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无情剑客有情刀 > 第1章 大漠孤烟直
    北漠的风依旧和往常一样,真人投注:灼热、强烈。它像烈火,灼烧着世界也灼烧着可怜的行人。当人们将全身上下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眼睛与它对视时却也能感到一丝热情。

    夕阳西挂,印着整个世界一片火红。红黄色的沙漠踩上去还是有些烫脚,赶路的人遮着眼睛往远处看了看,继续向西而行。

    熟悉这里的人都知道,北漠的深处有一家客栈。

    没错,偌大的北漠横跨西域到中原。但也就只有一家客栈,一家水比黄金还贵的客栈。年轻的行客拿着仅有的一壶水和一把闪耀的银色短刀。

    明亮的刀鞘依旧闪耀着银光,可是水壶已经空瘪了。

    远处残破的旗子在烈风中飞舞,一行十五天,他总算是到了。

    客栈就地取材,用黄土混合着沙子拔地而起。与通常客栈无异,二楼住店,一楼吃食。

    “小二,拿水!”

    年轻的行客将手中的水壶在空中扬了扬后坐了下来,顺手将刀横摆在了桌子上。

    “来喽!”

    小二应声从后厨打了一瓢水端了上来,可是却停在了年轻人身旁愣了愣的出神。

    年轻的行客微微一笑,将水壶递了过去道:“如果不给我水喝,就算我身上有钱你也得不到。”

    小二听后会意一笑,接过水壶将瓢里的水灌了进去。一滴不撒,也一滴不剩。这破旧的水壶刚好承下一瓢水的容量。

    年轻人接过水壶,将裹在脸上的粗布粗暴的拿开。甘甜的水露滋养着早已干涸的喉咙,青年人不经舒服的呻吟而出。

    “去切二两牛肉,一壶酒!”

    小二点了点头又回后厨去了,这才看清年轻人的脸庞。

    年轻人有一张瘦弱还略微稚嫩的脸庞,一双丹凤眼镶嵌在脸上。不是很好看,也不难看。但也是因为年轻,或是因为刚刚冒起的胡茬让年轻人独有了一份书生的气质。

    “哎,你听说了吗?昨夜北漠马帮被人一夜间屠了!”

    “我才不信,那北漠马帮的大当家贺兰敏可是老江湖了。一杆铁枪号称北漠第一枪,再加上二当家无影鬼手,三当家小剑客。还有一众几十个喽啰,谁能一夜间屠了北漠马帮。”

    两个靠着楼梯的人的人的谈话引起了客栈里人的注意,也引起了年轻人的注意。

    年轻人接过牛肉,从竹筒里拿出一双筷子细细的夹起来一块牛肉放进嘴里,慢慢的咀嚼。

    那说话的两人都是彪形大汉,桌旁立着大刀,脚蹬千层快靴。很明显的是跑江湖的镖局行头。

    “你不信?那你说一寨的人都去哪儿了?”

    “你看见人都不见了?”

    “我兄弟看见了!”

    “你兄弟骗你的!”

    两人你一嘴我一言,面红耳赤吵得不可开交。一楼除了年轻人,这两个人,另外还有一老一少坐一个桌子。还有一个穿着黑色长衫,戴着斗笠默默喝酒的中年人。

    一老一少喜好热闹,小的脑大眼大,老的脑小眼小。一大一小两双眼睛盯着两人看的津津有味。

    而喝酒的中年人从始自终目不斜视,低着头只顾自己默默喝着酒。

    “住嘴!”

    两人吵到焦急,眼看就要动手。从楼上下来一个中年人大喝一声,将两人喊住了。

    中年人瞪了两人一眼,然后用余光扫视了周围一眼,最后在黑衣人身上停留了几秒钟后坐在了凳子上。

    一老一少见看不到热闹,两人异口同声的叹了一口气后转回去吃面去了。

    中年人阴沉着脸,又将一楼扫视一圈后对着两人小声道:“老家主说了多少次,出门在外不要口无遮拦!你们就是记不住!等会儿少爷下来我看你们怎么办!”

    两人都赶忙赔笑,一人道:“黄教头,别生气。我兄弟两人就是过过嘴瘾,下次再也不敢了。您别给少爷说啊。”

    另一人笑着附和道:“是啊,是啊。”

    这个被称为黄教头的人刚要说话,从二楼下来一个穿着银色短锦衣的公子哥。这公子哥看着楼下众人,手中的铁扇不停地在另一个手上拍打,发出脆响。

    正常人是右手拿扇,此人左手拿扇。

    公子哥没有去看瑟瑟发抖的两个人,也没有去看一脸严肃的黄教头。而是从柜台拿起来一壶酒走到了黑衣人面前坐了下来。

    “介不介意在下坐在这里。”

    黑衣人依旧没有抬头,只是手中的酒杯在唇边停留片刻后慢慢的说道:“请!”

