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末世特效药 > 第41章 出轨的男人
    阿灿一再试探萧夜,真人投注:也一再刻意隐藏己方实力,他到底想干什么呢?

    萧夜已经肯定思萤拥有着某些特殊的能力,他现在想知道的是阿灿的能力,所以他笑容不变的看着阿灿,把夜阑拿到面前:“我的特殊能力就是这个。”

    说完,他把外表黑漆漆,一点都不惹人注意的夜阑递到阿灿面前晃了晃继续道:“别看这根铁棍不咋样,它可是我所有力量的源泉。看到枪柄上有个掌纹了吗?那个就是我的手印上去的,只要我的手握住它,就能有超强的力量。”论撒谎能力,除了那些专门受过训练的特工,谁能比得过一个心理学家?短短一句话,真里有假、假中有真,萧夜自己都信了。

    阿灿装作一脸惊讶的问:“这么神奇,我看看。”

    阿灿伸手握住面前的枪柄,手上用力想要将夜阑抽过去,但是萧夜没有松手:“就这样看吧,我说过了,我握住它才有超强力量的。”似乎是在提醒阿灿自己不能离开夜阑,其实是他不想让阿灿知道夜阑的重量和枪头的锐利,只给他看想让他看到的东西。

    萧夜话已至此,阿灿也只能把枪柄端在手上看了一会,觉得除了确实有个掌纹,铁棍上的花纹也有些特别,再没别的了。把自己的手握在那个掌纹上面,也没有感受到萧夜所说的那股‘超强’的力量。有点悻悻的放开手,想让萧夜把它收回去。异能者各种各样的能力多了去,萧夜这种也算不上奇怪。

    萧夜还是那样微微笑着,把枪柄轻轻抬高,遥指阿灿眉心问道:“这把枪是我的特殊能力,当然只有我才能用。怎么,你是不信呢?还是想抢我的东西?”语气已经带着点冷意。

    阿灿有点愕然的看着萧夜,看他不像开玩笑,真有一言不合就要开打的架势,连忙挤出笑容:“误会误会,我这不是好奇嘛?大家都是熟人,我怎么可能会想抢你的东西。”

    “姐夫你……”

    没给思萤帮他求情的机会,不客气的打断她道:“你先别说话。”枪柄仍然指着阿灿眉心,语气更加冷漠:“我的能力你已经知道了,现在是不是该轮到你了?”

    阿灿装作恍然大悟:“你看我这人,都忘了说自己的能力,其实我的能力和姐夫你的有点像,只是比起姐夫你的差多了。”说完他脱下背后的霰弹枪递到萧夜面前:“我的能力就是用它发出空气弹。”

    萧夜没接枪,直接推回去:“空气弹?能让我见识一下吗?”还有这样的能力,萧夜想见识一下,也有点嫉妒恨,为什么自己没有什么特殊能力。

    “当然,当然可以。”

    说完,阿灿拿着散弹枪,推动木托上弹对准旁边护栏扣动扳机。

    萧夜敏锐的发现,在子弹激发的同一时刻,阿灿按在枪托上的左手食指有一瞬间发出了淡淡的绿芒,紧接着水泥护栏就被打了个凹坑。又是空气炮,这一发的攻击力比绿青蛙还小点。

    萧夜拍手称赞,语调略带调侃:“哇~厉害厉害,唉,那要是换一把冲锋枪你就能连发了?看见丧尸就突~突~突,换个火箭炮是不是就可以一轰一群了?如果换导弹呢?哇次奥,你这能力才是真牛哔!”学阿灿刚那样竖起拇指,还是同时伸出两只手。

    心里想的确是,装,让你拿跟破散弹来当障眼法,老子不夸哭你。

    ‘噗呲’思萤这个知道实情,更没什么心机的姑娘也被他夸张的动作逗笑了。

    只有阿灿不好意思的收起枪,面色很不好看的问:“姐夫,您对我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萧夜一副‘你终于忍不住了’的表情看着阿灿,说的话还是继续装傻:“没有啊,哪有,在这见鬼的末世,我遇到你们开心都来不及呢。”转过头又对思萤说道:“你说是不是,思萤。”

    思萤被他这么突然一问,冲口而出道:“啊?那个,姐夫你好像对阿灿确实有点……”

    萧夜不想跟他们玩了,板起脸道:“我没有误会,我就是不喜欢你,只有这种刚出社会没多久的傻丫头,才会喜欢你。”伸手指着阿灿的脸,很不客气的说道:“你也别口口声声的叫我姐夫,你比我还大几岁。我记得你还有老婆吧,你女儿多大了?读书没?”

