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末世特效药 > 第42章 四大天王
    电视台大楼楼顶,燃烧了一夜的大火终于慢慢变小然后熄灭……

    萧夜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又是刚好睡了两个小时。起床收拾完东西,提着枪来到那一堆仍然隐隐有火星冒出的骨灰前面。夜阑轻轻刺入其中拨动,白灰、绿灰缓缓飘起,汇聚、包裹、融入萧夜体内。

    萧夜闭着眼,感受着两股同样火热,却泾渭分明的能量从皮肤到血管,最后抵达四肢百骸隐没其中。吸收完后也不多想这些进阶丧尸的骨灰,会给自己带来怎样的改变,转身就向着楼梯走去。

    亲我来了,等我……

    二个小时后,萧夜从各栋大楼间穿插跳跃,接近了那家医院。

    “警告,不要再靠近了,这里不欢迎任何人,赶紧滚!!”一把恶狠狠的声音,在医院楼上传来,警告对面的萧夜不要靠近。

    刚站到六楼的阳台,还没观察好从哪个位置用匕首和伞兵绳越过丧尸群进入医院,萧夜已经被喝止,看向了声音的来源,尽量客气的大声回应道:“兄弟,我没有任何恶意,真人投注:只是想进医院找个人。”

    趴服在医院门诊楼九楼的监视者想都没想就说到:“这里没人要找的人,赶快滚!不然我开枪了。”

    对方居然有枪,萧夜倒是真的有点愕然了。难道是警察?或者军人?距离不远,但是对方伪装的很好,看不到他说的是不是真的。转念一想这里是陆军医院,有几把枪和军警确实也不奇怪。

    按耐住性子他又说道:“不知道您是警察同志还是解放军同志,请您行行好放我进去可以吗?我来这是找我爱人的,她在末日发生那天晚上被送来了这个医院,三十多岁叫张雪。不知道您有没有见过她?”

    “没有,没见过,这里也没叫张雪的女人。你赶快滚,她不在这。”

    “大哥,就不能通融一下?我真的只是找……”萧夜还是想努力一下说服对方,人家却不给他这个机会。

    ‘嘭’

    一颗子弹击掠过萧夜头顶,他身边后水泥墙打出一个坑洞。

    萧夜眼都没眨一下,他不是军迷,不懂枪。只知道凭他现在的实力,这把枪还杀不了他。既然不能沟通,那就只好硬闯了。提着枪,从六楼一跃而下。

    ‘砰’踩死几只垫底的丧尸,萧夜挥动着长枪就那样杀入丧尸群,向着百米开外的医院外墙冲去。当然,每杀一只身形类似的丧尸前,他的目光都会停留一下,不放过任何一个有可能的存在。

    不到三十秒时间,萧夜就突破了丧尸群,来到医院紧闭的大门前。那个枪手,从他跳楼那一刻,就再也没有找到开枪的机会。现在,更是连开枪的射界都没了,只能拿起一个对讲机,通知自己人:“报告亲王,又有人来搞事了。对方已经进入了医院,麻烦您出来处理一下。”

    萧夜翻身跳过摆满了铁丝网和尖刺的大门,进入到空无一尸的医院,好奇的打量着周围情况。当然也随时警戒着四周,以防忽然在什么地方冒出个枪手来。

    慢慢走到门诊楼,萧夜站在门口停了下来。

    门诊楼里走出七八个人,最前面是个穿着洁净白大褂,个头高挑的年轻医生。鼻梁上挂着一幅金丝眼镜。镜片后面是一双狭长的眼睛,加上薄如纸片的双唇,给人的第一感觉就很不舒服。

    阴骘医生后面的人个个手上都有武器,一把81自动步枪,两把冲锋枪,其他人则是拿着长枪大刀之类的冷兵器。

    阴骘医生挥挥手,让后面的人停下,他自己越众而出,来到萧夜面前五米外站定:“我没见过你。”说话语气也是阴声细语,高高抬起眉头表情有点丰富的看着萧夜。

    “我也没见过你,我昨天才来到中心区。”萧夜还是想和平解决问题,尽量平静回答。

    “你真的是外来的高手?你不是其它三天王找来的帮手?”他知道,要进出中心区有多难。实力没有和自己相当的程度,根本别想做得到。

    “我不认识什么三天王,我只是来找我老婆。”

    阴骘医生夸张的张大嘴巴,问:“那你知道我是谁吗?”

