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无情剑客有情刀 > 第2章 黑夜已至
    大漠的日头来的快,去的也快。如果说你想留住最后一丝的日光,那你需要将沙子搬进屋里。沐浴了一天的沙子放在屋中会给你额外的温暖。

    这是土著的做法,而外来人绝对不会这么做的。因为他们嫌沙子太脏,会弄脏了自己的衣服。

    铁扇秀才便是这样的人,他喜欢干净。如果房间里没有一尘不染那他宁可站上一夜也不睡觉。

    三年前武林盟主李慕穷设兵器榜,亲眼看见周轩用手中的铁山杀了世仇,江湖镖局的镖主王莽。所以将本应排在十三位的王家霸王枪换成了如今的铁扇。

    周轩年少出名,傲气必然是要有的。他父亲创建镇远镖局灭了江湖镖局成为中原第一大镖局。所以周轩富可敌国谈不上,但是家财万贯总是有的。

    一个二十刚刚出头的富家公子,再加上兵器榜排在第十三的位置。想必是谁的傲气都只会比周轩多,不会少。

    月影入阑珊,也不知道周轩的扇子能不能扇出点凉风,但他依旧倔强的扇动着。

    屋子的门被人慢慢推开了,周轩没有回头看就知道是黄教头来了。

    “公子!”

    周轩点了点头,依旧看着窗外的大漠夜景。

    “今天两兄弟在大堂中乱说话.....”

    黄教头话说到一半不再说话了,抬头想看看周轩的表情。但是周轩的表情依旧沉稳,目光深邃的望着远方。

    过了好久,让黄教头以为世界都安静了。愣愣的在原地出神。

    周轩终于说话了,冷冷的话语比外面的大漠都冰凉。

    “无妨!”

    也就是周轩说话的同时,房间里的门被莽撞地推开了。之前在一楼大堂坐着的那个老头闯了进来,一脸着急的说:“打扰一下,不知各位有没有看到我孙子。”

    周轩饶有兴趣的看了一眼老头,黄教头脸沉了下来道:“没看到!”

    老头被黄教头内练的横功所发出的声音吓了一跳,赔了笑脸后赶忙关了门退了出去。

    黄教头稳下性子后刚转身要和周轩说话,门又一次被撞开了。

    性格刚烈的黄教头再也受不了三番五次的打断,索性不再说话。一记硬掌转身而出,狠狠的打在了空气上。

    黄教头所练的不是武器,是筋骨。全凭着一口真气强化本身,再加上强横的身躯。单单刚才这一掌要是打在人身上不死也要睡上几天。

    然而他却打空了,因为没有人在他身后。确切的说是没有成年人在他身后。

    一个五六岁的小孩站在地上,黄教头想必第一时间不会弯着腰去拍出这一掌吧。

    “叔叔,我爷爷找不到了。你知道他在那里吗?”

    小孩不理会黄教头,直接说着话冲着黄轩跑了过去。

    黄轩冷哼一声,手中的扇子不知何时已经出了手。旋转飞翔的扇子无情的冲着小孩的脑袋削去。

    小孩惊讶的喊了一声,两脚用力往后仰着翻转了一圈躲开了铁扇。

    铁扇在空中飞舞一圈后回到了黄轩手里,而那个小孩也不敢轻举妄动。

    “阴山童老和鹤山老怪二人联手再江湖上倒也少见。”

    小孩听到周轩的话,两个手插着腰哈哈大笑一阵道:“我二人联手,你铁山秀才如果实相赶紧把东西交出来。这样我们看在老镖头的面子上还能饶你一命。”

    黄轩点了点头,看了一眼慢慢走进来的老头微笑道:“平日里见到二位,晚辈自当双手奉上。但是今日不行啊。”

    小孩冷哼一声道:“你以为明眼剑会帮你?”

    小孩话音刚落,三支毒镖出现在手中。“嗖嗖嗖”三声轻啸,周轩反映迅速用铁扇遮住了脸将三支毒镖挡在了空中。

    “去死!”

    小孩乘着空档而入,本来柔嫩的手掌变成了黑色。跳到空中一掌对着周轩胸口拍去。

    周轩大惊,阴山童老果然不凡。身法、轻功都极强。仅仅是一个挡暗器的空档周轩已经出了三招之多。

    铁扇由挡变削,周轩铁扇以刚出名。不躲反近,童老的掌快,周轩觉得自己的铁扇也不慢。

    童老反应果然快,见铁扇削来。掌由拍变手刀砸在了扇壁上。这样一来,铁扇就会有一个空档期,童老又乘胜而来。

    此时的铁扇刚猛遇上童老的速度和变化莫测反而成了弊端,显得太笨重了。

    童老顺势收掌,一脚已出。周轩来不及格挡,童老一脚直接揣在了周轩的胸口。

    周轩被童老一脚踢得胸口发闷,往后倒退而去。

    童老顺势站在地上,而黄教头那边被鹤山老怪缠斗,难以分身。

    阴山童老咧着个边笑边说道:“嘿嘿嘿,真人投注:铁山秀才不过如此。”

    周轩捂着胸口,喘着粗气道:“没错,晚辈自认不才。”

    阴山童老笑的更厉害了,伸出了小手道:“拿来吧,打也打了。再不给就要死了。”

    周轩忍着疼笑着说:“这晚辈做不到,因为晚辈已经花了一千两将它卖出去了。”

    阴山童老听了周轩的话,皱着眉头大喊道:“你说什么!”