    这公子哥微微笑了笑,帮黑衣人已经喝空的酒杯斟满了酒。

    公子哥道:“听闻剑鸣山庄的庄主花了八百两银子来买我手上的东西?”

    黑衣人接过满酒的酒杯,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是从年轻人的视角可以看到黑衣人头已微微抬起,目光看着公子哥手中的铁扇。

    公子哥得到了答案,点了点头道:“江湖人说,千金难买明眼剑。那叶顾棠是怎么以八百两的价格买你这一剑呢?”

    黑衣人摇了摇头道:“八百两买的不是我出手一剑,而是买你手上的东西。我这一剑是送的。”

    公子哥疑惑地晃了晃扇子道:“为什么?”

    黑衣人继续道:“因为我欠他一个人情。”

    公子哥点了点头道:“那刚好,你也欠我一个人情。我再给你八百两,这东西我买回来。”

    黑衣人喝了一口酒后过了一阵道:“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欠下了铁扇秀才的人情。”

    公子哥打开铁扇,吹了吹上面的沙尘道:“昨天晚上是我帮了你,要不然你肯定不能那么轻易的逃走。要知道,你的剑快,但是却不能一直快。”

    黑衣人终于笑了,斗笠下露出的嘴角微微上翘道:“没错,我的剑只能出一次。但是昨夜我未把剑。而且帮我的不是你!”

    公子哥也饶有兴趣:“还有谁能帮你。”

    黑衣人嘴角更翘了,猛地抬起了头。眼睛上的一道伤疤在眼睛睁开的瞬间断成两半,一道无形的杀气从眼中喷射而出。

    而黑衣人看着的正是吃着牛肉看着两人的年轻人。

    公子哥皱了皱眉,瞪大了眼睛看着年轻人道:“是他?”

    黑衣人点了点头,继续坐了回去将头低了下来。公子哥走了,黑衣人继续开始喝酒。喝的那么悠闲自若,好像是公子哥带走了所有烦恼。

    公子哥走到了年轻人桌前,语气冷冷的问道:“是你杀了赫兰敏?”

    年轻人点了点头。

    公子哥继续问:“有什么证据?”

    年轻人指了指桌上的刀说:“我的刀和他的剑一样快,而且能快很久!所以我不需要证据。”

    公子哥觉得这小子有些狂妄,但是能让明眼剑客那么看的人天下屈指可数。

    明眼剑,相传被他杀死的人连眼睛都眨不了一次就已经死了。所以叫明眼剑。

    公子哥慢慢坐了下来道:“你与他可认识?”

    年轻人指了指桌上的牛肉,示意公子哥吃两口的同时道:“不认识。”

    公子哥摆了摆手,意思不吃的同时也问道:“那你为何拔刀相助?如今时代这种见义勇为的人可少了。”

    年轻人笑了笑道:“不不不,我可没那么大义。他说要给我八百两纹银我才答应帮他。”

    公子哥皱着眉头道:“以你的这种身手会却钱?”

    年轻人撅着嘴点了点头道:“这一壶水就是五两银子,太贵了。”

    公子哥不屑地看了一眼那个水壶,继续说:“如果给钱什么都做?”

    年轻人说:“价格公道,什么都做。”

    公子哥道:“我给你一千两银子,杀了明眼剑。”

    年轻人点了点头,但随后又摇了摇头道:“不行,这价格不公道。”

    公子哥道:“为什么?”

    年轻人喝了一口酒,让了公子哥一下后道:“一千两都买不了他出一次手。这好比一千两都买来的东西,你给我一千两去换。那我肯定换不回来,就算换回来了那也是我亏的。”

    公子哥又摆了摆手后道:“没错,会做生意。敢问阁下尊姓大名。”

    年轻人笑了笑道:“您抬举,我叫陆淼。不知公子贵姓?”

    公子哥没想到这年轻人官腔倒是打的熟练,笑了笑道:“免贵姓周,单名一个轩字。江湖上少有名气,认识的都称一声铁扇秀才。只因本人曾考取功名,但奈何家命难为,止步秀才了。”

    年轻人一脸震惊,赶忙端起酒杯递了过去道:“这大漠里碰上个秀才不容易,来,喝上一杯。”

    周轩摇了摇头道:“我不喝酒,但我喜欢请人喝酒。”

    陆淼叹息的将酒一饮而尽道:“我不喜欢别人请我喝酒,我喜欢别人请我喝水。”

    开始更新了,喜欢的点个收藏推荐哦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