    “不知道。”

    “嘿嘿嘿嘿~~”阴骘医生的笑声让人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谁知道,这么难听的笑声后面的那几个人居然也很捧场,全都跟他一起笑了起来:“哈哈哈哈。”

    仿佛萧夜不认识他,是一件什么天大的笑话,难道这位阴骘医生是什么大明星?

    “连我血亲王都不认识……”没有后半句,因为他已经动手了。一把手术刀瞬间出现在袖子里握在他掌心,出手就是致命杀招,锋利的刀飞快的随着手掌向萧夜颈动脉切去。

    一言不合就出手,一出手就要命,对方这样不讲理的作风,萧夜也乐了笑了。

    杀戮邪火瞬间爆现,点燃他的斗志,点燃他的斗心!紫红色的瞳孔里泛起淡淡的光芒,嘴角扯出一个妖异的微笑,露出一只同样泛着深寒光芒的虎牙。

    来吧!笑吧!杀戮吧!碾压一切该死的吧!

    夜阑枪瞬间竖在萧夜前面,手术刀跟送上门似得划在枪身,发出‘叮’的一声脆响。

    萧夜笑着站在原地,饶有兴致的看了眼自己的枪,没留下一丝划痕。再看一眼退后几步的阴骘医生,他那薄如蝉翼的手术刀,刀刃已经卷了。

    “啧啧啧,挺不错嘛,这就是你的能力吗?”阴骘医生咧开嘴,似笑非笑问了一句,完后手掌在刀刃上轻轻抹过。就跟变魔术一样,翻卷的刀刃居然就被抹平了,还闪耀出深深寒光。

    好像觉得表演还不够震撼,阴骘医生又把手术刀在自己左手掌上一抹,血液瞬间流了出来,手术刀就跟有生命似得把所有涌出皮肤的血液吸入刀身之中,然后从银白飞快转化成血红。

    会吸血的刀吗?真是一个恶心的能力。萧夜冷笑一声:“你会不会失血过多而死?需要给你点时间包扎吗?我无所谓的。”极度冷静的人,怎么可以让敌人营造出压制自己的气场。

    恐怖表演被嘲笑,阴骘医生很不开心,血红手术刀从他手上飞出,直射向萧夜眼睛:“无知!”

    萧夜刚想提枪拨打,医生右手猛然向上摊开,半空中的血红手术刀居然随之一分为五,分别刺向萧夜五官,真特么诡异的能力。吃了不知道人家招数的亏,萧夜连忙来了个很没形象的侧翻,向一旁躲避开去。

    只是始终是慢了半步,两把血刀深深刺入了萧夜肩膀,直到被坚硬的骨头挡住才阻止血刀前进。更诡异的事情还在后面,两把血刀居然发出一闪一闪的红芒,萧夜能感觉到它们居然在吸自己的血,速度还很快。

    萧夜连忙忍痛抽出两把吸血刀,看着因为吸了不少血,越发血红的手术刀,还想着要将它们放进裤兜,慢慢研究。只是阴骘医生没给他机会,摊开的右手再次握成拳头。萧夜手上的两把刀凭空消失,一把更大、更红的手术刀却神奇的出现在医生手上。

    阴骘医生似乎很爱表演,重新握住刀他没迫不及待的再进行攻击,炫耀似地晃动几下已经有匕首大小的血红手术刀:“现在你知道我是谁了吗?”其实他心里也是非常震惊,他这一手,即使另外两大天王,也没能以这样的方法躲开过。

    而且对方躲避时的动作,他根本就没看清楚,快!比任何一个异能者都要快,甚至比白尸都快。只两招接触,血亲王已经知道此人实力,确实绝对不在包括自己在内的四大天王之下。

    萧夜看了一眼肩膀,伤口已经神奇的止了血,晃动两下没什么大碍。刚被吸去不少的血也没觉得有什么头晕眼花或者中毒的迹象,那就当促进新陈代谢了。

    摇摇头:“我还是不知道,或者我猜一下?”

