呼叫萧,你听到吗?完毕。”

    放在旁边的对讲机传来艾拉的呼叫时,萧夜拿起来按下对讲键回应道:“收到,很清晰,完毕。”

    “在隧道出口停一下,完毕。”

    两辆SUV并排在隧道口停了下来。

    艾拉走到萧夜身边,指着隧道口两旁昨天还被踩得乱七八糟、泥土翻飞,今天已经重新发芽开花,生气盎然的绿化带,开心的说:“你看这些花草,经过一夜就长得这么茂盛,太神奇了。”完后,蹦蹦跳跳的还跑去摘了一朵粉红色的小野花,很小清新范的放到面前闭目深呼吸享受花香。

    可恶的人到哪都有,有时候萧夜就很乐意去扮演这种人。特别是打击一位美女:“你知道什么是尸肥吗?”

    “施肥?我当然知道,你别以为我是那种娇生惯养,什么都不会的孩子。这样的孩子在你们华夏才会遍地都是。在我们米国的孩子从小都会自己做家务、打理草坪换零花钱……”艾拉越说越是起劲,似对华夏的新一代教育了解不少,并且持有非常反感的态度。

    萧夜饶有兴致的等她说完,他也很赞同自己国家的家庭教育是不咋滴,这些事实没什么好反驳的。他需要的是,艾拉知道他那两个字的真正意思后会有什么样的反应,这才是他觉得最可乐的事。

    终于,等姑娘吐槽完毕,一脸探寻的看着他,他才施施然的说道:“我说的是,是尸体的尸。你没听说过‘埋尸之地,其花必艳’这句话吗?”

    如他预料一样,艾拉“哇”,一声大叫就把手上的花扔掉,然后还一副弯腰作呕的样子。身手指着那些绿色植物问:“你是说,它们长得这么好是因为这里焚烧过黑金刚和那些丧尸?”

    萧夜哈哈笑着,来到她面前,点点头确认她的答案。还一只手帮她顺顺气,一只手拉过她肩膀上的吸管,放进越发红润性感的大嘴里:“这有什么恶心的,我们应该开心才对。”艾拉刚喝了一口水还没吞下,听见他的话有点不解,嘟起嘴等着他解释。

    “你想想,如果丧尸的尸体真的可以催生植物,那以后我们就不愁没有新鲜蔬菜吃……”萧夜说着说着,已经陷进自己幻想出来满满绿色植物的丰收画面,没注意到艾拉的异常反应。

    ‘噗’,实在忍受不了的艾拉,张开性感的大嘴,把口腔里面喷涌出来的东西全吐在萧夜上半身,还有不少飞溅到他那张得意洋洋的脸上……

    咦~~真的好恶心……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