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末世特效药 > 第44章 筹码
    萧夜坐在医院院长室内,和血亲王抽烟、喝咖啡聊着关于四大天王中最神秘,也是唯一一位女天王的事。

    血亲王饶有深意的一笑:“你是想拜把子,还是想把妹子?”

    萧夜愕然:“还是个女的?”

    其实,让他有这么惊讶反应的不是龙女王。只是女性异能者让他忽然想到了思萤,为什么思萤刚没出现在阿灿身边呢?要是阿灿是想趁机来捡便宜,应该带上思萤这个傻女孩才对啊。

    血亲王不明其中弯弯绕,想一想才醒起,面前这个土鳖是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外来人。只以为他听见是个女的就失了魂,连忙再下猛料道:“对,女的。她的封号就是龙女王。虽然没人见过其真面目,但被她救过的人都说称赞她声线低沉中带着诱惑、身材比模特还模特,想必围脖面巾之下也是个大美女。”

    小卖一个关子,做了个男人都懂的银笑,才继续道:怎样?有没有想当龙骑士的冲动?要是枪王你想,小弟定然倾尽全力帮你哦。”心想盘算着这萧夜要是真个色鬼,倒未尝不是一个拉拢他的机会。

    萧夜知道他打什么心思,用一个虚无缥缈的龙女王想笼络自己?搞笑,自己老婆没找到,家里还有一个予取予求的白蛇精等着他回去,哪有那么多米国时间去驯龙!什么龙骑士,我大枪兵如此有前途,为什么要转职。

    话说,龙骑士用的不都是枪吗?

    虚与委蛇的翻了个白眼:“我说血兄弟你别忘了我到这的原因,我一心只想找到我老婆。龙骑士这么伟大且高风险的事,可不适合小弟。”原来不是思萤,看来异能进化者还不少,为什么自己和艾拉、恪飞三个都没出一个异能进化呢?果然不是主角命,没那么好的人品。

    血亲王见他不为所动有点失望,刚想再努力一下的时候他身上的对讲器响了起来:“亲王,盾王和炮王他们又回来了,说要见你和~新~枪~枪王~”

    血亲王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这两个贱人,才走了几个小时这么快又回来,难道已经想到办法对付自己了?

    萧夜却没那么紧张,反正跟他没什么关系,看向血亲王微微一笑,不动也不说话。

    血亲王看着萧夜在那有恃无恐的贱笑,恨不得给他一巴掌。无奈这里是自己老巢,对面的贱人可以拍拍屁股走人,他怎么办?罢了罢了……

    血亲王阴骘的脸忽然变得决绝起来,对着萧夜深深一揖:“枪王今日如果帮我度过难关,我这医院日后你说了算!”他当然不是这样想,事急从权而已,现在为了拉拢他什么什么承诺不能做?度过危机后医院都是自己的亲信,真人投注:什么时候弄死他,还不是自己说了算。要是能在今日借他的力量,把那两个家伙解决了更好。

    萧夜有点不懂,这破医院有什么好的?自己家里那么大块地盘,一个幸存者都没有,那么多物资,自己要什么没有?也就你们几个癫王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在这坐井观天争来抢去,无知!要不是自己想借他势力的人帮忙找老婆,有那么多时间跟他在这喝咖啡?

    对的,他刚想通了一点。自己在这偌大的医院附近,甚至在整个中心区找张雪,为什么不借助这些地头蛇帮忙?哪怕张雪已经成了……,多个人帮着找也比自己一个个去看快得多。

    一直无动无衷,等的就是血亲王求他,他才好讨价还价。目标达到,他连忙扶起对方说道:“亲王言重了,老实说,你这医院我无意插手。但,只要亲王答应帮我一个小忙,我就答应和亲王一起对抗外面那两位,如何?”

    “什么条件你说,能办得到小弟绝不会推迟。”这可是救命稻草,只要萧夜的要求不是要了他的小命,血亲王没法拒绝。

    “发动你的人力尽力帮忙找一找我老婆,生要见人死要见尸。找到人,或者十天后仍然没有消息,我自会离开,如何?”

    “你是~~说真的?”太简单的要求,血亲王反倒有点不敢相信。

    “君子一言。”

    “你和炮王认识,这点小事为什么不让他帮你……”

    萧夜一声嗤笑:“他末日前虽然是我老婆同事,但昨晚还想着算计我,被我发现了,最终不欢而散,你觉得这样的人我还会找他帮忙吗?”

    血亲王恍然大悟:“难怪他昨天深夜鬼鬼祟祟的潜入我这,后来被我的人发现了还伤了我两个手下。没准他来着就是想先你一步找到嫂子,好威胁你为他办事。”

    还有这样一出?萧夜真的有点意外了,还是低估了这位炮王阿灿啊。自己昨晚情绪波动太大,导致只凭喜恶处事,完全没考虑到对方还有这一招。现在想想还真是,万一让他先一步找到张雪再来威胁自己,那后果……

    想到此,萧夜只觉得头皮发麻,要是张雪真的已经落在阿灿手里怎么办?思萤刚才没跟着阿灿一起来,是不是在和张雪在一起?又或者……

    想萧夜脸上再没有了笑容。极力控制住自己,尽量表现的平静一点,站起身伸出手掌问血亲王道:“那你现在答应我的条件吗?”