    对方挑了挑眼眉:“好啊。”对方的伤口居然这么快就愈合了,行动也完全没受到影响。一般人早就该血流不止和出现骨头断裂的情况了,这人的恢复力和身体素质都好恐怖。

    “你是魔术师?”

    “哈哈哈~~魔术师,有趣有趣。居然敢这样调戏四大天王之中的血亲王。屁王,你这位朋友很不错,我喜欢。”一把故作豪迈的声音从医院外面传来。

    “迟钝王,你这样称呼我就太不厚道了吧。我炮王遇到好事,哪次不是第一时间就通知你,你这样诋毁我好吗?”这把声音居然是阿灿。

    看着阿灿和另一个黑矮壮汉出现,身后还各自跟了四五个手下,还真有那么点黑帮老大的意思。都末世了,人就剩这么点了,为什么还要尔虞我诈勾心斗角,有意思吗?

    阿灿此时完全没有昨晚的卑躬屈膝,一脸傲然的对萧夜说道:“那个萧夜,我要是你就抓紧时机,趁现在吸血鬼的吸血魔刀还在融合你的血,冲上去干掉他。要是你把他杀了,我就认你为新四大天王之一,怎样?”

    捧杀?真小人。

    “对对对,兄弟,我盾王帮你起个王号,就叫枪王如何,上!干掉吸血鬼。”外表敦厚,实际心黑的胖墩才不吃阿灿这套,干脆加把火。

    血亲王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难看至极,眼前这个忽然出现的家伙就已经很不好对付,现在又来两个对自己一清二楚的老奸巨猾,难道今天是在劫难逃了吗?不断在想该怎么办?

    血亲王想破局的办法,想的头都快炸了。

    然而,萧夜同样在考虑现在的形式,他会被阿灿怂恿吗?

    不存在的,他笑呵呵的把夜阑插回背上枪套,拍两下自己空着的双手,向血亲王示意自己并不想再打下去。还一副自来熟的向对方说道:“吸血鬼,我再次跟你说了,我只是来这里找我老婆的,不是来找你打架,跟他们更不是一伙的。”说完,还真挚的向血亲王笑了笑,继续道:“对了,这么多朋友来拜访,你怎么不拿出秘制饮料来招呼他们?”

    拉下淡蓝色的围脖面巾露出真容,再慢吞吞的在兜里掏出一包烟,给血亲王抛去一根,左手ZIPPO在手中玩了个华丽的英伦玫瑰花招,在众人面前装足了十三,才点燃自己口中的香烟抽了起来。

    摆明态度就是,你们要打要杀请随意,我在一边抽烟看好戏。

    那份自信、从容和淡淡的冷漠气场,顿时压制住所有人。

    阿灿和盾天王顿时都蒙了,怎么这个萧夜不按常理出牌啊,前一秒不还打的好好的吗?自己两人不就是看他们已经开打了,觉得没转圜余地了才决定现身的吗?怎么下一秒就抽起烟来了?

    真的好想问萧夜一句,喂,大哥他刚可是插了你两刀,吸了你不少血啊。你这个人神经就这么大条?就没点火气的?你的血这么不值钱的呀?

    问题是,他已经停了。

    两人不打了,他们还怎么捡便宜?自己亲自上场动手,那最后谁来当渔翁捡这个便宜?

    就连他们的手下都在想,这是什么鬼?他们不是要决一死战吗?怎么就要喝饮料了?血亲王有什么秘制饮料?

    吸血医生自己都不知道,我跟这个人很熟吗?他真不是来搞事情的?谁能告诉我这到底什么情况?

    阿灿心里也在着急,他可是忙前忙后一晚上,费煞不少苦心才布下这个套,想借此大捞一笔的。

    盾天王也有点看不懂形势了,阿灿通知来捞便宜,这里面包藏祸心是必然的。但是,这个便宜貌似,也太不好捞了吧,到底最终谁是便宜?他也有点说不准了。

    乱,乱七八糟,敌我不明,各怀鬼胎。

    萧夜明白,在场所有人都不是自己人,能信任的只有自己和手里的夜阑。

    四大天王出现了三个,不是唱歌也不是演戏的,他们代表着中心区的所有势力。

    四大天王,还没出现的那一个又会是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