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无情剑客有情刀 > 第4章 赶车老人
    赶车老人

    又是安静的一夜,真人投注:陆淼喜欢一个人晚上的时候喝着水看着大漠。夜晚的大漠冷风刺骨,随风飘摇的沙子打在脸上都让人受不了。而陆淼就喜欢这样,因为这样才能让他觉得自己活着。

    陆淼靠着窗户,看着远处一点红光摇曳在黑暗中恍惚不定。由远到近,由模糊到清晰。

    直到最后这点红光停客栈外面,一辆豪华的马车停了下来。陆淼这才闭上了眼睛,不再去看这种沙漠里稀少的东西。也没有看到马车上下来的人。

    陆淼从十五岁开始就很多时候睡不着觉,可是今天却睡着了。可能是从马车里散发出的幽香让他安逸,又可能是杀掉了一个人让他觉得踏实。

    “各位客观,早饭好嘞!”

    日头刚出,客栈里的店小二便站在二楼的楼梯口喊了一嗓子。

    这家客栈为人称道的便是,如果住店他们会免费送上一顿早餐。虽不是山珍海味,只是一碗淡粥和几个馒头。但在大漠里已是实属不易了。

    公子哥周轩自然是吃不惯的,下楼看见证狼吞虎咽的陆淼后笑了笑坐在了陆淼身边。

    “今日醒来发现客栈门口多了辆马车?”

    陆淼没有回答周轩的问题,嘴里塞满了馒头。两个腮帮子鼓的像是青蛙一样,不停的一瘪一股。

    一碗淡粥,三个馒头瞬间就别陆淼吃了干净。眼巴巴的看着小二端给周轩的早餐,不停的在周轩的脸上和食物见来回徘徊。

    周轩笑了笑将食物推到了陆淼身边。

    陆淼顿时咧着嘴笑了,身手去抓馒头的时候又停在了空中。

    周轩看着陆淼小心翼翼的样子,不由大笑道:“吃吧,送给你了。”

    陆淼只顾着自己去吃,而周轩明显有些疲倦。两人都很默契的没有说话。整个一楼除了吸溜淡粥和咀嚼馒头的声音之外再没了一丝声音。

    小二看了一眼其他的房间都关着门,没有人出来吃饭。不由得摇了摇头将馒头和粥端走了。

    大漠里的人爱惜食物和水,因为他们知道这些东西来之不易。起毛的馒头和飘着霉点的米汤,这都是大漠人必备的食谱。

    之后小二从后院捧了一把草料拿到了客栈门口的地上,让拴在马车旁的那匹枣红马也吃上几口。

    沙漠里走不动车,除非是宽轮的小车。而这种车拉起来最累,也是最考验马的。这匹马能将这宽轮马车拉到这里,足以证明它的不凡。

    这枣红马吹了吹嘴皮,上下嘴皮飞快的颤抖着发出了“噗噗”的声响。这时候从马车上下来一个老头。一个骨瘦如材的赶车人。

    “小二,公子的那份早饭给我吧!”

    小二正发愁白花花的馒头,就这么放着怪可惜的。掌柜的明文规定挂在后厨“不准吃剩饭”。

    记得刚来的时候吃了一份早饭,被老板扣了半个月的工钱。可没心疼死他。其实小二一直很郁闷。这个老板很长时间都见不到面,一见面就好像一直在客栈盯着自己一样。

    但是他自己也想过,若大的客栈除了在后厨刷锅的吴老汗还有这几天回家看病的张妈。就再没别人了,也不知道这个掌柜的怎么就很放心的将客栈交给了这三个人。

    当然,这是后话。小二朴实的将粥和馒头端到了这个赶车老头的面前。

    赶车老人接过饭,拿起筷子的时候小二才看到原来这个老头的右手没有小拇指。不像是后天坏掉的,反倒是先天的缺陷。

    这一点小二看到了,功力深厚的周轩和陆淼肯定也看到了。

    陆淼倒是没有什么反应,反而是周轩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同时本来坐在角落里的黄教头和昨天那两个说话没边际的两人慢慢站起来坐在了周轩旁边的桌子上。

    “哎,小二。你家的粥煮的不错啊。”这个赶车老人喝了一口粥后不由得赞叹到。

    小二受了夸奖,自豪的挺起胸膛道:“这可是我一早起来用文火熬的粥。绝对米香味十足。”

    赶车老人放下手中的粥碗,回忆的看着远方道:“上一次喝到这个味道已经是三十年前了。”

    小二来了兴趣,将马料用脚团了团道:“怎么?您三十年前就过来这里?我这煮粥的手法是掌柜的教我的。”

    赶车老人笑了笑道:“哈哈哈,你个傻小子。三十年前你的掌柜还撒尿和泥巴玩呢。应该是他的母亲。”

    “呦,您还认识掌柜的他娘呢?”

    陆淼越听越觉得好笑,两人一来一去好像是在骂人。而周轩更严肃了,手紧紧的攥着铁扇面色铁青。

    赶车老人偷偷瞄了一眼周轩,然后又给小儿说:“三十年前,要不是老头子我要去趟江南。哪有他老子的事。说不好现在我就是他老子呢。”

    小二将信将疑的看着赶车老人,刚想说话但灵敏的耳朵好像听到了什么熟悉的声音。转头一看,果然没错。

    掌柜的走路没声,却喜欢穿粗布外套。所以走路的时候会“沙沙”作响。

    “还不去忙!”掌柜的皱着眉说了一句,吓得小二匆匆忙忙的跑到后院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这掌柜的皱着眉,面无表情的对着赶车老人道:“你来做什么?”

    赶车老人嬉皮笑脸的咬着馒头,嘟囔道:“嘿,好小子。现在都管我干嘛了,没白疼你。”

    掌柜的明显和厌恶这个老头,但是还是没有发作。往一楼大厅里看了看后道:“我希望你不要砸了我的招牌。”

    赶车老人又撕开了一个馒头,笑嘻嘻的道:“这次我不管!”

    掌柜的点了点头,慢慢走进了客栈。对着坐在一楼的众人鞠了一躬后上了二楼进了一间厢房。随后便有谈话声从中传出。

    “陆淼,你答应我的还算数吗?”

    陆淼也吃完吃饱了,正喝着水也顾不上说话。所以他只能点点头。

    周轩道:“好,这是一千两银子。你现在就出发,一日后你在漠北镇等我。如果我没有来的话你就直接出漠北镇去塞北城找一个叫瘸着腿的乞丐。”

    陆淼听后接过了银子,在手里颠了颠回了房间。很快又从房间里出来了,手中窝着刀,背上背着剑离开了客栈。

    “公子,你说他背着剑但是他会使剑嘛?”

    周轩摇了摇头对着黄教头说:“我不知道,江湖上又用剑又用刀的人很少。但是我知道明眼剑的剑在他眼里都不值一提。他究竟是什么人呢。”

    说完之后周轩不再和黄教头说话了,而是忧心忡忡的回到了房间里。

    而坐在马上的赶车老人却皱着眉头看着周轩离开后也一个健步消失在了客栈里。

    好快的身法!

    (本章完)