    “他说他卖出去了!”

    懒散的声音从窗外传出,屋里的四个人同时向窗外看去。当时坐在桌上吃肉的陆淼此时站在窗台上。

    阴山童老气的用脚跺了跺地板,指着陆淼。

    一道银光闪过,陆淼不知道何时已经站在了屋中。阴山童老用手捂住了已经破开的喉咙,但是却捂不住喷涌而出的血液。

    而陆淼手中的刀依旧静静的躺在刀鞘里,没人看见它曾出过鞘。

    而阴山童老的那个“你”字这辈子都说不出口了。

    鹤山老怪见阴山童老已经死绝,二话不说夺门而出。

    “快追啊!”黄教头大喊一声,从门里追了出去。但很快又回来了,他怒瞪着陆淼道:“你为何不追?”

    陆淼慢慢坐在屋里的凳子上道:“一千两买的是夺宝人的命,而不是逃跑人的命!”

    黄教头着急的道:“可是你却给我们留下了一个祸害,这鹤山老怪肯定会与我们不死不休。”

    陆淼摇了摇头道:“这与我何干呢?要是你还能给我一千两银子。我保证明日一早前将他的人头提来。”

    “你!”黄教头狠狠的咬着牙,恨不得马上活劈了陆淼。但是他不敢动手,因为他知道陆淼的刀比他的掌快太多。

    “行了,你出去吧。”

    周轩总算是休息好了,挥了挥手后将黄教头打发了出去。然后端起桌上的茶壶给陆淼倒上了一杯水。

    陆淼点了点头,将水一饮而尽后将手伸了出来道:“银子给我吧。”

    周轩笑着摇了摇头道:“你还没有挣够一千两。”

    陆淼疑惑的道:“人已经杀了,为什么还不够?”

    周轩点了点头道:“没错,人已经杀了。可是宝物只有一个,抢宝的人却有千千万万个。你怎么确保杀了阴山童老之后没人再来抢?这和我们镖局是一个道理,接了镖先收了定金。等镖安全到达了,这趟镖才算走完,才能收东家的银子。”

    陆淼不等周轩动手了,拿起茶壶将里面的水一饮而尽,就连残留在嘴角的水珠陆淼都未放过。全部吞进了嘴里。

    “可以,这镖我接了。但是定金给我!”

    周轩仰天大笑,从怀中拿出一个股囊的钱袋扔在了桌子上道:“早已为你准备好。”

    陆淼起身拿起银子在手里颠了颠,没有再说话。走到门口的时候陆淼忽然转身道:“刚才喝的那壶水算是你骗我的酬劳,不算在报酬里吧。”

    周轩微微一笑,从一旁拿出了一个水桶。里面盛满了水。

    “这一桶水你提走吧,在下送的!”

    陆淼撅了撅嘴,并没有拒绝。小心翼翼的将水桶提了出去,他杀人的时候都没有那么小心吧。

    陆淼这边刚走,周轩便将门从里反锁。随后一阵香风吹来,一个身穿粉色萝连的女人从窗外飞了进来。

    女子高挑的身材,再加上精致的五官和楚楚动人的表情。怕是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拒绝吧。

    周轩也不例外,横抱着女子将她扔在了床上。

    那女子伸出玉手,在周轩的前胸微微擦拭道:“挨了那老小子一脚,没事吧。”

    周轩一把抓住玉手,温柔的说:“没事,我是故意的。我想看看那小子的刀到底有多快。”

    那女子顺势倒在了周轩的身上,将腿盘在周轩腿上道:“放这么一个来历不明,武功还这么好的陌生人你放心吗?”

    周轩直接将女子压在床上,让她动弹不得。然后周轩将头埋在女子身边,一边贪婪的吸食着女子的香气,一边道:“爱钱的人我都放心,江湖上现在没有人能有我有钱了。最让我放心不下的是你!”

    女子用手轻轻的砸了一下周轩的肩膀道:“奴家这么听话,你有什么不放心的。”

    周轩猛地一把抓在了女子的衣服上,然后道:“就是因为你太听话了,所以我才不放心!”

    随着女子的一声惊呼,房间里充斥着喘息声。周轩忘情的在享受,却没看到窗外远处的明眼剑。

    求个收藏,喜欢的可以帮忙给朋友推荐一下哈。写书不易,求支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