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抗战之狙杀行动 > 第24章 夜闹福林镇【二】
    赵子龙一看,真人投注:立即跨过刚杀了的鬼子尸体,挺起匕首朝那个鬼子扑去。

    睡在墙角边的那个鬼子被同伴弄醒,他刚想咒骂几句,但睁眼看到同伴却是被一道黑影压着。他脸色一变刚想叫起来,但迎接他的是一把锋利的匕首。

    赵子龙紧紧的按住这个鬼子的身体,对方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了。

    “六,还有七十四个。”

    杀了屋里五个鬼子,赵子龙喃喃了一句,随后擦干净匕首。

    搜查房间里五个鬼子的背包,赵子龙掏出十个手雷放进自己的背包里。另外的三八大盖和子弹看也不看,因为用不上。

    他离开前,还拿了一些压缩饼干放进背包里后吃了一块,再打开水壶喝了几口。

    赵子龙刚走出屋子,在夜色下看到远处有两个勾肩搭背,唱着歌的鬼子朝这边走过来。

    “来得好!”

    赵子龙脸色一寒,马上靠在门后,等那两个背着包裹的鬼子走院子后,他突然冲出来,右手一扎,匕首插入右边那个胖一点的鬼子后颈,直接刺破对方的喉咙。

    这个胖鬼子欢快的歌声骤然嘎止,双眼一翻,四肢一僵,摔倒地上。

    另一个瘦一些的鬼子吓了一跳,但他刚有所反应,转头的时候,一道利风已至。

    赵子龙的左手刀切中瘦鬼子的喉咙。

    咔嚓一声。

    这个瘦鬼子双眼一瞪,双手想要捂住喉咙,但随后被赵子龙用匕首插入心脏,直接倒地不起。

    “第八个。”

    赵子龙默念了一句,随后收好匕首,轻轻关好大门,感应四周一下,便朝东面的一条小巷小心地走过去。

    走出小巷,刚拐过一条街,赵子龙就看到远处走来一队鬼子巡逻队。

    为了不想这么早惊动鬼子们,所以他还是按耐着冲动,立即蹑着脚轻轻地快速跑去另一条小巷里避开。

    长长弯弯的小巷虽然昏暗,但难不到赵子龙这个有着超强感应能力的刺客。

    他半眯着双眼,感应着四周,背着中正枪,右手握着匕首,左手捏着两根飞针,身子贴着那些高矮不一的墙壁,朝小巷另一头摸索出去。

    还没走出小巷,他远远看到外面有一堆火光,隐隐约约传来鬼子的说话声。

    在小巷巷口,赵子龙看到前面是一个小广场,有三个鬼子士兵围坐在火堆下烧着什么。闻着空气中飘来的阵阵香味,赵子龙的肚子不争气地咕了一下。

    皱了皱眉头,赵子龙扭头观察四周并无旁人后,收好飞针,放轻脚步,寻着暗处,一点点靠近。

    “村香君,你知道大队长要我们找的那些鼎有什么用吗?”这时一个面朝着赵子龙这边的鬼子士兵问道。

    赵子龙脚步微顿,他停下脚步,竖起耳朵。

    “牛石君,我也不知道,但我听一个做小队长的老乡说过,他说好像是找什么宝藏。”

    “嘘!你们小声点。”这时后背对着赵子龙方向的第三个鬼子制止后,转头看周围。

    赵子龙一看,立即躲在一堵断墙后。

    “春树君,你是小分队长,应该知道多一些吧?”那个叫村香的鬼子问道。

    “我们吃肉,不谈这些。”这个叫春树的鬼子士兵看了看后,对两人说道。

    看到那三个鬼子士兵只顾着吃,没有再说什么,赵子龙眉头皱起。

    他是因一个青铜鼎而来到这个抗战年代的,在醒来却看到李羊竟然有一个雕刻图案不一样青铜鼎。而在杀了五个鬼子后看对方包中有各种样式的鼎,这让他心中就有了疑念。

    现在再听到鬼子们的那些对话,他心中又是加深了惊疑。

    要不抓个来问问?这念头在他的脑中闪过。

    “我去尿尿,你们留点给我啊。”这时原来开口说话的叫村香的鬼子士兵站了起来。

    “哎哎,朝香君,你离远一点,不要影响我们的食欲。“”那个叫春树的鬼子分队长马上叫道。

    叫村香的鬼子士兵看了看四周,便朝赵子龙躲藏的那面断墙走过来。

    赵子龙眉头一挑,眼睛迅速瞄了周围一下,便慢慢挪到断墙的另一头。

    村香来到墙边,边哼着小曲,边解开裤子。

    正当村香尿得爽的时候,突然,他的嘴巴被人捂住。还没等他有所反应,感觉脖子一凉,鲜血涌出,就要倒下。

    赵子龙马上扶住这个失去意识的鬼子士兵,慢慢将其放在地上。

    从断墙边伸出半头,他看远处离这二十米左右的那两个鬼子士兵正吃得欢快,嘴里含糊不清地说要吃快点,不给村香留下之类的话。

    赵子龙嘴角扯了扯,冷笑一下。他迅速轻轻脱下那个已成了一具尸体的鬼子士兵的衣服,将中正枪放在墙边,再马上穿上这套鬼子军装。

    随后,他装作刚小便后的样子,低着头边绑裤子,边朝那个火堆走过去。

    因为赵子龙是穿着鬼子军装,加上夜色遮掩下,即使那个叫牛石的鬼子士兵抬头看了看,也没发现什么不同,继续抬头吃着烤肉。

    而另一个后背对着的那个叫春树的鬼子分队长,更是没有反应。

    赵子龙来到那个春树的身后,他骤然抬起左手猛地朝对方脖子后面一斩。

    扑的一声,春树脖子一震,将口中的烤肉吐出来,眼前一黑,便昏倒在地。

    几乎的瞬间,赵子龙一步冲到对面,用锋利的匕首直接插入那个刚想要叫出声的,这个叫牛石的鬼子士兵的嘴巴里。

    同时,赵子龙左手抓住对方的肩膀,右膝奋力一顶。

    牛石的胸骨顿时碎裂,双眼一番,立即跟着那个朝香的的脚步回家见天皇了。

    将匕首在春树的身上擦干净后,赵子龙用其在对方的痛穴上扎了一下。

    “啊!”

    当春树痛得要惨叫时,他的嘴巴却被什么东西塞住。

    “再叫就要你命。”当他瞪大双眼时,就看到被自己一个冷漠的男子用一把锋利的匕首抵住的脖子。

    春树顿时吓得全身冒汗,连连点头,当看清赵子龙也是穿着着军装,听着对方说出日语,马上露出狐疑的表情。

    “刚才你们说起的那些鼎,是怎么回事?”赵子龙边问边从对方口中抽出那块脏布。

    “什么鼎?”春树确定附近只是赵子龙一人后,胆子反而提了上来。他眼睛转了转眼睛,反问道。同时,他垂下的右手悄悄摸到一块石头。

    对方的小动作又怎能瞒得住赵子龙呢?

    只见他一脚伸出,骤然踩中对方右手。

    春树的手掌顿时被石头扎破,痛得哎呀地叫了一声。

    赵子龙马上将脏布重新塞进对方的嘴巴里。

    这时,他正要再问的时候,却听到右边远处的街口传出一阵的脚步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