    阿灿的表情先是一惊,然后有点愤怒,最后才舒了一口气。原来他这么不爽是因为看出了自己和思萤的事,这事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男人都犯过的错而已,装什么柳下惠。还以为他知道其它什么呢……

    糗事被踢破,思萤没阿灿脸皮厚,唰的一下整张脸就红透了,想辩解又无力辩解。只能低下头,默认了傻丫头的称呼。

    事实上萧夜只是戳破了可以戳破的事情,他现在心情不好,也不想跟阿灿继续互相试探玩什么心机。干脆直接下逐客令:“我明天就离开这里这点东西,这点小意思,就当感谢你们告诉了我张雪的消息,夜了,你们也请回吧。”说完,他从背包抽出两包烟,剩余的一根雪茄,还有几条士力架。这些东西,几乎是他带出来的所有口粮和精神食粮了。

    思萤手忙脚乱的接过物资,又想解释什么:“姐夫……我~~”

    扬起手掌,再次阻止思萤说话:“我们只是萍水相逢,没资格对你的人生指手画脚,请吧。”

    “姐夫,没必要这样吧。再说现在都末世了,我老婆孩子也许早就……”

    不知道为什么,看见思萤就让他联想到艾拉。刚才听到张雪因发烧被送去医院,他的心居然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不是伤心、不是关心……然后,又自然而然的想到了艾拉,有种马上就放弃寻找张雪,回家见她的冲动……

    自己又算不算做了和阿灿同样的事?

    心里越想越烦,语气也越来越冰冷:“你也别说了,我纯粹是不喜欢你的行径。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于色亦然……再见。”最后一句话,与其说是跟阿灿讲,倒不如说是告诫自己。

    一再被面前的人揶揄,阿灿的脸终于挂不住,把思萤手上的物资全部划拉到地上,一拉她的手说道:“你的东西自己我们不要,走!哼……”

    思萤几次回头,似乎有某些东西想开口诉说。阿灿不耐烦的催促她离去,萧夜也没再开声询问,目送他们走进了楼道。

    一场末世后难得的故人相遇,不欢而散……

    二人走后,萧夜用黑色伞兵绳加上几个铃铛,在附近做好一些聊胜于无的预警措施,然后枕着背囊躺在星空下。

    夜,是无眠……

    电视台大楼外,思萤不停的控制着想靠近他们的丧尸离开,阿灿拿着装哔用的霰弹枪,警戒四周有没有特殊进化丧尸出现。

    思萤终于忍不住说道:“你干嘛不让我告诉姐夫医院的消息!”

    “哼,他有机会让我们说吗?这样牛哔哄哄的态度凭什么要告诉他?”阿灿愤愤不平的回应道。

    思萤想起自己的事被人家戳破,有点埋怨的道:“还不是你干的好事,活该让姐夫讨厌你。”

    阿灿一脸愤慨的道:“我怎么了?我是不是真心爱你,你不知道吗?末日来临后,我不是一直保护着你,爱着你吗?”说着他不顾危险伸出一只手抱住思萤的腰肢。

    女人的身和心都在这瞬间软了下来,呢喃道:“我知道,我知道你爱我,我也爱你。”

    男人脸上浮现出一丝得意的笑容,继续蛊惑道:“要不我们去一趟医院吧。”

    “去医院?那里可是吸血鬼的地盘,我们去干嘛?难道你想帮姐夫找雪姐?你最好了!!要不我们回去找上姐夫一起?”女人始终是比较感性的,见自己的男人这么有义气,她也很开心。

    阿灿赶紧制止了她:“不,先别找他,我们先偷偷过去找找。”看着思萤不解的眼神,阿灿继续蛊惑道:“我说过我要让你过上好日子!我们去……”

    人啊,当深爱另一个人的时候,真的会以为他是天下最好,真会对他千依百顺。

    ………………

    真的会对他牵肠挂肚。

    同一片天空下,艾拉抱着画眉公主姐妹在床上翻来覆去:“你们爸爸今晚不回来了吗?”忽然又伸出手,揪住无精打采趴在床边的恪飞耳朵问道:“你说,明天早上他会不会就回来了?”

    恪飞由着她,不理她。你问我,我问谁?我也想爸爸还有妈妈。要不是老爸让我保护好艾莉丝和艾莉娜,早丢下你去找他们了。

    艾拉发泄似的,拍了恪飞一巴掌:“都是你~都是你~~昨晚让放你爸爸一次怎么了?让他出轨一次怎么了?”

    然而,她们的男人,真的有她们想象中那么好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