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无情剑客有情刀 > 第3章 刀快还是剑快
    明眼剑没有时间去看周轩的一夜春宵,一个优秀的剑客总是会觉得时间不够用。所以明眼剑在确定听不出任何消息的时候踩着房脊走了。

    他去找陆淼了,蜻蜓点水这一式轻功被明眼剑用到了极致。哪怕是个轻功高手都不得不开始怀疑自己。

    一道黑影闪过,明眼剑落在了陆淼的屋子里。

    此时陆淼正斜着脑袋研究着这一桶水自己怎么喝。明眼剑进来了,陆淼也知道了。但是陆淼没有回头。只是将桌上的水壶打满了而已。

    “坐下来喝点水吧。”

    明眼剑慢慢走到了陆淼的身边,慢慢坐了下来但是却没有接过陆淼递过来的水杯。

    “我从不喝水,我只喝酒。”

    陆淼摇了摇头道:“酒不是好东西,要多少粮食才能酿出来一壶酒呢?”

    明眼剑将斗笠从头上拿了下来,扎的结实的头发依旧保持着形状没有散落。他笑了笑,还是端起了水杯将里面的水喝干净了。

    “你的名字叫明眼剑?”

    “明眼剑只是个绰号罢了,我叫孟一飞。”

    陆淼微微一笑道:“这个名字适合你,因为你的轻功比你的剑法好。”

    孟一飞摇了摇头,忽然改变了面色。眼神里充满了光芒印着眼睛上的那一道疤痕都亮堂堂的。

    孟一飞道:“为了一千两银子你答应了周轩的条件?”

    陆淼点了点头道:“没错,一千两银子够村子上用好几年的水了。”

    孟一飞没有一点意外的说:“你是北漠里长大的吧。如果我说一千两你可能会买了你村子的命你信吗?”

    陆淼摇了摇头道:“我不信,我的村子没人能找的到。我自己有时候都要找上好几天。”

    孟一飞道:“十年前一代刀客松智消失在江湖之中,据传闻说去了北漠。如果我猜得不错,你手上的那把刀应该就是当年威震武林的银鸾刀吧。”

    陆淼也不故弄玄虚,咧开嘴笑道:“没错,这把刀是松老头三年前换了我一缸水的来的。”

    显然陆淼的这个答案不在孟一飞的预料之中,孟一飞皱着眉道:“难道松智不是你的师傅?”

    陆淼瘪着嘴摇了摇头道:“不是。但是我记得确实是十年前松老头到村子里讨水喝,和我师傅打了一架。松老头打不过师傅,老老实实的给师傅打下手去了。”

    “什么!”

    孟一飞大吃一惊,当年一刀灭了邪教教头通天真人的刀客松智甘心给人当下手。那这个陆淼的师傅又是何方神圣?

    孟一飞谨慎的问道:“敢问阁下的师傅是?”

    陆淼现实停了停手上的动作,然后又好像难以启齿的思索了一阵后涨红了脸道:“我师傅是村子里挑大粪的。”

    “哈哈哈”孟一飞仰天大笑。他不相信陆淼会骗他,而且事实证明陆淼说的就是实话。而孟一飞的感叹在陆淼眼里反而成了笑话自己。

    陆淼沉着脸道:“你凭什么笑话我?”

    孟一飞赶忙解释道:“非也,非也。我没什么资格笑话呢。只是忽然知道了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个道理。”

    陆淼不耐烦的喝了一口水道:“松老头当初也是这么说的。”

    孟一飞整理了神态后道:“咋们说点实在的,我给你一千两,别去帮他。”

    陆淼皱着眉摇了摇头道:“不行,我已经收了定金。答应别人的事是不能改的。”

    孟一飞道:“是周轩说你帮他这一次就给你一千两。可是他却骗了你,只给了你这么一点定金。而只要你同意,我能马上给你一千两。”

    陆淼还是坚决的摇了摇头道:“不行!”

    孟一飞还是耐心的道:“你知道什么是江湖嘛?”

    陆淼喝了口水道:“师傅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松老头说有刀的地方才是江湖,而村长说心在江湖,哪里都是江湖。我觉的有我的地方才是江湖!”