    这么好的条件,血亲王能说不吗?连忙也站起身,伸出手和萧夜重重握了一下:“好,我一定尽全力帮你找到嫂子。”

    血亲王拿起对讲机,说了句:“所有人楼下集合。”两人这才一起转身,走出院长室。

    下到一楼,血亲王的一群进化者小弟马上围了上来。就连之前打过萧夜一枪的那个狙击手,也端着一把装有瞄准镜的步枪快步从门诊楼跑了过来,还真的是要拼命的架势。

    萧夜故意走得比血亲王落后半个肩膀的位置,让他在小弟面前有种仍然是话事人、大哥大的感觉,又刚好可以用眼角余光看到自己的一举一动,不用担心萧夜会暴起发难偷袭他。

    阴骘的脸上出现一丝笑容,侧过头带着点感激的对萧夜点了点头……

    来到门诊大楼门口,阿灿和盾王也带着各自的人,向他们走了过来。

    双方人马就在门诊楼外的空地对峙起来。

    血亲王有了同盟,也更有底气,对着二人冷哼一声道:“哼,两位这是把我这里当自己家了?爱来就来,要走就走?”

    盾王依旧是那副皮笑肉不笑的样子,不接血亲王的话茬,好像是要置身事外一样。

    反倒是阿灿,率先开口:“你说的没错,这里很快就是我们的地盘了。”那语气,居然十分倨傲,十分有底气。

    血亲王听完愤怒至极,让他没有立即出手的唯一原因就是他怕,怕对方为什么这么有恃无恐?怕对方有什么厉害的后招!

    旁边的萧夜此时脸色也不好看,是非常不好看!他已经率先想到阿灿会有这样的狂傲语气和态度,最大的可能是因为什么了。此时此刻,他只想自己猜测错误,只想自己千万不要猜中……

    “姐夫,看看这是什么?”阿灿忽然扔给萧夜一颗银光闪闪东西。

    萧夜伸出手把那小东西接住,紧紧捏在手里看都没看一眼,在这只铂金钻戒飞过来的时候,他已经看到、知道了!他和张雪的结婚对戒!!自己那只在背包夹层里,这只小一点的是张雪的!

    阿灿忽然大声吼道:“杀了他!”

    杀谁?他让谁杀谁?杀血亲王还是杀萧夜?

    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倒是血亲王很快就想到萧夜来此的目的,心中惊呼一声不好!扭头看向萧夜。

    可惜,太晚了。

    ‘呜~噗~~~~’夜阑漆黑的枪头从侧面把血亲王脖颈刺了个对穿,鲜血还没来得及流出的一瞬间,九孔枪头又他的从脖子上消失不见,只留下一个空荡荡的螺旋纹伤口……

    ‘呜~噗~~~~’又是一声夺命蜂鸣,站在血亲王身后的狙击手,同样成了夜阑的枪下亡魂。因为,在那一刻,只有这个狙击手的枪微微的抬了一下。

    他是真的反应过来了还是手抖了?谁知道,总之他已经死了……

    这时候,血亲王脖子两边的螺旋纹伤口,才刚喷出两条鲜红的血柱。

    快,太快了……

    所有人呆愣原地,即使叫萧夜动手杀人的阿灿,也没反应过来……

    死得不明不白的血亲王瘫软倒地的声音,狙击手倒在地上的声音,让所有呆愣的人自然而然的把注意力集中在他们身上。

    ‘呜~~~~~~~~’颤抖的蜂鸣再次响起,又是那条杀人的黑枪。

    萧夜站在原地,身体持枪三百六十度转了一个圈,让这一次蜂鸣声音特别悠长。

    ‘噼噼啪啪’的肉体倒地声连续响起,场中血亲王势力再无一人生存。

    阿灿和盾王最先反应过来,戒备的退后着,直到后背撞上了人,才停了下来。扭头一看,他们身后的小弟们仍然张大着嘴,傻傻的看着血亲王那些被枪尖割断喉咙的小弟。

    这些小弟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自己能在这样的枪下活命吗?

    一切发生的太快了,那把黑枪太快了,快得他们什么都没看清,人已经死光了。

    太狠了,那个拿着黑枪的人实在太狠了,所有人都是一枪毙命。

    这是萧夜第一次杀人,也是夜阑第一次品尝到萧夜以外的人血……

    夜阑……人静……致死……无声!

    带着瞬间杀死血亲王等人的气势,萧夜斜提夜阑面无表情,一步一步走向阿灿。

    那冷峻的眼神,加上滴血未沾的夜阑,形成一股逼人的气势,就连阿灿身旁的盾王在瞬间也有点胆怯,身形退后了半步。

    太快、太狠了,快到盾王在他杀完人的时候,自己还没来得及开启异能。他知道如果刚才萧夜偷袭的目标是他,他也会跟亲王一样窝囊的死去,哪怕他离萧夜的距离更远,也一样。

    幸好,自己不是亲王。幸好现在有足够的时间让自己开启异能。所以,他只退了半步,然后又前进了一步,用自己坚硬无匹的身躯,挡在了炮王阿灿身前。

    他知道,如果萧夜真的失去控制,他唯有依靠炮王,才能免于完全被动挨打,直至异能用尽,死于枪下的地步,才有杀死对方的可能。

    阿灿心里同样在打鼓,但是直到盾王站在他身前,他都没退半步,他只是眼神阴晴不定的看着萧夜。心里也他不断提醒自己,不用怕他,萧夜一定不敢杀自己。因为自己手上有能威胁他的筹码,足够的筹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