    说完之后陆淼咧着嘴自己先乐了。

    孟一飞却没有被陆淼斗乐,他觉得陆淼身边的高人太多了。所以陆淼有现在的身手一点不为过,如果再给陆淼一年时间去游历中原。相信一年以后江湖就真的属于这个年轻的家伙了。

    但是孟一飞不能这么说,他有自己的目的。

    孟一飞道:“这些都没错,但是他们都没有看到实质。江湖江湖,有江有湖才算江湖。你见过长江嘛?”

    陆淼努力的让自己去想象长江的样子,但是他想不出来。

    “北漠连水都没有,长江长什么样啊?全是水嘛?”

    孟一飞点了点头道:“你应该自己去看看,一望无际的水滚滚向东而去。那你就更没见过湖了,水波接天气势磅礴。那种景象你真的应该自己去看看。”

    陆淼一脸激动,真人投注:他好像看到的不是孟一飞,而是漫天的江水。

    “你说的没错,这次帮着周轩送东西到时候我一定要抽空去看看!”

    孟一飞本来以为他说动了陆淼,但是没想到陆淼还是倔。所以孟一飞的脸阴沉了下来,将手放在了剑上道:“你既如此就别怪我了。”

    陆淼看了一眼孟一飞放在剑柄上的手道:“你想和我打架?你打不过我的。”

    孟一飞摇了摇头道:“你的刀在床边,而你却在这里。我确定我能在你取刀的瞬间杀了你。”

    陆淼也摇了摇头道:“你还是走吧,我的刀在床边就证明它不想杀你。而我也不太想杀你,因为你告诉了我外面有很多水。”

    孟一飞点了点道:“没错,我也不想这样。但是我也答应了别人,而你又不能改变你的想法。所以我只能拔剑。”

    陆淼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只能如此?”

    孟一飞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但是握着刀把的手握的更紧了,骨节因为太过用力而显得发青。

    陆淼也不说话了,端起水壶猛地往肚子里灌。而孟一飞也没有把刀,在一旁静静的看着陆淼喝水。

    随着陆淼喝水“咕嘟咕噜”的响,孟一飞手上的汗越来越多。仿佛陆淼喝下去的水没有喝到他自己的肚子里,而是喝到了孟一飞的肚子里。

    孟一飞从七年前杀了第一个人开始,只要是手握着剑就从不会冒汗。但是今天他第一次冒汗了,他心里怕了。这是一个不好的开始,一个剑客如果还未出剑就后怕了。那他还没开始就已经输了。

    孟一飞使劲的在心里暗示自己,他没有刀。再快的人没有刀那他也没有什么可怕的。

    陆淼的水喝完了,冲着孟一飞点了点头示意孟一飞可以开始了。

    而孟一飞的剑久久拔不出来。

    一个将死的人为什么能这么坦然?而且他还这么年轻,有一声的武艺。难道他还有别的手牌来托底?所以他不怕我?可是如果一个杀手没了刀他还能有什么底牌呢?

    陆淼瞪大了眼睛看着孟一飞,而孟一飞也瞪着眼睛看着陆淼。

    两人都没有说话,屋子里顿时显得很安静。除了刚被陆淼扔进水桶里的瓢随着水波撞击木桶的声音。

    “嗡”孟一飞的剑最后还是出了,他可服了恐惧。

    但又是一声“嗡”,陆淼竟然也从放着水壶的桌下抽出了一把剑。

    高手对弈总是刹那间结束战斗,陆淼的剑已经收了回来。而孟一飞的剑却悬在空中,微微颤抖。

    孟一飞看了一眼胸口上被割破的衣服及没有受伤的肌肤。浑身颤抖着道:“为什么?”

    陆淼将桌下的剑鞘拿了出来将剑插了回去。这是一把黑漆漆的普通剑,一把流浪汉应该拿着的剑。

    陆淼道:“刀有情,剑无情。我的刀快,却不忍杀人。可我的剑更快,它想杀人。我不想杀你。我尊重你,所以我砍了你一剑。”

    孟一飞这才稳定了气息,将剑收了回去后冲着陆淼鞠了一躬后戴上了斗笠道:“我在长江等你!”

    陆淼又将水壶灌满道:“一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